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六十七章 时间不多了

第六十七章 时间不多了


  
      大明朝文贵武贱是不假,不过在明初的时候,武官勋贵还是很吃香的,在订立大明律的时候,文官犯罪三品以上者才需要奏请朝廷,而武官则没有限制。武官犯罪当奏不奏,要处以绞刑,文官只要杖一百!
  
      当然这只是大明律的规定,实际落实下去,武官就连狗都不如了,比如堂堂的东江镇总兵毛文龙不也是说啥就杀了,就看有没有人要做文章了。
  
      如今洪敷敎站了出来,他力保张峰,在场的文武大员都不由得有些心惊肉跳。
  
      葛春芳还不服气,瞪着眼睛争辩道:“洪大人,俗话说事急从权,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朝廷的法令也规定边境城池,若有军人犯法可以先斩后奏!有中丞大人在此,难道还杀不了一个把总吗?”
  
      洪敷敎微微一笑:“九边重镇的确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不过那只限于谋反通敌的武官,诸位大人能否说说这张把总究竟有没有通敌的罪过啊?”
  
      洪敷敎一路上都在筹划着如何救人,把相关的典章制度已经想得明明白白。每一句都直指关键,令人无法反驳。张峰的罪名就是逼死商人,和通敌八竿子打不着,葛春芳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频频的偷看周永春,让这位巡抚大人出面。
  
      周永春也一肚子气,葛春芳明明是按察副使,是洪敷敎的上司,可是竟然没了说辞,简直就是饭桶一个!
  
      周永春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微笑道:“洪大人熟稔朝廷法令,实在难得,只是毕竟是军前嘛,人证物证都在。斩了张峰,也好给蒙冤屈死之人交代,平息纷乱,也好整肃军纪,振奋士气。洪大人,等一下本官会让人把卷宗都交给你,我们绝对不会冤枉好人的!”
  
      周永春说完,身后的总兵李光荣就走了出来,一摆手,无数的士兵涌了上来。
  
      冷森森的刀枪并举,脚步踏在了心弦上,处在风暴中心的众人似乎一张嘴,就能把心吐出来一样!
  
      张峰低低的声音问道:“二弟,到底行不行啊?千万别因为我的事连累了你们!”
  
      “大哥,这都什么时候,咱们有退路吗!就看恩师能不能撑住了!”张恪手心全都是汗水。
  
      大家伙的目光都落在了洪敷敎的身上,一个还没正式上任的监军佥事,面对着巡抚大人,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啊!
  
      李光荣和何光先等人一个个磨刀霍霍,就等着下手了。
  
      无数的目光落在洪敷敎的身上,就好像放在了蒸笼之上一样,这滋味简直比起殿试的时候,还有难受!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场考试,进入官场的大考!真能顶住压力,揪出背后真相,他洪敷敎名利双收。要是退了,他充其量就是辽东官场上听人摆布的一个小卒。
  
      以往总是教弟子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告诉他们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怎么到了自己的身上,就这般的犹豫不定,没有了胆魄……
  
      你还是不是辽东人,难道就看着恶人肆意胡为,要知道败坏的可是自己的家乡!
  
      洪敷敎沉默了半晌,突然瞪圆了眼睛,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子劲头。周永春偷眼一看,吓得心里打鼓,难不成这位吃了药吗?
  
      “中丞大人,大明法令,凡吏部委任的现任官员,无有失地、通敌、贪贿情状,巡抚只有参奏之权,没有羁押的权力。更何况是开刀问斩,虽然身在军前,但是罔顾国法,洪某一定要向朝廷参奏中丞大人,还请大人谅解!”
  
      “你!”
  
      周永春本以为自己发话了,洪敷敎就会退让,哪知道这位竟然变本加厉,还要参奏自己,简直是反了天!一股怒火在心里头来回乱窜,没处发泄,周永春简直要憋得爆炸了。
  
      他咬了咬牙,逼视着洪敷敎,恶狠狠的说道:“洪大人,你知道在说什么吗?”
  
      “中丞大人,下官奉旨到了辽东,就是要整肃法纪,一切都要按照规矩办事。诚如诸位所言,张峰不过是一个把总而已,等朝廷的批文下来也不会麻烦什么,你们连这点耐性都没有吗?”
  
      周永春张了张嘴,竟然找不到一个词。
  
      这时候葛春芳喘过一口气,他瞪着洪敷敎,厉声说道:“搅吧搅吧,搅得军前都乱了,让建奴打进来,抢了辽东,就遂了洪大人的心意了!”
  
      葛春芳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一声怒吼,简直赛过惊雷。
  
      “有贺某在此,建奴做梦也别想拿下辽东!”
  
      伴随着吼声,一匹大黑马驮着一员大将飞奔而来。
  
      马上之人身形魁梧,一张大黑脸,手里提着砍刀,就好像张飞转世一般,飞驰而来。
  
      “是贺总兵!”杨龙惊叫道。
  
      想来就是辽东总兵贺世贤了,张恪急忙看过去,这时候贺世贤已经到了眼前,还没等马停下来,就从马背上飞身而下,朝着周永春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末将见过中丞大人!”
  
