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盛世帝王妃 > 第九百六十九章 腊八夜

第九百六十九章 腊八夜

用过腊八粥,陈太后礼了一会儿佛,觉得有些困倦,便去暖阁歇下,原本只打算睡一会儿,哪知一觉醒来,已是将近黄昏。
  
  秋月一边服侍她更衣,一边道:“太后,钱公公来了有一阵子了,这会儿还在前殿等着呢。”
  
  陈太后眉头一皱,“他来做什么?”
  
  秋月替她理好裙裾,道:“说是传陛下口喻,请您去承德殿一趟。”
  
  陈太后心思一转,已是猜到了几分,“知道了,走吧。”
  
  冬日的黄昏,寒冷漆黑,风灯只能勉强照见一尺多的路,不时被呼啸而过的冷风吹吹得摇晃不定,寒意像无孔不入的虫子,从袖口领口钻进去,冻得人寒毛直立。
  
  “啊!啊啊!”几只寒鸦飞过漆黑的天空,飘下一根同样漆黑的羽毛。
  
  “太后,陛下就在里面。”钱平停在暖阁门口,恭敬的说着。
  
  “好。”陈太后点点头,示意秋月等在外面后,推门走了进去。暖阁一如既往烧着地龙与炭盆,温暖如春,一扫外面的寒冷,沉香的气息混在暖气中,令人精神一振。东方溯很喜欢沉香的中正平和,经常会在殿中点一些沉香,尤其是在身子不舒服的时候,沉香的香气
  
  能够稍稍缓解痛楚,有助入睡。暖阁里只有东方溯一人,他以手支颐,斜坐在椅中,似乎是睡着了,陈太后放缓了原本就极轻的脚步,取过搁在木架子上的披风,轻手轻脚地覆在他身上,尽管这个动作很轻,但还是惊动了东方溯,眼皮
  
  颤了几下,缓缓睁开来。
  
  陈太后有些懊恼地道:“吵醒你了?”
  
  “原本就没睡着,不过是闭着眼养养神罢了。”东方溯坐直了身子,道:“这么冷的天要母后过来一趟,实在辛苦了。”
  
  “这说的什么话。”陈太后在他旁边坐下,“就算你不让钱平来,哀家也打算过来一趟。”顿一顿,她关切地问道:“身子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些?”
  
  “就是老样子。”东方溯笑一笑,抬头望着窗外已经完全黑下的天色,在这片漆黑中,隐隐传来雷声在云层中滚动的声音,感慨道:“入冬这么多日子都不见打雷,还以为今年不会有冬雷了。”
  
  陈太后笑道:“冬雷阵阵夏雨雪,年年如是,又岂会例外。”
  
  东方溯抚着身上的披风,回忆道:“儿子记得年幼时,每到冬天,经常被冬雷惊醒,惶恐难安,任奶娘怎么哄都哄不住,那个时候,母后就会出现在儿子屋里,抱着儿子一遍一遍说不要怕,有母亲在。”
  
  陈太后有些惊讶地道:“那个时候,你才四岁不到,竟还记得?”
  
  “不知道为什么,别的事情都忘得差不多了,唯独这件事记得清楚,想忘都忘不了。”
  
  陈太后慈爱的笑笑,随即嗔怪道:“还说呢,你四岁以后就不要哀家陪了,有一回哀家过来,还被你赶走。”
  
  “因为儿子想要变得勇敢,勇敢到可以保护母后,而不是一辈子躲在母后的羽翼下。”
  
  “哀家知道,所以后来再打雷,哀家都没有去安慰你,有时候实在放心不下,就躲在外面透过门缝悄悄看你。”
  
  “知子莫若母,母后一向是最了解儿子的。”说到这里,东方溯突然话锋一转,“可为什么母后现在变得一点都不懂儿子?”
  
  陈太后面容一滞,寂静片刻,她道:“你是说出征那件事?”
  
  东方溯也不与她绕圈子,点头道:“不错,母后明明知道儿子不希望贵妃随同出征,却偏偏游说皇后、易氏、容氏她们到儿子面前进言,希望儿子带贵妃出征。”陈太后淡淡一笑,“哀家知道皇帝担心贵妃,不想她冒险,可哀家同样担心你。你性子执拗,认定的事情绝不会更改,就像当年,所有人都让你不要去西楚,你偏偏就去了,那一阵子,哀家天天跪在佛前祈
  
  祷,请求佛祖保佑你平安归来。”
  
  “儿子会与上次那样平安归来,母后无需担心。”
  
  听到这话,陈太后激动地道:“你是哀家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哀家怎么能不担心。”
  
  “儿子福泽深厚,从小到大,多少艰难险阻都闯过来了,这一次也不会例外。”陈太后拉了他的手,涩声道:“就算有再多的运气,这会儿也用的差不多了,更别说你还生着病,根本就是有去无……”后面那个“回”字,她想着不吉利,又咽了回去,改而道:“你……你让哀家怎么能不担
  
  心?”
  
  “母后想到哪里去了,儿子……”
  
  陈太后打断道:“你不必说好听的话安慰哀家,总之要不就放弃亲征,要不就同意贵妃随行。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贵妃、为哀家,为予怀,为大周千千万万的百姓着想啊。”
  
  东方溯淡淡道:“母后说到哪里去了。”
  
  “哀家说的都是事实,贵妃心意你是知道的,你现在不肯带她同去,万一……哀家是说万一,出什么事,贵妃必会万分自责;再者,哀家可不认为她当真会留在金陵城中。”
  
  东方溯眉头一皱,“母后这是什么意思?”
  
  “贵妃什么性子,你比哀家更清楚,与你一样的执拗坚定,她既然有了这个念头,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实现,与其偷偷摸摸的跟去,倒不如应了她,大大方方带去,如此还安全一些。”
  
  “母后不必再说了,儿子是不会带贵妃去的。”
  
  东方溯态度之坚决,出乎陈太后意料之外,心思一转,忽然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你带哀家去吧。”
  
  东方溯一惊,急忙道:“母后这是何意?”
  
  “既然哀家不能劝动你,那就只有陪你一起上战场,万一……”陈太后强颜笑道:“有什么暗器暗箭,哀家也能帮你挡一挡。”
  
  东方溯皱眉道:“母后这说的什么话,儿子怎么能让您去挡暗箭,这话以后都不要再说了。”
  
  “那你要母后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你出事吗?溯儿,母后只有你一个儿子啊。”说到这里,陈太后泪如雨下,好不伤心。“母后您……您……”东方溯被她哭得手足无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