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太子之位

第六百四十八章 太子之位

第六百四十八章太子之位
  
  打发宫人离去后,,陈太后拉过予恒,神情郑重地道:“恒儿,哀家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要听从,切不可任性。”
  
  “皇祖母请说。”
  
  陈太后指着及膝的朱红门槛,一字一顿地道:“出了这个门,就不许再记得刚才的话,一个字都不许记得!”
  
  小聪子听到这话,急忙道:“主子大冤未报,太后为何……”
  
  “闭嘴!”陈太后声色俱厉地打断,冷冷睨着小聪子,“你在予恒面前胡言乱语的那笔帐,哀家还没跟你算,你倒先嚷嚷起来,看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小聪子含泪道:“奴才死不足惜,只求还主子一个清白。”
  
  “你以为哀家不想吗,只是……”陈太后摇头未语,片刻,她再次看向予恒,“记住皇祖母的话了吗?”
  
  予恒定定望着陈太后,半响,他哑声道:“为什么?”
  
  “为了你平安。”陈太后抚着他微微颤抖的肩膀,叹息道:“皇后现在视你如亲子,是因为你不知道当年的真相,一旦知晓,你就成了一个祸害,她又怎么会放过你。”
  
  “退一万步说,即使皇后肯看在这十年情份上,放你一条生路,还有慕氏在,她一向心狠手辣,是断然不会放过你的。”陈太后重重叹了口气,“与其这样痛苦的记着,倒不如忘记一切,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忘记……”予恒喃喃念着这两个字,两滴温热的泪水顺着脸庞划落,他无助地看向陈太后,“皇祖母,孙儿做不到……”
  
  “做不到也要做!”陈太后神色凝重地道:“除非你不想活命了。”
  
  予恒身子一颤,神情彷徨而迷芒,这个时候,一直跪在地上的小聪子突然爬起来往外奔去。
  
  陈太后面色一冷,当即命人拦住他,“你要去做什么?”
  
  小聪子咬牙道:“既然太后不许殿下报仇,就由奴才去,拼了这条性命不要,也要替主子讨回公道。”
  
  “你想与她们同归于尽?”陈太后冷笑连连,“皇后姑且不说,慕氏身边一直有神机营在暗中守卫,没等近身,你就已经死了。”
  
  她的话令小聪子面色灰败,悲声道:“难道……主子真要永远背负骂名,做一个孤魂野鬼吗?”
  
  陈太后长叹一声,幽幽道:“或许这就是她的命吧。”
  
  小聪子难过不已,捂着脸哀哀哭着,在这雪夜里听来,犹如无处可归的孤魂,听得人倍感凄凉。
  
  “如果……”予恒听着外面呼啸的风声,沉声道:“孙儿不肯就此罢休呢?”
  
  陈太后唇角微弯,转瞬被惊慌覆盖,“你想做什么?”?迎着她担忧的目光,予恒一字一字道:”孙儿想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至少让她可以葬入皇陵。”
  
  “不行!”陈太后不由分说地拒绝了他的话,“你这样做,就等于与皇后她们为敌,凭你一人,断断不是他们的对手,此事万万不可。”
  
  予恒咬着一粒粒细白的牙齿,小脸异常坚韧,“如果孙儿一定要呢?”
  
  陈太后面色难看地道:“你连皇祖母的话也不听了是吗?”
  
  “如果连母亲受冤都不管不顾,孙儿还有什么颜面为人子。”说着,予恒“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哽咽道:“求皇祖母帮帮孙儿。”
  
  陈太后怜惜地看着他,“你先起来。”
  
  “皇祖母一日不答应,孙儿就在这里跪一日;一年不答应,孙儿就在这里跪上一年。”予恒倔强地道:“皇祖母知道,孙儿一向说到做到。”
  
  “唉。”陈太后摇头道:“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哀家的意思,不是哀家不肯,而是……前路太过艰难,你会走得很辛苦。”
  
  “孙儿记得皇祖母说过一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人上人……”陈太后涩涩一笑,抚着他的头顶道:“这句话倒是让你说对了,想替你生母翻案,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成为人上人。”
  
  予恒还在思索她这句话的意思时,秋月已是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道:“太后是说……太子?”
  
  “不错。”烛光熠熠,在陈太后脸上投下迷蒙幽微的红色,“皇子可以有许多,但太子只有一个。”
  
  予恒茫然道:“可父皇已经册立予怀为太子,怎么可能……”
  
  “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陈太后淡然打断他的话,幽幽道:“只看你有没有这个心。”
  
  予恒目光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请皇祖母指点。”
  
  陈太后扶起他,一字一顿地道:“太子可立,同样——可废。”
  
  “废太子?”予恒惊呼一声,随即意识到不对,赶紧捂住嘴巴,好一会儿方才稍稍平复一些,松开双手,惊疑不定地道:“父皇一向疼爱予怀,他又在西域一事立了那么大的功,父皇怎么可能废他太子之位。”
  
  “事在人为。”陈太后淡淡说了一句,盯着予恒道:“只是恒儿,你要想清楚,这条路荆棘,一点也不好走,甚至还要做一些违背良心甚至道德之事,你能够坚持得下来吗?”
  
  她的话令予恒露出几分犹豫之意,从小到大,他一直本份规矩,从未做过什么坏事。
  
  小聪子爬到他身前,涕泪俱下地道:“殿下,主子在世时,最放不下的人就是您,临终时还一遍遍喊着您的名字;现在主子魂魄无处可归,您可不能不管她啊。再说……”他抹了把泪,续道:“这也是为了您好,只有太子之位,才能保您一世平安。”
  
  “还有一件事。”秋月接过话,“二殿下是慕贵妃所生,将来他继承皇位,只怕这大周就要改称南昭了。”
  
  听到这话,予恒连忙分辩,“予怀不会那么做的。”
  
  秋月摇头,“今日之前,殿下可曾想过皇后与慕贵妃会是那样的人?”
  
  予恒被她问得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方才低低道:“总之不会。”
  
  陈太后抬手制止想要说话的秋月,和蔼地望着予恒,“该说的,不该说的,哀家都已经说了,要不要走这条路,你自己决定吧。”说完这句话,她真的闭口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