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十四章 热血叶信

第二十四章 热血叶信

“三殿下,我没有事。”叶玲勉强露出笑容。

    “叫三哥。”铁书灯笑道:“告诉你多少次了,总改不了。”

    还没等叶玲回答,一个阴沉沉的声音传了过来:“三哥,你能看到叶玲,却看不到我么?”

    铁书灯慢慢转过身,说话的正是铁人豪,他皱了皱眉:“自然看到了,怎么?找我有什么事?”

    “什么事?”铁人豪长吸一口气,随后吼道:“叶信要杀我!!”

    铁书灯略微有些吃惊,不由侧头看向叶信。

    叶信耸了耸肩:“三哥,这可不能怪我,我和小玲儿本来是要进学院的,结果碰上这家伙,他喊打喊杀的就冲着我过来了,所以我让家将稍微教训了他一下。”

    “你胡说八道!”铁人豪怒吼道。

    事实上铁人豪有足够的理由怒吼,那怎么是稍微教训?根本就是让郝飞杀死他,但,想和叶信斗口舌,他还差得太远太远。

    “铁人豪啊铁人豪,我原本以为你虽然蛮不讲理,凶狠霸道,但总归是一个战士,却没想到,你能无耻到这种境地,刚刚做过的事就要抵赖么?你抵赖得了?!”叶信露出讥讽之色:“是不是你先要过来杀我的,小玲儿挡在我前面,你说让我们两个一起死,对吧?!”

    “你……你放屁……”铁人豪的脑筋有些转不过来弯,他的核心论据是叶信指使家将试图谋杀他,而叶信却把论据扯到了谁先动手的问题上,让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辩驳。

    “这么多人看着呢,铁人豪,你还想狡辩?”叶信说道,接着他扫视了一圈:“各位同学,我知道我叶信和那家伙差不多,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总不能因为我不是好人就可以随意颠倒黑白吧?我本来是要进学院的,可他偏偏冲了出来,喊打喊杀,我当然要自保了!”

    围观的学生们窃窃私语着,事实确实如此,他们都是听到了铁人豪的怒吼才围上来的。

    “你……你你……”铁人豪内心异常恼怒,叶信用自残的方式,把他也拖下了水,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那自然都是坏人了,问题在于,叶信臭名远扬,可他铁人豪是要做一个个响当当的男儿的,怎么能与叶信为伍?!

    “我再说一个最直白的道理,没错,我叶信以前是做过很多坏事,可那时家父尚在,我有靠山,自然要比别的孩子顽皮一些,我知道就算我惹下天大的祸事,家父也会想办法保护我的。”叶信顿了顿,脸上出现了浓浓的哀伤:“可现在我有什么?叶家还有什么?看到堂堂的五殿下,我本来是要躲着走的,惹不起啊……可他偏偏不放过我,我能怎么办?!”

    听到叶信这番话,周围的学生们都动容了,叶信以前虽然欺负过很多人,但与他们无关,痛恨叶信的大都是世家权贵子弟,都是一个圈子里的。

    因为无关,这些学生们对叶信的厌恶之情并不算很重,现在叶信再次使用自残的方式,把自己形容成了丧家之犬,又抬出了狼帅叶观海,瞬间便唤起了他们的同情。

    毕竟所有大卫国的国人都知道,叶观海曾经立下了很多战功,如果没有叶观海,或许大卫国早就不复存在了。

    铁人豪的脸色变得僵硬了,他的智商和他的武力呈绝对反比,不止是那些学生被说服了,连他也陷入了叶信的逻辑之中,没错啊……叶信都这么可怜了,还要去教训他,是不是过分了一点?不对不对!到最后铁人豪猛然醒悟,绝对不能倾向叶信,还没等他说话,叶信的吼声已传了过来。

    “但,请不要忘了,我是叶信!我身上流着叶家的血!”叶信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胸膛,怒吼道:“我知道我错了,对不起你们,所以我躲着你、让着你,但如果你没完没了,就是要和我过不去,那我只能和你拼到底!狗急了尚且能跳墙,大不了以命抵命!谁怕谁?!”

    “说得好!”有个学生突然叫道。

    “不错,有骨气!”

    “这才是个男人么。”

    周围的学生们吵嚷起来,其实他们并不是给叶信面子,而是为了给与大卫国曾经的战神一份来自内心深处的尊敬。

    铁人豪再次发懵了,什么情况?如果换成三殿下铁书灯振臂高呼,赢得这些多人的呼应,还属正常,叶信算是什么东西?!

