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超级兵王 > 第3472章 哈雷酒吧

第3472章 哈雷酒吧

    叶浩然走出门,也沒开车,就往附近的手机店走去。
  
      苹果专卖店挺多。
  
      叶浩然走了进去,问了下价格,最新款的苹果六也只需要六百多美元,而且还送话费,送电话卡。
  
      叶浩然自然选了这一款,付款之后,叶浩然直接装上电话卡,就用了起來。
  
      后面一个人一直偷偷摸摸的跟着叶浩然。
  
      叶浩然买完手机,皱了下眉头,他从一进这苹果专卖店就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只是叶浩然沒有理会,现在已经买完手机了,对方还在跟着自己。
  
      想了想,叶浩然装起手机,朝着苹果店的另外一个出口走去。
  
      后面,一名M国黑人看到叶浩然出了苹果店,赶紧加快步伐,跟了上去,出了么口,这黑人左右看,却是沒发现叶浩然的踪影。
  
      “咦。”黑人奇怪的张望,想要找到叶浩然。
  
      “砰”
  
      叶浩然从旁边闪了出來,一脚踢在了那黑人的屁古上。
  
      黑人小伙一头栽进了旁边的垃圾筐里。
  
      “起來。”
  
      叶浩然冷声说道。
  
      黑人小伙赶紧从垃圾筐中爬起來,他晃了晃头,头发上的各种垃圾就往下落。
  
      “为什么跟着我。”叶浩然问道。
  
      “我……我沒有跟你……”黑人小伙不敢说实话。
  
      “砰”
  
      叶浩然又是一脚,这一次直接踢在了黑人小伙子的肋骨上。
  
      黑人疼的喘不过气來。
  
      “我沒有多少耐心,再问你一遍,为什么跟着我。”叶浩然冷哼道。
  
      黑人小伙捂着自己的斜肋骨,“是……是哈雷老大,哈雷老大让我们寻找你,如果能找到你的住处,哈雷老大说会重重有赏。”
  
      “哈雷是谁。”叶浩然皱了下眉头,他刚來这洛杉矶,怎么会惹上这么多麻烦。
  
      “哈雷老大是这一带的头,卢克你应该知道,卢克就是哈雷老大的下属。”黑人小伙气喘吁吁说道,他现在怕死了叶浩然,叶浩然问什么,他就答什么,知无不言。
  
      “我不认识卢克。”叶浩然不耐烦的说道。
  
      “就是……就是今日,拿枪枪杀披萨店老板的那些人。”黑人小伙赶紧解释了一下。
  
      “哦。”
  
      叶浩然眯了下眼睛,这下子他就明白了,看來,这个哈雷就是今天那些亡命徒的老头啊,小弟都这么牛叉的敢拿枪扫射FBI探员了,那老大得多威猛。
  
      有这样一个对手,实在是有点担心,就算叶浩然自己不怕,如果真的被这个哈雷知道了自己住哪,估计柳依依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叶浩然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地上的黑人说道:“你起來,带我去见那个哈雷。”
  
      “啊。”黑人小伙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叶浩然,“你……你……你不是在开玩笑。”
  
      “废话,带路。”叶浩然伸了伸腿。
  
      黑人小伙吓的顾不得疼痛,连忙站起身來,就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哈雷老大很威猛,你要是出了事情,可别……可别怪我。”
  
      “少废话。”叶浩然沒领情。
  
      两个人往西边走去,沒多远,便到了一处小巷子。
  
      这里算是洛杉矶的老城区,既有新开发的商业大道,更有很多还沒有拆迁的小巷子纵横交错,这也是洛杉矶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原因,因为这里的地形和人口组成实在太复杂了。
  
      拐进巷子里,很远就听到吵闹的爵士音乐声。
  
      叶浩然抬头,就看到左侧二楼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闪烁着霓虹灯,中间是“哈雷酒吧”几个字。
  
      “哈雷老大现在就在酒吧里。”黑人小伙指着酒吧。
  
      “带我去见他。”叶浩然冷声说道。
  
      黑人小伙只好带着哈雷往酒吧里走。
  
      推开酒吧,有喝酒的柜台,更有身着小裤头的艳1舞女郎在摇摆身体,下面是一群饥渴发狂的男人在吼叫。
  
      轰鸣的音乐,让叶浩然有点心烦。
  
      黑人小伙带着叶浩然穿过重重人群,到了酒吧后门处,酒吧后门有两个壮汉在把守着。
  
      “嘿。”一个人伸手,拦住了黑人小伙。
  
      很显然这黑人是身份最卑微的小弟,他点头哈腰,道:“哈雷老大让我们寻找那个华夏人,我找到了,然后把他带來了。”
  
      两个人一听,同时朝着叶浩然看去。
  
      叶浩然淡定的站在那里,沒有理会。
  
      “嘿,你,过來。”守门的一个壮汉朝着叶浩然走去,“我们需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上有沒有带武器。”
  
      叶浩然举起双手,示意这个人随意。
  
      壮汉在叶浩然身上拍了几下,点了点头,道:“进去吧,哈雷老大在办事,最好小心点。”
  
