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道天下 > 第两百一十九章 要血不要命

第两百一十九章 要血不要命

遵守潜规则的是魔门,因为魔门是被动出手,明显较为心虚、忌惮、势弱,不敢和佛门全面开战。

    以愤世嫉俗、孤傲偏激、不守规矩等臭名闻名的魔门,竟然比佛门还守规则,想起来有些搞笑和别扭!

    “你们不参战吗?特意赶来看戏?”

    想了想,武信朝莹莹等人点头示意,算是打招呼,又故作疑惑问道。

    眼前四人,是魔门的下一代继承者和支柱,分别是天魔宫的魔后传人莹莹,鬼王宗的小鬼皇李处则,合欢宗的绮风仙子杨绮风,血魔门的血手丁元,都是年纪轻轻便突破到炼神境的顶级天才,才能跟得上诸位魔门老祖的速度。

    姿色明艳,气质圣洁超然如不食人间烟火,又有醉人妩媚的杨绮风,理所当然应道:“我们本就是前来看戏,增长见识,不会参战。顺便见识下名震天下的武国公,武妖!”

    说话间,饶有兴趣盯着武信,似欲看穿武信一切。

    初次见面,束发白袍,俊朗不凡的血手丁元,也是饶有兴趣盯着武信,更有跃跃欲试的战意。

    武信皱眉,颇为不悦应道:“现在见识过了,请吧!别停留在此!”

    “你是大隋骠骑将军、江都太守,更是武国公,杨玄感竟然任由你在这吸纳血气?你还坐看隋军战败?”丁元颇为好奇地疑惑问道。Нёǐуапge.сОМ

    丁元是血魔门大师兄,主修的便是《血魔经》,自然认得出血海武魂,感应得到肉眼难见的血气。

    武信无视杨绮风和丁元,看向莹莹和李处则,毫不客气不悦问道:“你们这是何意?非得逼本公与魔门为敌吗?”

    魔门众人的到来,本就吸引了下方无数人注意,只是有浓厚铁血煞气遮掩,普通人看不清楚,加上武信特意驭气遮掩,更难发现。

    如果莹莹等人一直光明正大在这里,武信早晚会被发现。

    就算觉尘大师等巅峰大修士,可能已经发现武信,并且告诉唐国公李渊了。不过,知道归知道,有些事别摆在明面上便可,反正也没证据,毕竟武信如今可算是大隋重臣,坐看隋军战败确实不合适!

    “正想讨教……”

    丁元战意凛然应道,白皙修长手掌,迅速转红化赤,状若血玉所铸。

    “我们下去……”

    莹莹深深看了眼武信,朝其他人说道,看丁元和杨绮风还想多说,不由俏脸一沉,脸露恼怒。

    丁元撇了撇嘴,血手褪色,落往杨玄感所在之处。李处则拱了拱手,紧随落下,其他人纷纷跟上。

    看向地面战场……

    没有诸多炼神老祖的协助,隋军的败退速度更快,却是在各条大街小巷,建立起密密麻麻的石墙防线。

    宽约十数里的虎牢关内,横向空隙都挤满了人,阵营分明地厮杀着。

    关内东部,建筑全被夷平,荒芜一片,这也是反军推进速度加快的主要原因之一。

    数个时辰过去,烈日中升。

    反军又推进了千余米,照这速度,反军要彻底攻陷虎牢关,估计得四五天时间。

    “砰、砰、砰……”

    一道身披袈裟的魁梧身形,从天坠落,一道残影速如旋风紧随,不停轰击,使之泛金血液狂喷。

    落地,砸塌建筑,天魅老祖紧随现身,一掌击裂头颅。

    两个蒲扇大小的金钵落在身侧,破破烂烂,布满裂痕!

    “了戒师弟!”

    一位如雷暴吼声起,一位手持降魔杆的中年和尚,逼退对手,冲向天魅老祖,却来不及救援,反倒招惹了天魅老祖,变成一对二。

    “终于有炼神老祖死亡了……”

    武信眼神一亮,大手迎空一抓:

    “吸星大法!”

    废墟中的了戒大师尸骸,被迎空摄取,射向悬浮半空的血雾……

    这可是炼神后期的炼体大修士,血气自然更强,效果极佳。

    “嗯?!”

    了戒大师的尸骸刚飞离,头顶血海武魂的血手丁元,现身,眼神凌厉,颇为恼怒看向武信。

    佛门炼神之血,对于修习《血魔经》的魔修,效果很强,堪比天级丹药。何况还是炼神后期的炼体大修士,血气足以让丁元,节省数年,乃至数十年苦修了。

    之前祭出血海武魂,也抢不过武信,已经让丁元郁闷欲狂。

    如今,武信竟然敢抢他们魔门的战利品?!

    迟疑了下,丁元大手一抓,一个近百米血手,迎空抓向飞起百余米的尸骸……

    “陷空掌!”

    虚空凹陷,百余米血手崩溃,尸骸飞入血云,消失不见!

    “武妖这是何意?为何抢我魔门之物?”

