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四十四章、先天紫皇竹

第四十四章、先天紫皇竹



    “没想到你竟然拥有如此异体,倒是我小看你了,不过,你这初生的玄苍瞳,根本还没有完全觉醒,仅靠这一点毒烟,就想抗衡得了我们么?”

    “今日,我就让你知道,入门弟子,和外宗十大,到底差距有多大?”

    蓝衣粗豪青年一声冷笑,左指屈起,砰然一弹。

    “呜呜呜呜”,一枚黑铁丸似的乌黑指劲,在半空中不断旋转,发出的一声声奇异怪鸣声,直击灰衣青年左肘三寸处!

    一旦击中,灰衣青年左手顿废,实力至少减弱五成不止,到时还不是任他们宰割。

    见状,即使顽强如灰衣青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双目中也是不由带出一丝不甘。

    可惜,再不甘,他也无可奈何。

    此时,他连受四人围杀,早已身受重伤,身形转动不灵,又妄自开启了玄苍瞳,精力消耗更多,精神源跟之不上,头脑之中,一阵阵晕眩虚弱的感觉,不绝传来。

    这一击,眼看便避之不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只有愧疚地看了一眼远处被打击得更惨的黄衣胖子,眼睛中露出一丝温暖:“陈胖子,看来只有下辈子,再做好友了。”

    正好那黄衣胖子也扭头望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决然。

    随即,身上爆发出了更加强烈可怖的气息。

    ……

    “居然是他们!”

    这黄衣胖子和灰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伦音海阁入门试练中,和厉寒一起,同时被选拔入宗的十人之二,陈川海,唐白手。

    而那金袍青年和蓝衣粗豪青年,厉寒更加不会陌生。

    半个月前,在天道山脉中,他还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产生过非常不愉快的经历,不想此次竟然又在此再遇。

    此二人,正是外宗十大弟子之中,排名第七的“痛心指”冢龙,以及排名第八的“金乌圣手”陈耀阳。

    不过,上次出现的那名黄衣少女籍莘莘,倒是没有再次出现,不知道为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两伙人,似乎是为了一件名叫“龙鳞阴种花”的东西而产生争斗,只是,这“龙鳞阴种花”,又是什么?

    难道,就是刚才那紫光冲霄,异相天降的宝物?只是已经被两方人发现,并夺去,在此产生争夺?

    不过好像又不像,如果真是那等宝物,以冢龙,陈耀阳两人的天性,只怕早已下杀手,岂会留到现在。

    “到底要不要出手呢?”

    厉寒目露思索,迟疑起来。

    ……

    “拼了,最后一招!”

    灰衣青年双目中,露出坚定,在他身周,一层层绿色气流,忽然急剧旋转,翻滚起来。

    道道灰芒,自其双眼之中透出,所触之处,空气一片焦痕。

    他双手插入腰间一口鹿皮袋,抓出一把红色的泥沙,面露慎重与绝然,一把扬出。第一时间更新

    触及红沙的一瞬间,即使戴著可以隔绝毒气的手套,他的面庞,依旧迅速地枯萎起来,如同失去了生命力的花朵。

    头上的白发,也一瞬间再次变多,垂垂老矣。

    另一边,与此同时,黄衣胖子也低声唾骂了一口,随即脸上一片坚毅,双手连续打出七八个手印,融入到身前的金黄元宝之中。

    顿时,元宝之中,爆发出冲天的金光。

    金光冲霄而起,一条张牙舞爪,鹿角蛇头的金龙,猛然冲出,空气中,顿时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

    “昂~”

    “嗯,要拼命了么?”

    金袍青年和蓝衣粗豪青年皆是脸露不屑,不过倒也不敢怠慢。

    金袍青年双掌再扬,一道金光灿灿,雄浑巨大的掌力,陡然发出,如同排山倒海,直袭黄衣胖子的金龙。

    “金乌玄掌!”

    另一边,蓝衣粗豪青年左手一翻一转,五指竟然同时发黑,变灰,最后呈现乌青之色。

    他五指连弹,在空中如弹石琴,一道道乌黑透明指劲,连续发出,在空中织成一片光幕,阻挡住灰衣青年扬出的红沙。

    “痛心指……五指连环!”

    “砰,砰!”