      “是贺总兵啊,免礼吧。”周永春尬尴的笑了笑。
  
      贺世贤站起身,手按着剑柄,目光扫过断头台,顿时摇咬了咬钢牙。
  
      “中丞大人,末将早说说过张峰乃是冤枉的,你们为何要支开贺某,背着我动手?”
  
      面对着贺世贤这个活张飞,周永春和葛春芳都有些底气不足,生怕吵起来这位抡起拳头,他们的小身板绝对招架不住。
  
      广宁总兵李光荣沉着脸站了出来,说道:“贺兄,张峰犯罪就是和你包庇纵容离不开,当着中丞的面,你还敢如此放肆,简直太有失体统!”
  
      “体统?你们背着贺某杀人就有体统了?李光荣,你再敢诬陷好人,贺某第一个揪了你的脑袋!”
  
      “好啦!”周永春沉着脸说道:“既然洪大人说不合朝廷规矩,那就暂时不杀,等着朝廷旨意下来再说,都散了吧!”
  
      “慢!”
  
      就在大家转头的时候,张恪突然疾步走了过来,冲着所有人施礼。
  
      “草民见过诸位大人,刚刚就有人试图杀人灭口,既然不杀就应该放一个安全的地方保护起来,省得宵小之徒暗中下手!”
  
      “对,此话有理!”贺世贤急忙附和,说道:“把张峰带到我的军营,严加保护起来!”
  
      “慢!”葛春芳急忙说道:“此事不妥,要是贺总兵暗中把人给放了,又该如何?”
  
      贺世贤阴沉着脸说道:“贺某可不会败坏法纪,更何况张峰他就是冤枉的,用不着私自放了!”
  
      “不要吵了!”
  
      周永春突然笑道:“就放在贺总兵的军营吧,反正时间也不会太久,我会立刻给经略大人修书,让他处理此事,本官杀不了人,熊经略未必不能!”
  
      说完一甩袖子,周永春转身就走,其余葛春芳等人全都跟随,一溜烟的离开了法场。
  
      待到众人离开,张恪急忙到了洪敷敎的面前,双膝跪在地上。
  
      这一跪可真是出自真心,老师能为了自己硬顶巡抚,受了多少的压力,他心里一清二楚,简直是把前程都押上了。张恪以往对这个便宜老师还有几分利用之心,可是到了现在只剩下了敬重,眼中泪水翻滚。
  
      “多谢恩师救兄之恩,弟子,弟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哎,不知道说什么就别说,好好动动脑子吧!”洪敷敎笑着把张恪拉了起来:“挺大的孩子了,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不过是拖延了几天而已,你听到周中丞最后的话了吗?”
  
      “听到了!”
  
      “嗯,熊经略奉旨总督蓟辽,保定等处军务,手握王命旗牌,五品以下官员可以先斩后奏,如果他要执意杀人,只怕为师也挡不住!”
  
      洪敷敎的几句话像是冷水泼头一样,刚刚升起的希望瞬间落到了谷底。
  
      贺世贤的大黑脸更黑了,他冲着洪敷敎拱手行礼。
  
      “洪大人,多谢您帮忙,还请到我的军营一叙,好好商量。”
  
      洪敷敎点点头,大家跟着贺世贤一同去军营。
  
      一路上互相介绍了情况,张恪简略的说了下遭遇,贺世贤大为欣慰。
  
      “好,好样的,真没想到张海川的两个儿子都英雄了得,尤其是永贞还文武双全,我这个当大伯的心里头高兴啊!”
  
      洪敷敎挑了挑眉头,急忙问道:“贺总兵,你和张家还有渊源?”
  
      “嗯,大约在十六七年前吧,那时候张海川在朝鲜立功回来,当了把总,又一次我剿匪的时候,误入埋伏,是海川兄弟领着人马把我救出来了,从此以后我们就磕头拜了兄弟。一转眼孩子都这么大了,海川兄弟……哎!”
  
      贺世贤叹了口气:“洪大人,就凭着我和海川兄弟的关系,就不能看着他们把张峰贤侄害了!只是可恨贺某没脑子,他们竟然说有建奴偷袭,我就傻乎乎的出城了,差点让这帮人得手。”
  
      洪敷敎心里清楚,武将心眼再多也没法和文官斗,要不是贺世贤作风强悍,武艺好,手下兵也强,早就让人吃得不剩骨头了。
  
      大家到了贺世贤的军营,也不讲虚礼了,洪敷敎和贺世贤对面而坐,其余人都在下面排着。
  
      洪敷敎微微叹了口气:“我本以为周永春会上奏朝廷请旨,如此就能拖到年后了,可是他要真是让熊廷弼出手,只怕也就剩下两三天的时间赶快商量一个对策吧,时间不多了!”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