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如此孝女 十三

第六百三十一章 如此孝女 十三

    即便是假设,可是刘长锁的家里人还是觉得受到了冒犯。
  
      那边记者已经开始录像并且还随机找了个人访问:“请问,您是如何看待在亲生父亲头七这天结婚的?”
  
      找的当然是老年人,而且还是看起来七十几岁的老人家。老人家神情激动,指着舞台道:“这要是我闺女我立马就掐死这个不孝女,我也不能让这样的人进我家门。”
  
      场面混乱得很,霍心雨坐在地上哭,哭急眼了扑过去将寇溪一把推到地上。动作迅速的爬到寇溪身上,双手掐着她的脖子,面露狰狞:“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
  
      顾沉见状忙要过去保护寇溪,还没赶到就见霍心雨被人像是拎小鸡崽子似的从寇溪身上给拽了下来。一把将她放倒在地上,动作迅速的跨在她身上左右开弓。
  
      一边抽着她的嘴巴,一边骂道:“我让你不孝顺,我让你结婚,我让你不要脸。”
  
      如果说寇溪是嫂子而且是寡嫂没有资格对霍心雨指手画脚,但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的人就是霍娇娇。
  
      刘长锁自己也是没脸,他在霍心雨面前还能有几分厉害,碰见气势汹汹的霍家人顿时就没有了气势。
  
      霍家的几个长辈冲到刘长锁父母面前,尤其是几个穿着孝服的人将他们团团围住。指着鼻子问刘长锁的母亲:“为什么就不肯将结婚日子给改了。”
  
      刘长锁的母亲插着腰骂道:“凭啥改,我们家定好的结婚的日子,改了不吉利!”
  
      那边却有刘家的老人摇了摇头叹气:“哪管挺到三七,也是那么回事儿啊!”
  
      好好的婚礼被这么一闹,又是娘家人又是孝服又是记者的。看热闹的人也不好再呆下去,他们纷纷退到外面。站在外面的空地上七嘴八舌的议论这件事儿,有人说这是娘家人不给闺女长脸有的人说这件事婆家做的不地道。
  
      但不管怎么说,亲爹头七结婚这件事儿肯定是不对的。
  
      没有人会相信,亲家去世刘家不知道。但是这件事责任最大的就在新娘子霍心雨,就算是婆家逼你,那也是因为你自己愿意。在你心里面,亲爹压根就没有一丝一毫的位置。
  
      刘长锁也是有工作的人,他是个铁路工人。段里的同事,领导都来参加婚礼了。这也是为什么刘家不愿意将日子改期的原因,怕领导不来了。毕竟调个日子很麻烦的!但是这么一弄,所有的同事都看不下去了。
  
      顾沉走到寇溪身边,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一边给她拍着身上的灰,一边说道:“跟他父母一桌的那个穿着紫色的羽绒服的女人就是刘长锁单位的段长。”
  
      寇溪径自走到那个女人面前,那个女人见到寇溪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反应过来,夹着包一溜烟的跑了。
  
      寇溪拉了一把那个记者,三个人连跑带颠的冲到了外面。那摄影师直接跑到了那段长的面前,拿着录像机对着她。那个记者将话筒直接怼到了女人的脸上:“请问,您对今天的事情怎么看?”
  
      寇溪在一旁说道:“她是刘长锁的领导,特意来参加婚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管政.治的领导!”
  
      街头访谈这种事,在九十年代还不常见。老百姓看见这架势,都会围起来看热闹。那女人见自己躲不过,索性停止了背说道:“我事先也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了事情是这昂一个女的,我肯定不能来参加婚礼。毕竟百善孝为先,你连父母都不尊重,谁还能尊重你。而且我跟这个新郎呢,我们本身也不熟悉。我们单位今天没上班的人都来参加他的婚礼,平时呢也很少来往所以对他的个人生活确实了解的不到位。如果情况属实呢,我也会上报我们的领导,最后如何处理还得看我们单位领导的意见。”
  
      怪不得能当个小领导呢,寇溪嘴角微翘。这话说得可真漂亮,说自己不了解刘长锁,来参加婚礼是因为所有的同事都来了自己就是随大流。至于如何处理刘长锁,那就看上头的意思了,将这个锅完美的推了出去。
  
      九十年代,员工的政治觉悟还是很重要的。平时也会开各种会议,遇到重要的节日,大家还都得写思想汇报。而且年底还得凭杰出青年什么的,毕竟这个年代还有分房子这样的福利。这些所谓的思想汇报、杰出青年、优秀党员之类的都是最终福利的竞争条件。
  
      记者又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里随机采访了几个群众,听说里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人人气愤。就算是没有孩子的小年轻,那也都有父母啊。
  
      采访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左右,寇溪就见到霍娇娇揪着鼻青脸肿的霍心雨从里面出来。霍心雨一边哭嚎一边赖在地上不肯走,霍娇娇拽着她将她丢进面包车里面。
  
      钱明、钱墩儿还有几个霍家的亲戚也都上了车。说是要将霍心雨弄到霍大贵坟前,好好的让她检讨检讨,然后再问问李翠莲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寇德旺等人坐上了霍家亲戚雇的车,这边顾沉安排的车也排上了用场。那拖拉机就由倒霉的寇宏宇开着,一路吹着冷风回到了红旗镇。
  
      要说霍娇娇也是厉害,她从寇溪这边学了一手叫做先声夺人。寇溪有本事请记者有本事拿出来人证物证,那么她就有本事将这件事宣扬出去。
  
      到了红旗镇市场,其他的几个人下了车。霍娇娇又在市场前当众对着霍心雨又打又骂又哭又嚎的,闹得半个镇子的人都过来看热闹。因为是家事,周主任程站长等人也不好跟着去找李翠莲。都在说随后各回各家,歇着去。
  
      折腾了大半天都挺饿的,寇德旺赶紧请众人去饭店里吃口饭。大家精神都极度亢奋,对这种从未见过的不孝事件非常的愤慨。寇德旺起了个头,众人便都答应下来。
  
      在红旗镇最好的一家饭店里,寇德旺与程站长、王主任、彭打鱼、周主任、寇宏宇一起喝酒吃饭聊天。
  
      而另一边,霍娇娇一边叫骂着一边拖着已经被她打的瘫在地上破罐子破摔的霍心雨。一路从市场招摇的去了霍家,身后跟着的是一群披麻戴孝又哭又嚎的霍家人。
  
      “哥!”阿吉看着坐在后坐的顾沉有些担忧:“是不是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