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第264章:这一年太漫长了

第264章:这一年太漫长了

    江偌联想起那通电话里,明钰说她很满足了。说明一开始明钰的计划中,这就是一场没有归程的单程旅行。之所以打来这通电话,也许是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想要握住生的希望。
  
      每每想到此,江偌整个人便如坠冰窖。
  
      如果电话那头的是江舟蔓,她可能毫不犹豫地说你爱死不死,江舟蔓真的死了,她也不会有丝毫愧疚。因为她和江舟蔓除了仇除了怨,没有其他。
  
      但江偌对与明钰之间,是复杂的。
  
      年少时天真无邪的同伴,成年后重逢,各自日积月累下伤痕累累的身心,才知原来这些年都过得不容易,让趋于陌生的旧友又重新靠近彼此。
  
      正因如此,江偌损失多惨重,就有多恨明钰。可死亡的代价太过惨烈,惨烈到模糊了恨的边界,哪怕江偌知道明钰死也摆了她一道。
  
      江偌下午看完信后,在书房里呆坐许久都回不过神。她设想了很多可能,就是不相信明钰是真的死了。
  
      最终,她如何也冷静不下来,拨了明钰几天前打来的号码,提示已关机,她又重拨了通讯录里明钰曾用的号码,听筒里响起嘟声,江偌屏息。
  
      当快要因为无人接听自动挂断的时候,对面传来一声:“喂。”
  
      是一道属于江觐的,低沉阴郁的声音,听起来跟平日里并无不同。
  
      江偌抑制住嗓音中颤抖,冷声问:“明钰呢”
  
      江觐冷嗤了一声,像是在嘲笑她,“她明天回老家,你可以去看看她。”
  
      江偌霎时松了一口气,这意思是,明钰没死成
  
      在她心里大石落地的瞬间,江觐又补充了一个地址:“长鸣山长鸣园24号。”
  
      江偌意识到古怪,但没觉察出哪里不对劲,“长鸣山里哪里有长鸣园”
  
      老家是有一座山,是当地的郊游胜地,但她从没听说过有长鸣园,难道是最近刚修的别墅区,江觐给她购置了房产
  
      这想法刚在脑中闪过,江觐不咸不淡回:“不知道也正常,那公墓刚建好没几年。”
  
      江偌如同被人迎头抡了一拳,眼眶发烫,脑子嗡嗡作响,窗外簌簌而下的雪仿佛静止,成片的白色刺得她眼睛发痛。
  
      江偌下意识问:“怎么死的”
  
      即便从信里已经猜到。
  
      “游轮上跳下去的。”江觐平静得仿佛在诉说一个无关的人的死亡。
  
      就在给江偌打完电话后不到六小时,监控显示当地时间十二点前一刻,海上很冷,入了夜顶层甲板上除了偶尔巡逻的工作人员几乎没人,明钰她避开了人群,从顶层甲板上跳了下去。
  
      那样的高度,几乎是冲击冰冷海面的那一刻,人就会没了意识,再加上巨大冲力,下沉得也很快。当时游轮所在区域,海面上已有浮冰,水温极低,身体落海便失温,加上海水灌入,几分钟便死亡。
  
      夜深人静里跳下去时,无人发现,第二天江觐派去陪同明钰的心理医生才发现明钰不见了,找到游轮上的工作人员,查询监控,距离明钰跳海已经过了七小时。
  
      人已经沉海,极寒天气下搜救困难,海上打捞多日无果,泱泱大海,人基本是找不回来了,肖麓接受事实后,最终决定以衣冠冢形势将明钰下葬。
  
      江偌自言自语似的说完经过,情绪和嗓音都很平稳,却有眼泪不断涌出,洇湿了脸下的枕头。
  
      陆淮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江偌也静了下来。
  
      再开口时,她声音哑了,带着沉重鼻音,问陆淮深:“你觉得,她有存活的几率吗”
  
      答案她自己其实心知肚明。
  
      陆淮深摸到她脸上的水渍,指尖微有迟钝,“或许对她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他并不了解明钰本人,不好多说什么,但不想让江偌受困其中,“你没有欠她,她的死跟你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对自己的朋友下手,或者去死,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而已。
  
      陆淮深猜测,明钰在坑了江偌之后,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同时母女反目,还要遭受背叛朋友的良心谴责。如果说明钰的抑郁症并非捏造,那么她的死,是在意料之中。
  
      活也不想活下去了,但就这么死的话,她可能觉得也心有不甘,留下一封忏悔的信,会让江偌记着她一辈子。
  
      江偌是比陆淮深更了解明钰的人,怎么可能不明白。她只是一时陷了进去,毕竟是一条鲜活生命的消逝。
  
      江偌转身挤进他怀里,整张脸都埋在他胸膛上,紧紧抱住他。
  
      陆淮深轻抚她的背脊。
  
      良久,传来闷声哽咽:“这一年太漫长了。”
  
      江偌回想,从过年那段时间开始,仿佛就没有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漫长得像过了十年。
  
      陆淮深手一顿,轻声在她耳畔安抚:“很快就过去了。”
  
      “真的吗”
  
      “真的。”陆淮深不忍,怀里的人像一只蜷缩着的猫,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依偎在他身旁。
  
      她有一会儿没说话。
  
      过了很久,久到陆淮深以为她已经睡着,她突然说:“明天明钰下葬,没找到遗体,要立衣冠冢。”
  
      陆淮深:“葬在哪儿”
  
      “我们老家。”
  
      陆淮深猜到了,“你想回去”
  
      江偌有那个想法,但是一想到要面对肖麓,有可能还会见到江觐,她突然生出抗拒心理。
  
      她摇头说:“不回去,老家那边雪更大,路不好走。”
  
      江偌果然没改变注意,第二天陆淮深怕她在家里一个人闷着不好受,想将她带去公司,江偌埋在被子里,说起不来。
  
      结果晚上回来,问了吴婶她什么情况。吴婶说她又在书房待了一个下午。
  
      这会儿吴婶刚将饭做好,陆淮深上去叫她,才发现她在书房的沙发上睡着了,身上盖着一条毛毯。
  
      陆淮深将她叫醒,她睁开眼茫然地看了他一会儿。
  
      陆淮深正蹲在沙发便,一只手搭在她头顶,神情认真地端详着她。
  
      江偌揉了揉眼:“怎么了”
  
      陆淮深将贴在她脸上的发丝拨开,“一个人待在家里是不是有些无聊”
  
      “还好,外面又湿又冷,也没地方可去。”江偌看向窗外,雪时小时大,总之没怎么停过。
  
      “明天把你小姨接过来陪你,你看怎么样”
  
      江偌一愣,从沙发上坐起来,“可她走了,家里就程啸一个人。”
  
      “把你弟也接过来。”
  
      江偌诧异地看向他。
  
      他说:“人多热闹点。”
  
      江偌清楚记得,陆淮深可不是什么喜欢热闹的人,以前连吴婶都是到点离开,晚上家里就他一人住,他很不喜欢家里有别人。再说陆淮深和她家人根本没怎么相处过,偶尔吃顿饭还行,若要说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几乎是没什么共同话题的。
  
      江偌刚醒来,反应有些迟钝,这会儿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陆淮深为什么突然想要把她小姨接过来。
  
      她说:“这儿离程啸学校太远了,不太方便。”(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