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两百二十九章 传令

第两百二十九章 传令

第两百二十九章传令
  
  蔡元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便恢复一惯的恭敬之色,“王妃请说,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就最好了。”红翡滴珠贴在额头,冰凉沁心,“我听闻王爷从宝恒银号那里借了三万两银子,可是真的?”
  
  蔡元骇然色变,怎么也想不到沈惜君竟会知晓此事,好一会儿方才缓过神来,强笑道:“竟有这件事吗,小人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顿一顿,他试探道:“不知王妃……是听谁说的?”
  
  沈惜君捋一捋耳边的碎发,凉声道:“我听谁说的不要紧,要紧的是,王爷借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真没这样的事情,王妃您……”不等蔡元说下去,沈惜君已是道:“既然蔡总管不知情,那就算了,正好我下午要出去,顺道去宝恒银号问问,我记得……那家的掌柜姓陶,逢年过节的都会去平阳王府拜会我父亲,我也见过几回。”
  
  听她说要去宝恒银号,蔡元心里暗暗发急,又不便明着阻止,只得按捺了心中的急切赔笑道:“王妃有什么事情,交给小人去办就是了,哪里用得着劳您亲自出府;再说这天还有些冷,万一受凉了可怎么办?”
  
  沈惜君斜睨了他一眼,冷冷道:“原来蔡总管还知道我是这睿王府的王妃吗?”
  
  这句话说得无疑有些重了,蔡元赶紧道:“小人一直敬重王妃,断无半分不敬之念,还望王妃明鉴!”
  
  沈惜君面色冰冷地道:“你若真心口如一,就不会事事瞒着我,帐房一事如此,宝恒银号一事又如此,拿所有庄子屋契、田契去抵押借银,蔡元,你这差事当得可真好!”
  
  “王妃误会了,小人没有!”面对她的喝斥,蔡元冷汗涔涔,连头也不敢抬。
  
  “没有?”沈惜君冷笑道:“是没有隐瞒帐房提银之事,还是没有隐瞒宝恒银号的事,蔡元,我知你是王爷身边的人,但这王府里的事情,我也有权知晓的,不是吗?”
  
  “王妃说得是,说得是。”蔡元哪里敢当着她的面说半个不字,连连点头。
  
  沈惜君扫过在水面下游曳的锦鲤,冷冷道:“那现在,蔡总管可以说实话了吗?”
  
  蔡元瞒不过,只得道:“是,王爷确实问宝恒银号借了三万两银子。”说着,他又急急道:“不过王妃放心,所有银子都已经悉数还回去了,那些田地屋契也都拿回来了。”
  
  沈惜君面目阴沉地道:“她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蔡元眼皮一跳,垂目道:“这个小人是真不知情,王妃您再问一百遍一千遍,小人也是一样的回答,如果您想知道,就只能去问王爷了。”
  
  沈惜君默然片刻,挥手道:“行了,你退下吧。”
  
  听得这句话,蔡元如逢大赦,赶紧离去,望着他近乎逃离的背影,阿兰二人对视了一眼,迟疑地道:“宗姬,那现在……咱们要去南轩吗?”
  
  沈惜君闭一闭目,疲惫地道:“我累了,想回去睡一会儿。”
  
  “是。”阿兰二人赶紧答应,她们心里也不愿意沈惜君去找东方溯质问,万一争执起来,只会令两人本就不怎么样的关系更僵。
  
  是夜,蔡元与往常一样,向东方溯巨细无遗的禀报着府中这一日的大小事务,以前东方溯是从来不管这些的,但从大婚后,就要求他每日禀报,任何一件小事都不许拉下。
  
  “平阳王府派人送来血燕、虫草、雪蛤各四盒,给王爷与王妃滋补,王爷那一份,小人放在了前厅,等候王爷处置。”
  
  东方溯淡然道:“那些东西我也用不着,把我那份一并送去东院吧。”
  
  “是。”蔡元答应一声,神情犹豫地道:“还有一件事,小人……觉得有些奇怪。”
  
  东方溯眉头一皱,“何事?”
  
  “小人今日送东西过去的时候,遇见王妃,没说几句,王妃就问小人,王爷是不是拿了屋契与田契去宝恒银号借银。”蔡元满面困惑地道:“府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王爷与小人,小人从未与人说过一言半句,王妃……又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之前提空帐房存银的事情,王妃竟也知道,实在令人奇怪。”
  
  烛光微微一跳,一滴软红的烛泪自青铜烛台上淌下来,结成倒挂的形状,“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蔡元答应之余又问道:“王爷,今夜可还是歇在西院?”
  
  东方溯微一思忖,摇头道:“今夜不过去了,你让平妃早些歇息。”
  
  在他离开后,东方溯屈指轻叩着桌案,神色若有所思,良久,他抬起双手轻拍数下,门悄然而开,紧接着一道黑影出现在书房中,“十三听候王爷吩咐!”
  
  东方溯瞥了一眼燃烧了一半的红烛,沉声道:“派几个人日夜盯着王妃还有……平妃!”
  
  “是!”十三简洁地应着,神机营做事,从来只听命令,不问理由。
  
  十三离开后,书房重新恢复了寂静,只有红烛静静陪着东方溯……
  
  二月十五日清晨,慕宅前院之中,剑光纵横,寒光凛冽,只见徐立、阿信、十九三人各执一柄长剑与十六对战,一如数日前,与东方泽那场对战。
  
  对战越久,十六眉头就皱得越紧,打到现在,他已经出尽全力,竟然仍不能压住对方;虽说是以一敌三,但他很清楚,十九只出了三分力,至于徐立、阿信更是武功粗浅不入流,一对一的打,不出三招就可以收拾了他们,可现在……三人为阵,竟令他如同老虎遇上刺猬,无处下手。
  
  “停下吧。”听到这个声音,诸人各自收了手里的剑,漫天剑影亦随之消失。
  
  徐立反手握剑,满面兴奋地望着朝他们走来的慕千雪,“公主,我们做得可还好?”他从来没想过,他们竟可以挡住武功高强的十六,令其寸步难进。
  
  “很好。”慕千雪含笑赞许了一声,看向依旧皱着双眉的十六,“如何?”
  
  十六看了她一会儿,摇头道:“我刚才已是使尽全力,但仍破不了公主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