零点看书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七十章 “阎罗王”回来了

第七十章 “阎罗王”回来了

    清乾隆二十三年,沧州府,府城内。
  
      “想不到这个世界一晃就过去五年了啊,好在还不算晚。”
  
      王动坐在城内有名的隆丰酒楼上,心下感叹不已,这隆丰酒楼筑有三层,又是建在城中心繁华地段,放眼望去,下面就是穿梭不息,频繁来往的人流,间或一些马车,驴车一类经过。
  
      许是书剑位面力量层次不高的缘故,仅以一个月时间就兑换到了此次穿越的机会,之所以选择这个世界,第一自是因与李沅芷的承诺,这第二则是冲着此世界的一位医毒双绝的大宗师而来,此人就是有着毒手药王之称的无嗔大师!
  
      放眼金庸世界,以四人医术最高,分别是阎王敌薛慕华,见死不救胡青牛,杀人名医平一指以及这最后一位毒手药王无嗔,在这四人中,前面三个都属于心理扭曲变态了,唯独无嗔较容易相处,而且力量层次越高,所需要的兑换时间越多,从合理性上出发,似乎王动也没得选择。
  
      不过,这一次穿越跟前几次还是大不相同,首先就是在穿越过程中,青铜门首次与王动发起了交流,交流过来的信息很简单,成为本位面第一高手,将有大惊喜来临,至于什么大惊喜,倒是还不清楚。
  
      灌了一口酒,王动唇角浮现出一丝笑容,第一高手?!在这个世界,似乎可以夺过来当一当呀。
  
      “闪开,闪开!”
  
      “朝廷捉拿逆党,谁敢阻扰,一律以逆党党羽处置,诛杀九族!”
  
      又喝了将近半刻钟的酒,隆丰酒楼下一阵喧哗,伴随着杀气凛然的声音,在一参将带领下,二三十个清兵轰隆隆闯上了酒楼,那为首的参将一瞬间就锁定了王动,面色森寒,透着杀气。
  
      呛啷,呛啷!刀剑出鞘的声音大作,以那参将为首,身后二十几名清兵全都拔出了佩刀,只待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去将王动剁成肉酱。
  
      酒楼上的一众食客早在清兵来临之前就已逃跑了,至于店里的掌柜,伙计方才是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倒是出现了,那掌柜腆着一张圆脸,谄笑道:“将军,就是我让伙计来通报这里有逆党的!这可跟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啊……。”
  
      参将脸色一板,冷然道:“是不是没有关系,要审问后才知道?你若跟他无关,又如何解释他出现在你这酒楼上?”
  
      我这是倒了血霉啊,圆脸掌柜脸色发苦,心中直骂倒霉,一边谄笑着继续奉承那参将,一边不着痕迹的将五百两银票塞进参将手里,后者这才脸色解冻,一挥手,圆脸掌柜如蒙大赦,满头大汗的跑开了。
  
      王动看着这一幕,脸无丝毫异色,他这次回到这个位面后,依旧是玉冠束发,连一丝一毫掩饰的意思都没有,落在旁人眼里,自然就是“反贼”无疑,这才有了这一幕的发生。
  
      自打他登上这酒楼后,酒楼上一众食客唯恐招惹了麻烦,早就一哄而散,王动却是在柜台自取了美酒过来饮用,就连那掌柜着人前去通风报信,他也是看在眼中,却连一分干预的兴趣都无。
  
      同时,王动早在穿过来时,就随手抓了一江湖客,大致弄清楚了这五年来的风云变化!
  
      由于王动这只“小蝴蝶”的介入,当今这个世道可比原著要乱得多了,五年前,王动先杀一县县官,这事已是激怒了清廷,但也不算太过引人重视,可随后杀死陕西驯服穆扎哈后,消息传开,顿时将整个清廷都引爆了!
  
      一府大员竟然都被人随便杀死,这还了得?若是不将凶手揪出来碎尸万段,剥皮挖心,那朝廷颜面何在,威严何存?
  
      伴随着清廷的怒火而来,乾隆连下七道命令,全天下通缉王动,而这一通缉不得了,更是引得民间反清人士蜂拥而动,纷纷效仿下,一时间各地都传出杀官事件,随之而来的就是清廷与反清组织越发严峻的冲突。
  
      数年下来,以“红花会”为首的反清组织虽则受到了严重打击,可清廷也是受挫连连,致使天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闻“逆党”,“反贼”之语即可令人面色如纸。
  
      最有趣的是,在江湖之中,王动的名声逐渐传开了,而且随着清廷数年通缉亦不可得,反是名声越来越大,再加之有一些民间反清组织杀官之后,效仿过了头,竟直接冒认“王动”之名,致使王动名气越来越大,不但风闻江湖,纵是清廷之中,因其姓“王”的缘故,一众朝廷鹰犬内渐渐传出“阎罗王”的名头来。
  
      了解到这些信息后,王动顿时就有些啼笑皆非之感,想不到自己自号的“紫霄散人”还没在任何世界传开,最先传扬开来的倒是这个霸气无比的名号。
  
      阎罗“王”么!
  
      不错的名号,既是被人呼作“阎罗王”,王动当然不会让人失望。
  
      斟满了一杯酒,食中二指端在了手中,王动终于将目光回转过来,看着对面的参将,忽然笑了笑。
  
      参将眉头一皱,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总觉得对方在自己率兵包围下,却也太过镇定了一些,但随即又想对方怎么看都不会超出二十岁,自己这方有着近三十人,纵然每人只挥出一刀,也足以将这逆贼剁成肉酱了!
  
      这样想着,参将顿时镇定了下来,冷笑一声,将刀一指:“逆贼,本将劝你乖乖束手就擒,免得自讨苦吃。”
  
      “束手就擒?哈哈!”王动低笑两声,饮尽了杯中酒,“就凭你们么?”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那参将厉笑一声,猛的一挥手,顿时两名清兵越众而出,一左一右两把刀朝王动架了下来。
  
      王动身形稳如泰山,面色不动,在那双刀即将斩在身上的一瞬间,右手突地一动,一伸手出去,便轻轻松松捏住了左侧一把刀,随即拉扯过来,只听“当”的一响,又架住了右侧一把刀的劈杀。
  
      举止之从容,应变之轻松,简直好像是随手抚落一缕尘埃。
  
      右面的清兵被随手一架格挡,身体踉跄着倒退,左面的清兵使尽了吃奶的力气,面色涨得通红,竟也无法将刀从王动指头间扳动一分一毫。
  
      “你想要回刀,说一声就是了,何必那么费力呢?”王动看了那清兵一眼,手一松,后者顿时朝后倾倒。
  
      王动已站起了身,负手而立,看向了对面一群人,摇头道:“才二三十人么,似乎不够杀啊!”
  
      参将脸色已变:“你究竟是什么人?可敢报上名来?”
  
      “我姓王,单名一个动字!”
  
      此言一出,参将眼珠子猛的突起,对面一群清兵也是一阵惊呼:“阎罗王!”刹那之间就已是一片慌乱,此名当真似有风云变色的魔力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