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四十章 浮生蝼蚁

第四十章 浮生蝼蚁

当再次睁开双眼,叶信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叶家,大红色的床幔在微微摇摆着,屋中很安静,床尾趴着一个人,好像睡着了,正是叶玲。

    叶信立即内视自己的元府,发现那光团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漫无边际的精神海中,有无数极细小的光点在闪耀着,让黑暗的精神海多出了几分生机。

    叶信的视线再次落在床幔上,居然用红色……他暗自腹诽着,从古森林回到叶家之后,在这张床上睡过一次,但当时没有注意,各种颜色会造成相应的心理暗示,要知道在心理学领域色彩心理学是非常重要的学科,如果那个叶信从小就生活在红色的环境中,心理走向必然会呈现出全然的自我,加上叶信没办法凝聚元力,感到自卑,那么他就会在自我与自卑之间来回挣扎,做出那些荒唐事也就符合逻辑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了,薛白骑走了进来,看到叶信已经睁开了眼睛,他显得又惊又喜,张口要说话,眼睛又瞥到了叶玲,急忙改口:“少爷,你醒了?”

    叶玲立即被惊醒,发现叶信已然醒转,先是僵硬了一下,随后悲呼道:“哥……”

    “我睡了多久了?”叶信说道,一句话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变得很沙哑。

    “到今天已经是第十六天了。”薛白骑说道。

    “第十六天……我居然没被饿死……”叶信咧了咧嘴,随后说道:“小玲,扶我起来。”

    叶玲伸手抱住叶信的脖颈,一点点把叶信抱了起来。

    “这些天你别的都吃不下去,只能喝一点米汤。”薛白骑说道:“多亏了小姐,一直在没日没夜的照顾你。”

    “白骑,现在就不要说这些了。”叶玲说道:“哥,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我饿得快疯了,估计能一口气吃掉一头牛。”叶信苦笑道。

    “白骑,你去厨灶那边交代一下,让他们马上把东西端过来!”叶玲说道。

    “我……好吧。”薛白骑犹豫了一下,转身要往外走。

    半个月来九鼎城发生了太多事情,他急得团团转,叶信一直晕迷不醒,他不敢擅自做主,鬼先生那边还联系不上,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叶信清醒了,他很想马上和叶信商议一番,可叶玲的话又不能不听。

    “白骑,你等一下,我有话问你。”叶信集中精神,强迫自己忘记火烧火燎的饥饿感:“这些天九鼎城很乱吧?”

    “哥,你怎么知道?”叶玲显得很吃惊。

    “双架山发生了那么离奇诡异的大事,这几个公国肯定要派出大批人打探消息的。”叶信轻声说道:“估计连各个宗门也会被惊动。”

    “确实如此。”薛白骑点了点头:“九鼎城出现了很多修士,他们到处找人询问消息,叶家也被骚扰过很多次了,闹得城中人心惶惶,就连龙腾讲武学院也关闭了校门。”

    “哥,你不知道,我一辈子见过的修士,都没有现在半天见到的多。”叶玲说道,随后提高了声音:“还有几个修士是从来不走路的,他们在天上飞,哥,他们会飞呀!会飞!!!”

    “呵呵……”叶信笑了,随后长长吁出一口气。

    “龙腾讲武学院的张副院长失踪了。”薛白骑说道:“失踪后第三天,他的尸体在北城门外十多里远的地方被发现,身上有伤,应该是遭受过残酷的拷问。”

    “怎么?”叶信一愣,随后立即想起了谢恩。

    “第五营的谢教习也被人抓走过,只是那几个修士没有难为他。”薛白骑说道:“我问过谢教习,他……”

    “他怎么说?”叶信立即问道,薛白骑只说一半应该是顾虑叶玲,但叶玲已经知道了他的一些秘密,没必要继续隐瞒了,当然,不可能把一切都告诉叶玲,还得慢慢来。

    “他说他当时差点吓尿了。”薛白骑苦笑道:“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幸亏他见机得早,全力配合,最后那几个修士看他可怜,就放他回来了。”

    “小玲,也有修士问过你么?”叶信看向叶玲。

    “嗯,我都记不清多少次了。”叶玲满脸的无奈:“别说我,就连铁人豪和铁卉真,这些天也一直没睡过好觉。”

    “他们都问过你什么?”叶信问道。

    “就是问在双架山发生的事情,问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那些话我都能背得滚瓜烂熟了。”叶玲说道,随后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小玲,你发现了什么?”叶信看出了叶玲在犹豫。

