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七十七章 此世最强

第七十七章 此世最强

    [4000字,这个情节大了些,便一道写完上传,传晚了。]
  
      面临无尘道人封杀下来的一剑,王动右手腕一转,一缕寒光绽裂,瞬间迎击上去。
  
      当!
  
      伴随着金铁交鸣之声,无尘这才看清楚那一缕绽裂的寒光乃是一柄短匕首!还不等无尘继续发动攻势,对方左手化为一拳打出,无尘不甘示弱,左手化掌迎接。
  
      拳掌相撞,无尘身体一颤,便如黑白无常一般被震退出去。
  
      他闷哼一声,目露惊震的望着王动,心中的惊讶之情无以复加,数年之前,王动在他眼里,还仅只轻功有可取之处,而现在对方非但轻功远超当时,更练就了一套凌厉诡异的鞭法,除此外,拳法也是至刚至强,内力之精湛深厚,竟还要胜过自己一筹。
  
      短短五年时间,实难想象对方是如何取得如此成就的。
  
      这简直就是绝无可能之事。
  
      无尘一瞬间也是心神动摇,难以抑制心中的震撼。
  
      黑白无常不甘心落败,再次攻了上来,黑沙掌力展开,招招都直取王动身体要穴,王动面色不动,手腕一划,匕首挥向了无尘道人,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化拳为掌,竟以一只手抗衡黑白无常两人。
  
      感觉到匕首划破过来产生的劲气,无尘心中一惊,惊醒过来,仗剑封杀上去,当当当!匕首与长剑在空中互相撞击起来,产生了一缕缕光火。
  
      在另一边,王动以掌对掌,一只手掌对黑白无常四只手掌,他催动起九阴真经中的“摧心掌”,与那黑沙掌互相对轰,全是一副硬架硬抗的架势,黑白无常出手越来越快,但王动却比他们更快,一只手化出了七八道幻影,就好像是七八只手同时击出。
  
      黑白无常明明是四只手掌攻击,却发现左支右绌的反而是自己等人!
  
      无尘越打越是心惊,对方在自己全力攻击下,竟一边封死自己的攻击,一边还能游刃有余的对付黑白无常的联手,如此高手,他行走江湖数十年,也是首次得见。
  
      而且,王动以一敌三,并非采取游斗方式,乃是完完全全的与三人同时交手,非但没有落在下风,反是越战越强,武功之高,当真是匪夷所思了。
  
      无尘尚且如此,黑白无常更是惊震,若非心中憋着一股戾气,再加之有无尘联手,两人怕是交手数合就自拜下风了。
  
      不管无尘三人心中如何震惊,王动却是极不满意的。
  
      “果然,才学了几个月的摧心掌,远远没有练到家啊!”
  
      九阴真经下卷武功中,“摧心掌”与“九阴神爪”齐名,练到深处,也是能摧金裂石,如切豆腐,而对付黑白无常自是不需要练到大成,那也太过小材大用了,纵是小成境地,要击败这两人也不会太费功夫。
  
      然则王动终究修行时间尚短,“摧心掌”这种依靠水磨工夫,大量时间来修炼的武功,进境速度自是远远低于毒龙鞭!
  
      练了数月有余,王动也仅只将其练至纯熟,至于火候却是远远不够了。
  
      “时间差不多了!”
  
      王动暗自嘀咕了一声,交手至此,对于无尘道人,黑白无常的武功,他也算是大致了解了,有了对比,便能估算出这世界里其它高手的层次。
  
      念头急转,手上却是不忙,先是一刀抵住无尘道人的剑光,旋即另一只手摧心掌一变,化掌为爪,猛的一抓,将白无常常伯志掌心内抓出了几个血洞,鲜血流溢滚出。
  
      “好鹰爪!”
  
      常伯志哼了一声,正要变化掌势,王动却是哈哈一笑,身形一纵,脱出了战圈。
  
      见得王动如此轻易的脱离战圈,无尘瞳孔微微一缩,目光又落到了常伯志身上,透着一丝关切。
  
      “无妨。”常伯志摇了摇头,亮了亮手掌,上面几个血洞仍然出血不止。
  
      常赫志怒火上冲,瞪向了王动:“姓王的小子,你认输了么?”
  
      “认输?”
  
