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杀机毕现

第六百一十三章 杀机毕现

第六百一十三章杀机毕现
  
  此时,张进取来圣旨,横在那几名踌躇不定的太监面前,肃容道:“陛下有旨,贵妃禀承宫规,统领六宫之事,任何人不得有违,否则格杀勿论,尔等还不退下!”
  
  望着那道代表至高无上权利的圣旨,那几名太监露出畏惧之后,正要后退,耳边传来陈太后森冷如铁的声音,“都给哀家站住,哪个敢退后一步,立刻拖出去乱棍打死!”
  
  慕千雪眸光一沉,“太后当知犯上欺君是什么罪。”
  
  陈太后冷笑一声,狠色毕露,“你不必拿皇帝来压哀家,哀家今日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能凭这道圣旨要了哀家的性命!拖下去!”
  
  这一次,那些太监不敢再怠慢,强行将慕千雪拉到殿外,迫她跪下,张进见势不对,在小元子耳边低语几句,在小元子悄悄离去后,他来到陈太后身边,急声道:“太后三思啊,若是陛下回来,发现您这样对贵妃娘娘,岂不坏了您与陛下的母子情份。”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话,陈太后更是怒不可遏,“要不是她整日在皇帝跟前挑拨,皇帝怎么会不听哀家的话,非得出征西楚,哀家今日,绝不会轻饶了她!”
  
  “走开,全部都走开,不许你们欺负母妃。”予怀不知何时来了这里,一边嚷着一边用力推着那几名太监。
  
  慕千雪怕他受伤,连忙对花蕊道:“快带二殿下回去,不要让他出来。”
  
  予怀挣开来拉她的花蕊,张开小小的手拦在慕千雪身前,“我不走,我要保护母妃!”
  
  这句稚嫩的话,令慕千雪几乎落泪,哽咽道:“怀儿乖,母妃没事,你回自己屋里去,母妃过会儿就来看你。”
  
  予怀虽只有三岁,却已经开始懂事,哪肯离去,他这样护着慕千雪,那些宫人顾及他身份,不敢胡来,一时僵在那里。
  
  陈太后蹙一蹙眉,招手道:“怀儿,到祖母这边来。”
  
  予怀瞅瞅她又瞅瞅慕千雪,似乎想到了什么,踩着羊皮小靴来到陈太后身前,仰头道:“祖母,是您在罚母妃吗?”
  
  陈太后淡然颔首,“是,你母妃犯了错,祖母不得不罚。”
  
  予怀扁一扁小嘴,拉了她袖子,泪汪汪地哀求道:“祖母,怀儿求求您,不要罚母妃了。”
  
  “不行!”陈太后挣开他的手,断然拒绝,“有错就要罚,任何人都不能例外!”说着,陈太后扬眉朝那几个不知所措的太监道:“让她跪下!”
  
  一众太监不敢违背她的命令,道了一声“得罪”,强迫慕千雪跪在地上,予怀急忙就要奔过去,被彩云一把拉住,虚笑道:“时辰不早,奴婢带二殿下去上书房听先生讲课。”
  
  “我不去!不去!”予怀哪里肯依,拼命挣扎,无奈他身小力微,根本敌不过彩云,被强行抱起往外走,予怀见挣脱不开,竟是张嘴狠狠咬在彩云胳膊上,后者吃痛,下意识松开了手,予怀趁机滑下,他动作太急,摔了一跤,爬起来看也不看,疾步奔到慕千雪身边,紧紧依偎着她。
  
  陈太后看到彩云被咬出血的伤口,面色越发难看,“来人,把二殿下送到掖庭关起来,不许他出来。”
  
  “本宫看谁敢!”慕千雪豁然起身,脸上含着狰狞之色,犹如一头随时择人而噬的兽,散发着肃杀之气,那些太监被她气势所慑,不敢妄动。
  
  她目光一转,落在陈太后面上,冷言道:“陛下失踪,下落不明,西楚虎视眈眈,随时会大军压境,太后不立即召见文武百官商议抵制西楚的对策,反而在这里对臣妾兴师问罪,搅得人心惶惶,六宫不宁,是何道理?万一真让西楚攻入金陵,太后要怎么向大周列祖列宗,向大周千千万万的百姓交待?”
  
  陈太后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容氏赶紧扶住,“太后仔细身子。”说着,她瞪了慕千雪质问道:“你身为宫嫔先是干涉朝政,陷陛下于险境;现在又不敬太后,该当何罪?”
  
  “放肆!你不过是母后身边的一条狗,也敢质问贵妃!”随着这声喝斥,一道深红绣翟凤身影来到院中,正是沈惜君,在她身后跟着小元子。
  
  在宫人的施礼中,沈惜君缓步走来,在冷冷横了容氏一眼后,她朝陈太后欠一欠身,“参见母后。”
  
  陈太后平一平气息,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儿臣知母后因为陛下一事,着急难过,但此事实在怪不得贵妃,还请母后暂息雷霆之怒。”
  
  陈太后怒极反笑,“怎么,哀家现在连罚一个宫妃的权力都没有了?”
  
  “不敢。”沈惜君微一欠身,笑意吟吟地道:“儿臣只是觉得,母后这样做未免有些赏罚不明,而且贵妃现在身怀六甲,再过两个余月就要临盆了,母后却让她这样跪着,连个期限也没有,万一伤到龙胎,不止薄了皇家香火,传到世人耳中,难免会说母后刻薄。”
  
  “倒是长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陈太后徐徐笑着,下一刻已是冷意森森,“可惜了,今日这个情,谁也求不起——包括你!”
  
  沈惜君神色一沉,旋即笑了起来,“既然母后心意已决,儿臣也没有法子,不过儿臣会传召九王、宗正、六部尚书入宫;他们皆是陛下倚重的肱骨之臣,想必……”她扫了一眼张进捧在手中的圣旨,笑意越发温和,“会很乐意执行陛下留下的旨意。”
  
  陈太后瞳孔急缩,森然道:“你这是在威胁哀家?”
  
  “儿臣一向尊敬母后,别说威胁,连一丝不敬的念头都不敢有。”沈惜君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慕千雪身前,笑吟吟地道:“只是母后这般以势压人,实在难以令人心服。”
  
  随着她的话,漪兰殿宫人尽皆跪下,齐声道:“请太后三思!”
  
  春光明媚,陈太后面色却是青白交错,手里的沉香佛珠被她生生攥断,那些个沉香珠子掉落下来,滚得满地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