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十章 掠风窃尘

第十章 掠风窃尘

    降服了神荒门,北方局势已然大定,尽数归于魔血门统御之下,而关于魔血门主与森罗枯骨一战的详细信息迅速传扬开去,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在整个东离境内炸开了!
  
      无数武人沸腾了,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却都明了到一个事实,又是一位不逊色蔑天骸的绝代霸主崛起了!
  
      沸沸扬扬的热议中,王动这位一统北方的魔血门主,自然也引起了有心人的关注。
  
      这一日,一位浑身散发着翩翩风度,气质神秘的男子抵至神荒山下,幽骨林外。
  
      这名男子手足颀长,举手投足间一派从容洒脱,仿佛一位精通礼仪,气度优雅的贵公子,最引人瞩目的是他那一头如云霞飞泻般的白发,非但不显半分苍老,反而透着生机勃勃的光泽。
  
      白发男子手中持着一杆烟管,姣好若二八少女的面容上,一双眼睛微眯着打量着神荒山门所在。
  
      神荒山现如今已变成了魔血门总坛,守卫列阵,往来频繁,白发男子的窥探立即引起了一只巡逻卫队的注意,刀光剑影闪动间,十数卫士“呼啦”涌出,已将白发男子围拢起来。
  
      “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此窥探,难道是玄鬼宗的奸细?”为首队长厉喝道。
  
      烟管在掌中旋转,白发男子口中吐出一个烟圈,神情自若道:“第一,我不是玄鬼宗的奸细。第二,我也并无鬼鬼祟祟之意,而是光明正大的看。第三,我手中握有关于蔑天骸的一些情报,特来献予魔血门主知晓。”
  
      “什么?你有蔑天骸的情报?是真是假?”
  
      “无论真假,这都不该是你一个卫士所能做主。若为假,我自然会受到惩罚,但如果是真的,对于汝等而言,也该是大功一件吧!”
  
      白发男子把玩着烟管,依旧看着神荒山方向,卫士队长面色低沉的盯着他看了片刻,挥手道:“将此人看管起来,勿要让他溜了,我即刻入内向诸位统领通报。
  ”
  
      一刻钟后,卫队长返回,朝白发男子拱手一迎:“请!”
  
      白发男子淡然一笑,不疾不徐的跟在卫队长身后。
  
      等到了山道前,又换了一名侍女作引路人,一路迈上山道,穿过重重楼阁,终是在一座殿宇前停下脚步。
  
      此刻,天色已近昏沉,宫殿四处灯火辉煌,两名宗师级数高手充作守门人,厉芒扫来,面无表情的落到白发男子身上:“主上正在闭关修炼,你可先去偏殿休息。”
  
      “不用了,我就在此等待魔血门主的召见。”说着,白发男子自顾自走到院内一颗巨树下悠闲躺下,对于旁人诧异的眼神视若无睹。
  
      足又等待了半个时辰,才有一位容颜俏丽的婢女自殿内走出,将像是已睡着了的白发男子唤醒:“主上有请。”
  
      白发男子只睁开了一只眼睛,打了个哈欠,慵懒起身,依旧是不缓不急的朝殿内走去。
  
      正殿宏伟广阔如广场,四壁悬挂的宫灯映照下如若白昼,一位青衣男子高踞上位,正翻看着几案前一册卷宗。
  
      白发男子四下环顾一眼,见除了两名侍候的婢女外,殿内再无他人,不由笑道:“魔血门主如此毫无防范的见我,就不怀疑我是前来刺杀你的杀手吗?”
  
      王动只是翻阅着卷宗,并未作答,待得将卷宗翻至最后一页,方才将其合上,抬头道:“这只因我知道你是‘掠风窃尘’凛雪鸦,而不是杀无生,身为闻名天下的大盗的你,莫非偶尔也会兼职做杀手?”
  
      白发男子目光投向几案上的卷宗,见卷面上赫然是“掠风窃尘——凛雪鸦”七个字,他笑吟吟道:“兼职做杀手?这倒真说不一定呢,不过‘掠风窃尘’的绰号只是江湖中人对我的误解,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鬼鸟’!”
  
      他抽了口烟,看着烟圈在空气里扩散,眼睛微微眯起道:“我嗅到了空气里,还残存着一丝未散去的杀念,如此凌厉又纯粹的杀念,似乎有些像我的某位老朋友。
  ”
  
      “老朋友?天牢里的杀无生恐怕不会这么想。”
  
      “鸣凤决杀”杀无生乃是东离身价最高,名头最响的一号杀手,此人剑术凌厉狠绝,既不给别人留活路,也不给自己留退路,往往一招之间分生死。
  
      王动扫荡北方,灭杀了诸多大小门派,总还有些漏网之鱼,这些人便雇佣了杀无生来刺杀王动。
  
      当然这也跟杀无生的个性有关,此人在剑术一道上颇为执着,一旦遇到了强敌就忍不住挑战之心。
  
      很显然王动这位北方霸主拥有着足够的份量!
  
      可惜这次杀无生撞上了铁板。
  
      凛雪鸦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说着:“区区天牢只怕很难困得住‘鸣凤决杀’!”
  
      王动笑了笑:“困住他的不是天牢,而是失败,在没有胜我的把握前,杀无生是不会轻易出来的。”
  
      “被关在天牢里,对于杀无生来说,这也算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修行吧。”凛雪鸦道。
  
      王动话锋一转道:“那么鬼鸟先生这次来的目的,是想从我这里偷走什么呢?”
  
      凛雪鸦轻叹道:“看来坏事的确不能做得太多,否则一旦名声臭了,即便想做好事也会被人怀疑。
  ”
  
      王动道:“哦?”
  
      凛雪鸦面容肃然道:“我虽然是一个微不足道,为世人所不耻的盗贼,但不是没有成就一番大业的雄心,只是缺少了一个发挥的舞台,但随着门主的崛起,我终于看到了希望,敢问门主是否想成就一统东离,结束乱世的伟业?”
  
      王动笑了笑道:“莫非鬼鸟先生是来辅佐我的?”
  
      凛雪鸦点了点头:“鬼鸟正是此意,我曾走遍东离,观察了所有大势力的首脑,却发现这些人或是魄力不足,或残暴不仁,而门主出世数月就已一统北方,手段武功超乎凡人之上,更能匹敌森罗枯骨,可谓是天生的霸主,将来若有人能完成一统东离的霸业,唯门主一人而已。”
  
      ……
  
      昨天没更是有原因的,具体原因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