      黑人小伙听了,全身抖了下,然后硬撑着点点头,带着叶浩然就走了进去。
  
      两个守门的壮汉继续站在原地,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是叶浩然自己要來的。
  
      里面是狭窄的走廊,走廊两边有很多包厢,包厢里传來阵阵的女人的叫声,还不时有海罗因的香味传來。
  
      叶浩然明白,看來这些包厢就是供客人们吸1毒、银乐的地方。
  
      到了最里面,是个大的办公室。
  
      黑人小伙举手要敲门。
  
      叶浩然伸手,推开了黑人小伙,他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黑人小伙也被叶浩然推了进去。
  
      办公室很大,此刻里面站着五个人,还跪着两个人。
  
      那跪着的两个人满身是血,头破血流,一个人的眼珠子都掉了出來。
  
      “谁,怎么回事。”沙发上,一名坐着的M国壮汉问道,他留着络腮胡子,穿着笔挺的西服,打着领带,看起來像是个成功人士,他的左手夹着一根粗大的雪茄,右手则摆弄着一把左轮手枪。
  
      叶浩然沒有回答。
  
      黑人小伙则弯着腰,小声说道:“回老大,我……我把叶……叶先生带來了。”
  
      “什么。”哈雷吓了一跳,眼睛朝着叶浩然看去。
  
      叶浩然淡定的站在原地。
  
      哈雷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左轮手枪,他冷哼一声,慢悠悠开口道:“得罪我哈雷的人,下场你们都知道吧。”
  
      “求哈雷饶命,我们再也不敢在酒吧闹事了,求老大饶命,要赔偿多少钱,请阁下尽管开口。”地上的两个人不断的磕头,求饶道。
  
      哈雷冷笑了一下,“规矩就是规矩,我哈雷既然定下了酒吧的规矩,就一定得执行,不然我哈雷说话,不成了放屁了吗。”
  
      地上的两个人只是磕着头,吓的全身发抖。
  
      哈雷举起手枪,慢悠悠的掏出消声器,不紧不慢的装在了手枪的枪筒上。
  
      地上的两个人不住的磕头,额头已经被磕破了。
  
      “规矩,就是规矩,华夏叶,你说,对不对。”哈雷举起手枪,对准地上的两个人,开口问叶浩然。
  
      叶浩然知道,这是哈雷要给下马威,他只是冷笑了一下,沒说话。
  
      看到叶浩然的态度,哈雷皱了下眉头。
  
      “咻咻。”两声,两发子弹分别射进了地上两个人的额头处。
  
      子弹威力很大,射进额头后,将两个人的脑门蹦出点点的**。
  
      黑人小伙吓的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吓尿了。
  
      不过,此时沒人理会他。
  
      “华夏叶,我不知道你什么來头,也不想知道,不过,既然拿了我的货,就得还给我,这也是规矩。”哈雷看向叶浩然,冷声说道,他转动着手里的左轮手枪,一副很悠闲的样子。
  
      叶浩然沒空跟哈雷耗着,他直接开口道:“听说你让人跟踪我。”
  
      “哼,什么态度,把钥匙还给我,就凭你也想吞了那八千万美元的货。”哈雷怒了,手枪指着叶浩然。
  
      其余的几名下属也纷纷从怀里掏出手枪,对准了叶浩然。
  
      叶浩然依旧很淡定的站在那里,开口道:“你说得对,哈雷阁下,规矩就是规矩,我叶浩然,生平最讨厌被人跟踪调查,而你,哈雷阁下,你犯了我的规矩。”
  
      “好小子,口气不小,当真是不想活了。”哈雷说着,手指就要扣动扳机。
  
      “嗖。”
  
      叶浩然双腿猛地一蹬地,身体已经闪电般的斜着划了出去。
  
      “砰砰砰……”
  
      哈雷与几个下属同时开枪。
  
      叶浩然猛地拉起地上的黑人小伙,挡在了身前。
  
      子弹乱飞,却都射在了黑人小伙的身上。
  
      叶浩然速度很快,顷刻间到了哈雷身前,手掌一伸,“砰”的一下切在了哈雷的脖子上。
  
      哈雷立马晕了过去,与此同时,叶浩然单手一卷,已经把哈雷手中的左轮手枪拿在手中,他看也不看,朝着几名下属的方向开了几枪。
  
      “咻咻咻咻咻”
  
      五声枪响,五发子弹,每一粒子弹都精准的射到了那五名下属的脑门中。
  
      顷刻间,办公室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倒在了地上,唯有叶浩然还站着。
  
      叶浩然看着沙发上的哈雷,想了想,他把左轮手枪上的指纹擦掉,然后又把左轮手枪放到了哈雷的手里。
  
      做完这些,叶浩然抽出一根细长的铁丝,他在哈雷的脑门上按了按,然后“嗤”的一下,就把细铁丝插入了哈雷的脑袋中,点了几下之后,叶浩然抽出铁丝,悄然离开了。
  
      沒多久,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几名下属看到这情形,知道隐瞒不住,报了警。
  
      警察到來之后,叫醒了哈雷。
  
      哈雷流着哈喇子,举着手枪,朝着警员就开枪,他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白痴。
  
      警察恐吓沒有效果,开枪击毙了哈雷。
  
      案件结束,所有人都以为,是哈雷突然间发疯,射杀了犯规矩的客人和自己的下属。
  
      而此时,叶浩然,已经回到了家里,一边吃着饭,一边研究着那把铜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