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八十六章 猜疑

第八十六章 猜疑

第八十六章猜疑
  
  “是,正因为如此,二位王爷才守着倚翠阁不肯离开,非要阮娘说出与刺客的关系,连魏大人也劝不住。”停顿片刻,那人小声道:“主人,万一被他们发现倚翠阁的秘密,又或者追着查到咱们这里怎么办?”
  
  话音未落,阴寒刺骨的目光已是扫了过来,“害怕了?”
  
  那人被她盯着心里发毛,连忙道:“不是,小人只怕会坏了主人的大事!”
  
  绿衣面色稍霁,但眸中冷意依旧,“盯住倚翠阁,我明日就进宫见皇上,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另外,信王与那群刺客查得怎么样了?”
  
  “暂时没什么进展,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信王身边不止一个高手。”
  
  绿衣颔首道:“这两件事情是眼下当务之急,一定要尽快查清楚,尤其是那群刺客。”倚翠阁已是被搅得天翻地覆,再不抓到刺客,不知还会闹出什么事来。
  
  翌日天一亮,绿衣便去了昭明宫,她有东方洄亲赐下的玉牌,可以随意出入宫禁。
  
  东方洄下朝归来,听绿衣说完倚翠阁所发生的事情,也是满面惊意,在将事情仔细想了一遍后,面无表情地道:“朕明白了,这就是那群东凌刺客的用意。”
  
  绿衣试探地道:“他们的目的在倚翠阁?”
  
  东方洄冷冷道:“他们知道那两拨人是倚翠阁派去的,却不知道倚翠阁究竟掌握在谁的手里,与其费心费力的去查,倒不如假手于人。”
  
  “几位王爷就是他们看中的棋子?”
  
  “不错,在金陵城中,除了朕之外,论身份还有谁比他们高,一旦受袭,必会拼尽一切去查所有线索,哪怕明知道是刻意留下的也不例外,如此一来,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奴婢进宫之前,让人又去了一趟倚翠阁,虽然信王与穆王昨夜就走了,但二位王爷的人还在,控制着倚翠阁,不让他们与外界有任何接触。”见东方洄不说话,她又道:“倚翠阁一直是咱们三大情报来源之一,里面每个人都是精挑细选来的,就此失去的话,损失实在有些大,陛下您看是不是可以想想办法?”
  
  刺探、追踪甚至暗杀对于琉璃坊来说都不是难事,可这次事情,涉及的都是大周最顶尖的一群人,非她琉璃坊所能解决,否则绿衣也不会向东方洄开这个口。
  
  东方洄也明白这个道理,故而并未斥责什么,负手在光如明镜的金砖上走着,偌大的宫殿里,只能听到一下又一下的脚步声,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一顿,紧接着他道:“让王良去出这个面。”
  
  “王太傅?”绿衣惊讶地道:“他合适吗?”
  
  “你忘了王良的儿子娶了谁为妾,他出面调和,也不算太过突兀。”东方洄身为九五之尊,当然可以一声令下,让信王他们再也不敢踏足倚翠阁,可这样做,几乎等于明昭昭的告诉全天下,倚翠阁是他的,这是绝对不行的。
  
  被他这么一提,绿衣也想了起来,露出从昨夜到现在的第一抹笑容,“是了,王太傅出这个面最合适不过。”
  
  “而且大哥与老九都曾在他门下受教,多少要给些面子。”顿一顿,他道:“朕不便派人去王府,你走一趟。”
  
  “是。”绿衣应了一声,转而道:“穆王性子冲动,做事不分轻重,不顾前后,他去倚翠阁闹,算说得过去,但信王……奴婢想不明白,怎么也会参与到这件事里来,这可不像他的性子。”
  
  “东方汌!”东方洄缓缓念出这三个字,面色不断变化,许久,他忽地道:“绿衣,如果世人知道,控制着倚翠阁的人,是朕,他们会怎么想?”
  
  听得这话,绿衣慌忙跪下,“请陛下放心,就算当真出了什么事,也自有奴婢担着,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牵连到陛下!”
  
  “回答朕的话!”
  
  绿衣自他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又不敢抬头,只得盯着那双玄色绣金龙的千层底靴惴惴不安地道:“世人会以为陛下有失……有失仁君之风范,从而对陛下心存不满,甚至……甚至……动摇陛下的统治。”
  
  一声轻哼自头顶垂落,令绿衣身子一紧,越发低了头,过了片刻,东方洄的声音再次传来,“待到那时,得益的会是谁?”
  
  绿衣心生疑惑,泄露此事对东方洄的统治有百害而无一利,何来得益之说,正待要问,脑海里蓦然掠过一道锐利的星火,一个名字脱口而出,“信王!”
  
  东方洄眼眸微眯,无数精光在眼底闪过,“他是父皇长子,也是诸皇子之中,最擅于讨父皇欢心的,如果没有朕,说不定父皇会将帝位传给他;自父皇过世后,他深居简出,极是低调,但他当真没有那样的心思吗?”
  
  绿衣沉眸许久,抬头道:“陛下以为,行刺一事,他是幕后主谋?可是前日他也遇刺了。”
  
  东方洄冷笑一声,“他受伤了吗?”
  
  绿衣默然无语,是啊,东方汌虽然遇刺,却仅仅只是受了一些惊吓而已,毫发无损;究竟是暗中护卫他的高手施救及时,还是……根本就早有防备。
  
  绿衣缓缓道:“如此说来,信王表面臣服于陛下,其实一直在暗中谋划,想要取陛下而代之?”
  
  东方洄展一展双臂,凉声道:“朕早就知道朕那些个兄弟,没几个是省油的灯,果然,还没两年功夫,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窜出来了。”
  
  绿衣蹙眉眉道:“这么说来,信王已经知道倚翠阁是属于陛下的,想借这件事抖露出来,只是有一事奴婢想不明白。”
  
  东方洄盯着长窗上一个个精巧的格子,淡淡道:“那群刺客?”
  
  “是,从奴婢掌握的情况来看,他们必是东凌刺客,信王久居金陵,怎么会与东凌搭上关系?”
  
  “这个就要问他了。”说到此处,东方洄忍不住又是一声冷笑,“懂得勾结外敌来对付朕,真是长进得很。”
  
  绿衣试探道:“那信王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