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21章慈悲

第21章慈悲

这一天午时刚过,李破照常来到门房这里。
  
      正赶上一个守卒从门房出来。
  
      李破笑着将两条冻鱼递给他。
  
      小卒一笑,八九天下来,屡屡看着这位带着流民来来往往,奔忙不休,也算是熟识了,而越是身份低的人,越是好打交道。
  
      所以这些军中小卒,也就不像刘伍长等人那么顾忌李破流民的身份,他掂了掂冻鱼,还跟李破开了句玩笑,“咱们可是听闻,你做出来的吃食极为美味,什么时候给做一顿来尝尝?”
  
      李破拱了拱手,“您就别拿小人来说笑了,看看俺这个样子,谁又愿意让俺上手呢?”
  
      “对了,屋里这是又喝上了?”
  
      “这大冷天儿的,不喝上几杯,怎么过得去?”
  
      “上次。。。。。。。”
  
      小卒咧嘴就笑,“放心吧,伍长那身肉是铁打的,就算再挨上几顿老拳,也受得住。”
  
      说完,小卒是眉开眼笑,显然很乐意看到伍长鼻青脸肿的样子的。
  
      李破赔笑,告罪一声,就想回去。
  
      但隐隐有马蹄声传来,小卒立即挺直了身子看过去,而李破也机灵,赶紧退了几步,藏到了门房的暗影之中。
  
      不大工夫,就见一行骑士从城内纵马而来。
  
      人马如龙,十余骑呼啸而过,到了城门口,速度稍缓,但也没停,直接出了北城门,扬长而去。
  
      虽然过的很快,但李破看的很清楚。
  
      这些骑士背刀挎箭,人人身着皮裘,纵马如飞,十分的富贵加上二十分的张扬,让这一行骑士看着气势十足。
  
      门房口,年轻的税官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什么人?”
  
      小卒立即躬身答道:“小人看清了,是李功曹。。。。。。应是带人行猎去了。”
  
      税官皱了皱眉头,一丝厌恶从眸中闪过,随后摆了摆手,赶走了小卒。
  
      正待回屋,看到欲要离去的李破,微一沉吟,便将李破叫住道:“不要再出城了。”
  
      简单的一句话,于是乎,李破带人打鱼的日子便结束了。
  
      没什么解释,李破只能猜测,跟出城的那群骑士有关,也许是怕这些人看到流民出城,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不过不管原因是什么,反正,流民刚缓过来点的好日子到头儿了。
  
      李破没多少沮丧,更无怨愤。
  
      因为他和其他流民一样,都能正视自己的卑微。
  
      只是他和其他流民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在绝境中,总是拼尽全力,去求得生存,从不会坐而待毙。
  
      李破老实了两天,等到这一班轮值结束,他又去门房那里打望了一下。
  
      换了一茬人,都不认得,也再搭不上什么话了,显然,木伍长走的时候,根本没提他。
  
      尤其恼人的是,年轻的税官又留了下来。
  
      李破调头回去了营地,想在城门口继续讨生活,看样子是不成了,可惜了他的那些好点子。
  
      若是一直持续下去,说不定到了明春,城门口除了官府的人,就他说了算了呢。
  
      李破老实了两天,他也确实需要休息一下了。
  
      就算没有镜子,李破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不过比起营地中其他人等,他却还算是其中最健康强壮的那个。
  
      这两天也没什么人来打扰他,他便一直处于半睡半醒之中,积攒着体力。
  
      不过,别看没出城几次,但效果却已经显现了出来。
  
      营地中这几天只死了四个人,都是病入膏肓的老人。。。。。
  
      平静的两天,流民们很安静,只是李破两天没露面,终于有人忍不住过来打问。
  
      不是问出城打鱼的事情,而是怕李破病了。
  
      在这个时节,病了差不多就等同于半只脚迈入了鬼门关。
  
      实际上,已经有人商量好了,如果李公真的病了,那他们就趁夜偷入城中,找些药草,甚或是绑个大夫过来,总归要是李公活下去才成。
  
      来的人都被李春挡了回去,费了些唇舌,才让他们相信,李公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一段日子。
  
      两天过后,李破终于缓过了一点精神,而这一天的粥做的很浓,因为施粥的换成了两个和尚。
  
      据李春说,两个和尚是城里寺庙里过来的高僧,很是慈善。
  
      但李破不为所动,只施个粥可看不出什么来。
  
      信仰这东西,李破说不清好坏,但就流民或者是自身而言,信仰却没多大的用处,既不能让他们不惧冬寒,也不能让他们不受饥饿困扰,毛用也不管。
  
      虽然如此想着,但这天傍晚,李破还是带着李春一起去领粥了。
  
      见他来到,在寒风中颤抖的流民,都自动让了开来,让他们排在了打头的位置。
  
      施粥的小吏缩着肩膀,看李破过来,还是微微点头,笑了笑。
  
      有声望的人,总能得到更多的尊重,即便是一群流民给予的声望,也是如此。
  
      当然,小吏和李破已经算是熟识了。
  
      “开粥了。”
  
      很快,有人扯着脖子喊了起来。
  
      虽然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但李破脑海中还是出现了臆想中皇帝上朝的样子。
  
      随即,两个热气腾腾的大锅被掀了开来。
  
      李破和其他流民一样,捧着个破碗,被施舍了一大勺粥汤。
  
      李破瞧了瞧,粥确实很浓,他也看到了两个和尚。
  
      两个和尚看上去很和善,不但亲手施粥,还不时双掌合什,为流民祈福。
  
      李破没走,蹲在锅边,一边喝粥,一边取暖,顺便打量施粥的和尚。
  
      和尚不好看,但长的很圆润,越看,李破越觉着,这细皮嫩肉的和尚,若是宰杀了,不定比唐僧肉还要好吃一些。
  
      等流民散去,和尚擦着汗停了下来。
  
      冷不丁的,李破就问了一句,“大和尚,有人病了,可能给瞧一瞧?”
  
      和尚有点愣神,这是他今天听到的最为特殊的一个请求。
  
      别的流民,或者安安静静的领粥,或者会请求佛祖的保佑,都不会有过分的要求。
  
      但现在却有了例外。
  
      和尚显然有了为难,但却没生气,慈悲的看着李破,双掌合什道:“生老病死,本为常请,何须强求?舍却臭皮囊,只要心中有佛,轮回之中,自有所得。。。。。。。”
  
      李破呲牙笑了笑,站起身来,也是双掌合什,“我佛慈悲。”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