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本港岛电影人 > 第五百零五章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第五百零五章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吴导演一边喝酒一边就与吴天明、陳凯哥几人骗下来了合作的事宜。
  
  几个人喝的脸红脖子粗。
  
  可能是真的很感激吴孝祖,几人杯碰酒干,贼实在!
  
  吴孝祖一杯酒,灌趴下一圈人。
  
  期间还特意让高丽红送来10瓶路易十三。
  
  吴天明人脉极广。
  
  吴孝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此时距离对方担任西影厂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此时,西影厂混乱不堪,正是最苦逼的时候。但纵然这种情况,他毅然决然的拒绝掉了老导演的拍摄计划,把机会让给陳凯哥、张一謀这些年轻人,更是用紧巴巴的资金帮小谋子在高密重新种高粱地……拍摄《九九青杀口》。
  
  也就是《红高粱》!
  
  这次吴孝祖慷慨解围,吴天明对他印象很好,再加上他看到上了吴孝祖港商的身份。
  
  有人好奇。
  
  一个国营大电影厂,怎么酒店都住不起?
  
  只能说老一辈的电影人他们真的是无私和具有奉献精神。除此外,此时国内‘外汇’太难兑换了!
  
  “阿祖,你的合拍事情我回去就让人提上议程。”吴天明红着脸,叼着烟,试探问,“你这部电影打算投多钱?”
  
  “多钱?”
  
  吴孝祖用筷子捅了捅白面馍,让榨菜在馍里更夯实,然后这才大口咬了下去,含糊道,“新戏我打算投资个几千万港币……噢,换算成美元几百万而已。”
  
  “咕噜~”小顾一口酒从鼻子流下来……整个人都吓傻了。比被拍下在车里研究减震还惊恐。
  
  “咳咳咳咳”
  
  吴天明一口旱烟呛的顺着鼻子冒出,两只眼睛就像他后来拍摄的那部《百鸟朝凤》的焦三爷一样,死死盯着吴孝祖,“阿祖,你放心!这部戏肯定没问题。我卖出这张老脸也帮你把这部戏弄成型!”
  
  前世,吴天明就是一个对电影爱的简单、爱的纯粹的一个老头。
  
  他的热爱,成就了第五代导演,成就了华夏电影。没有吴天明,就没有第五代导演,他是真正的“第五代伯乐”,电影教父。
  
  但是老头笑呵呵道:伯乐算个屁?好电影才最重要!
  
  西影厂是一个自负盈亏的电影厂,吴孝祖的几千万确实砸晕了老头。
  
  当然,主要是吴孝祖逼格刷的好,一方面有李瀚翔、胡金诠给他背书,另一方面老头看他的电影都是《一个字头的诞生》、《嫌疑人》这种。
  
  要不然,可能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前世,小谋子就曾经说过‘头儿’“看不上”他近10年拍的片子,因为“太商业”了。
  
  ‘头儿’是第五代对吴天明的称呼,就像张白汁、黎小恣、蔡韶玢称呼吴孝祖‘契爷’一个道理,都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确实有人是追寻自己的艺术理念,并坚持不懈。
  
  比如吴天明。
  
  后来,他那部《百鸟朝凤》在他逝世两年后,还是进了电影院可他肯定想不到,电影的排片,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换来的。
  
  当年,他用下跪的方式,换来了第五代和华夏电影的崛起;后来,已经渐渐“崛起”的华夏电影,却又逼着爱它的人,下跪去寻求一个机会。
  
  挺讽刺。
  
  所以,成功的人往往都是吴孝祖这种没有底线的人。
  
  挺悲哀的事情。
  
  吴孝祖咬着仿若旁边抖M鬼妹大胸脯的西北白面馍,心中感叹。
  
  抖M鬼妹见吴孝祖盯着自己,挺了挺……
  
  呸!
  
  吴导演竖起‘中档’,13湿了一下抖妹!
  
  情怀就这样被媚俗话了!你以为你是新喜剧之王啊?
  
  “真希望阿祖你这部《嫌疑人》可以再创辉煌!这样华语电影就真的进入高峰了。
  
  如今的港片如果没有你,真的万古如长夜!现在的电影人要么一味的媚俗市场,要么一味的追求自己的艺术,这真的是有很大问题。
  
  我不是说商业电影不好,如今是电影被票房绑架的年代,包括我自己也例外!
  
  我们既要尝试各种各样的片子,要试水,要学会两条腿走路。既不能一位媚俗市场,也不能曲高和寡!
  
  所以,一方面,我们要有情怀,有好的作品在国际上扬名,但,更需要有质量的商业电影去占领这个市场。
  
  只有商业上在市场上站住脚,才能有空间留给艺术!
  
  港片一味的追求票房,什么乱七八糟都拍。
  
  内地呢?老人就一味的僵硬化,这样下去真的不行……我们会被外国的电影给打死!
  
  阿祖,我真的看好你能给华语电影探出一条路!”
  
