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御前答话

第一百四十二章 御前答话

第一百四十二章御前答话
  
  镖头指一指桌子,道:“我们在打马吊,没听到你敲门声。”说着,他眼睛一瞪,故作生气地道:“我们又没欠你房钱,做甚把门敲得跟催命似的,害我输了牌?”
  
  店小二赔笑道:“客倌息怒,不关小人的事,是这几位大爷急着要见您呢,小人也没办法。”说着,他侧开身子,露出站在后面的怀恩等人。
  
  镖头虽然没接触过皇宫,但常年在外行走,眼力劲还是有的,一见怀恩那身绛红衣裳,便知是宫里来人,刚才那人果然没骗自己。
  
  他压下心里的紧张,拱手道:“这位是……”
  
  怀恩一甩拂栉,微笑道:“这位可是江宁震南镖局的周平镖头?”
  
  “在下正是周平,不知怎么称呼?”
  
  怀恩走进屋中,细声道:“咱家奉陛下之命,特来传周镖头与诸位镖师进宫。”
  
  此事周正早已从东方溯口中得知,但在怀恩面前,还是装出一副极其惊讶的样子,指了自己结结巴巴地道:“陛下……你说陛下要见……见我?这怎么可能?”
  
  怀恩笑眯眯地道:“最近京城发生了一桩颇为棘手的案子,有人向陛下进言,说周镖头或许会知晓当中内情,故遣咱家来请周镖头。”
  
  “原来如此。”周正恍然之余,又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公公,是什么案子?”
  
  “周镖头进宫见到陛下,自然就知道了。”说话间,怀恩走到周正忘记关起的窗前,探头打量了一眼底下的巷子,道:“这么凉的天,周镖头怎么还开着窗子,风吹着不冷吗?”
  
  周正怕他看出问题,赶紧随便寻了个借口,“我们练武之人,最不怕的就是冷,这么点风我们还嫌热呢。”
  
  “对对,再冷一些才好。”
  
  “关了窗子闷得难受。”众镖师纷纷出声附和,怀恩也不多说什么,笑笑道:“陛下还在承德殿等着,咱们走吧。”
  
  “是。”周正带着一众镖师忐忑不安地随怀恩来到昭明宫,穿过宫门后,差不多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来到一间巍峨肃穆的宫殿前,怀恩停下脚步,小声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咱家进去禀报陛下。”
  
  在周正答应后,怀恩推开朱红殿门走了进去,过了片刻,他重新走出来,示意周正等人进去。
  
  周正一行人战战兢兢地进到殿内,还没走到殿中间,就慌得跪了下去,伏身于地,声音不自觉地发颤,“草民……草民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他身后,那群镖师跟着行礼,同样是激动而慌张,对生活在最底层的他们来说,周帝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又是那样的遥远,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竟然可以踏足皇宫,亲眼看到掌握无上权威的至尊。
  
  “平身。”东方洄扫视了一眼,对卫文斌道:“你可认识他们?”
  
  早在周正等人刚进来的时候,卫文斌就已经认了出来,这会儿见东方洄问起,装模作样地打量了一会儿,道:“启禀陛下,臣认识,他们是江宁震南镖局的镖头周正以及镖师。”
  
  听得这话,刘明道当即道:“这么说来,你承认那十箱金银是你委托他们押送来金陵城的?”
  
  “非也。”卫文斌早已想好了说辞,不慌不忙地道:“两年前,曾有一桩案子因江宁知府草率判案,令被告不服,上诉至巡府衙门,由我亲自审理过问,震南镖局就是那桩案子的被告,为了审明案情,我几乎见过震南镖局每一个人,他们自然也不例外。”说着,他对惶惶站在一旁的周正道:“你告诉陛下与刘大人,本官所言属实与否。”
  
  周正微微抬起头,惶恐地道:“是,两年前有人托了一批假人参,想要以此讹诈镖局,正是卫大人亲自断的案子。”
  
  面对卫文斌暗自得意的眼神,刘明道轻哼一声,指着一字排开的十个箱子对周正等人道:“你们仔细瞧瞧,这些箱子可是几日前被人劫去的那些?”不等周正言语,他又道:“此乃陛下面前奏对,你等想清楚了再回答,以免犯下欺君之罪。”
  
  周正似乎被他的话吓到了,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直至刘明道催促了一句,方才神色慌张地道:“不是……不是的。”
  
  刘明道冷笑一声,“你连东西都没看,怎知不是?分明就是心里有鬼!”
  
  卫文斌暗自蹙眉,这个周正被刘明道唬了一句就吓成这副德行,真是没出息;在心里骂了一句后,他朝东方洄道:“陛下,周正等人本是市井小民,骤见君颜,难免会紧张失措,臣以为,刘大人这样审问,实在不公。”
  
  刘明道不甘示弱地道:“陛下,臣只想尽快审清真相,还江宁百姓一个公道!”
  
  卫文斌嗤声道:“刘大人口口声声公道,本官却是半点没看出来。”
  
  东方洄抬手制止二人争执,“好了,你们都退下,朕亲自来问。”待得殿内重新安静下来后,他看向神色不安的周正,“你们来金陵做什么?”
  
  周正低了头,颤声道:“回陛下的话,草民等人受托押送一批镖物来金陵。”
  
  “什么镖物,雇主又是谁?”
  
  周正攥一攥满是冷汗的手心,抬起眼战战兢兢地望着东方洄,“陛下,是否草民说出实话,就不会有事?”
  
  “只要你们如实供述,朕自会恕你们无罪。”说着,东方洄朝那十个箱子扬一扬下巴,“去吧,看清楚一些。”
  
  “多谢陛下。”周正叩谢一声,挪步来到金银耀眼的箱子前,待得一个个看下来后,他回到原处,说出一句令东方洄意想不到的话来,“陛下,这十个箱子就是草民等人此次负责押送来金陵的镖物。”
  
  卫文斌陡然一惊,镖银刚刚被劫之时他就交待过周正,不论谁人问起,都要极力否认这批镖银,何以不听自己的话?他当即就想质问周正,无奈刘明道就在对面,只得生生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朝周正投去警告的目光,示意他不要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