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十五章 大胜

第二十五章 大胜

“我是来给父王报信的。”铁书灯笑了笑,经过几年的磨练,他已经是一个很有城府的年轻俊才了,不过想起此行的目的,眉宇间还是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喜色。

    “是什么消息?”冯启山好奇的问道。

    铁书灯长吸一口气,他的视线在周围的人群中慢慢扫动着,突然提升了声音:“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魏帅已大败萧魔指,完全占领了太岁原天险!”

    人群变得格外安静,差不多过了几息的时间,又轰地一声炸开了。

    “什么?魏帅赢了?真的赢了?”

    “哈哈……魏帅果真是老当益壮啊!厉害厉害!!”

    “人都说萧魔指是九国第一智将,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根本不是魏帅的对手啊!”

    叶信脸色微变,和周围欢呼雀跃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实他完全可以模仿别人的声音、表情还有动作,只不过,此刻的叶信已脱离了纨绔子弟的心理,变成了天罪杀神,他有大事要思考,没有精力顾及这些细枝末叶的东西。

    铁书灯的目光落在了叶信身上,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叶信为什么不高兴,天狼军统帅叶观海与萧魔指对抗了十几年,双方互有胜负,都没办法彻底击败对方,换成魏卷统领大召国的军队,如此迅速便赢得大捷,叶观海的荣耀自然要黯淡了许多。

    不过,现在他没办法去安慰叶信,铁书灯再次长吸一口气:“庄不朽的虎头军全线溃败,萧魔指的魔军也一样损失惨重!从我离开太岁原天险到今天差不多有十多天了,现在魏帅的大军应该已逼近灵顶!”

    轰……人群再次响起了欢呼声,自从萧魔指横空出世之后,大卫国一直被打压得喘不过气来,最后叶观海不得不兵行险招,绕过太岁原天险强行进击金山,结果败亡在异国,天狼军团也是土崩瓦解,大卫国的武士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欢畅过了。

    冯启山的老脸也笑开了花,随后他低声对铁书灯说道:“三殿下,随我来,我有些事情想问一问。”

    铁书灯点了点头,接着回身对叶信大声说道:“小信,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冯启山和铁书灯走进了龙腾讲武学院,叶信突然迈步向马车走去,从薛白骑和郝飞身边走过时,他轻声道:“随我来。”

    叶信先一步钻入车厢,叶玲一直在观察着叶信,见此情况也要跟上去,谁知道最后上车的郝飞探手关上了车门,她不得不停下了身形。

    对场中所有人来说,薛白骑和郝飞不顾一切要保护叶信,是理所应当的,他们是叶家的家将,而叶信是叶观海的唯一嫡子,不听叶信的那要听谁的?虽然有犯上的嫌疑,但他们的忠诚可昭天日。

    只有叶玲心中充满了狐疑,因为叶信返家时,薛白骑和郝飞对叶信的态度很淡漠,刚刚过了一天,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大人,闹这么大不太好吧?”薛白骑低声说道。

    “也没办法,不给他们一点苦头,苍蝇只会越来越多。”叶信的眉头已皱成一团。

    “大人,可是有什么不妥?”郝飞问道。

    叶信沉默片刻,缓缓说道:“萧魔指想杀我。”

    “什么?”郝飞大吃一惊。

    “大人,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薛白骑也为这个消息而震骇。

    “几句话说不清。”叶信摇了摇头,他再次陷入沉思之中,良久,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近期要回九鼎城的消息,你们可曾告诉过外人?”

    “没有。”薛白骑迟疑了一下:“我和墨衍、谢恩提起过。”

    “我告诉过鬼先生。”郝飞说道。

    叶信不说话了,车厢中的气氛莫名变得沉重起来。

    过了一会儿,郝飞有些沉不住气了,压低声音说道:“大人,莫非是我们之中有……”郝飞很不想说,但又不得不问,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叶信的行踪,那萧魔指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代表着在他们之中有奸细!

    “你想多了。”叶信笑了笑:“在第一次攻打金山的时候,我就知道所有的弟兄都是靠得住的,否则只凭我们三千人,怎么可能打得下金山?”

    “那就奇怪了,萧魔指从哪里得知的消息?”薛白骑暗自松了口气。作为一个从沙场中走出来的武士,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被并肩战斗的兄弟出卖,而叶信敢打包票,显然早已注意过,证明兄弟们还是靠得住的。

    “我来九鼎城之前,去找过秋戒察,要来了兵符,随后又去找了几个老将军。”叶信说道。

    “怎么可能?”郝飞有些不敢相信叶信的话:“天狼军团的老将都是早早就跟着狼帅的,他们……他们当中有内奸?!”

