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六章 恶人

第六章 恶人

差不多走出几十里远,叶信抛掉了马车,解开一匹马儿的牵绳,翻身上马,换了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想在这片广袤的湿地中找到一处可以休憩的地方,是很难的,不过叶信已经在周围游荡了两年之久,对地形地貌非常熟悉,一个多小时后,前方出现了一棵倒伏的巨树。

    巨树的树干有两米多高,树干中心不知道被谁掏空了,形成了一个树洞,叶信向左右看了看,牵着马儿缓缓走了进去。

    把缰绳栓在洞口的一节树突上,随后继续向里走,树洞内显得很温暖,风雨都被挡在了外面,而且树洞有通风孔,不但能通风,还可以采光,更重要的是,可以从孔洞观察外面的情况。

    叶信坐了下去,随后长长松了一口气,在天缘城中接连释放封魂刺,已让他的元力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在元力恢复之前,他不敢太过深入湿地,这里的凶兽和有可能出现的追兵同样可怕。

    叶信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蓦然张开双眼,先是侧耳细听外面的动静,随后从通风孔中向外看去。

    在七、八百米开外,出现了四条人影,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其次并肩而行的是一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最后跟着一个小矮子。

    叶信视线如刀,用最快的速度把所能发现的信息汇总,并作出判断。

    走在最前面的壮汉穿得很破烂,不过在身体的一些关键地方,都有保护,脖颈间带着铁质的环,脚上的大靴子是用石熊的熊皮制成的,可以有效防止蛇蝎的袭击,当他侧过身和后面的人说话时,叶信看到他的后背上居然蒙着一层铁皮。

    那壮汉应该是天缘城的猎人,经验非常丰富,明白生存之道,前面只穿着普通的皮袄,是因为他有能力在正面的冲突中保护自己,也了解站在前面的凶兽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各种各样潜伏者。

    后面几个人的神色有些颓丧,最后面的小矮子似乎受了伤,身上残留着血迹,从他们的装束上看,肯定是外来者,而且刚来不久,还不了解湿地和古森林的恐怖,在沼泽中行走时居然踮着脚,希望自己少沾上一些泥水,这么喜欢干净,以前应该是养尊处优的,而那壮汉走得很随意,因为他清楚在湿地中必须尽可能保留自己的体力,已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居然没有代步的马,有些无法理解。

    其实很多武士将元力灌注双腿奔跑的速度都比马儿快得多,但无法持久,又会大幅消耗元力,所以马在这里是必需品。

    下一刻,叶信在那壮汉的眼睛内发现了一股怨气,只是他不敢发作,极力忍耐着。

    叶信明白了,那壮汉可能是被雇来做向导的,他们遭遇到了危险,而壮汉应该事先提出了警告,而后面那几个人自恃本领高强,没有在意,结果吃了大亏,为了保命,不得不放弃马儿,徒步奔逃。

    那么,他们不是追兵,叶信松了口气,如果费奇提前返回天缘城,他派出的追兵肯定都是天缘城内土生土长的精锐武士。

    在前世他就是靠着极强的观察能力才成为第一流的谈判专家,这也是他几年来求生的最大本钱,如果只靠着实力,他早死上几百次了。

    片刻间,外面四个人先后走进了树洞,走在前面的壮汉一眼看到叶信的背影,他的身体蓦然绷紧,呼吸也停止了,双手紧紧握住了战斧的斧柄。

    虽然是背对着洞口,但叶信也能感受到那壮汉的紧张,他知道,对方肯定认得黑袍,毕竟大部分武士只会在湿地和古森林外围历练,这里已接近了湿地最危险的地带,敢闯到这里的武士屈指可数,而黑袍的特征非常明显,对方不难猜得出来。

    不过,跟进来的另外三个人表现得很随意,他们先后越过那壮汉,向树洞内最干净的里端走来,看到叶信的背影,那穿着红色皮甲的年轻人喝道:“小子,这地方我们用了,你滚到外面去。”

    那壮汉发出隐约的近乎**一般的抽气声,双手在斧柄上用力转动着。

    叶信站起来,慢慢转过身,隐藏在黑暗中的双瞳,看到了那四个人所有的变化,巨细无遗。

    可能是因为叶信双手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杀气过重,虽然没有出声驳斥,但对面的几个人多多少少都感觉到了危险,穿着红色皮甲的年轻人探手摸上自己的剑柄,中年人双眼中散发出精光,最后面的小矮子不引人注意的抬起手,他的手腕下隐藏着一个铁管,铁管的口子已对准了叶信。

    叶信迈步缓缓向外走去,虽然不怕,但这种小事不值得让他冒着风险动手。

    当叶信走过他们身边时,一只紫色的小貂突然从那穿着红色软甲的年轻人肩后探出头,冲着叶信发出尖叫声。

    叶信还没什么,那年轻人反被吓了一跳,立即低声喝止:“闭嘴!”

