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章 光幕仪

第二章 光幕仪

    五个小时后,夜幕降临。

    第二十三号特种垃圾处理场旁边的“朝阳新村”。

    名字虽然好听,但朝阳新村却是浮戈城最破落的一处廉租房小区。

    因为靠近法宝坟墓的关系,这里的环境十分恶劣,空气中常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即便主城区是蓝天白云,这里也是灰蒙蒙一片,在浮戈城的十九处廉租房小区中,是等级最低的一处,自然,租金也是最低。

    再低廉的租金,也没多少人喜欢居住在垃圾场旁边,不少居民楼整栋整栋空置着,再加上年久失修,外立面布满裂纹,楼道里遍布蛛网,简直是一座鬼城。

    李耀正是这座“鬼城”的常住民。

    他喜欢这里够清静,在家里进行法宝维修改造也不会吵到别人,离法宝坟墓又近,租金还便宜,简直一举多得。

    他的家是一套五十多平米的套间,里外两间,外间吃喝拉撒,里面的卧室却改造成了法宝维修工作室。

    一进房门,首先印入眼帘的是用绳子从天花板上垂挂下来的上百台晶脑,就像是上百个小小的骷髅头。

    这些晶脑大部分都是数百年前的老古董,已经失去了运算能力,被李耀捡来当成收藏品——他是一个晶脑迷,对这种能够模仿修真者大脑来运算万千念头的法宝十分感兴趣。

    不大的客厅到处都堆满了这个时代很罕见的实体书,从《法宝维修概要》、《初级飞剑炼制简明教程》、《一个炼器师的自我修养》到《黑山老妖级晶石战舰维修手册》、《轰爆一个星球的九十九种方法》,不少都是几百年前的古籍,灰灰黄黄,酥烂不堪。

    在书籍和晶脑的包围下,是一块半旧不新的草垫,这就是李耀的饭桌、椅子和床了。

    而里屋的法宝维修工作室里,堆满了他从垃圾场里捡来的奇珍异宝,寒光闪闪的飞剑、笔走龙蛇的符箓、异香扑鼻的丹药……

    更多的法宝,都被他拆卸成了最基本的元件,胡乱堆在角落里,化作几座微型垃圾山。

    此时,李耀正捧着一台银白色的匣形法宝,双眼闪闪发亮,就像是见了小白兔的大灰狼,嘴角差点没淌下一道口水。

    长着黑色羽翼的飞剑在他背后探头探脑,像是一条好奇的胖蛇。

    “竟然是千幻宗推出的最新一代‘立体光幕仪’,市面售价两万多!如果能修好的话,怎么着也卖个万儿八千的,小黑,这次咱们发达了!”李耀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黑色飞剑“吱吱”作响,两片护翼上下翻飞,手舞足蹈,竟然流露出一丝和主人同样的“贪婪”味道。

    李耀手一抖,指间出现七八支奇形怪状的维修工具,有些像是螺丝刀,有些像是小镊子,还有细细长长的银针和弯弯曲曲叫不出名字的工具。

    “小黑,你猜几秒?”

    黑色飞剑“吱吱”讥笑了两声,用剑尖在虚空中比划了一个“50”。

    “五十秒?小看我!”

    眼皮阖上,深吸一口气,平静三秒钟,再睁眼时,眼中的贪婪和兴奋无影无踪,只剩下古井无波一般的清冷和满溢的自信。

    李耀的双手骤然发动,十指化作十道流光,将银白法宝完全笼罩,开始还能依稀看到指尖运动的轨迹,到后来只能看到一团耀眼的白芒,白芒中传来“沙沙沙沙”的声响。

    半分钟之后,白芒一抖,“沙沙”声消失,上百道残影逐一回归本体,李耀的双手依旧放在最初的位置,连一分一毫都没有移动。

    而银白色的法宝“立体光幕仪”,已经被他拆卸成了四百二十五枚元件。

    “三十九秒,搞定!”

