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将军娘子喜种田 > 第468章 露宿街头

第468章 露宿街头

    江行止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而是抓着桑栀的手,发现她的手微微有些凉了,真是自己的失误,西域昼夜温差大,白天很热,晚上太阳一落山,气温骤降,他应该早点带着她回去的。X23US.COM
  
      “咱们走吧!”
  
      江行止没有理会那位宁家的姑娘,但是宁家的姑娘却不允许自己被如此的漠视。
  
      她快速的从楼上跑了下来,江行止因为鼓励着桑栀,所以走的不是很快,她小跑了几步,也就追上了。
  
      江行止皱着眉头看着伸开双臂拦在自己身前的女子,不悦已经写在脸上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女子很是嚣张的说道。
  
      江行止不想多生事端,耐着性子说道:“我该说的已经说过了,我并不知道这是比酒招亲,我已经把彩头还给你们了,就当我有来过。”
  
      对于他的解释,宁家这我姑娘显然不接受。
  
      “你说没来过就没来过,大家伙可都是亲眼看到的,你为什么看不上我?我哪里不好了?我是比你身边的女人丑吗?”
  
      江行止笑着道:“在我眼里,没有人比我妻子更好看。”
  
      这就是变着法的说她宁馨不如这个面黄肌瘦的女人好看了,病恹恹的,哪里好看了。
  
      宁馨不高兴了,瞪着江行止,“听你的口音是外地人,你难道没听说过我们宁家吗?”
  
      “略有耳闻,姑娘可以让开了吗?我妻子累了,我们要回去了。”江行止客气的说道,毕竟今天是他搅了局,所以姿态放低一些也是应该的。
  
      但是女人却有些不依不饶,“你既然知道宁家,那就应该知道,娶了我,你就可以一夜暴富,成为人上人,你难道不想吗?”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女人,都觉得宁馨很好看,而且她足够妖娆,妩媚,她的美跟桑栀完全是两种类型的。
  
      跟她比起来,桑栀就像是清粥小菜一般,而宁馨则是鲍参翅肚。
  
      江行止觉得好笑,世界上最珍贵的就在他的手心里握着,别说一个宁家了,就算死拿整个西域来跟他换,他眼睛也都不会眨一下。
  
      就像是对待无理取闹的孩子,江行止选择不予理会,“饿了吧?我去做饭给你吃。”
  
      桑栀点点头,“嗯。”
  
      她怀孕后,江行止就舍不得让她下厨,大多时候都是让桑栀在一旁指挥,自己听从命令就好了,让加水就加水,让加盐就加盐,虽然没有桑栀做的那么好吃吧,但也还不错。
  
      刚刚走了那么一圈,他知道西域的食物不符合桑栀的胃口,不然她肯定早就吵着吃了,所以待会去了客栈,他还是亲自下厨吧。
  
      然而,宁馨是宁家的小公主,最讨厌被人忽略了,虽然今天的比酒招亲,她就没打算真的嫁,但是看到胜出的人拥有着俊逸的容貌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动心了。
  
      她点头了,可是他居然拒绝了。
  
      整个奎玛镇谁不知道,宁家这位姑娘最是挑剔了,只有她看不上别人的,没有别人看不上她的道理,可这次,她竟然被人当着大家伙的面给拒绝了,这让她情何以堪。
  
      要不是为了冲喜,她才不会嫁呢。
  
      宁馨还挡在前面,江行止就牵着桑栀绕路,反正石板路那么宽,岂是她一个小姑娘能够彻底拦住的。
  
      宁馨眼见着男人对她不理不采的离开,她气的跳脚,“你给我站住,再敢走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江行止皱着眉头,用手护着桑章的肩膀,连头都没回,“姑娘,强扭的瓜不甜,今天是我鲁莽了,天色已晚,明天我会亲自登门道歉的。”
  
      “谁要你的登门道歉。”宁馨眼睁睁的看着江行止带着桑栀离开,身后的丫鬟个个噤若寒蝉,她愤恨的骂道:“你们都是蠢货吗?还不追上去看看,他们住在那里,这事儿没完。”
  
      得罪了宁家的姑娘,在奎玛镇,还真的别想消停了。
  
      桑栀一路沉默不语,其实她是累了,但江行止心虚啊,他亲自煮了一碗面条,做了肉酱的卤子给她,吃饭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娘子,今天的事儿,都怪我。”
  
      他居然主动承认错误?
  