    紫色的小貂很乖巧的闭上了嘴,叶信径直走过去,走到自己的马儿身边,慢慢坐下。

    见叶信真的服软了,那几个人相对而视,随后都露出略带自嘲的笑意,因为刚才的表现显得太紧张了。

    那壮汉背靠着洞壁坐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巨斧,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另外三个人低声谈笑起来。

    片刻,年轻人向叶信这个方向瞥了一眼,随后靠近自己的同伴,把声音压到最低:“那小子身上有成品元晶!”

    “你怎么知道?”那中年人不由动容,急声问道。

    “我这紫貂专擅辨别宝气,绝对不会错!”年轻人回道。

    那中年人沉吟片刻,向壮汉招呼道:“大个,过来!”

    “什么事?”那壮汉皱起眉。

    “叫你过来你就过来!”那中年人有些不悦了。

    壮汉无可奈何的站起身,拎着自己的巨斧走了过去。

    “大个,那小子身上有成品元晶,你过去和他商量商量,让他把成品元晶卖给我们。”中年人压低嗓音说道。

    “我只负责给你们带路,这种事情不归我管。”壮汉断然拒绝。

    “你他吗的……”那年轻人忍不住了,勃然作色。

    中年人伸出手,制止了那年轻人的冲动,他深深看了壮汉一眼,随后起身走向叶信,而年轻人和小矮子交换着眼色,也跟着站起身,分开左右,随时准备应变。

    中年人一直走到叶信身前,沉默片刻,展颜一笑,随后慢慢蹲下,直视着叶信。

    “兄弟,和你说一件事。”中年人自顾自的说道。

    第一次看到叶信时,他的本能似乎预感到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让他有些紧张,等到叶信服了软,乖乖的让出了地方,让他明白刚才不过是错觉,现在他是自信满满的。

    “什么?”叶信的口吻显得有些生硬。

    “你身上有成品元晶?这样,卖给我们吧。”中年人说道:“不瞒你说,我们是大召国正州城陈家的人,这一次运道不佳,出了些事情,回去恐怕没办法交代,如果兄弟能把成品元晶卖给我们,可算是帮了我们大忙,以后有机会来正州城,可以到陈家找我,我陈天浩必有重谢。”

    叶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想不通,对方的自信是从何而来的。

    天缘城的顶尖佣兵并不多,他们的行事方式和凶兽有些相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彼此间轻易不会发生冲突。

    那些恐怖的大型凶兽也一样,它们在古森林和湿地中划分出自己的领地,没有必要的原因,它们不会随便走出去,如果有其他生命闯进来,它们不会贸然展现自己的恐怖,而是先用咆哮声恐吓对手,逼得对手主动退出去。

    真正了解战斗的武士,会把战斗当做最后的手段。

    胜利总会要付出代价的,创伤往往意味着死亡。

    叶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气氛变得非常安静,那年轻人和小矮子都在死死盯着叶信,而那壮汉的脸颊激烈的抽搐了两下,或许只有他清楚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危险。

    “你说的是这个?”叶信从腰间取出了一只木匣,慢慢打开,里面装着一颗颗不规则的椭圆形晶块,每一颗晶块内都有一团慢慢游动的光芒,恍若是活的生命。

    “没错。”那中年人的双眼亮了起来。

    “你出什么价?”叶信把元晶倾倒在泥土上,到这个时候,他还在试图把对方当成一个理性的武士,找他是想进行一场公平的交易。

    “一颗成品元晶一百金币。”那中年人说道。

    “呵……”叶信被逗笑了,天缘城成品元晶的收购价格,在一千金币到一万金币之间浮动,对方给出的价格太荒谬,根本就是要抢。

    “兄弟,我们现在是好说好商量,别给脸不要脸。”那中年人沉声说道。

    “你们以前来过天缘城么?”叶信说道。

    “没有。”那中年人说道:“怎么?”

    “那就对了。”叶信说道:“把元晶拿去吧,送给你们了。”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