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兴师问罪

第一百七十四章 兴师问罪

第一百七十四章兴师问罪
  
  赵候爷本是讨好平阳王妃,哪知碰了一鼻子灰,捧着在手里的茶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满脸尴尬。
  
  眼见自家老爷受辱,赵夫人心中不快,无奈平阳王妃身份摆在那里,不敢得罪,只能命下人去换了新茶来,旋即试探道:“不知王妃今日大驾光临,是为何事?”
  
  平阳王妃低头一笑,垂落于两边的重重珠络因她这个动作相互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也没什么,就是听说两个孩子吵架了,所以带惜君来向二位道歉,惜君这孩子,自幼被我与王爷宠坏了,性子一上来,就不管不顾,不分轻重,让平清受了委屈,实在过意不去。”
  
  平阳王妃的话令赵候爷受宠若惊,连忙道:“王妃言重了,就是两个孩子一时闹别扭,不打紧。”
  
  “错就是错。”平阳王妃目光一转,落在把玩着腰间玉佩的沈惜君身上,徐声道:“还不赶紧让赵候爷与赵夫人道歉?”
  
  沈惜君撅着嘴不动,之前让她向赵候夫妇行礼,已是一肚子不乐意,这会儿又要她道歉认错,更是不情愿。
  
  赵候爷连连摆手,“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而且都过去了,王妃不要再为难宗姬了。”
  
  平阳王妃不理会他,盯了沈惜君道:“连为娘的话也不听了吗?”
  
  这一回,平阳王妃的语气比刚才重了许多,沈惜君终归还是有点怕她,眼中泪光一闪,万分委屈地上前屈膝道:“惜君不懂事,请赵候爷与赵夫人原谅!”
  
  “宗姬言重了。”赵候爷夫妇赶紧将她扶起,不过这么一来,之前堵在心里的那口气,倒是消了七七八八。
  
  在沈惜君退回来后,平阳王妃环视了四周一眼,含笑道:“怎么不见平清,可是还在生惜君的气?”
  
  赵夫人忙道:“怎么会呢,只是她在自己房中,不知王妃与宗姬来了。”说着,她起身道:“我这就去将平清唤来。”
  
  赵夫人一路来到赵清平位于东厢的房间,命人强行将门打开后,来到趴在桌上哭泣不止的赵平清身边,一边抚着她抽动的背脊一边将刚才发生在正厅里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即道:“母亲知道你受了委屈,但平阳王妃亲自带着昌荣宗姬来道歉,也算有诚意,听母亲的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毕竟……平阳王府不是咱们能得罪的。”
  
  赵平清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庞看着赵夫人,良久,她点一点头,哽咽地道:“嗯,我听母亲的。”
  
  “乖。”赵夫人欣慰地点点头,拿帕子替她拭净泪痕,拉着一路来到正厅,尽管心里还有委屈未消,赵平清还是乖巧地行了一礼。
  
  平阳王妃招手示意她近前,仔细打量了一番,和蔼地道:“瞧瞧这又红又肿的双眼,一定是哭过了,真让人心疼。”
  
  赵平清瞅了旁边板着一张脸的沈惜君,小声道:“其实沈姐姐之前的训斥并没有错,平清确有不对之处。”
  
  平阳王妃笑一笑,在示意她回到赵夫人身边后,抚着瑞香色裙裾盈盈道:“惜君那桩事情说完了,现在该说说别的事情了。”
  
  赵氏夫妇对视了一眼,疑惑地道:“敢问王妃,还有什么事情?”
  
  平阳王妃拉过沈惜君的手,轻拍着道:“我这个女儿啊,自幼娇生惯养,不论是我还是王妃又或者是太后,都宠着护着,不舍得她受一点委屈,这也令得她性子异常单纯,不懂得掩饰喜恶,更不懂得人心险恶的道理;别人稍稍对她好一些,她就对人掏心掏肺,没一点防备,让我这个做娘的操碎了心,就怕她一不小心被人给算计了。”
  
  赵候爷摸不准她突然说这些话的用意,小心翼翼地赔笑道:“昌荣宗姬身份尊贵,谁又敢算计她。”
  
  “我本来也这么想,直至这会儿才发现,原来还真有胆大包天的人。”尽管平阳王妃那张精心描绘过的脸上依旧是一副笑意吟吟的模样,但那双凤眼清冷如秋霜,寻不到一丝笑意。
  
  赵候爷隐隐察觉到不对,心口微悬地道:“王妃这话从何说起?”
  
  平阳王妃凉声道:“赵候爷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明知故问这一套?”
  
  赵候爷声音微颤地道:“王妃这话……不知从何说起?”
  
  赵夫人接过话道:“就是啊,我与老爷什么都不知道。”
  
  平阳王妃唇边绽出一丝幽冷的笑容,转首看向轻咬着嘴唇的赵平清,“那你呢,也不知道吗?”
  
  赵平清身子微微一颤,怯怯地望着平阳王妃,“平清不知,请王妃明示。”
  
  瞧见她这个样子,沈惜君气不打一气来,竖眉上前喝斥道:“你别在这里装可怜,我告诉你……”
  
  “惜君!”平阳王妃扫了她一眼,打断道:“我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没规没矩的,还不退下。”
  
  沈惜君怒火烧得正盛,哪肯就此退下,“我又没说错,她……”
  
  平阳王妃面色一寒,加重了语气喝道:“忘了来之前,我与你说了什么吗,退下!”
  
  沈惜君面上掠过一丝犹豫,默然半晌,终是退了下去,但忿恨的目光一直落在沈惜君身上,令后者浑身不自在。
  
  在解决了这个小小冲突后,平阳王妃弹一弹用涂着紫红丹蔻的指甲,继续道:“惜君性子直率,所以平日里往来的人并不多,当中最要好的莫过于平清,所以我与王妃这些年来,一直拿平清当女儿看待,但凡惜君有的,总不忘给平清备上一份;平清,我说的可是真的?”
  
  赵平清深深一福,一对明玉耳铛在粉白的颈边晃动,“王妃待平清的好,平清一世都会记得。”
  
  “一世记得……”平阳王妃幽幽一笑,展一展绣纹繁复的袖子,扬眉道:“平清你还是那么会说话,让人察觉不出一丝问题,难怪连我也被你骗了。”
  
  赵平清一慌,急急摇头道:“王妃何出此言,平清从未欺骗过王妃。”
  
  赵夫人也忍不住道:“是啊,平清这孩子从不说谎骗人,王妃您定是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