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根深蒂固的思想

第二百二十一章 根深蒂固的思想


      高副营长吃完了饭拎着锄头去后面菜地里锄草浇水。干完活儿扛着锄头绕到了前院,看见霍安正在蹲在院子里洗衣服。..
  
      不由皱眉走上前:“你都做饭了,你媳妇儿还不麻溜的给你洗衣服啊!”
  
      谁知刚说完霍安就起身手里还攥着一个白色波点衣服。不是寇溪的衣服,又能是谁的?
  
      霍安将衣服挂在晾衣绳上,还细心将衣角抻平。高副营长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指着霍安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给她洗衣服?”
  
      “两口子,分什么你的我的。家里的活儿谁有功夫谁干呗!”霍安不以为然,转过头来还不忘调侃高副营长:“以后你娶了媳妇儿也得有点眼力见。家里的活儿多分担一点,大老爷们的干活又不累!这不比咱们训练轻松多了,帮把手一会儿就干完!”
  
      “哼!”高副营长冷笑:“你这是娶个媳妇儿还是娶个祖宗啊?这一天都要惯上天了,我说你还能不能像个老爷们了。”
  
      “我哪儿不像了?”霍安挑眉,他对高副营长近来的一些想法很不理解:“你说你都出来多少年了?怎么思想还跟在老家一样?怎么的,老爷们就得天天打老婆等着吃现成的?”
  
      霍安回身又蹲在洗衣盆前,在寇溪的裤子上抹了点肥皂。双手开始用力搓起来,力气大的似乎要将裤子洗烂。
  
      “我真是说不过你!”高副营长站在霍安身旁连连摇头:“我以前是没发现你是个软蛋,被你媳妇欺负的死死地。又是做饭又是洗衣服的,是不是过两天还带孩子洗尿布啊。”
  
      霍安并没有吭声,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老丈母娘在我媳妇儿几岁的时候就没了。”
  
      高副营长不知道霍安忽然说这个干啥,漫不经心的挑眉:“咋?她小时候让后妈欺负的够呛?”
  
      “我啥时候跟你说过我还有丈母娘的?”霍安没好气道:“我老丈人就怕给她娶了个后妈以后欺负她。十来年都没娶媳妇儿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我媳妇儿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家里头特别受宠。”
  
      高副营长愕然,摸了摸鼻子讪笑一声:“没娶媳妇儿?他就这么一个闺女?就为了怕闺女挨后妈欺负都不生儿子了?”
  
      “你说人家的掌上明珠嫁到我这,我能让她吃苦受罪么?”霍安换了个方式陈述自己的想法,却发现高副营长根本就没往这边想。
  
      “你老丈人真没有结婚?”高副营长放下锄头,几步走上前蹲在霍安身边一脸不信:“他把孩子扔爹妈那,也不耽误自己过日子啊?还能有人不要儿子?他不会是自己不能生了,糊弄家里人呢吧!”
  
      霍安摇了摇头:“他不是那种人,他就是疼我媳妇儿。”
  
      “我知道了.....”高副营长一脸古怪的看着霍安:“你是不是上门女婿?”
  
      霍安震惊的看着自己最亲密的战友横眉竖眼:“你想啥呢?”
  
      高副营长狡辩道:“那要不然为啥就要这么一个闺女,一辈子不娶?老了谁养老啊?还不指望你们?”说完又信誓旦旦的拍着霍安的肩膀:“你老丈人是不是对你贼好?你上回回来拿的那些东西说都是老丈人给买的。我看啊他就是有别的企图。”
  
      “有啥企图都正常,就这么一个女儿,老了来我们家也是正常的。再说了我老丈人手里的那点钱,就是上哪个子侄家里都行。”
  
      “他现在哄着你们两口子,以后肯定得让你们生两个。一个跟他姓,你信不信?”高副营长拍拍霍安的背:“老弟,您信我的肯定没错。这老小子肯定有这么又出,哼,我们村里有好几家这样。绝户的人家就怕这个,你知道不?”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屋子:“你看我生了一个儿子,再结婚不结婚的都没啥的。关键是我家老太太心里头不痛快,没有个媳妇儿她老觉得空落落的。但是你老丈人就不一样了,他可是没有儿子的。”
  
      霍安半信半疑的看着高副营长:“他要是有这种想法,会提前跟我说的。没道理等我们结婚了才临时起意,而且我媳妇儿从来没透露过啊。”
  
      “哼!”高副营长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嘲弄着霍安:“美人计!你看看你现在让你媳妇儿哄的这个熊样儿。我跟你说,你们家这个小娘们手段可不一般啊。你等着吧,肯定给你来这么一招。老弟啊,可别怪老哥我没跟你打招呼。女人,你不能这么宠着。还洗衣服做饭,你直接生孩子得了!”
  
      说完他摇着头回屋睡觉了,留下院子里还在洗衣服的霍安。
  
      晾好最后一件衣服,霍安将小院子收拾干净。进了屋落了锁,摸着黑的走进来。却瞧见寇溪靠着墙坐着,走上前将旁边的枕头抽出垫在她的后背:“靠着墙多凉啊!”
  
      “我睡不着!”寇溪闷闷的嘟囔道。
  
      霍安以为她听见了刚才与高副营长说的话,连忙劝寇溪道:“高哥的话,你别当真。”
  
      “不是!”寇溪蜷了身子,抱着膝盖十分的懊恼:“你说我怎么就没怀上呢!”
  
      刚才吃到一半寇溪就感觉到了一阵不适,草草吃完连忙回屋里面。脱下裤子一看,大姨妈如约而至。
  
      寇溪坐在屋子里生闷气,霍安走进来看见她换下衣服。顺手放在盆里就要拿出去洗,寇溪想起那条脏裤子连忙阻止。霍安面露疑惑,寇溪这才将自己经期如约而至的消息说出来。
  
      霍安倒没有寇溪那么想不开:“不着急,也许下个月就有了呢。”
  
      说着他给寇溪倒了热水让她烫烫脚早点休息。将众人吃完的碗筷刷洗干净,又将寇溪的衣服洗了。
  
      回屋却瞧见寇溪一副耿耿于怀的样子,觉得她执拗的可爱。
  
      “真要是那么容易就怀上,那这地球还不被人挤爆炸了!”霍安伸手将灯打开,昏黄的光落在寇溪的脸上。
  
      霍安装作没看见她红肿的眼皮,从窗台上的笸箩里拿出真相。背对着寇溪缝着自己磨破的衣袖:“高哥家孩子这么小,你知道为啥不?”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