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总裁攻略手册 > 第700章 忠犬保镖 七

第700章 忠犬保镖 七

    凤奕擎看着门口的人出示身份证件,他面容不变,依然笑着道:“可以,能配合你们的调查,是我的荣幸。”
  
      说着将二人带着去他的办公室了。
  
      走到半路上,却又转身看向一旁的青年,道:“安宇你先去吃饭吧,一会儿完事我再去找你。”
  
      宫卿听到这话,连忙摇头,“我跟您一起。”
  
      他双眼认真,嘴角微微抿起,那态度根本没有任何的商量可能。
  
      凤奕擎看到眼前的青年反驳他的话,双眼微眯,不过片刻就转头继续走向办公室。
  
      一行人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最终还是那高个的警|察自我介绍道:“凤教授,您好,我叫楚渊,这位是我的搭档白子逸。”
  
      凤奕擎轻轻点点头,“不知道两位警官找我究竟是什么事?”
  
      楚渊见凤奕擎主动提起案件,从衣服内掏出一沓相片。
  
      “凤教授,您看这些。”
  
      凤奕擎将那些相片拿在手中,面容不变的一张一张看起来。
  
      照片上的都是无比血腥的画面。
  
      那些都是最近连环杀人案的死者。
  
      那些人的死状非常的残忍,让人看了心生恐怖。
  
      可是凤奕擎却是脸色不变的都看完了。
  
      不但看完了,甚至还面带着温和的笑容道:“这是最近的连环杀人案,不只是在本市,甚至在隔壁的几个城市都有发生,我有关注过这个案子,不知道两位来此是需要做些什么?”
  
      楚渊从凤奕擎接过那些照片,就一直双眼紧紧盯着他。
  
      可是从头至尾都没有看到,凤奕擎的半点慌乱之色。
  
      甚至对方还风淡云轻的说要如何配合。
  
      楚渊一时间没了主意。
  
      而跟他一同来的白子逸却坐不住了。
  
      白子逸看向凤奕擎,浑身带着压迫,“凤教授,我怀疑这起案子跟你有直接关系,请问这些死者临死的时候,你都在哪里?”
  
      换做任何一个人听到警官这样的质问口气,早就慌了。
  
      可是凤奕擎却没有,他笑着反问道:“白警官,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请问你们来调查,可是经过你们领导的同意了?”
  
      虽然凤奕擎面容带着笑意,可是那双眼睛却非常冰冷,咩有一丝感情。
  
      这个时候的凤奕擎非常的不高兴,宫卿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男人的情绪。
  
      而楚渊与白子逸平日里的工作,也让他们感受到凤奕擎的不悦。
  
      白子逸甚至之前的质问态度,被凤奕擎的不悦所压。
  
      不知道为何,就在刚刚他感觉到一股威压,让他喘不过气来。
  
      甚至有一种想要跪在眼前这个看似温和,实则锐利的凤教授脚下。
  
      楚渊好似感觉到白子逸的紧张,他伸手去拍了拍对方的手,转头带着歉意的神色看向凤奕擎。
  
      “凤教授,是子逸鲁莽了,我们没有接收到上级领导的指示,因为我们二人是负责这个案件的其中人员,查到一些东西,想要跟您来确认一下,就在前天的晚上,您在哪里?可有人人给您作证?”
  
      楚渊的态度虽然比白子逸好一些,可是说出的话,却让宫卿内心紧张的要死。
  
      他现在很确认这个世界存在着漏洞。
  
      九儿给他传送的剧情绝对有缺失,不然为何楚渊与白子逸会出现。
  
      或许说他们在原剧情中也早早出现了,可是他不知道那些剧情。
  
      不管那些漏洞如何,现在必须让凤奕擎挺过这些难关。
  
      凤奕擎再次听到楚渊的问话,他双眼的冰冷十分明显了。
  
      就连脸上的笑意也隐下去了几分。
  
      “前天是我去隔壁市去做研究调查,在我身边除了安宇没别人给作证,我估计你们不会接受这样的证人吧,并且我否认你的怀疑。”
  
      楚渊看向一旁的宫卿,他再来之前自然知道这个青年的存在。
  
      这是凤奕擎请的保镖。
  
      这样的关系还真的没法作证。
  
      楚渊其实在前天隔壁市的现场,还发现了一些现象。
  
      那就是每一次的杀人现场都没有任何的痕迹,甚至连一个鞋印或者指纹都没有。
  
      这样的人,只能说有着超高的警觉,甚至非常的聪明,他非常懂得这一块。
  
      就如同是一个法医作案一样,他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逃脱法律的自裁。
  
      因为没有实质的证据,又没有领导的批准,既然凤奕擎说出了不是他所为,他们也不能就这样的抓人。
  
      而且本来今天来此就是为了确认一下。
  
      白子逸看楚渊的脸色,就知道他想要作罢。
  
      可是他不甘心就这样白跑一趟,他承认眼前的男人有着不小的成就。
  
      可是他就是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最值得怀疑的对象。
  
      “凤教授,那么请问前天晚上,你又在哪里呢,你既然关注这个案子,那么也该知道就在昨晚又出现了同样手法的案件吧,请问你昨晚在哪里?”
  
      凤奕擎掀起眼帘,冷冷的看向白子逸,嘴角弯起一抹邪性的笑容。
  
      可是白子逸就好像忘了之前凤奕擎身上的压迫感。
  
      他继续道:“凤教授,您先别急着找借口否认,我们既然来就有着充足的准备,我们可是查到您还有一个弟弟,名叫凤奕晨,在五年前他就死了,并且死于轮——。”
  
      宫卿一听到白子逸的话,立马站起来,朝着白子逸走去。
  
      “先生,您所说的一切都跟我的老板没有任何的关系,国内的警|察办案都这么嚣张吗?没有调查令,只靠着猜测就找上门来,我算是见识到了您们的办案作风了!”
  
      白子逸一听这话,立马站起来,同样面对着宫卿。
  
      “安宇!你以为你自己就清白了麽,别以为我调查不出来你的身份,自身都不干净,不要在这里张狂,我们这是例行公事,就算没有调查令,做为华国的每一个公民,都需要做到这样的义务。”
  
      宫卿抿着嘴角冷冷的看向白子逸。
  
      白子逸内心早已经开始慌张了,可是面容却依然严肃。
  
      就在刚刚,他又感觉到了那股威压。
  
      楚渊坐在沙发上,与凤奕擎对视,谁也不曾先移开视线。
  
      然而楚渊不经意的看到白子逸,那紧握颤抖的双手,他不禁腾地一声站起身来。
  
      他将白子逸拉到身后,与宫卿开始对峙。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