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十九章 兜兜 十

第十九章 兜兜 十


      米乐在旁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脱口而出道:“你这就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而已,你这是在糊弄谁呀?你是在糊弄你自己?你觉得你对得起谁?你完成了谁给你的任务么?你这才叫拿婚姻当儿戏!”
  
      寇溪抬起头冲着米乐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却不想兜兜被米乐这句话刺激到了,她抬起头满脸的不忿跟委屈。她哽咽着控诉道:“我怎么当儿戏了?我怎么对不起谁了?我就想有一个我自己的家,我就想痛痛快快的过我自己的小日子。我不想我的生活再有人插手了,我想做我自己的主,难道不行么?”
  
      米乐被兜兜忽然爆发的情绪吓的倒退了两步。一直在一旁静静听着几个人说话的高沂南站了起来。他走到米乐身边,拦着她的腰低声伏在她耳畔轻语:“你跟我上楼,我有事情跟你说。”
  
      米乐皱着眉嘟囔一句:“我不,我就要在这听着。”
  
      此时兜兜才发现原来高沂南一直都在旁听。见到了高沂南她自己觉得很难为情,红着脸站了起来坐在寇溪身旁不再吭声。
  
      “夫妻吵架的时候总会说一些狠话气话的。你还小,对感情的事情了解不够清楚。婚姻里想不通的地方,还是让咱妈帮着劝一劝分析分析吧。”高沂南笑劝着米乐,回过头看着兜兜道:“这几天跟万行一接触,我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很挑剔的人。挑剔本身不算是缺点,挑剔的人说明自身能力强而且眼光很高。”
  
      兜兜咬着嘴唇听见高沂南的话忍不住抬起头,有些茫然的呢喃:“啥?”
  
      高沂南笑的一脸温柔:“姨妈有过两段失败的婚姻,正因为如此才会对你的婚事百般挑剔。你跟万行一之间远没有你说的这么恶劣,如果没有感情基础如果不是相互了解你又怎么可能轻易踏足婚姻呢。”
  
      说着他回过身看着米乐,见她一脸迷茫且无辜的样子。觉得很好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呀,就是太喜欢愤慨了。情侣吵架,怎么会夸对方呢?她自己说的话逻辑都不通,你还在旁边火上加油。”
  
      说着他拉着米乐上了楼,将安静的环境留给了寇溪与兜兜。
  
      米乐气鼓鼓的被哥哥拉上了楼,一脸不服气的看着高沂南:“我有说错什么吗?万行一就是个渣男,他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你夸人也得现实一点行不行啊。什么眼光高能力强,我呸!”
  
      高沂南蹙眉看着米乐,表情越来越严肃。看的米乐直发虚,怯怯的嘟囔道:“我有说错话么?”
  
      “你性格这么毛躁,还怎么做外交官啊?你要记着,真正厉害的人往往不是那些在口舌上一争长短的人。而且做事一定要留有余地,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说话做事要留有余地。赶狗入巷,就是逼着人家成了你的仇人。”
  
      米乐不服气的撅着嘴巴:“我记得,你说过很多次了。在外人面前我从来不这样,今天不是替姐姐生气着急么。”
  
      “那你觉得能怎么办呀?”高沂南的问题让米乐愣了一下,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当然是及时止损了啊。她对这段感情的评价这么低,结婚完全就是应付差事。你也看见了,两个人之间貌似真的没啥感情啊。姐姐拖在里面,最后会抑郁会精神出问题的啊!”
  
      “可是她们已经结婚了,不仅办了酒席而且是拿了结婚证的合法夫妻。你要知道,结婚可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不只是你爱我跟我爱你这么简单的小事,而是两个家庭之间的事情。刚蜜月就回来离婚?你让别人怎么说咱们家?”高沂南毕竟长了米乐几岁,而且男人与女人的思维方式也不一样。
  
      他一针见血的提出问题,倒让米乐不知道如何回答了。米乐瞠目结舌,有些不敢认同的质问高沂南:“什么叫我爱你你爱我的小事?婚姻的底色不就是爱情么,不是因为爱这个人不是因为想要跟他携手一生为什么要结婚?”
  
      高沂南点点头:“你这话没错,婚姻的底色是爱情不假。可这只是婚姻的基础,婚姻两个字不代表着两个人。你要想想,她一个人决定离婚,那么之后的事情呢?就她现在的状况,她的想法,她的价值观以及处理问题的能力。你觉得离婚就能解决根本问题么?”
  
      米乐了然的点点头:“没错,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姨妈参与太多了。从小到大她的控制欲简直太可怕了。我是知道姐姐了解姐姐的,姨妈以爱之名真的压制了姐姐很多事情。”
  
      “姨妈确实很不容易!”高沂南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他的同情与理解让米乐生出了一股子气,脱口而出道:“姨妈的不容易跟姐姐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姐姐造成的?她吃过的苦是因为她自己的丈夫,她两段婚姻都不幸福难道都是因为姐姐吗?那姐姐的不容易姐姐的痛苦又是谁造成的?”
  
      高沂南挑着眉看着米乐:“什么?”
  
      米乐嗤笑一声,替兜兜打抱不平:“难道不是么?姨妈这一辈子说是替姐姐吃了很多苦,那姐姐这辈子难道不是替姨妈重活了一遍么?姐姐想要学的专业,姨妈不允许。因为姨妈觉得老师这个行业旱涝保收,光鲜亮丽又受人尊重,风吹不着日晒不着的根本不辛苦。所以逼着姐姐去念师范然后回来当个老师。”
  
      “她觉得两任丈夫都是农村人,两任婆婆都是农村妇女所以导致她的婚姻很不幸福。所以她特别反感出身农村的人,喜欢万行一也只是因为人家没有母亲。这个逻辑通么?”
  
      高沂南见米乐情绪如此激动,连忙阻止她道:“小声点!”
  
      “这些事情都是能摆在桌面上说清楚的,为什么不让我说呢?妈妈心里明白,你心里也很清楚。你以为姐姐不明白么?可这些为什么没有人劝劝姨妈呢?难道姨妈还能看着姐姐压抑不开心吗?”米乐很是不解:“姨妈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啊。”
  
      高沂南看着米乐一本正经跟自己争论的样子有一瞬间失神,随后苦笑道:“米乐,你记住。家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