    李耀欢呼一声,冲黑色飞剑得意地挤了挤眼睛,聚精会神地研究起来。

    “啧啧,真不愧是‘千幻宗’炼制的最新型号光幕仪,结构精巧,灵力间的平衡有如浑然天成,最厉害的是这块主晶片,指甲盖大小的主晶片上居然镌刻着三百枚以上的灵符,互相牵引,组成了超过二十个符阵,简直是艺术品!”

    李耀手持放大镜,仔细观察着拆卸下来的主晶片,脸上充满了朝圣般的迷醉,看着看着,表情越来越凝重。

    “不对……不止是三百灵符,这枚主晶片似乎采用了晶体折叠技术,是把三枚晶片叠加在了一起,总共储存了上千道灵符,组成了上百道立体符阵,太不可思议了!”

    越研究,越觉得博大精深,李耀完全沉迷进去,忘却了时间的流逝,足足钻研了三个多小时,也没能解析出哪怕一座完整的符阵,却把自己看得头昏眼花,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现在最多只有“初级法宝维修员”的水准,距离“千幻宗”炼器大师的水平,实在差太远,太远。

    如果是这枚“主晶片”出了问题,那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把立体光幕仪当废品卖掉。

    幸好,在用“储灵器”输入一道灵力之后,李耀发现主晶片的灵力运行流畅,灵路清晰,符阵稳定,并没有什么异常。

    仔细检查之下,发现问题是出在一枚最低级的晶路管上,是因为灵力异常波动导致晶路管烧坏了。

    这种晶路管是标准件,更换起来很方便,李耀很快从家里的存货中找到了一枚替代品。

    闭上眼睛,默默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拆卸过程,一张巨细无遗的结构图浮现在了脑海中,双手自然而然发动,一阵风卷残云,立体光幕仪重新组装完毕!

    用储灵器输入一道灵能,洁白的外壳泛出幽幽的蓝芒,恍若一整块晶莹剔透的玉石,又似拥有生命的精灵。

    而被蓝芒扫过前额,李耀的脑海深处自然而然浮现出了几十道控制符文。

    “光幕仪,开启!”李耀心中默念,脑海中一枚控制符文立刻闪亮。

    光幕仪上的蓝芒汇聚成了一道“回”形符文,恍若漩涡,飞速旋转了两圈,从漩涡中央射出一道蓝色光束,在半空中凝结成了一张巨大的光幕,光幕闪动,显现出一名身穿八卦道袍的中年修真者形象,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这名修真者背后是一块更加巨大的光幕,光幕上交织着红色和绿色的符文、数字、箭头,不断跳动变幻。

    中年修真者面无表情,古井无波地说道:“下面继续为各位播送财经新闻,以下是股市行情综述——今天最大的新闻无疑是‘无影剑派’宣布最新一代飞剑驱动符阵‘紫电’问世,据称在应用了‘紫电’之后,飞剑的最高速度可以提升百分之九,瞬间破坏力提升百分之十一,而消耗的灵力则可以下降百分之五,对飞剑的综合性能提升十分明显。”

    “受此利好影响,无影剑派的股价一路上扬,十点前就接近涨停并一路保持到收盘。”

    “而整个剑修板块,包括巨剑门、极北剑宗、南海剑派在内的二十二家宗门,股价也一路飘红,截至收盘,剑修板块整体上涨5.42个百分点。”

    “而另一方面,偏重防御的‘金甲宗’等宗派股价则一路下挫,分析人士普遍认为,随着‘紫电’等新符阵接连问世,飞剑技术将产生革命性的飞跃,当前主流的战甲根本无法防御住最新型号的飞剑攻击,截至收盘,金甲宗股价下跌超过8%。”

    “金甲宗在收盘后召开了临时新闻发布会,金甲宗新闻发言人黑岩长老宣布最新一代‘星击盾’战甲的研发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原型机将在年内问世,绝对能防御住一切飞剑的攻击。”

    “而在联邦北方的草原区,黑线虫疫灾持续蔓延,已经扩散到了多个驭兽宗派的灵兽养殖基地,受灾灵兽超过五十万头,罕见的灾情使得御兽板块的股价持续低位运行,多个驭兽宗派股价跌破三年最低线。”

    “好,下面有请著名股评家天星子为大家进行个股点评。”

    “……”

    李耀看了半天,发现画面稳定,声音清晰,也没有雪花和斑纹,特别是立体感极强,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应该是修好了。

    想了想,脑域中再次冥想:“切换到娱乐频道。”

    蓝芒一闪,中年修真者和红绿光幕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热火朝天的体育场。

    可以容纳十万人的大体育场座无虚席,人声嘈杂,沸反盈天,在七彩斑斓的光芒闪耀之下,十万名热血沸腾的少男少女高举双手,共同呐喊着一个名字:

    “陆音希!”

