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七十二章 孤身一人杀知府

第七十二章 孤身一人杀知府

    正值晌午。
  
      沧州府知府衙门外,八名当差的衙役东倒西歪,无精打采的晒着太阳。
  
      自古衙门就是用来伸冤,断案,协查的地方,这诺大的知府衙门却是冷冷清清,空空荡荡,这当然不是说沧州府治下长治久安,风调雨顺,甚至连些微犯案都没有,而是沧州知府吴启发嗜钱如命,上行下效,致使整个知府衙门上至主薄,典史,下至酷吏小官,差役乃至门房尽皆是贪婪无度,一旦撞上案犯,就是不择手段的大肆索求钱财,正合了那一句“八字衙门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因此常人纵是有所争执,宁可自己私下解决,也不愿跑到衙门来打官司。
  
      八名值班衙役中的班头,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正要闭上眼睛继续小憩,突地眼前一暗,头上有一阴影飘过,他还没回过神来,风声一响,一人飞身落在了府衙外。
  
      衙役班头一愣,随即就是大怒:“那个狗才敢在知府衙门放肆?真是不要命了!”
  
      随着他这一怒,另外七个打瞌睡的衙役也全都惊醒过来,朝对面看了过去,正要按惯例先来个下马威,可这一看之下,面色猛的怔住,目光却是难以移开了。
  
      “头、头、头发……。”
  
      一个衙役盯着对面之人没有剃掉的长发,声音发颤,结结巴巴道。
  
      “反贼!”衙役班头也是身体一颤,整个人好似被一盆冰水浇在了头顶,心下却是惊骇莫名,只觉得荒谬无比,什么时候反贼一流也敢光明正大的在知府衙门大摇大摆的现身了?
  
      没有理睬对面惊惶的目光,王动抬起了头,看向了衙门上高挂的那一块金字匾额。
  
      “明、镜、高、悬!”
  
      一字一顿,王动低声念出,忽的噗嗤一声轻笑,笑声之中,便见到他随手在腰间一抹,一道银光闪动,好似毒龙出洞,迎着那块金字匾额撞了上去。
  
      轰然一声震响,那一块“明镜高悬”的大匾顿时四散粉碎,被击得支离破碎开来,散乱的碎片朝着四面散开。
  
      “大胆逆贼,休得狂妄,给我上。”
  
      在那匾额被击碎的一刹那,衙役班头已是头皮发麻。
  
      他能在知府衙门当差,且成为一个班头,自然也有一身武艺,虽然远远称不上高明,可那份眼光还是有的,而在他看来,对方的鞭法简直是已达到神鬼莫测的境地。
  
      须知这匾额可是质地柔韧,难以损坏的檀木所制啊,一鞭之力竟将诺大匾额击得支离破碎,如此威力,真是骇人听闻。放眼江湖,也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能将鞭法运使到这般出神入化的地步。
  
      心下固是骇然不已,但班头深知匾额被毁,自己难逃罪责,唯有将对方擒拿或杀死,这才能将功折罪,故而饶是头皮发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让手下冲杀上去,自己则慌忙朝衙门里冲去,准备多召集一些帮手前来。
  
      奔跑之际,那长鞭挥动时,发出的嗤嗤破风之声,戛然而止,随即耳边一个声音响起:“你是要往哪里跑啊!”
  
      衙役班头转头一看,竟见七个手下已全部扑街,对方不紧不慢的近至身边,一时间他骇然欲绝,心中万分恐惧,“此人武功之高,简直是闻所未闻了!”他的七个手下虽则都只是粗通拳脚,可能眨眼之间将所有人放倒,此等武功,不说独步江湖,只怕也是放眼天下之大,对手难逢了!
  
      啪嗒一声,衙役班头跪倒在地,求饶道:“大侠饶命。”
  
      “算你机灵。”银光一闪,毒龙鞭如通灵一般,再次缠绕到了王动腰上,这几个月来,王动没少研究毒龙鞭法,一手鞭法运使之间已是纯熟无比,火候俱足,只是在狠辣凌厉,鞭势变化上仍是难以与梅超风相提并论。
  
      “吴班头!你这是……。”呼啦一声,一大群近二十名衙役听得外面动静极大,在另一名班头带领下跑了出来,一见吴班头跪倒在地,顿时各个变色,“大胆逆贼,竟敢擅闯府衙,你这是自寻死路——!”
  
      那班头正张开双臂,大声叫嚣,发出威胁言语。
  
      嗖!
  
      王动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是近至这个班头身侧,一瞬间掠过了十数米距离,看见这一幕,吴班头眼珠子再次暴突起来。
  
      此人竟除了有一手神鬼莫测的鞭法之外,还身负绝顶轻功!怪不得敢只身一人独闯府衙,仍是有恃无恐。有如此绝妙身法在身上,放眼天下之大,又有几人能够追逐得上?
  
      嗤的一响,王动一指点出,点中那班头胸口正中,后者闷哼一声,应声即倒。
  
      下一瞬,王动再次消失不见,竟是一面施展着横空挪移的身法,一边以手指为杀人利器,催动了九阴真经中的封穴秘法,方寸之间,每一次点出,必有一人应声倒下。
  
      短短片刻,吴班头只觉得自己才眨了几次眼睛的工夫,近二十名衙役连同班头在内,竟已全部被放倒在地。
  
      饶是外面太阳高挂,吴班头这时候也觉得心底发冷,一股凉气从足底直冲上来,冷到了心尖上去。
  
      他在这一刻,放弃了所有幻想。
  
      “起来。”王动回身走来,一挥手道:“带我去找吴启发,找到人,绕你一条小命!没找到,你自己就抹脖子吧。”干净利落,却是毫无争议的发言。
  
      在他人的性命和自己的小命之间,吴班头没有丝毫犹豫,哪怕平素在知府吴启发面前,他表现得好像是一条哈巴狗。
  
      府衙之后,是连成一片,富丽堂皇的宅邸,吴班头在前引路,不及片刻便撞上了巡逻的护卫,一个衙役班头是没有资格进入府宅的,当即就有一护卫长上前喝问。
  
      “滚!”
  
      王动一把抓起那护卫长,也不用什么内力催发,随手一丢,朝着左侧的假山上撞去,登时头破血流!
  
      在射雕世界里,王动饮了大腹蛇之血,那蝮蛇经梁子翁二十来年以各种灵药喂养,奇效无比,饮用蛇血之后,非但增长内力,更是可强壮筋骨,增强本身体魄,气力!
  
      再加之王动修炼的紫霞神功,混元功都有养生效果,这之中易筋锻骨篇更是内外同修,既强内力,又可壮筋骨力气!修炼时日渐长后,直至如今,王动即使不催动内家真气,单凭肉体的力量,双臂之上也有千斤气力,普通的外家好手都未必能胜得过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