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五百零八章 以退为进

第五百零八章 以退为进

第五百零八章以退为进
  
  赵佶不敢求饶,只是一遍遍说着“该死”二字,东方溯眼底掠过一丝锋芒,“天机卫的人呢?”
  
  “他们没能杀了贵妃,一直藏身在金陵城外,不曾离去,另外……”赵佶瞅了他一眼,小声道:“张启凌并没有死。”
  
  东方溯眸光一冷,“那个东凌皇子?”
  
  “是。”赵佶不敢与他对视,低头道:“当日一战,张启凌为护贵妃与二殿下安宁,舍身挡剑,受了重伤,本来难以活命,但不知天机卫存了什么心思,竟然将他带走,又花大力气救活了他。”
  
  这番话令东方溯目光微微一冷,面无表情地道:“可知他们藏身何处?”
  
  赵佶颤声道:“罪臣……知道,但恐怕……他们已经不在那里。”
  
  东方溯一怔,“为什么?”
  
  “因为……”赵佶刚说了两个字,便被赵平清打断,“就算张启凌还活着,也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不值得陛下为他费心。”顿一顿,她磕头道:“尽管是天机卫蓄意怂恿,但父亲行刺贵妃是不争的事实,臣妾愿受一切责罚,只求陛下饶父亲一命,另外……还请陛下善待恒儿这个没娘的孩子。”说到后面,她已是泪水涟涟,那些泪水在地上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水泊。
  
  提及予恒,东方溯眸中冷意稍缓,未等他言语,赵佶已是咬牙道:“我们固然有错,可贵妃呢,难道她就半点错处也没有?”
  
  赵平清露出一抹慌意,急急喝止,“父亲不要再说了。”
  
  赵佶目光露出几分狰狞,“这是事实,为何不让我说?”
  
  赵平清又气又急地道:“什么事实不事实,咱们又不清楚,总之不许说。”
  
  东方溯疑声道:“还有什么事?”
  
  赵佶咬牙道:“贵妃明明知道是臣行刺,却还向陛下求情开释,陛下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东方溯神色一动,冷声道:“说下去。”
  
  赵佶冷笑道:“因为贵妃怕臣一死,张启凌也要跟着陪葬,这才不得已来向陛下求情。”
  
  “你说她是为了张启凌?”东方溯的声音淡若秋风,却令人不寒而栗。
  
  “是!”赵佶狠狠点头,“惠妃知道臣被京兆府抓住牢中,心急之下,去见了贵妃,想求她饶臣一命,可惜任是百般哀求认错,贵妃始终不肯松口,无奈之下,惠妃只有以张启凌的性命相威胁,迫使贵妃答应;但同时,贵妃也提了一个要求,让十九见张启凌一面。”
  
  “就在今日,臣带十九去见张启凌,结果她趁臣不备,救走了张启凌。”说到此处,他用力磕了个头,“臣是有罪,但贵妃欺君罔上,私通东凌人,同样是罪不可恕!”
  
  东方溯眼角狠狠一搐,面无表情地道:“死到临头,还在满口胡言,真真是该死!来人!”
  
  “臣若有一句虚言,赵氏满门皆不得好死!”赵佶举手一字一字发下狠誓。
  
  东方溯本欲让人将他拉下去治罪,听到他发下这等狠誓,不禁怔了一下,赵佶趁机道:“陛下可传禁军一问,看十九今日是否出宫未归。再者,贵妃若与张启凌没有私情,后者怎会一直带着她,又怎会在金陵城外不要性命地维护她?陛下乃是圣明君主,当能看出其中蹊跷。”顿一顿,他又道:“他们相识甚早,说不定还在金陵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私情,就连二殿下也……”
  
  “说够了吗?”东方溯阴恻恻地盯着他,后者被他盯得心头发颤,赶紧止了嘴边的话,伏首不敢言语。
  
  “陛下,您别听父亲胡说,贵妃与您共经生死,岂会如父亲所说的那样,至于张启凌的事情,想是……想是……”赵平清迟迟没有说下去,仿佛是想不出说辞,半晌,她磕头道:“总之,纵然天下人背叛陛下,臣妾也相信贵妃不会是其中之一。”
  
  东方溯神色变幻不定,良久,他起身走到赵平清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以为这样说,朕就会饶过你们吗?”
  
  赵平清含泪摇头,“臣妾有负陛下信任,岂敢求陛下原谅,只求陛下饶过父亲,臣妾来生愿做牛做马,还陛下恩典!”
  
  “说得倒是好听!”东方溯冷冷一笑,唤了禁军进来,道:“将赵佶押入京兆府大牢,听候发落,另外没有朕的允许,不许任何人探视!”
  
  看到赵佶被押下去,赵平清泣声道:“陛下开恩!”
  
  “哼!”东方溯目光冰冷地漫过她,“回你的含章殿去好好思过,不许踏出一步!”
  
  “陛下……”
  
  “真要朕治你死罪,方才高兴吗?”见东方溯这么说,赵平清不敢言语,磕头一礼,含泪退出了承德殿,在步出大殿后,赵平清低垂的唇角泛起一抹无声无息的微笑。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慕千雪,你要我死,我就拉你陪葬!
  
  在她走后,东方溯一言不发地站在殿中,他不说话,张进等人自不敢言语,大殿静得犹如一潭死水。
  
  天边霞光渐渐敛去,幕色犹如一件蝶衣,徐徐披落在昭明宫上,晚风四起,消去几分暑气。
  
  “去将林默唤来。”东方溯开口打破了近乎凝滞的气息。
  
  孙兴暗自松了一口气,赶紧道:“奴才这就去。”
  
  不一会儿,一身戎装的阿二走了进来,朝站在窗前的东方溯拱手,“陛下有何吩咐?”
  
  东方溯默然望着窗外的茫茫暮色,“十九呢?”
  
  阿二一怔,旋即道:“据臣所知,十九早前出宫去了,尚未归来。”
  
  东方溯目光微微一沉,“知道她去做什么吗?”
  
  阿二摇头道:“卑职不清楚,应该是贵妃娘娘命她去办些事情。”
  
  寂寂半晌,东方溯转过身来,冷冷道:“朕要你立刻将她找到。”
  
  阿二听着不对,试探道:“陛下,可是出什么事了?”
  
  “你不必多问,照朕的吩咐去做就行了。”在阿二领命后,他又道:“找到之后,立刻带她……与她身边的人来见朕,不得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