    “陆音希!”

    “陆音希!”

    三层楼高的主舞台上,犬牙交错,矗立着几十根尖锐的水晶,当少男少女的欢呼声汇聚到极致时,最粗壮的一枚水晶忽然爆裂,一名容貌清冷似雪,眼神却炙热如岩浆的白衣少女从水晶中蹦了出来,她的腰间斜挎着一具恍若水晶堆砌而成的古琴,纤纤素手扫过琴弦,轰出的却是金戈铁马的铮铮魔音!

    “心中有梦就要狂妄去飞,星河彼岸才是我们的方向!这是属于我们的,修!真!新!世!纪!”

    和所有少男少女一样,李耀的血也开始沸腾。

    舞台上热力四射的少女“陆音希”,是这两年刚刚崛起的偶像派女歌手,一出道就以冰冷的造型和劲爆的演唱风格吸引了大批青少年,成名曲《修真40000年》在短短半年之内风靡整个联邦,无数青少年正是在这首歌的激励下走上了修真之路。

    李耀也是她的歌迷,不过理由和别人不同,他喜欢陆音希,是因为大家的身世相同。

    都是孤儿。

    李耀出生在第二十三号特种垃圾处理场,从有记忆以来,天空一直是灰黄的。

    吃的是垃圾堆里的腐肉,喝的是受污染的臭水,依靠野兽般的本能以及记忆深处的一点“秘密”艰难求存,从最开始受尽欺凌到十几年后成为法宝坟墓中最危险的“秃鹫”。

    如果不是“老爹”的出现,李耀可能会在垃圾场里一直厮混,成为又一个“肥龙”或者“野狼”。

    可是在六年前的一天,一艘垃圾船把老爹混杂在几十吨垃圾里一起丢了下来,而李耀又动了恻隐之心,把伤痕累累的老爹拖回了家。

    从此,他的命运就完全改变了。

    老爹从来不谈他的来历,李耀只知道他肯定是一名非常厉害的法宝改装高手,短短五年时间里,老爹教会了李耀上万种稀奇古怪的法宝改造技术,也教他各种基础学科的知识,还花钱供他上了城里的私立高中,使他融入到了正常社会里。

    一年前,老爹旧伤发作去世,留给李耀的是一柄名叫“黑翼”的神秘飞剑,据说是他研究了大半辈子都没研究出个道道的古怪家伙,还有一段话:

    “小耀,老爹我这辈子去过几十个大千世界,见识过上万个法宝改装高手和炼器大师,而你的天分,是最高的!”

    “以区区凡人的双手,就能维修低阶法宝,你,真的很厉害。”

    “但光靠天分是不够的!光靠天分,你永远只能维修低阶法宝,民用法宝!”

    “答应老爹,好好念书,争取考上大学,成为修真者!只有成为修真者,你才有可能在法宝维修上更进一步,甚至有朝一日……”

    “成为真正的炼器大师!”

    老爹说这句话时,双目圆睁,眼中精光绽放,气势无穷的场景,李耀记忆犹新。

    炼器大师啊……那可是修真者圈子里,最受尊崇的职业之一。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让老爹失望。

    黑翼剑默默陪在他身旁,听着光幕仪中少女如火山爆发般的演唱,两片护翼还随着劲歌热舞不断扭动。

    过了很久,少年的眼神明亮起来,嘴角重新勾起一抹满不在乎的笑意。

    “想那么多干什么?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就是了!”

    “陆音希可以从一个小孤女,成为联邦最火爆的女歌星,我为什么不能从一条小小的垃圾虫,变成真正的炼器大师?”

    少年想起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很远很远的地方,听过的一句话: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