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两百零三章 大婚之夜

第两百零三章 大婚之夜

第两百零三章大婚之夜
  
  “臣弟恭送陛下!”直至东方洄一行走得不见身影,东方溯二人方才直起了身子,东方泽轻哼一声,“什么不想七哥有事,分明就是不愿意将兵权交给七哥。”东方洄那番话虽然轻,但他就在一旁,听了个清清楚楚。
  
  东方溯收回目光,神色平静地道:“这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情。”
  
  东方泽翻了个白眼道:“就怕事情不止如此,七哥刚才也听到了,他要征调健锐营给平阳王,若是暂时的也就罢了,就怕这一征调,他就不打算还回来了,这小半年来,他明着暗着可是削了二哥与五哥他们不少权,连我也险些挨了刀子!”
  
  东方泽徐徐道:“我也猜到了,所以这次一定要得到这个统兵之权!”
  
  “我当然也想七哥领兵出兵,可他的态度,七哥也瞧见了,别说给你机会了,连多说几句都不愿意。”
  
  “一开始不就料到会这样了吗?”东方溯摊开手掌,盯着掌心纵横交错的纹路,自言自语道:“否则我何必要娶她们二人。”
  
  知晓齐国进犯,阳关谷即将失守消息的,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绝大多数人还被蒙在鼓中,以为边境安宁,天下太平。
  
  这一夜,睿王府席开五十桌,觥筹交错,宾客喧哗,异常热闹,直至两更时分,宾客方才相断离去。
  
  宾客已散,东方溯却还在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不,确切来说是往嘴里灌酒,蔡元小声道:“王爷别喝了,这会儿已经快三更了,您该去东院安歇了。”虽然二妃同时入府,但新婚之夜,当是属于正妃也即沈惜君的。
  
  “三更……”东方溯又倒了一杯酒,朝穆宅的方向举杯,微不可闻的声音在满是酒气的唇齿间低低响起,“千雪,我敬你!”
  
  在将辛辣的酒狠狠倒入口中咽下后,他撑着桌沿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走着,蔡元赶紧扶住他,走了一会儿觉得不对,提醒道:“王爷,这是去西院的路呢。”
  
  “本王知道。”东方溯答了一声,仍是一步接一步地往西院走去,与绢红宫灯交织在一起的月光在他身后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东院中,红帕下盛妆打扮的沈惜君静静坐在挑着软罗红帐的床榻上,这样的姿势她已经保持了将近三个时辰,虽然很累,却甘之如饴。
  
  王妃……睿王妃……
  
  只要一想到这几个字,她便满心欢喜,等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终于如愿以偿了,从今往后,她就是名正言顺的睿王妃,是东方溯明媒正娶的妻子;唯一令她不太舒服的,就是多了一个赵平清。
  
  不过,细细想来,赵平清前些日子说得那番话也不无道理,慕千雪才是她最需要除去的人,与之相比,赵平清根本不算什么。
  
  “宗姬,您一整天都没吃过什么东西,这里有莲子糕,您吃一块垫垫饥吧。”阿紫的声音自红帕外传来,沈惜君摇头道:“我不饿,你们自己吃吧。”
  
  另一名陪嫁侍女阿兰掩唇笑道:“宗姬这会儿一心想着王爷,又哪里会感觉到饿。”
  
  沈惜君被她说中心事,粉面羞红,娇声斥道:“好一个饶舌多嘴的丫头,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
  
  “奴婢知错,奴婢不敢了。”阿兰笑嘻嘻地求饶着,在她们笑闹时,外面传来打更的声音,阿紫细细听了道:“都已经三更了,王爷怎么还不过来。”
  
  “我去瞧瞧。”阿兰说着走了出来,待得再回来时,脸上不仅没了出去时的笑意,还异常难看。
  
  阿紫瞧着不对,低声道:“怎么了?”
  
  阿兰瞅了一眼覆着云锦红帕的沈惜君,在阿紫耳边低语了一句,后者神色一变,为免惊动沈惜君,她以唇形问道:“当真?”
  
  在阿兰肯定地点头后,阿紫脸色变得异常难看,默默不语,沈惜君虽然没听到声音,却也察觉出了几分不对,“怎么了?”
  
  阿紫勉强一笑,“没什么,阿兰说……穆王高兴多喝了几杯,这会儿正发酒疯呢,王爷在照顾他。”
  
  沈惜君半信半疑地道:“真是这样?”
  
  “当然了,奴婢怎么敢骗您。”这般说着,阿紫道:“宗姬今日被那些个繁文缛节扰了一天,必是累得很,不如奴婢侍候您歇下吧。”
  
  沈惜君想也不想便道:“不行,母亲与喜娘都交待过,这喜帕必得要王爷亲自挑开才行。”
  
  “可是……”阿兰刚说了两个字,便被阿紫以目光制止,可惜为时已晚,沈惜君刚刚压下去的怀疑又升了起来,且比刚才更深,抬手微微掀开一些帕子问道:“出什么事了?”
  
  阿紫赔笑道:“没有,能有什么事情啊,奴婢就是怕您累坏了,所以才……”
  
  沈惜君冷冷打断她未完的话语,“要想继续说废话,就给我滚出去!”说罢,她视线一转,盯着那双面上绣有玉兰花的绣鞋,道:“阿兰,你说!”
  
  “奴婢……奴婢……”阿兰绞着手指迟迟不曾说下去,直至沈惜君一再催促,方才无奈地道:“奴婢刚才问了府中的下人,他们说……王爷去了西院!”
  
  “什么?”红帕应手而落,露出沈惜君妩媚艳丽的脸庞,沈惜君看出不看扯落的红帕,死死盯着阿兰,“你说王爷去了哪里!”
  
  阿兰怯怯地望着那张近乎扭曲的面容,“去了……西院!”
  
  “赵平清!”沈惜君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三个字,气得浑身发抖,双手攥得咯咯作响,精心修剪并涂着艳红丹蔻的指甲在掌心接连折断。
  
  新婚之夜,东方溯宿在侧妃房中,让她这个正妃独守空房;此事传扬出去,她必会沦为整个金陵的笑柄,而这一切……都是拜赵平清所赐!
  
  亏得那个贱人之前口口声声说什么姐妹情,结果呢,一转眼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哼,慕千雪是她的挡路石,赵平清……又何尝不是,一个都不能放过!
  
  “替我更衣!”沈惜君费尽全身力气,方才压下去西院找赵平清算帐的冲动,母亲说过,入了睿王府她要学会忍,哪怕心里再恨也要忍着,如此才能够得到东方溯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