    两声重响,黄衣胖子用尽全身元息所发出的金龙,被一冲而破,烟消云散,发出一声不甘的低吟。

    金光灿灿的巨掌,带出一丝乌黑,直接击中黄衣胖子胸口,巨大的闷哼声响起,随即响起一声骨骼碎裂的声响。

    黄衣胖子如同被炮弹击中,整个人倒飞而出,沿途撞碎数十株巨树,才最终跌落到一个小土丘之下,停顿下来。

    “哇”的一声,他当即仰面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萎顿下来,面如金纸。

    而灰衣青年唐白手,亦是同样,他虽然实力不凡,而且又用了压箱底的绝招,但毕竟境界的差距在那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冢龙身为外宗十大弟子之一,本就高他两阶修为,再加上绝对的招式压制,他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噗!”

    同样喷出一口鲜血,在他胸前,出现两个乌黑的指洞,指洞中,不断冒出青烟,眼中神色,快速涣散,已是离死不远。

    艰难地转过头,看著远处已经根本爬不起来的黄衣胖子,灰衣青年脸上露出一丝难过之色:“陈胖,连累你了……”

    “哈哈哈哈哈~”

    冢龙与陈耀阳两人见状,顿时不由哈哈大笑,随即变作阴冷,两人左右,一前一后,分向走向唐白手与陈川海两人,就要下杀手。

    就在此时,林中陡现阴风,四周寒霜突现,大地忽然变作冰蓝,一株株树木无声霜冻。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疾扑而出,头戴黑色面具,身穿布衣,几个摇晃间,就到了唐白手与陈胖子面前。

    一把抓住他们的衣领,纵身离去,几个跳跃间,就不见了踪影。

    冢龙与陈耀阳两人,正在志得意满之时,陡然生变,皆是出乎意料之外。

    见到阴风突起,他们第一反应不是立即格杀两名对手,而是各自以防护姿态,打出一掌,击散阴风。

    直到阴风全无,林地中恢复寂静,他们再看时,原地已经只剩一片狼藉。

    那两名被他们击得重伤,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的两名外宗弟子,皆已消失不见。

    “可恶……”

    陈耀阳一脸阴沉,白晳的俊脸之上,似欲滴出血来。

    而一身蓝衣,相貌粗豪的另一名青年冢龙,却望向那阴风消失的方向,脸现沉思。

    只听他缓缓开口道:“陈兄,你不觉得,今日一幕,与半月前天道山脉中,那名突然出现,又消失离开的幻灭峰弟子略有相似吗?”

    “虽然身法不同,但是,这可都是制造幻境的能力。第一时间更新”

    “嗯,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该死,难道居然是那小子敢破坏我们的好事,一而再再二三,这次回去,若他敢参加七脉小比,一定要他好看!”

    “嗯。”

    蓝衣青年脸色不变,但是眼睛里面,隐藏的杀机更重了一分。

    他望向厉寒等人消失的方向,目光阴沉,久久不语。

    ……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们?”

    半个时辰之后,山脉另一边,已经确定脱离追踪的厉寒,放下两人,随便他们打坐调息,自己却独自一人,远远地坐在离他们数十步远的一株翠竹之下,静静修炼。

    过了半晌,黄衣胖子率先休息完毕,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向厉寒行了一礼,口中问道。

    而这时,那灰衣青年也走了过来,他望著厉寒背对他们而坐的背影,眼睛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忽然开口道:

    “这位朋友,我们像是初识,但是……却又似曾见过,莫非,你也是伦音海阁弟子?”

    “嗯。”

    厉寒转过头,此时他已经摘下面具,露出真容,微微一笑,开口道:“唐兄,陈兄,好久不见!”

    “是你……”

    黄衣胖子和灰衣青年见到厉寒的真实面目,先是一呆,接著陡然记起什么,顿时大惊,“噔噔噔……”连退数步。

    “你就是当初那个天生废体,却又被幻灭峰主特例特招的布衣青年,厉寒?”

    “噤声,这可是我们的救命恩公,大恩不言谢,在下唐白手,这位是我的好兄弟陈川海。”

    “我们皆是来自龙川,兄台姓厉,在下便斗胆,称呼你一声厉兄了。”

    “哈哈,好说,好说。”

    厉寒站起身,朝两人走了过去,说道:“多日不见,二位实力大涨,竟都能各自与两名外宗十大弟子周旋如此之久,可喜可贺啊!”

