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如此孝女 十一

第六百二十九章 如此孝女 十一

    “你说什么?”霍娇娇听见寇溪的话,一下子跳了起来。 ̄︶︺sんцつ
  
      寇德旺在旁边冲着寇溪吼道:“你可别瞎说!”
  
      “我没瞎说,这是我听来的,我不确定!”寇溪自己也很为难,咬着嘴唇:“我听说的是,刘家那边不愿意等三年更不愿意把发出的消息取消。今天就当做没有娘家人送亲,对于这边就是不结婚,三年之后再说。”
  
      “那你昨晚怎么不说!”霍娇娇火大,指着寇溪鼻子:“昨晚咱俩住了一宿,你不说!”
  
      “姐啊,我跟你说了,你能干啥?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寇溪一脸无奈:“我心里也画魂儿,这不是今天早上没看见霍心雨,我才觉得可能是真的。”
  
      阿吉一直没有传来消息,也不知道能不能搞到证据。
  
      霍娇娇跳下炕,趿拉着鞋就要往外冲:“我去找她去!”
  
      寇溪一把拉住她:“打个电话就行了,说找霍心雨让她接电话。看看她在不在家呗!”
  
      “要是不在家,咱们现在堵她可来不及了!”霍娇娇气的要发疯了。
  
      寇德旺却道:“你爸那时候跟我说在金川饭店,中午十二点开饭。”
  
      上坟都在早上,霍娇娇抬起头看着墙上的老式挂钟此时刚刚才七点半。她大喝一声:“电话在哪儿?”
  
      寇德旺也很生气,对霍娇娇说道:“在外屋!”说着领着她去了前面的门店,拨了霍家的电话。霍娇娇捏着鼻子开口就让霍心雨接电话,这边接电话的人是宋建刚。那边李翠莲等人还没有回来,他想也不想的说道:“走了,回市里了!”
  
      霍娇娇狠狠地摔下了电话,回到后屋抓起衣服叫嚣道:“我要撕了她!”
  
      钱明跟钱墩儿也是愤慨,跟着叫嚣:“我也去,我们一起去!”
  
      霍娇娇气的咬牙切齿,咒骂道:“我特么要把她抓到我爸坟前,狠狠地抽死她!”
  
      听说了消息的寇老爷子反而比别人都要平静,他提醒道:“抓贼抓赃,捉.奸成双。你们万一啥都没抓到,怎么收场?”
  
      霍娇娇气的已经失去了理智,低吼道:“肯定是,肯定是她干的。她们家真是没人性!”
  
      寇老爷子扭头对寇德旺说道:“你这样,偷摸的去找霍安他老叔。几个霍家说得上话的人,别整的是她陷害似的。”
  
      论人缘谁能比得上寇德旺,寇德旺这边雇了一个面包车。将镇上嘴巴嘴碎但是很有钱的渔民‘彭打鱼’、收购站程站长、原物资局的王主任、粮库的周主任都给带上了。
  
      这几个人跟寇德旺的关系那是相当的好,寇德旺只说一句“跟我出去办点事儿,壮壮胆做个见证”。这四个人就跟着去了,反正冬天也没啥事儿个可干。
  
      寇宏宇开着车、副驾驶坐着气势汹汹的寇德旺,后面坐着‘彭打鱼’、程站长、王主任、周主任以及寇溪。
  
      霍娇娇、钱明、钱墩儿依旧是开着威风凛凛的拖拉机。
  
      路上程站长忍不住问道:“老哥,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们家听说了一个贼让人生气的事儿,不知道真假。寻思着万一是真的,请你们去做个见证。”寇德旺也不好多说,如果是假的那就是毁人清白。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也都听懂了话里面的意思。
  
      寇溪这个时候给顾沉打了个电话:“你确定么?我跟大姐说了,已经出发了。哎呀,等不了了,都把气的头发都要冒烟了!”
  
      “什么?”寇溪挂断电话对寇德旺说道:“爸,是真的。这个时候霍心雨已经从小宾馆被接走了,说是雇了一个车队现在往新房去呢。让咱们快点,争取摆酒的时候赶到饭店!”
  
      寇德旺回头高声喊道:“啥?真的?”
  
      他气的狠狠地砸了一下那中控板,恨不得把车都踹碎了。寇宏宇在一旁劝道:“爸啊,这个车是咱借的,你可轻点吧。”
  
      车里面的人都听出来了,霍心雨居然在她亲爹头七这天结婚?也不等寇溪说来龙去脉,都在车里面愤慨激昂骂起人来。
  
      “这个事儿,她妈肯定知道!”彭打鱼指天说道:“那个娘们最坏,不是个好东西!”
  
      “亲爹头七结婚,真是闻所未闻啊!”王主任摇了摇头。
  
      众人进了城,寇溪看见顾沉的车一路跟着自己的小汽车。便招呼寇宏宇:“你靠边停下,我去问问我那朋友,那边情况咋样!”
  
      没多一会儿,寇溪拉开面包车的车门,递给众人照片:“我老公公没得第二天就去领证了,大红羊毛衫穿的多好看!”
  
      霍娇娇气的嚎啕大哭,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眼前这些人也都是长辈,他们也都是非常保守的人,都不能够接受这种事情。
  
      别说在1997年,就是2007年,2017年,甚至是2097年。只要是中国人,就不可能接受亲爹头七结婚这件事儿。你也不怕头七回魂之夜,你亲爹把你这个不孝女带走啊!
  
      顾沉车后座装的是花圈,众人赶到金川酒店的时候,阿吉正抱着几身麻衣孝服等着。
  
      霍娇娇跳下拖拉机就要往里冲,寇溪一把拦住她:“姐!你等一下!”她从阿吉手里拽过孝服,让自己、霍娇娇、钱明、钱墩儿全部都穿上。阿吉身边站着两个男人,一个端着话筒一个拎着录像机。
  
      两个男人走到寇溪身边,同样非常的气愤:“我们一接到举报就赶过来了,亲爹头七结婚的事情真是闻所未闻。明天的报纸一定会火爆异常,我们台长也听说了这件事,嘱咐我们务必要查到真相。
  
      寇溪转身对众人说道:“这位是电视台的记者,他们要先搞清楚,今天是不是霍心雨亲爹头七。”她又对霍娇娇说道:“姐,你光大闹一场没有用。要闹就闹得所有人知道,这是天怒人愤的大事儿。”
  
      霍娇娇顿时明白过来,还是寇溪心思缜密,将所有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
  
      她走到记者面前,看着那录像机对着自己,放声大哭起来:“里面结婚的是我妹妹,我跟她不是一个妈生的但是我们是一个亲爹。这些人都是我们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今天早上就是我爸的头七。我去上坟的时候就没看见我这个妹妹,我就纳闷头七怎么不去烧纸啊?然后我就,我就怀疑她结婚去了。因为今天就是原来定的日子。”
  
      寇溪还将一组照片给那记者看:“您看,这是派出所开具的死亡证明,这是物证!我婆家昨天办的丧事,整个红旗镇的父老乡亲都是人证。你再看看这张照片上面的拍照日期,我家的员工那天刚好看见她穿着红色的羊毛衫去了民政局,他是认识我家小姑子,也是他开车送我们娘俩回来奔丧的。他也是人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