      王动摇了摇头,脸上带笑:“让我认输,只怕你们还没那个本事!本公子不过是玩腻了,打算跟你们动真格的了。”
  
      说话之间,王动还真觉得自己有那么几分大反派的派头了!
  
      却说这红花会在这位面里似乎也确实属于正道一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可不正是大反派要做的么?
  
      不过,这也是王动的目的所在,他正是打算借此挑战红花会群雄,树立天下第一之名,假如这还不够,那么就真的只能杀入皇城了!
  
      “动真格?”
  
      无尘三人先是一愣,继而面色一沉,难道方才的激战还只是游戏不成?
  
      “三拳!”王动手掌上扬,五指张开,根根手指竖起,然后缓缓的收拢,“只要你们三人中,任有一人能接住我三拳,那放过你们又有何妨?”
  
      话音一落,已握成了拳头。
  
      青影一闪,王动射向了常家兄弟。
  
      “老五,老六,小心——!”
  
      无尘惊呼一声,挺剑杀去。
  
      然而,方出声提醒,他就在砰砰连响声中,看到黑白无常两人突然飞了出去,直滚了有七八米远。
  
      “黑无常,白无常,也不过一拳之敌罢了!”
  
      王动喃喃一句,身后嗤的一响,他面色不动,身子蓦地一转,无尘道人的一剑便由面前划过,王动左手一按剑体,右手以大伏魔拳打出。
  
      第一拳!
  
      无尘道人闷哼一声,身体倒退。
  
      当第二拳挥出,无尘掌力再难抑制,他也被击飞出去,“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两拳!”
  
      王动看着无尘走了过去,后者缓缓站起来,面露惊色,足足盯着王动看了好半晌,这才吸了口气,叹道:“想不到你的内力比我想象中还要深厚……。”
  
      对方纯是以力压人。
  
      单以招式论,王动的招法固然也是精妙,但在无尘,黑白无常三人联手合击下也就稍占上风,想要取胜,多半要斗到数百招开外!
  
      但待得他舍弃以招式取胜的念头,以力压人后,结局便以注定,便是无尘道人,内力也比王动弱了不少,只是两拳之敌!
  
      无尘一叹,面露苦笑之色,驰骋江湖数十年,他还从来没有败得如此惨过,当然红花会也从来没有遭逢如此惨败,四位当家竟败在一人之手?传出江湖,这将引起多么大的轰动?!
  
      “此人武功,怕是已经能独步天下了吧?!”
  
      无尘心中升起如此念头,再次震撼:“他年纪轻轻,连二十岁似乎都不到,也不知如何练成了这一身惊世骇俗的绝艺,真教人难以想象。”
  
      摇了摇头,面上苦涩更甚。
  
      “阁下胜了,却不知如何处置我等,是剐是杀,任随君便!”
  
      王动道:“我说过,我只是想与你们交手而已!”
  
      无尘苦笑道:“就为了此事,你就不惜如此大动干戈?”
  
      “对你们来说,这是小事,对我来说却是重中之重!正如你们红花会的千里接龙头,于我而言,无足轻重一般。”王动看向因此话面色陡地一沉的无尘道人,淡淡道:“道长你也不必生气,王某只是实话实说罢了!那么,从现在你们三个,便是我的俘虏了!”
  
      “俘虏?”无尘面色一变,“以阁下所为,也是反抗清廷的义士,何必做出如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
  
      “我与你们不同,你们反清是目的,而于我而言,仅是一段修行!而且,你们的谋略难合我道,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此话还是少说为好。”
  
      王动走向章进,手掌一拍,淡淡道:“我若是你们,早已杀入皇城,取下乾隆小儿头颅,搅乱清廷,虽则难免天下动荡,死伤不小,但却能获得举义的时机,总比辛苦一场,到头来一场空得好。”
  
      章进被掌力一催,体内凝固的气息再度活动起来,他翻身一跃,一掌杀向王动。
  
      “道长你还是劝劝他的好,王某脾气不太好,下一次就不知能否控制得住轻重了。”王动随意一拳,章进被震得翻滚出去。
  
      “十弟住手!”无尘连忙喝止住章进。
  
      王动看向了章进,淡淡道:“你去吧!”
  
      章进愕然,“你什么意思?”
  