      桑栀倒也不是受宠若惊,只是没想到,古代男人的地位很高,尤其自家这个还是个大将军,他能够低头,桑栀已经很满足了。
  
      “今天的事儿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没瞧见,或许他们说的西域的话,咱们也没听太清楚,我也以为就只有那十两银子的彩头呢。”
  
      “可是我好像招惹了个麻烦回来,不过明天正好去宁家送上拜帖,一并把着个误会解释清楚了吧。”
  
      眼下也只能这样了,桑栀想着。
  
      不过二人刚吃完饭,门外的小伙计就敲门了,瞧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江行止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呢。
  
      “什么事儿?”
  
      小伙计尴尬的搔搔头:“二位,您是得罪了什么人了吧?”
  
      “你怎么知道?”江行止问道,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了。
  
      “唉!”小伙计叹息了一声,“公子,夫人,这事儿可不能怪我们啊,是你们自己闯下的祸,在奎玛镇,谁都知道,千万不能得罪了宁家啊,奎玛镇上有很多人是在他们家干活的,靠着他们吃饭,你说你们,怎么就得罪了宁家了呢。”
  
      “什么意思,直说吧!”桑栀道。
  
      小伙计看着她大着肚子,也有些不忍心,可是没办法啊,谁敢跟宁家作对,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再说了,这是老板的主意,他一个小伙计,哪有说话的份啊。
  
      “夫人,真是对不住,您去别家吧,宁家的人来话了,不让你们住了,房钱我们会加倍的退给你的。”
  
      江行止皱着眉头,面色阴沉,小伙计看到他这样,吓得赶忙解释,“您要怪就怪您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吧,我们也没办法啊。”
  
      桑栀虽然不知道宁家的势力,但是他们也没必要为难一个小伙计,“行了,咱们收拾东西,走吧。”
  
      “银子……”
  
      “银子不用赔付双倍了,只需要把我们付给你们客栈的还给我们就好了。”
  
      小伙计感激的看着桑栀,“夫人,您心地善良,以后一定会有福报的,另外,我就多说一句,宁家知会了我们客栈,肯定也知会了别人家,你们今晚怕是……找不到合适的客栈了,你想想办法吧。”
  
      桑栀又给了小伙计一点银子,“多谢你提醒。”
  
      小伙计说的,跟她想的差不多,奎玛镇虽然很大,但是宁家一句话,就能够让不属于自己的客栈乖乖听话,只怕其他家的也差不多。
  
      “宁家在奎玛镇一手遮天,就没有跟他们作对的吗?”桑栀问道。
  
      小伙计看了看桑栀,“夫人,您想干啥?”
  
      “不干什么,找个地方住啊,我大着肚子,总不能露宿街头吧,看你这意思,是有了?”
  
      小伙计又看了眼她的肚子,还有她一脸的疲惫之色,“有,不过,我劝您还是别去了,您要是去了那里,就真的跟宁家作对了。”
  
      “不是我们要跟宁家作对,是宁家跟我们过不去,连个住的地方都不给我们。”
  
      小伙计悄悄的在江行止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江行止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多谢,我们知道了。”
  
      随后,他又去敲云翎和梁露函的房门了。
  
      云翎还好说,梁露函人家是小郡主,娇贵着呢,冲着小伙计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你们家就是这么开店的吗?还敢客人,以为我们给不起银子吗?多少钱,你说,姑娘我给你就是了。”
  
      江行止收拾好了东西,走到门口,“别为难他了,咱们走吧。”
  
      “是!”云翎很听话的道。
  
      四个人,三个人都说走了,梁露函也没办法,但是走之前,可是把火都给发了出来,吓得老板和伙计们缩在墙角。
  
      如今都是什么世道啊,女人们一个个的都这么厉害。
  
      夜风寒凉,江行止把桑栀的衣服裹紧了一些,抱着她上了车,梁露函忍不住问道:“江大哥,我们要去哪儿啊?难不成真的要露宿街头了吗?”
  
      “看样子是了。”江行止故意逗她。
  
      “什么?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这么过分,连个住的地方都不给我们?”
  
      梁露函气的喘着粗气,“什么破地方啊,这么不讲道理!”
  
      “我倒是没事,可是桑栀怎么办啊?她可是大着肚子呢,这里晚上这么冷,要是冻着了怎么得了。”
  
      能够从她的嘴里说出关心人的话,不管是江行止还是桑栀,都很欣慰,就说嘛,她还是个善良懂事的姑娘的。
  
      随着一声马鞭响,江行止赶着车,带着几个人往街口另一头走去。
  
      没走很远,明明是位置很好的地方,根据桑栀说的,江行止觉得这应该是个生意不错的客栈,可是却一点儿灯光都没有,不像是有客人的样子。
  
      江行止下了车,心里也是没有底的,万一里面没人的话,他们还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但是敲了一阵后,们倒是从里面打开了,同时探出了一个脑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