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六百三十章 如此孝女 十二

第六百三十章 如此孝女 十二

    正当众人准备冲进礼堂的时候,有人忽然高喊一声:“大姐!”
  
      霍娇娇等人回头一看,竟然发现了一个少年。寇溪眼前一亮,心说这群人来的正好啊。
  
      霍娇娇看着少年扶着的老人,哇的一声扑过去一边哭一边说道:“老姑父!”
  
      “你爸给俺们打电话,你老姑躺炕上点滴一听这事儿就要过来。”那老人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我把老叔他们都给喊过来了!”
  
      虽说当年霍大贵发达的时候,几个本家的兄弟暗地里给他使了不少绊子。没办法,有些人眼界不高确实看不惯别人比自己过的好太多。
  
      可眼界归眼界,这死者为大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这也关乎到老霍家人的脸面,大家都是一个祖宗还都是没出五服的。人家说一声老霍家的闺女不好,他们脸上也没有光。
  
      倒不如亲手把这个丫头给揪出来,也算是给自己家全了面子。要不然将来人家指着自己的脊梁骨骂:你们老霍家的闺女都没个好东西!这不是影响自己家闺女的名声么。
  
      阿吉手里还有几身孝服,几个与霍娇娇平辈的人都要了过去穿上。那个曾经跟霍大贵打过仗的亲兄弟,这次还拎了一兜子的梨。寇溪见状不由暗暗替霍心雨捏了一把汗。
  
      她回头看着站在汽车旁的顾沉,见他冲着自己点了点头。便高声喊道:“走吧,走吧,要不就来不及了。”
  
      礼堂外面空无一人,来往的服务员看见他们一行人的装扮都吓得够呛。尤其是钱明跟钱墩儿两个人一人抱着一个花圈,寇溪回身对寇德旺说道:“爸,待会你就别进去了。”
  
      旁边一群人也都说道:“对,你就别进去了。李翠莲可不好惹!”
  
      寇德旺却道:“我闺女都进去了,就是代表着我们家的态度了。我跟霍大贵我们两个是正经的亲家,我得替他好好的出一口恶气。”
  
      这边说着,霍娇娇已经率先将大门拉开。寇溪的角度刚好能看见舞台,上面司仪站在一个凳子上面用绳子牵着一颗苹果。黑色西装打着领带的刘长锁与穿着红色旗袍的霍心雨,正在众人的欢呼声鼓掌声中,红着脸你一口我一口的去够司仪手上的那颗苹果。
  
      此时正是婚宴的*,所有的客人都看向了台上。靠近门口的客人见到一行人的装扮,不由得大吃一惊。可是她们小范围的惊愕,哪里能够引来全场轰动呢?
  
      寇溪抓起桌上的啤酒瓶子,狠狠地朝着墙砸了过去。两个啤酒瓶砸在墙上的抨击声音,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她推了一下钱明,钱明立即反应过来高喊一声:“你们还有心在这结婚?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爸啊,你快睁眼看看啊,今天可是你的头七啊!”霍娇娇穿着白色的孝服,率先冲到了舞台上。身后跟着一群穿着孝服的人,钱明跟钱墩儿更是从两侧包抄直接上了舞台。
  
      白色的花圈就明晃晃的摆在大红色的舞台上,全场都沸腾了。
  
      参加个婚礼,居然有人拿着花圈穿着孝服来闹事儿。这也是听都没听说过的事儿啊,相当一部分人那是震惊又兴奋地。
  
      当然震怒的人也不是没有,刘长锁的至亲都很生气。大喜的日子,出来个闹事儿的,这不是晦气么。
  
      “你们干什么?啊?干什么的?”刘长锁的大舅率先站起来,冲着霍娇娇发难:“我们这是结婚呢,大喜的日子,你找打仗呢?”
  
      东北人啊,遇事都非常的冲动。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肯定不会用嘴巴。见到有人来闹场,不分青红皂白的先干他再说。
  
      刘长锁的姑姑们,霍心雨这几个亲的、堂的、表的姑姐也都动了手。而且专门跟穿孝服的干,不管老的少的总之大家都打乱套了。
  
      顾沉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又进来了,他将寇溪护在身后。对着阿吉使了一个眼色,阿吉立即跑到舞台上。趁着司仪瞪眼睛懵逼的时候,将音响里的音乐改成了丧乐。
  
      刘长锁在看见霍娇娇的那一刹那,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儿。他听见了哀乐的时候,反手就给了霍心雨一个嘴巴子。霍心雨被丈夫抽倒在地,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此时顾沉将手上霍大贵的遗照交给寇溪,护着寇溪走到了舞台,并且一把拽过司仪从他手里抢过来话筒。
  
      寇溪抱着霍大贵的遗照,面冲着大家吼道:“给我住手!”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寇溪。寇溪看着坐在主座上的穿着红色妈妈服的女人,先道了个歉:“想必这位就是刘长锁的母亲吧?阿姨,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您儿媳妇霍心雨的娘家大嫂!”
  
      此时,全场都安静了。本以为是仇家来闹场,但是没想到居然是娘家人来闹场。
  
      “作为娘家人,我们来闹场好像特别不应该。但是,你们刘家不讲究啊!”寇溪冷哼一声:“七天前,我公公也就是你们家儿媳妇霍心雨的亲爹没了。你们家没有人来吊丧,不仅没有来还在第二天领着我们家这个傻闺女去领了结婚证。没错,我们家按照规矩得守丧三年。但是我们家可以退步,我们愿意只守丧一年。一年也不可以,哪怕我们不要脸面,守丧一百天,你们一样不同意。我们倒是想要退婚,可是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在你儿子所谓的,第二天回家报丧的时候,领着媳妇儿领证了。并且,昨天我们家办白事,你们家连个长辈都没有出现。”
  
      霍娇娇心里佩服寇溪好口才,颠倒黑白将一锅黑水倒给刘家。言外之意,霍心雨这么做都是被老刘家逼的。
  
      “你,你胡说八道!”刘长锁的舅舅指着寇溪的脸:“你他妈的就是个骗子,我们哪知道啊?这婚事都是定好的。”
  
      “今天是我公公的头七!”霍心雨冲着刘长锁的舅舅发难,激动地指着他大骂:“你自己头七的时候,你闺女入洞房,你乐意么?”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