    “哥,你还记得那些话么?”叶玲说道:“赤阳道数以千万计的生灵,七十一大宗,因果都要算在你的头上,你不过是想谋夺本尊的基业罢了,造下滔天恶业,你居然还妄想走天路。”

    叶玲说得很快,一点迟疑都没有,显然真的背下来了。

    “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么?”叶信沉吟片刻,开口问道,他听不出这些话哪里有异常。

    “别的修士倒是没什么,有一个修士很奇怪。”叶玲说道:“我说赤阳道,他明显大吃了一惊,连呼吸都停下了,而且还向后退了一步,但别的修士一点反应都没有。”

    “哦……”叶信皱起眉头。

    “还有,我说到天路,他的眼神象看到了鬼一样,接着转身就飞上了天空。”叶玲侧头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他那样子,简直是在逃跑,好像……好像知道了这个秘密,他就要死掉一样,可他明明是最厉害的呀!”

    “你怎么知道他最厉害?”叶信说道。

    “别的修士找到我,我虽然心里很害怕,但勉强还是能应对的。”叶玲说道:“那个修士走到我面前之后,他的样子明明很慈祥、很和善,可我连动都动不了了,心跳得厉害,身体不由自主的在发抖,而且他也会飞呀!飞得很快很快,一转眼就看不到他了。”

    “这样只有一个解释了。”叶信缓缓说道:“他的实力是最强的,见识也是最广的,至于其他修士,根本不知道天路,也不知道赤阳道。”

    “是吗?”叶玲思索了片刻,点头道:“哥你说得有道理。”

    “我家的小玲儿最聪明了,竟然能看出这么多。”叶信笑道。

    “哪里有……”叶玲有些害羞:“当时我就知道害怕了,都是后来没人的时候自己慢慢想,才想出来的。”

    “有人来找过我么?”叶信换了个话题。

    “有啊。”叶玲说道:“找到叶家的修士,肯定要进来看看你的,哥,你一直昏迷不醒,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壮着胆子哀求一个看起来好说话的修士,求他查探你的伤势……”

    “他说什么了?”叶信的一颗心立即提了起来,截断了叶玲的话。

    “他说你没有事,只是因为后脑遭重击,让元府受到震荡,所以才昏迷不醒的。”叶玲说道:“哥,你的运气真不错!那个修士说,这种情况是没办法救治的,有的很快就可以苏醒,有的却要躺上几年,甚至是几十年,哥你不知道,我当时被吓坏了!”

    “二夫人也是成天掉眼泪。”薛白骑说道:“而且还不顾现在人心惶惶的局面,到处为你求医问药。”

    “哥,我去找娘,把你醒过来的好消息告诉她!”叶玲这才意识到现在应该做什么。

    “等一下。”叶信说道:“第一营和第五营死了不少人吧?”

    “嗯……”提起这个事情,叶玲的神色变得黯然了:“一共有十一个人不治而死,其他人也都受了伤,只是轻重不同,唯独我……一点事情都没有。”

    叶玲当然明白,她能安然无事,全靠叶信的保护,眼眶立即变得湿润了。

    “谁死了?你刚才提到了铁人豪和铁卉真,看起来他们都活下来哦,那个魏轻帆呢?”叶信说道。

    “他受了轻伤,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叶玲回道:“铁人豪和铁卉真的伤势也不重,对了,还有邓多洁,她居然也是轻伤,老天真不长眼!”

    “呵呵……呵呵呵呵……”叶信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有些古怪,生硬而又缺乏节奏,让人听得心里发寒。

    “哥,你……你笑什么?”叶玲叫道。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我们活得象蝼蚁一般卑微?”叶信笑着说道。

    薛白骑和叶玲都变得愣怔了,没错,当那些修士从四面八方涌入九鼎城之后,整座九鼎城好似被一朵恐怖的阴云笼罩住了,不要说他们,连国主铁心圣都躲了起来。

    为了生存,必须要夹起尾巴做人,一旦触怒修士,后果不堪设想!龙腾讲武学院的张副院长,象一条狗一样暴尸荒野,大卫国上下谁敢出面为张副院长讨要公道?!

    所有人,只能保持沉默!

    “不过……也好,我终于搞清楚我应该去做些什么了。”叶信叹道,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活下去,但这不能算理想,格局也太低太低了,双架山惊天动地的大灾难,让叶信突然看到了新的篇章、新的目标。

    他一定要成为相同的存在!至少当灾难来临时,他能做到奋起反抗,而不是束手待毙!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