  老头从的确良衬衫里掏出卷烟纸和烟叶,卷起旱烟,用嘴唇抿了抿,吐沫润湿烟卷,接过旁边陳凯哥未灭的烟卷,对了一下火,吧嗒一口。
  
  “凯儿,我知道你心里憋屈。有些话我说不方便,幸好阿祖把我想说的说了。
  
  你是不是看一謀获奖,这次自己没获奖,有点心理落差?”
  
  陳凯哥粗粝的脸上一红,鼻孔缩进了三分,鼻毛都格外的性感。
  
  今年2月,小谋子的《红高粱》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也使得这部电影成为第一部获得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最高奖的华语作品,标志着第五代导演正式进入创作的巅峰。
  
  老陳反应这么大,这个原因很重要!
  
  小谋子以前是跟他混,算是他的头马……如今自己的马仔拿下了第一座三大,他自己却喜提‘金闹钟’。何言以对?
  
  老陳和吴孝祖不一样,他可是要脸的人。
  
  说起来,小谋子也挺人生赢家的,除了是第一位拿下三大电影节的导演,还特么是内地一位获得A类电影节影帝的演员……然后还睡了第五代导演集体的缪斯女神……几十年后,还搞了个小自己31岁的妻子,变成了网友口中的‘葫芦娃老爷爷’
  
  相比之下,吴导演需要努力,他最小的契女也才比自己小……16岁而已。哪个60后这辈子不爱上几个80、90、00后啊!
  
  “天明导演,这也是人之常情。”吴孝祖从‘白面馍’上收回目光,咬了一口白面馍,不去关注‘白面馍’在眼前晃悠,顺手也递给吴天明一块白面馍。
  
  “如今华语电影正在发展阶段,正是因为有这样那样的弊端。才需要我们去努力。使华语电影越来越好。你刚刚说港片,实际上,我不太喜欢把我划分到港片,我更喜欢你叫我华语电影导演。”
  
  吴孝祖悲天悯人,略带腼腆的苦笑,摇了摇头,感叹:“可能就是因为我不愿意放下真诚这一点,才会让我成为港岛电影圈的异类吧。”
  
  陳凯哥、顾常未、谢远包括旁边的长腿大胸抖M瞬时间对吴孝祖肃然起敬。
  
  “在我看来,民族的东西才是世界的。
  
  民族的精华永远不会消亡。吾辈要做的就是把老祖宗的东西发扬光大,并且不断创新!
  
  如今,电影业处在上升期,包括湾湾的一些电影人,也一直在为华语电影努力。
  
  整个华语电影正在澎湃有力的往上爬!
  
  艺术与娱乐都在朝着正轨上走,既好看又有精神的东西一定会出现。
  
  当然,目前很糟糕的问题虽然不少,但我们不能对行业绝望。我相信未来是光明的。
  
  吾辈,可以倒在明天,却不会被吓在今天!哪怕粉身碎骨,也要给后辈趟出一条道。
  
  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陳凯哥慷慨激动的低声吼。
  
  “好!这一番话足以浮一大白!”
  
  吴天明大笑着举杯,自顾自的灌了一杯,旁边顾常未、陳凯哥也都陪了一杯吴·不要脸·孝祖则郑重的给几人倒酒。
  
  他怕自己喝醉乱说话,说漏了,被几个人打死在这!
  
  你看看,吴导就是一个生活上十分严谨的人。
  
  “天明导演,你看看能不能帮我联系联系内地发行一下《嫌疑人》?”
  
  吴孝祖趁着别好鸡,道,“你们也看了这部电影,我有心加强一下两岸三地电影人之间的联系。之前我让你们帮我物色国内的演员,并不是临时起意。
  
  我之前同翔叔、铨叔都谈过这个论调。我觉得两岸三地的电影人增加沟通和了解,不单单是文化上的事情,也利于很多事。”
  
  他说的隐晦,但吴天明一听就明白了。论政治敏感度,在内地官僚体系下生存下来的人绝对超过许多港民。
  
  自从1982年《少林寺》这部打着合拍片的电影在内地上映,理论上,内港合拍片在内地上映根本不用等到1994、1995年。甚至李瀚翔这些年的电影都算得上合拍片,他的电影无一例外都在内地上映了,且票房成绩还不错。
  
  而且97到来之前,吴孝祖所说的“文化联系”实际上内地也一直在考量。不然为何内港合拍片会有那么大的优惠力度?
  
  这个时候,在不少港岛电影中,内地男青年的形象是悍匪,女人则是妓女,再加上电影本身的色~情或者暴力属性,港岛出现了大量以“悍匪”、“北姑”为主要角色的电影。
  
  吴孝祖的电影在这方面绝对不打擦边球,一点都没有……这一点,谁都比不过他!
  
  他特别希望担任起内地与港岛之间的桥梁……(认真脸!),咳咳,然后顺便赚点小钱……艺术家也要吃奶嘛!
  
