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十一章 谈判的艺术

第十一章 谈判的艺术

杜义强的眼珠转个不停,他还在犹豫着,这边叶信轻叹一声:“杜老大,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叶信把自己的语气控制得非常完美,一个字比一个字冷漠,当他闭上嘴时,一股森寒的气息缓缓向四周弥散出去。

    黑虎堂的武士们都把视线转向杜义强,等待着杜义强的选择,杜义强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良久,他咬了咬牙,沉声说道:“黑袍,你欠我一份人情!”

    “我知道。”叶信说道:“今后黑袍必有重礼回谢。”

    杜义强长长吸了一口气,接着挥手喝道:“我们走!”说完他再没有看叶信,率先向林中走去,其他黑虎堂的武士都松了口气,急忙跟在杜义强身后,他们虽然不惧怕战斗,但总不想主动寻死,能不打肯定是最好的结果。

    黑虎堂的武士消失在林中,这边山炮匆匆跑了出来,来不及和叶信说话,径直追了上去。

    叶信懒得理会山炮,侧头看向那女子,那女子也在静静看着叶信,她手中的匕首还有小瓷瓶,依然拿得稳稳的。

    时间不长,山炮又跑了回来,口中连声叫着:“真走了……不对啊!这不合常理啊……杜义强怎么会这样好说话?!”

    “你认为不合常理,是因为你不了解杜义强。”叶信笑了笑。

    “他怎么了?”山炮瞪大眼睛问道。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杜义强就是穿鞋的人。”叶信缓缓说道:“他有了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势力,自己的名声,象他这种人,早已失去了年轻时的血气之勇,不会轻易与人一拼生死的,而且,从这个地方跌倒,他完全可以从另一个地方爬起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正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黑虎堂才始终没办法做大。”

    “那也不应该这么快就滚蛋啊?!”山炮还是不解。

    “谈判是一种艺术,你不懂。”叶信说道。

    “什么……什么叫艺术?”山炮叫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懂?有种说说看!”

    “谈判啊……”叶信的双眼慢慢眯起,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要以强硬为剑、以底线为盾,保持最大的耐心,把利益编织成一个又一个绳套,慢慢试探、评估,最后……失去应该失去的,得到应该得到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山炮的眼睛越瞪越大。

    “早说了你不懂。”叶信笑出了声:“而且还要让谈判保持自己的节奏,每进一步,都要尽可能退半步,并且让对方认为是他占了上风、占了便宜,这样才能始终保持主动,如果你进了一步还要再进,那就有可能把对方逼得狗急跳墙了。”

    “咦……这次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山炮挠着自己的头。

    “杜义强早已失去了锐气,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得到什么,而是不能失去。”叶信说道:“这笔生意失败了,他可以从别的地方找回来,可如果他的威信受到质疑,动摇了掌控黑虎堂的根本,那他是一定要和我拼命的。”

    “所以……你开始说要借财路,等杜义强拔剑之后,你又说不敢,在众人面前给他几分面子,然后又突然干掉那老东西,打消了他得寸进尺的念头,又怕他恼羞成怒,马上给了他一点小礼物。”山炮看着叶信,试探着问道:“这就是你说的节奏?”

    “差不多吧。”叶信说道:“每一次发现他鼓起了勇气,我都要想办法让他的勇气化解掉,这样我才能占据优势。”

    “搞得那么麻烦干嘛?”山炮不耐烦的叫了起来:“直接翻脸动手,岂不是简单得多?!莫非……你黑袍还怕他们?”

    “我倒是不怕,可她呢?”叶信用下颌点了点那始终一声不吭的女子:“如果哪个黑虎堂的武士灵机一动,抱着鱼死网破的念头冲向她,你以为她会不会对自己手软?”

    山炮也转身看向那女子,那女子的手一直很稳定,他迟疑片刻,叹道:“不会。”

    “万一她还以为我们是在演戏给她看,毁了化婴果,那我岂不是落得鸡飞蛋打了?”叶信说道。

    山炮语塞了,半晌露出苦笑:“真服了你,刚才不过是放屁的功夫,你是怎么想这么多的?”现在回想一下,叶信努力用和平的方式化解矛盾,是最好的方法了。

    “现在该轮到我们谈谈了?”那女子突然开了口,她的语音如黄鹂般清脆悦耳。

    “没错。”叶信想了想,向那女子伸出手:“把化婴果给我,然后你走。”

    “凭什么?”那女子嘴角露出一抹充满嘲讽意味的微笑。

    “你刚才选择宁死不屈,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下场。”叶信缓缓说道:“黑虎堂的杜义强可不是什么好人,他不但会抢走化婴果,还会侮辱你,然后杀了你。”

    “他不是好人,你就是了?”那女子冷笑道。

    “我不敢说自己是好人,但我肯定是世上最讲信用的人。”叶信说道:“只要你把化婴果给我,我马上放了你,如果你愿意,这位朋友可以送你回九鼎城。”

    “喂喂喂……等一下!”山炮急声叫道:“我说黑袍啊,你倒是真够黑的,我这里还莫名其妙呢,你就把我卖了?我什么时候答应送她回九鼎城了?”