    “当初一同入门,两位都是凭真实实力考进,我却走了后门,倒是惭愧得紧。第一时间更新”

    “哪里,哪里……”

    灰衣青年眼睛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目光在厉寒身上观望了两眼,忽然爽朗一笑:“两月之前,厉兄还不过纳气六层,现在,却已到了纳气七层巅峰,看来距离纳气八层也不过一步之遥,才是真该可喜可贺!”

    “如此成绩,居然被称之为废体。看来,不是我们眼拙,就是当初的那几名考核弟子,皆走了眼啊!”

    “机缘所到,意外突破而已,算不得什么。两位,我是被此山紫光所引,莫非,你们也是为此而来?”

    “不错。”

    唐白手坦然承认,微微一笑,忽然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朵碗口大的金色花朵,花朵边缘,是一条条细细金线。

    但是花蕊中心部份,却通体纯黑,散发出一股股死寂阴森之气。第一时间更新

    “此物名为龙鳞阴种花,是天地奇品之一,最适合我这种修炼毒功之人。”

    “我与陈胖一起,本意在附近完成一个任务,被紫光吸引,这才赶来,无意发现。”

    “此花虽非那引起天地异变的紫光异宝,但也不是凡物,不想恰被那两名外宗弟子恰巧看到,所以起了争执,非要我们交出。”

    “我们不从,他们就起了杀人夺宝之心。”

    “我与陈胖之性命,皆是厉兄所救,这朵龙鳞阴种花,便送给厉兄,作为谢礼吧!”

    说完,他上前一步,竟然一伸手,就将手中的这朵金黑异花,递向厉寒。

    见状,厉寒仔细打量了两眼灰衣青年的眼色,忽然哈哈一笑:“哪里,此物是两位所得,与厉寒何关?”

    “更何况,厉寒并不修炼毒功,此物于我无用,倒是唐兄,补益甚大,就自己留著吧。”

    “我不过机缘巧合,救了二位一次而已,二位不用放在心上,倒是那紫光异宝,若我们有缘,说不定可以联手搜寻一二,说不得就能得到一项天大机缘。”

    “嗯?”

    灰衣青年仔细打量了厉寒两眼,见他确实不似说笑,心中一动,随即收起掌中奇花,当即重新放入怀中,而后朝厉寒一拱手:

    “如此,那便却之不恭了,厉兄这位朋友,我们兄弟交定了,以后宗内宗外,但凡有事,有福同当,有难共享。”

    “这紫光异物,我虽不知何宝,却略有一二猜测,或许可与厉兄分享!”

    “哦,到底是何物,能引发如此天地异像?”厉寒倒是真起了兴趣,好奇发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此物是一件先天地而生的异物,名叫先天紫皇竹,就诞生在这太浮山中,不过想要找到,却要费一番工夫了。”灰衣青年目露肯定,缓缓说道。

    “哦,先天紫皇竹?”厉寒喃喃地道,心中一动:“此物有何特异之处?”

    “要说特异,那便是,此物无坚不摧,无物可毁,是先天而生,禀阴阳穴眼而长。十年一寸,百年一尺,千年一丈,见之如紫玉,叩之如玉磬,能流泻出极为动听的声音,万灵见而奔走,天地见而生光。”

    “当它十年,百年,千年时,皆会有巨大动静,就如刚才所见。不过现在,它应该是隐去了自身的形迹,还能不能找到,就全看机缘了。”

    “这样啊,那倒的确是不能错过了,两位伤势如何了,可能行动,再寻一遍这太浮山?”

    “好啊,没问题,这太浮山,也是附近一处名山,山川莽莽,不知其广,我们如果共同搜寻,机率更小,而且发现了也不好分。”

    灰衣青年沉吟了一下,看向厉寒,提议道:“不如这样,我们三人各自分一个方向,我往东,厉兄往中,陈胖往北,谁先发现,此竹便算谁的。如果有旁人相夺,三人共同抵抗,此竹共同分配,如何?”

    “好,没问题,那就各自出发吧!”

    厉寒一点头道,觉得这样分配没什么不公平,当即应允。

    唐白手与陈川海又各自自怀中掏出一粒丹药服下,觉得行动无碍后,当即互一点头。

    三道身影,分作三个方向,各自掠出,寻找那先天紫皇竹的踪影。

    至于谁能找到,便全看三人各自的机缘了。

    ……

    ps:第二更,求收藏,求鲜花,求海选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