      王动道:“你这几位哥哥,如今已成我的俘虏,你武功太差,却连当俘虏的资格都没有,正好可以做个跑腿的,回去通知你红花会的当家们,想要赎回他们,就来找我吧!”
  
      “什么?”章进怒道,就连再度爬起来的常家兄弟也是对王动怒目而视,这两人原本长相就好似无常鬼,此番被王动所伤,脸色越发惨白,更是可怖了。
  
      “你可以不听,但你这三位哥哥的性命就……。”王动笑了笑,不说话了。
  
      章进明白他的意思,瞪着王动,双目好似要喷出火来,若非害怕对方对无尘,常家兄弟动手,以他的性子,明知不敌也要冲上来拼个你死我活。
  
      “十弟,去吧。”无尘突然道。
  
      原本以他的性子,是受不得折辱的,只是突地想到,对于如今的红花会而言,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少舵主陈家洛初继位,会中弟兄鉴于老舵主于万亭之令,虽是不至于不听命令,但却难以心服,假如此番少舵主能将自己等人解救出来,必然可令弟兄们心服口服,如此一来,纵是自己受点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呢?
  
      无尘发了令,章进哪怕再是不愿意,也只得听从,不及片刻,已驾马绝尘而去。
  
      “三位,请跟我来吧!”王动看了看无尘,又看看黑白无常,忽然笑道:“有趣,有趣,这里有我这个阎罗王,又有黑白无常,看来这判官的位置,正是非道长莫属了。”
  
      “贫道倒是不觉得那里有趣了。”无尘黑着一张脸道。
  
      ……
  
      王动领着无尘,黑白无常朝李沅芷一行人行进方向返回,才走了一小半路,忽听身后传来一阵“我武——维扬——”“我武——维扬——”的喊声。
  
      回头望去,但见一行镖队押着镖车正在赶路,镖师人数不多,拢共才二十几人,却举了三杆大旗,一是“镇远”,二是“维扬”,三是一面“王”字大旗。
  
      无尘讶然看去,道:“是“威震河朔”王维扬镇远镖局的人马,却不知押了什么镖!”
  
      “把镖劫了不就知道了么?”
  
      王动笑了笑道。
  
      “什么?”无尘尚以为自己听错时,王动已飞身掠了上去,他顿时瞠目结舌,王维扬威震河朔,一手八卦刀,一对八卦掌独步武林,乃是一不逊色自己的高手,纵有盗匪垂涎镇远镖局的镖物,可也是忌惮万分,却没想到王动说劫就劫,干脆利落得紧。
  
      不过,旋即他又苦笑着摇了摇头,那王动连他们红花会都敢招惹,相比起来镇远镖局倒也不算什么了。
  
      事实上,王动劫这镖,却是知道这趟镖物押的乃是回部圣物“可兰经”,押镖的几个重要人物,虽则记不得了,但似乎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自是毫不拖泥带水。
  
      当无尘,黑白无常掠来时,镇远镖局的抵抗力量已被王动全部扫空,二十几人里还剩了十余人,但也是各个胆战心惊,面露惧色。
  
      王动目光落向了那三杆大旗,突地一笑,对无尘道:“道长,不知你书法如何?可否为王某人写几个字来!”
  
      无尘苦笑道:“贫道已成你的俘虏,自是由你说了算。”他到底是老江湖,虽则性子刚烈,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那好,你就予我写这些字吧。”王动一边命令那群镖师将三杆大旗翻转到背面,一边对无尘说了几句话。
  
      “这——!”无尘一听,顿时张口结舌,哑口无言,不但是他,便是黑白无常,那群镖师也是愣住了,只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一般。
  
      王动一挥手:“去取笔墨来,什么?没有墨?没有墨,那就沾血为墨!道长,你尽管写就是了。”
  
      一刻钟后,镖队再次启程,只是主人却已经换成了王动,镖车被改制成了轿子,由八个镖师抬着,王动高踞其上。
  
      黑白无常一人举了一杆大旗,在前开路,两杆大旗上,以血染就了一副联子!
  
      上联:荡尽乾坤,打遍天下无敌手!
  
      下联:横绝宇内,纵横江湖我独尊!
  
      在黑白无常身后,两名镖师各执一端,扯开一副横批——
  
      此世最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