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如此孝女 十四

第六百三十三章 如此孝女 十四

一家子假情假意在这里上表演一番骨肉亲情,其实各自都很明白彼此都是盘着什么WwΔW.『kge『ge.La
  
  高丽曼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家的这点钱会落到了二姑姐的手里面,毕竟霍鲁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丁。李翠莲再糊涂也不可能糊涂到别人身上的,这些年她算是看明白了,自己丈夫那就是婆婆的命。至于这几个姑姐,充其量就是给自己丈夫跑腿卖力的,到底是得不到什么大头的。
  
  霍娇娇这边已经领着大部队冲进了霍家,几个女人只觉得一堆人从屋里的窗户前一闪而过。
  
  李翠莲刚指着窗户说一句:“这些是谁啊,干啥的?”
  
  话音刚落,自己屋里的门就被霍娇娇给推开。她披麻戴孝的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霍心雨往屋里地上一丢,霍心雨就像块破抹布似的,轻飘飘的倒在了地上。
  
  “妈呀,你们这是干啥?”李翠莲看见霍娇娇那一身披麻戴孝的有些懵,在看见地上穿着大红色旗袍的霍心雨慌慌张张去扶她。见她脸上鼻青脸肿的,大吃一惊问道:“儿啊,是不是老刘家打的?”
  
  李翠莲看着霍心雨身上的旗袍,惊呼一声:“心雨,你穿的这是啥?,啊呀,今天你真的结婚啊?咱妈刚才说,我还不信呢!”
  
  此时霍家的几个长辈冲了进来,质问道:“啥玩意,她今天结婚她妈知道啊?”
  
  李翠莲心疼霍心雨,她摸着霍心雨的脸:“谁打的?”
  
  “霍娇娇!”霍心雨抱着李翠莲,哆嗦的躲在她身后:“妈,他们打我还去婚礼现场大闹。我现在婆家都回不去了,刘长锁要休了我!”
  
  被休掉?那还了得?
  
  张瑶第一个不答应,刘长锁再不好那也是有个正经的好工作。他娘家舅舅也是铁路上的一个领导,手里有点小权利。她盼着将来霍心雨也能进了铁路,将来对家里自己的孩子也是个助力。
  
  在她跟李翠莲心里面,考大学绝对不是一条好出路。女人就要在有限的几年青春里好好的捯饬自己挑一个好对象,男的就奋力往上爬找个稳定的铁饭碗。
  
  “你们干啥啊?”张瑶跳起来指着霍娇娇:“你什么意思啊?你凭啥打人?”
  
  霍娇娇气势恢宏,伸手将小个子的张瑶扒拉到一边。虎虎生风一般走到李翠莲面前,质问李翠莲:“我问你,今天霍心雨结婚,是不是你同意的?”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李翠莲将女儿扶上炕,用眼睛斜睇了一下霍娇娇。挺直了脊背,十分高傲的说道:“我同意的,怎么了?你爸现在死了,这个家从此以后我说了算。”
  
  霍娇娇连连点头,怒极反笑:“好,好,好!你真是个人,我爸烧头七你让霍心雨结婚。”
  
  霍家几个亲戚听不下去,分分上前骂着李翠莲:“你这个当妈的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头七能结婚,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谁规定头七不能结婚?国家规定的吗?我妹妹头七结婚犯法了么?”张瑶站在李翠莲身后,同样趾高气扬的怼着霍家的亲戚们:“外国人,亲爹死了第二天就结婚的,有的事儿。有的地方,红事儿白事还搁一天半呢。咋地呀,犯法了?”
  
  “你,你这叫不知羞耻,叫忘本。有能耐你们去国外啊?”霍家一个老头气的跳脚,对张瑶的歪理邪说嗤之以鼻。
  
  “花你们家钱了?我们家嫁闺女,让你们随礼啦?一个个管的还挺宽!”张瑶打定主意护着霍心雨,她小小的个子站在李翠莲身前以一敌百的架势护着自己的母亲,看着还挺孝顺仗义。
  
  “大姐!”寇溪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在霍娇娇的身边。淡淡的说道:“人家的意思是,现在咱爸没了,这个家就不是你的家了。人家不是你的亲妈,要干什么你管不着。霍心雨跟张瑶才是亲姐妹,你啊,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寇溪又看了一圈霍家的亲戚:“至于各位叔叔大爷呢,人家今天的意思也很明白了。你们虽说是我公公的至亲,但是人死灯灭,这些所谓的亲戚关系也跟着我公公一起去了。如今现在这个家的主人是姓李的。再说了,人家不吃你们的不喝你们的,跟人家比你们又没钱又没势,说是亲戚,人家还看不上呢!”
  
  李翠莲点了点头,指着寇溪道:“没错,我们就是这个意思。”她扬着脖子十分的桀骜:“你们这一群人算是什么东西,跑我们家来教训我们。我们没犯法,又不该你们钱,你们把我闺女打坏了,还得赔钱呢。”
  
  她说着,回头吼了一声高丽曼:“你去,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抓人!”
  
  寇溪站在李翠莲面前,淡淡的看着她声音里带着几分蛊惑:“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就索性把话都说开了。我这个霍家的大儿媳妇,在你这算不上亲戚更算不上什么人了?”
  
  “我从来就没把你当人看过!老头子活着的时候,我给你三分面子。你就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呸!”李翠莲又看向霍娇娇:“你也一样,还真把自己当这个家的长女了,我呸。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你今天把我闺女给打了,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
  
  话这样说,李翠莲是不敢上手去打的,毕竟如今霍娇娇是人多势众的。只能在口舌上逞威风,将众人挨个骂一遍:“你们这些人,鸡毛钱没有,吃了几天饱饭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我李翠莲是什么人啊?我嫁过来快三十年了,我最烦的就是你们一群没出息的下三滥。你们就是吃饱了的牛肚子,草包一个。还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我呸,想当长辈,把兜里的钱给我掏出来看看。扔两个响儿,我听听动静再说长辈不长辈的。在我这充什么老灯,我看你们能亮到什么时候。”
  
  几年不见,李翠莲骂人的功夫可真是见长。现在也不怎么说脏话了,开始说歇后语了。
  
  寇溪嘴角微翘:“那就是说,整个红旗镇上到镇长下到老百姓,什么收购站什么粮库,都入不了您老人家的法眼。你是半个都没瞧得上的喽!”
  
  李翠莲骂的起劲,将这一群老的少的被自己骂的灰头土脸的。仰起脸得意起来:“狗比的镇长,我能瞧得起他?他一天不就是喝茶水看报纸,给寡妇挑水勾搭破鞋么。收购站咋地,收购站那老程说是好交朋友还不是势利眼一个?粮库的那些兽儿,都不是好东西。吃了我们家那么多回扣,一个月就给那一点点的粮。我呸,狗揍的东西,活该他生不出来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