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超级武神 > 第三千五百零一章 杂鱼

第三千五百零一章 杂鱼

 鹿溪公主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看。可
  
      惜她知道,白鹿国真得罪不起金国。两
  
      国实力差距太大。“
  
      老头,你这是在威胁谁呢?”
  
      夏笙终于忍不住,不爽道。“
  
      不懂规矩。”
  
      金国老者目光微冷。随
  
      后,一股强大威压从他身上释放出来。                        轰
  
      隆!他
  
      的身形仍显得很佝偻,像个常年农作的老头。
  
      但在人们感知中,他的身形却在瞬间无限拔高,如同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
  
      滔天威势,如同汪洋起伏不息。
  
      “合数高手。”
  
      四周众修士骇然失色,脸上都流露出深深敬畏。        这
  
      看似不起眼的佝偻老者,居然是个合数境高手,实在太惊人了。
  
      更可怕的是,这等高手对云山明显很拥护,一副奴仆的样子。        金
  
      国在人们心中,变得越发深不可测。“
  
      金国太恐怖,一尊合数境大能,竟给金国太子做奴仆。”有
  
      人惊叹。        
  
      “可他未免太嚣张,要知道炎国也不弱。”他
  
      旁边一修士皱眉。
  
      金国老者这举动,明显是在故意压迫炎国众人。“
  
      嘿,炎国?前些年,炎国可是被黄金楼斩了两尊核心长老,到现在连个屁都不敢放。”先
  
      前那人不屑道。
  
      在他们说话时,一道身影从鹿溪身后站出,正是云峰。云
  
      峰双目盯着金国老者:“阁下如此咄咄逼人,莫非当我炎国无人?”
  
      “不错,我就是欺你炎国无人。”
  
      金国老者非但没否认,反而不屑一笑,“这些年来,你炎国越发衰败,迟早要覆灭,若你炎国有人,会沦落到这境地?”                                                            说
  
      话之时,他还威压爆发,朝云峰碾压而去。
  
      林牧目光微动,却没有阻止。
  
      云峰的修为,也已是无境。
  
      他正好借这机会,看看云峰这些年,究竟成长到什么地步了。
  
      在合数境强者的威压冲击下,云峰如遭雷击,身体摇晃,唇角也溢出鲜血。
  
      不过他的双腿,始终如老根扎在地面,纹丝不动,一步都没有退。看
  
      到这一幕,林牧眼神透出欣慰之色。无
  
      境与合数境的差距,实在太大,云峰却能抗住对方威压,可见根基还是很雄厚的。
  
      “恩?”
  
      金国老者脸色一沉,觉得很没面子。他
  
      堂堂合数高手,居然威慑不了一个无境炼气士?这
  
      让他极为恼怒。
  
      恼怒之下,他目露凶光,毫无顾忌的,直接对云峰出手。砰
  
      !他
  
      一拳打出,半空出现一个黑洞,里面如同有无数恒星破灭,对着云峰碾压而去。云
  
      峰手掌张开,掌心布满纹路,好像是一条条星河,抵挡金国老者的拳头。
  
      拳掌碰撞。
  
      云峰被打的倒退数十米。
  
      他的修为终究低了,而且低了一个境界,挡不住金国老者。
  
      金国老者冷哼:“蚍蜉撼树。”说
  
      罢,他倒没再追击云峰,毕竟这里是天山,不是金国,他还是要给剑皇面子的。他
  
      转身看向鹿溪:“鹿溪公主,炎国修士哪有资格与你并肩而行,这世间唯有我们太子的光辉,才能让你变得更明亮。”
  
      “溪溪,不要怕他们。”
  
      夏笙愤怒道。鹿
  
      溪小手五指紧握,目中同样充满怒色。
  
      四周其他人,却快速远离她以及炎国众人,仿佛他们是瘟疫。实
  
      在是金国太强,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得罪。最
  
      终,鹿溪眼里闪过一抹无奈之色。倒
  
      不是她畏惧金国。
  
      金国再强,也不敢公然杀她,她没什么好怕的。
  
      她怕的,是会连累炎国众人。毕
  
      竟炎国如今处境本来就不妙,若再和金国矛盾加深,恐怕更加摇摇欲坠。正
  
      当她准备放弃坚持,要跟随走向金国队伍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是谁给你的胆子,对本座弟子出手的?”
  
      这声音,响起得太突然。四
  
      周骤然一寂。
  
      唰!
  
      无数道目光,投向炎国队伍中,一名青衣男子身上。    
  
      炎国众人面露喜色,老师终于出面了。但
  
      在场其他人却是惊愕不已。这
  
      青衣男子,看起来平平无奇,不知究竟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居然敢这样对金国老者说话。    鹿
  
      溪脚步微微一顿,神情也是一阵愕然。
  
      “你这是在老夫和说话?”                                                                                    
  
      金国老者愣了愣,几乎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滚。”林
  
      牧没兴趣与这种货色计较,连出手的欲望都没。“
  
      找死。”
  
      金国老者勃然大怒,又要出手。
  
      鹿溪脸色微变,急喝道:“住手。”
  
      金国老者目光一阵阴鸷,盯着鹿溪。“
  
      赵老,此人不知你的威名,不知者无罪,何况你是来邀请我,还是不要牵连其他人。”鹿
  
      溪道。“
  
      哼。”金
  
      国老者冷哼。
  
      尽管不悦,但鹿溪是太子看中的女人,对方的面子,他不能不给。不
  
      过既然有这机会,他也不会错过:“要老夫给公主面子可以,但也希望公主能给老夫面子,不要再拒绝老夫。”
  
      鹿溪咬着红唇,只觉无比憋屈。
  
      “鹿溪公主?”
  
      金国老者看着她。鹿
  
      溪彻底没辙,只能妥协:“好,我跟你走。”“
  
      早这样,不就什么事都没有……”金
  
      国老者面露满意之色。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青衣男子再次开口:“本座让你滚,没听到吗?”鹿
  
      溪面色猛变。
  
      她都已经做出妥协,炎国这男子为何还不知趣?这
  
      一下,她恐怕真没办法。
  
      看到她的神色,夏笙嘻嘻一笑,安慰道:“溪溪,不要担心,敢得罪我老师,那老头死定了。”察
  
      觉到夏笙的态度异常,鹿溪很错愕:“你老师?”
  
      一直以来,她与夏笙等人相处,都没见过他们有什么老师。
  
      骤然听到这话,她很是困惑。“
  
      不错。”
  
      夏笙笑道:“我老师,是刚刚回来的。”    
  
      “可是……”她
  
      还是不放心,毕竟那金国老者,是合数境高手。
  
      “安啦,区区合数境修为,对我老师来说,不值一提。”夏
  
      笙摆手。
  
      在灵界的时候,她尽管没见过林牧,但多次多次听过林牧的大名,知道林牧是能斩杀至圣的存在。                            那
  
      金国老者,只是个合数境修士,对老师来说,那还不是蝼蚁。
  
      “哈哈哈。”
  
      金国老者已怒极而笑,“鹿溪公主,不是老夫不给你面子,实在是某些杂鱼不知死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