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叛逆的儿子 三

第六百三十七章 叛逆的儿子 三

寇溪吓出一身冷汗,顾不得自己光着脚扑到顾沉身边抓着他的胳膊惊慌失措:“打架?跟谁打架,怎么还进了局子了!”
  
  看着寇溪那一脸激动的样子,顾沉松了一口气。可算是有点从前的样子了,这两年在家里呆着,寇溪一天比一天萎靡。
  
  “闲着没事儿,放了半天休息日跑出去打游戏机去了。在游戏厅里碰见抢钱的孩子,他们几个年轻气盛的就跟着对方打起来了。儿子不敢告诉你,怕动了你的胎气就给我打了电话。”顾沉嘴角微翘,搂着寇溪的腰将她扶着坐到了沙发上。
  
  “听我慢慢跟你说!”顾沉半句话刚说完,寇溪就激动的抓着顾沉大吼起来:“阿吉在那边干什么呢?我把他放在那是让他看店的么?我是让他给我看着点孩子的,那边那么乱满大街都是飞车党。还有,那些初二初三就不上学,整天闹着当社会人当大哥的半大小子......”
  
  越说寇溪心里越着急,慌得团团转:“你说,我....不行,我得去看看他,我得把他接过来。”
  
  “寇溪,这件事儿已经处理好了。省队给了一个口头处分,而且教练也说了加强纪律管理,不让他们再有机会跑出去玩。”顾沉拍了拍寇溪的肩膀:“我也让阿吉去那边的游戏厅台球厅打过招呼了。”
  
  “那也不行!”寇溪满脸焦急,此时脑海里已经有了一幅画面。一群自以为是的‘古惑仔’拿着刀相互砍来砍去,最终牛牛倒在血泊中。寇溪只觉得心口针扎一样疼,只是想想而已眼泪就簇簇的往下落。
  
  哽咽的抓着顾沉:“你去,你不是人脉多么。你去把他给我抓回来,不去搞什么体育了。体校里的男孩子本来就年轻气盛,我最怕他在里面受欺负更怕他跟别人学坏了。他智商高,性子好,文化课底子好。我,我们花点钱送进重点中学里面。咱们好好的考大学,不整这些玩意了。”
  
  顾沉好笑的拍着寇溪的背,一脸的纳闷:“我说你现在眼泪怎么这么多啊,情绪来的也太快了。以前可不这样啊,还是女人怀孕了格外的敏感?”
  
  他是真的想不通,上一次寇溪怀孕也差不多是十年前了。那个时候他年轻气盛,寇溪身强体壮两个人除了对未出世的孩子抱有很大的期待之外,也没有啥不开心的事情。
  
  人到中年,孩子渐渐长大父母逐渐变老。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寇溪变得敏感而又焦虑惶惶不可终日。
  
  “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顾沉见时间已经很晚了,安抚寇溪:“牛牛是个大孩子了,当初走这条路是你跟他商量的结果。孩子非常热爱这项运动,而且一门心思的想要进国家队想要拿个国际上的金牌。如此有抱负的孩子,他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跟坏小子身上呢。自己的儿子你自己还不了解,别吓唬你自己。”
  
  寇溪抱着顾沉的胳膊抽泣:“我真的很害怕,我感觉把两个孩子都养歪了。我好怕教不好他们,将来怨我!”
  
  顾沉好说歹说将寇溪哄上楼,安抚着她躺在床上熟睡之后慢慢的开了门去了外面透口气。
  
  晕黄的灯光,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人。顾沉侧过脸看向黑暗里的人,那人轻轻地叹口气。慢慢的一步一步的从黑暗里走过来,矮胖的个子圆圆的脑袋,两颊带着一抹红晕。
  
  “爸,你怎么还没睡?”顾沉看着来人,语气里带着几分疲惫。
  
  “她又哭又嚎的,我能睡的着么?”寇德旺长叹一口气:“哎呀,有时候我也想不明白。你说日子都过得这么好了,她咋还更不高兴了呢。”
  
  “她需要战友,她更喜欢工作。”顾沉转过脸看着寇德旺:“自打怀孕之后,她的性子就变得阴晴不定。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按理说我在外面不沾花惹草没有女人,家里的财政大权也都在她手里。”顾沉长叹一口气:“家里所有的房子,名字都是她的。她不应该没有安全感才对,可是她现在反而没有了过去的那股子热忱。”
  
  顾沉转过脸看着寇德旺:“爸,你知道有种病叫心理病么?就是人憋得时间长了,憋坏了。”
  
  “就是爱钻牛角尖,小心眼,出不来了!”寇德旺反倒是不以为然,这一次他站在女婿这边。认为寇溪就是好日子过够了,就是作,就是脑子有病。
  
  “之前我去香港找我的那个房产经纪人看房,我发现他们那边的人好像挺喜欢去看心理医生的。我以前以为心理疾病就是精神病,我一度怀疑咱家寇溪好像就是得了这个毛病。”顾沉想到了什么,还噗嗤一笑。
  
  没心没肺的对寇德旺说道:“我那天让金玲过来陪陪寇溪,跟她说寇溪现在情绪不太对老是疑神疑鬼闹脾气。她还说,找她还不如找个大仙儿,看看是不是寇溪身子弱让啥东西上身了。”顾沉是个军人,他向来是不相信所谓的封建迷信的。别说不让至亲信这些五迷三道的东西,哪怕是嘴上叨咕一句‘阿弥陀佛’都让他生气。
  
  顾沉向来的处事准则就是‘求神不如求己’,人定胜天这是铁律。所以当金玲神神道道的跟他说这些,顾沉十分的不以为然。他虽然书读的少,但是接受新事物非常的快。对世界变化十分的敏感,当他知道香港有一种医生叫做心理医生的时候,立马就找了一位心理医生来咨询。
  
  “他跟我说,寇溪可能是得了抑郁症,状态有些轻。不过更倾向于产前抑郁,主要是心里太焦虑了。”顾沉摇了摇头,心里面有点明白那心理医生说的话却又不太明白他说的话。
  
  “真是有毛病!”寇德旺撇撇嘴十分的不以为然:“农村那些女的*不完的活,伺候不完的孩子,晚上累的就想一觉睡到大天亮。我看她们咋就不知道愁,人家还没有咱家有钱呢。就是烧得慌!”
  
  寇德旺气的直哼哼,看着顾沉厉声问道:“牛牛那孩子,到底是咋回事?是不是学坏了?游戏厅可不是个好地方,他妈说的对,实在不行就赶紧接回来找个中学念书得了。半大的小子,最容易学坏了。毕竟不是亲生的,还能打他么?再打跑了怎么整?”寇德旺十分的担忧:“寇溪不是亲妈,从来都不敢揍他,也不敢深说他。你啊,身份更远了一层,管多了更不好。”
  
  寇德旺摇了摇头:“要不然,这两天我跟他妈商量商量,我把他接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