    “五千金币。”叶信心中暗骂,但还是无奈的转向山炮。

    “我要金币有毛用,又不能吃。”山炮叫道。

    叶信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千万不要忽视口头禅,口头禅意味着一种需求,说这东西没用、又不能吃的,十有八九会是一个吃货。

    “山炮,你就想一直在天缘城混下去么?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叶信柔声说道。

    叶信柔声说话,是下意识的想让山炮放松,谁知道此刻的山炮对叶信抱着很高的警惕,居然向后退了一步,不咸不淡的回道:“外面还不都是一样?”

    “哈,你能说出这句话,证明你根本没去过。”叶信笑道:“我告诉你,九鼎城的人口是天缘城的几十倍,繁华无比、美女如云啊……”

    “没兴趣。”还没等叶信说完,山炮已经开始摇起头来。

    “还有,九鼎城的美食,是你无法想象的。”叶信准备打出底牌了:“别的不说,就说烤骆驼吧,先要买一只幼骆驼,把肚子剖开,把羊羔放在骆驼的肚子里,然后在羊羔的肚子里塞一只大鹅,又在鹅的肚子里塞一只雉鸡,用文火慢慢烧烤,至少要烤上三天三夜,烤出的肉外黄里嫩,香气在院子里弥漫上一个月都不会散去,那种滋味啊……啧啧,咬上一口,肉好像在自己嘴里融化了一样,山炮,在天缘城你能吃到这种东西?”

    咕噜……山炮果然是吃货,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液,而那女子露出狐疑之色,她是九鼎城的人,从没听说过还有这种美食,可叶信说得有声有色,不应该是胡乱编造出来的。

    “九鼎城的美食,单单是调料就是几十种、甚至上百种之多,天缘城能比吗?随便沾上点盐沫就算美食了?”叶信说道:“说实话,这里都是粗人,哪里懂得享受?”

    “我还是……不太想去。”山炮喃喃的说道,只是他的语气明显疲软了。

    “九鼎城还有美酒……”

    “你以为我没喝过酒?不喝酒的还算是男人么?!”山炮叫道。

    “九鼎城的酒差不多有四、五百种。”叶信说道:“大体分几类,有花酒、有清酒、有米酒、有黄酒、有啤酒、有白酒,你喝过几种?”其实清酒也是米酒,叶信为了增强说服力,尽可能把酒的种类说得多一些。

    山炮瞪大眼睛,那边的女子也是愈发狐疑了,因为连她也没听说过什么啤酒。

    “我……我我……”山炮终于忍耐不住了:“好吧,黑袍,既然你这么需要我帮忙,那我就委屈一下自己了。”

    “这才对么。”叶信笑了笑。

    “先把钱给我。”山炮伸出手。

    “急什么?”叶信一愣。

    “不行。”山炮摇头道:“到手的钱才是我自己的。”

    “你这……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叶信无奈的说道,随后取出一张金票:“给你一万。”

    “一万?”山炮接过金票,认真看了看,接着突然伸手把金票递给叶信:“还给你,我不去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叶信实在无法理解:“多给你五千你反倒不去了?”

    “虽然和你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发现……你这人很是诡计多端。”山炮连连摇头:“平白无故多给我五千,指不定有什么阴谋呢,我不去!”

    “说你笨吧,有时候会变得很精明,说你精明吧,有时候又蠢得无可救药。”叶信哭笑不得:“你想什么呢?我原本是想给你一万的,毕竟是要把她安全送回九鼎城,路途遥远,她又受了伤,或许还会有别的盗匪,加上你毕竟有兵王级的进境,值这个价,我先给你五千是准备和你讨价还价的,然后慢慢涨到一万,你高兴,我也高兴。”

    “好啊黑袍,我把你当朋友,你却耍我?本来应该给我一万,你偏要给我五千?”山炮连连摇头:“不去了不去了,打死也不去了。”

    (每天中午十二点和傍晚六点更新,居然有人质疑我,说我连一个月都不可能坚持下来,好吧,那我必须要给他点厉害瞧瞧了,每天两章,雷打不动!

    另外,这一次因整理大纲还有一些琐事,加上去长春看病,三个月才重新发布,更因为一些意外,我有种恐惧感,害怕被遗忘。

    现在战战兢兢发了书,发现一些老朋友并没有抛弃我,虽然成绩惨淡,但还是让我看到了希望,那我就老老实实努力码字吧。

    多谢大家的支持,上门女婿的日子充满考验,你们就是我的娘家人了……腰板直不直,全看大家。

    最后,求收藏、求推荐,拜求。)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