    “肯定有。”叶信冷笑道:“其实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我最怕的是萧魔指一直不动,不动就没有破绽,只要他动了,必不可免要留下痕迹。”

    薛白骑和郝飞都说不出话来。

    “这也验证了我的一个猜想。”叶信悠悠说道:“父帅的实力是高于萧魔指的,却始终拿萧魔指没办法,呵呵……真是危险啊!幸亏父帅一直不喜取巧,他最擅长的是举堂堂正正之师,堂堂正正对敌,如果和萧魔指斗计,恐怕早就败了。”

    “大人,你是说狼帅的所有计划……都瞒不过萧魔指?”薛白骑一字一句的问道。

    “有这样一个内奸,萧魔指对天狼军团的动作自然是洞若观火的。”叶信说道。

    “那老东西是谁?”郝飞恶狠狠的说道。

    “我现在暂时没办法确定。”叶信说道:“竟然能让我也看走眼……算他厉害!但又能怎么样呢?加上秋戒察,奸细肯定在他们四个人当中!我迟早会把他找出来!!”

    “藏得够深啊……”薛白骑叹了口气,他很清楚叶信辨人识人的能力是多么恐怖,但凡有一丁点的失误,绝瞒不过叶信的洞察。

    “大人,那你岂不是危险了?”郝飞忧心忡忡的说道。

    “确实危险。”叶信也有些无可奈何:“我从秋戒察那里拿到了天狼军团的兵符之后,找到那三个老将,依次把兵符亮给了他们,我的本意是少费些口舌,谁想到……居然有奸细!这样萧魔指的选择就多了,他不需要费什么力气,仅仅是让人给铁心圣递个口信,说天狼军团的兵符在我身上,铁心圣自然不会容我,或许……他已经把口信递过来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双管齐下啊!”

    “我们该怎么做?是不是……马上离开九鼎城?”

    “还没到非走不可的地步。”叶信顿了顿,突然笑了:“看起来我和萧魔指是一丘之貉了,谁都没资格指责对方无耻,他想杀我,我也早就开始算计他了,呵呵呵……比冲营陷阵、披坚执锐,我可能比不上他萧魔指,但比起揣摩人心,他给我提鞋都不配!那就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如果铁心圣要对大人你下毒手呢?”薛白骑皱眉问道。

    “你当我叶信是什么?大街上的萝卜白菜?说剁就能剁了?”叶信说道:“何况铁心圣向来以深谋远虑自诩,纵使知道我拿到了天狼兵符,也不会立即把我抓起来,他要想很多事,比如……我到底要做什么?这几年我都有什么样的经历?是否还有靠山?否则怎么敢回九鼎城?如果真的对我下手,其他世家的态度会不会太过激烈?说白了,他是个慢性子,有严重的拖延症,等他想通了前因后果,黄花菜都凉了。铁心圣其人,能谋不能断,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这也不过是能多拖上几十天,等他决意要动手呢?”郝飞说道。

    “大人,你就明明白白告诉我们吧!”薛白骑苦笑道:“这样提心吊胆的过下去实在受不了!”薛白骑知道自己在计谋上和叶信有差距,但差距也太大了,叶信知道天狼军团有内奸,依然显得信心满满,可他怎么想也想不出如何才能摆脱困境。

    “其实我们最大的压力来自于一件事。”叶信笑了笑。

    “什么事?”薛白骑急忙追问道。

    “魏卷赢了。”叶信道:“魏卷打败了萧魔指,大召国岌岌可危,铁心圣胜券在握,自然没必要在乎天狼军团了,看不顺眼,除掉就是。如果要瓦解压力,我们只能在魏卷身上想办法。”

    “魏卷?魏家和叶家一直是对立的吧?”郝飞不解的说道:“我们凭什么说动他?”

    “你到底是有多蠢……”叶信气道:“别说一直对立,就算我们亲如一家,他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做手脚啊,关乎他的一世英名呢!”

    “我明白了!”薛白骑突然道:“萧魔指也是看出了这点,才故意输给魏卷的?”

    “我叶信算什么东西,能值得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叶信斜眼看向薛白骑:“白骑啊白骑,我可是一直对你抱着期望的,你怎么也一点不开窍?”

    “还请大人明示。”薛白骑恭恭敬敬的说道。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