    丁元腾空而起,来到血云之侧,怒视血云质问道,却看不清血云内部情况。

    “本公是天魔宫真传弟子,了戒大师乃天魔宫天魅老祖所杀,天魅老祖都没意见,关你何事?再说,已经死了,自然是无主之物,谁得到归谁!”

    武信理所当然应道,手掌按住戒大师尸骸……

    天魔炼狱,吸星大法,血海融天!

    泛金血液涌出,骨骼血肉以肉眼可见速度干瘪下去。

    数十息时间,刀枪不入,身材魁梧的尸骸,缩成近米干尸,从血云中掉落……

    丁元脸色数变,却是哑口无言,终究没跟武信纠缠,恨恨离开!

    “吼……”

    手持降魔杆的少林大师,怒吼一声,被天魅老祖一掌击飞。

    丁元眼神一亮,化为血影射出,百米血手抓向少林大师。

    降魔杆击出,威可破碎山岳,轻易击碎了血手。

    残影一闪,天魅老祖一掌拍在少林大师胸膛,震碎心脏!

    “嗖……”

    毙命坠落的少林大师,方向一转,凭空射向血云……

    “你敢?!”

    丁元怒喝,直接一掌拍向血云,却再次被陷空老祖震碎血手。

    片刻后,少林大师又化为孩童般干尸,掉落……

    “都是自己人,吵什么?各凭本事,不可内讧!”

    天魅老祖现身,看了眼血云,又看向丁元叱道。话落,身形一晃,又杀向其他隋军老祖……

    “哼!”

    丁元脸色红白交加,冷哼一声,讪讪低声谩骂:

    “卑鄙!无耻!下流……”

    魔后传人不让他跟武国公翻脸,天魅老祖和血魔门老祖,也不帮他,他又打不过陷空老祖,只能打落血牙往里吞,痛骂不已。

    “明王怒!”

    一尊金光璀璨佛陀现身,一掌拍飞对手,迎空一指点出,洞穿对手胸膛,是合欢宗老祖。

    武信和丁元齐齐心中一凛,却谁也没出手。

    魔门老祖,他们也不敢光明正大抽血炼肉。

    “啊……”

    一声惨叫,一位偃月帮老祖,鲜血狂喷落地。

    丁元身形一晃,半空就接住偃月帮老祖,颇为得意看向武信。

    武信也不跟他抢,半空飘洒的璀璨血液,自动飞向血云,融入消失。

    又一位少林大师被击杀,丁元全力抢夺,却依旧被武信抢走!

    “吸星大法?!”

    丁元看出武信手段了,不由更是丧气。却不知,武信不只是“吸星大法”,还有驭气天赋。

    若非武信不想把事做绝,丁元一具老祖尸骸都抢不到。不过,佛门大师的肉躯相对较强,武信就不会让了!

    接下去数个时辰,双方老祖各有伤亡,总的来说,隋军伤亡更惨重。

    魔门老祖的尸骸,约有十三具,武信和丁元都没抢,顶多收走喷出的鲜血和散发的血气。

    隋军老祖的尸骸,约为二十六具,其中十六位和尚和四位肉躯强者老祖,被武信所得。剩余六位,落入丁元手中!

    丁元明白了,他到手的老祖尸骸,是武信故意让给他。以此推测,他还真不是武妖的对手,不由一阵惊疑丧气。

    “轰……”

    震耳巨响,激战数个时辰的魔后和觉尘大师,拉开身形。

    魔后面纱消失,露出娇美风情的俏脸,脸色煞白。

    觉尘大师袈裟褴褛,左臂垂落,伤痕累累,脸色煞白泛金,嘴角溢血,显然受创不轻。

    “阿弥陀佛!魔后之威,名不虚传,老衲认输,我等就此罢战如何?”

    觉尘大师右手竖起,声音有些沙哑说道。

    武信眼珠一转,眼神炙热看向陷空老祖和弘伯问道:“你们两个,留得下他吗?”

    “呃……”

    两人一怔,陷空老祖接道:“应该可以!”

    话音刚落,就见武信拿出彼岸之弓,弯弓搭箭……

    “可以!”魔后沉思片刻应道。

    觉尘大师刚松了口气,黑光一闪……

    “噗……”

    沉闷利器入体声中,一枝铁杆贯入措手不及的觉尘大师胸膛数寸,被觉尘大师以拈花指及时捏住箭羽!

    “呃……”

    正要停手的双方老祖,包括丁元、李渊、杨玄感等人,错愕惊疑。

    “陷空掌!”

    “越王剑!”

    陷空老祖和弘伯爆射而出,掌陷虚空轰向觉尘大师,又有一道数十米大小的耀眼剑气,威若裂天斩地。

    越王剑,武信得自越王杨素的异宝,赐给了弘伯,还有《裂天剑法》、《万剑心经》等天级剑法,使之实力大增。

    再加上“噬血真武”影响,如今弘伯已是炼神中期巅峰了!

    “……”

    魔后怔在半空,嫣红朱唇蠕动数下,神情古怪至极!

    留下觉尘大师,魔后不是做不到,而是忌惮。没想到,武信竟敢冒险出手,想留下觉尘大师!

    以魔后的智慧,也搞不懂武信了!

    ******

    准时更新,拜求!!自动订阅!拜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