  他之前和张家振、乐怡灵谈过这些事情,他们也专门整理考察了合拍片的环境。
  
  这几年,港岛电影通过银都机构,然后挂着珠江厂的标或者其他电影厂的标在内地上映。
  
  银都机构的成立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合拍片的促进,当初,《少林寺》的火爆,这才加快了几家公司合并成银都机构。
  
  这两年,杜琪峰拍摄的《碧水寒山夺命金》、许安华的《书剑恩仇录》、李莲傑的《中华英雄》都通过各种渠道在内地上映。
  
  杜大炮这事情很滑稽。没想到这货的电影这么早就进入内地了。
  
  吴孝祖选择武侠的题材就在于此。
  
  武侠在内地限制少,可以很好的避开很多高压线。这时候许多内地引进的电影,都是武侠和功夫类型。
  
  除此外,要不就是高仓健《追捕》那种被华夏电影发行上映公司买断的电影。那部戏是‘十年’后首次上映的外国电影。
  
  这种武侠片吃香的状况,姑且叫这个为“《少林寺》综合症吧。”
  
  “功夫”成为了华夏的名片,上面领导对这件事也很重视,这也促成了功夫片、武侠片在内地引进片中大行其道。
  
  “这件事需要去打通许多关系,不过……”
  
  吴天明想了想,道,“这事我建议你和李瀚翔导演沟通一下,我想通过上边的关系,更容易促成这件事。在我这方面,不成问题。西影厂完全就可以承担发行工作。”
  
  听到吴天明的话,吴孝祖心中一喜,笑着点头,“没问题!”
  
  前世这时候,西影厂与中原(香港)电影有限公司合作了一部在80年代很出名的武侠电影《黄河大侠》。这部戏算得上武侠电影的一个难得的高峰。
  
  电影的武打设计堪称一部教学片。
  
  “我回去就和翔叔商量一下。”
  
  “如果《嫌疑人》能获奖……那就十拿九稳的事情了!”陳凯哥嘀咕一句。
  
  他这话说的也没毛病!
  
  “哪有那么容易!”
  
  吴孝祖笑了笑,继续给几人倒酒,接过高丽红递过的纸笔。
  
  “不过,既然大家都没问题,不如就先把合同签一下吧。省的我空口无凭!你们说我给你们画大饼!”
  
  几个人看了看,笑着指着吴孝祖。
  
  “祖哥,我们还能不信你!”小顾打着酒嗝拿起笔就签。
  
  呵呵,我是怕你们反悔。你连宾馆钱都舍不得花,前脚刚和媳妇分开,就在电影学院旁边的小胡同的车里做,这么缺心眼的事都能干,什么办不出来?
  
  你倒是开个僻静点地啊!
  
  陳凯哥也稀里糊涂就签了合同,只是看了眼片酬5万人民币。
  
  欢喜的连连用喝酒掩盖。
  
  “呵呵~干杯!”吴孝祖笑着道,“武侠是民族精神的提炼。鲁迅先生不是说过: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嘛!”
  
  “鲁迅说过这话?”陳凯哥疑惑。
  
  “说过!”
  
  顾常未头如捣蒜,“我看到过。我有一个那个什么北大的教授朋友,他好哥们的表姐就是研究鲁迅文学的大知识分子,上次我们在钓鱼台吃饭的时候,你知道喝的什么酒不?特供!那酒一个香……挂杯!这么长不断线”
  
  两手在空中比划一下。
  
  “(⊙o⊙)…额……”
  
  陳凯哥文化很高,知识储备也很深,想了半天也没想起鲁迅先生说过这话。但是看顾常未这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也就没细纠。人家都说了,他一个北大朋友说的嚒……
  
  小谋子是不是先自己一步听到了这句话,所以才拍摄出了《红高粱》?
  
  想想,陳凯哥越琢磨越对,瞪了一眼拉着谢园吹牛的顾常未:你北大朋友的哥们的表姐研究鲁迅说过这话,你不先和我说!
  
  后世,陳凯哥就是琢磨出这句话这才有了《霸王别姬》!
  
  吴孝祖当然不知道鲁先生说没说过,反正想不起来添他就对了。
  
  他在这边和这几个内地的糙老爷们一起喝酒的时候,电话响起
  
  小顾一边吹牛,一边拿起电话,扯着脖子喊,“你谁呀?喝酒呢。
  
  不干了,你别往这打了!
  
  回家了!
  
  嗨,你说别的没用,就是不干了!找Johnoo?你找John,你往我屋里打,你跟我扯那没用的”
  
  小顾咧着嘴,嘲笑,“她说她找Johnoo,还给我整句三颗药普里斯……”
  
  “是找我的”吴孝祖笑着接过座机电话。
  
  “……”小顾干咳~感觉脑袋晕。
  
  光记得人家在这里同自己吃咸菜瓜子,啃白面馍馍,忘了人家也是有英文名的因特奈森导演。
  
  “哈啰你好,我是吴孝祖,你哪位??”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你们的打赏!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