    叶玲眼中泛起泪光,紧紧的盯着叶信,她也被感动了。

    薛白骑和郝飞如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不过他们心中已憋满了笑意,当初叶信刚进天罪营,就能把他们唬得团团转了,想和叶信斗嘴,纯粹是找死。天罪营每一个武士都相信,叶信的舌头抵得上数万精兵,鬼先生也曾戏言过,想杀叶信?很简单,围上去拼命释放本命技就好,千万千万不能让叶信开口,一旦让叶信开了口,那么形势的走向会变得异常荒诞奇怪而又不可阻挡。

    “你他么给我闭嘴!”铁人豪拼力叫道。

    “该闭嘴的是你!”铁书灯毫不客气的喝道,听了这么久,他也明白事情的经过了,略微沉吟一下,侧头对叶信说道:“小信,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叶信说道。

    “今天来龙腾讲武学院做什么?”铁书灯又问道。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进学院修行了。”叶信激昂壮烈的情绪总算平复了一下,他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我知道我的资质无法修行,但不甘心啊……所以最后想尝试一下,或许真的会有奇迹发生也说不准……”

    别人还好说,一边的邓多洁只感觉象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欲呕,早晨的事情历历在目,叶信当时可是不想来龙腾讲武学院的,最后迫于邓巧莹的压力,才不得不点头,现在居然说得这般冠冕堂皇……能不能再无耻一些?!

    “昨天才回来,今天要进学院,然后就遇到五弟了?还真是巧啊……”铁书灯露出笑意,只是他的笑容有些冷,接着转头看向铁人豪:“五弟,你们是从那边过来的?”

    铁人豪还在恶狠狠盯着叶信,压根没注意铁书灯说了什么,身边的铁卉真点头道:“是的,三哥。”

    “这就太有意思了。”铁书灯缓缓说道:“你们可以从侧门进入学院么?那边有两个侧门呢,为什么一定要来正门?”

    铁卉真愣了愣:“邓姐让我们来正门,说有事情要商量。”

    “哦……”铁书灯拉长声,接着又看向了邓多洁。

    邓多洁万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被拆穿,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脸色也变得苍白。

    “表姐,原来是你做得好事!”叶玲一字一句的说道,她的口吻已冰冷到了极点。

    叶玲本就是很聪明的,原本还以为只是偶遇巧合,现在听到铁书灯的追问,立即看穿了真相。

    “小玲儿,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邓多洁皱眉道。

    “原来这样啊……是邓家小姐想教训叶信,自己又不方便出手,就把五殿下找过来了……”周围有个学生低声说道。

    “高!确实是高!”有人附和道:“五殿下和叶信有仇,想借刀杀人,没有比五殿下更合适的了。”

    “五殿下和叶信有什么仇?”另一个学生问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进学院才两年都知道了,听说五殿下小时候几乎每天要被叶信揍呢。”

    “敢打五殿下?疯了吧?”

    “我没疯,你倒是瞎了,刚才的事情没看到?”

    “哈哈……那时候狼帅尚在,国主当然要给狼帅几分面子的。”

    周围的嘈杂声越来越大,邓多洁的脸色也越来越白,她这一次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暴露自己不说,还得罪了铁人豪和铁卉真,谁愿意平白被人利用?!

    学院内的孙美芳脸色也很不好看,但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办法,又不敢胡乱出头,只能躲在远处。

    “有些人啊,自以为有点心机,就可以把天下人当猴耍。”铁书灯冷笑道:“活得年岁都差不多,学的东西也一样,谁能比谁聪明多少?呵呵……上一次已经让父王上当受骗,以至于酿成惨祸,怎么?还想再玩一次小手段么?!其人可鄙、其心当诛!!”

    说到最后,铁书灯已经是声色俱厉了,邓多洁的身体不由自主颤抖起来,可她绝对不能开口。

    这一次利用铁人豪来对付叶信,还算小事,就算让宫里知道了,笑一笑,说小孩子总是意气用事,也就过去了,但铁书灯没有明言的那件事,一旦显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极有可能演变成血光之灾。

    “小信,不要搭理他们了,我们进去。”铁书灯说道,接着探手揽住了叶信的肩膀。

    “三殿下。”冯启山迎了上来。

    “冯院长,我还没有结业,依然是学院的学生,这‘殿下’可不敢当。”铁书灯急忙说道。

    “殿下折杀老朽了。”冯启山叹道:“只是……殿下应该在军中效力的,怎么回来了?”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