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45.五龙泛海建奇功

45.五龙泛海建奇功


  土屋军里打先阵的武士没得见过,山内武田你来我往好多年了,但凡有点名声的武士双方都认识。如今蹦出来的这个,面生得很,估计是个无名之辈。
  土屋昌次派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武士出来带头,保留实力的意味很明显。毕竟他带的是真甲军,统共只有六千多人的甲斐本部士兵,每死一个武田晴信就会心疼的本国兵。
  所以士兵们虽然发了一声喊,抬着梯子就往前冲,倒也不是无脑冲锋,起码各个知道猫着腰,缩小身体暴露出来的面积,以减小被铁炮打中的概率。
  榊原长政看他们冲的倒也坚决,一挥手十名铁炮足轻就是噼里啪啦一个齐射,也不看战果,从后面装填的士兵中接过铁炮又是一个齐射。
  这还没完,毕竟二十多米的距离就算披甲又猫腰,还抬着梯子,也不用跑多久。可两轮铁炮下去就没见着往前冲的人影了,索性榊原长政又给他来了一轮。
  风一吹,硝烟散尽,二十米十几米的距离,铁炮打个人还是很轻松的。地上躺了七八个,剩下的早就学聪明骨碌着往后爬着退回竹束掩体了。
  那七八个躺着的估摸着是死透了,战场上的风刮过去,除了火药的硫磺味还有丝丝的血腥气,让小平太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
  不过甲军就是甲军,敢于二千正面打二万的天下强兵。这地上的尸体还没凉透呢,土屋军的竹束后面又拥出来一彪人马。
  这次学乖了,不猫腰低头猛冲了。几个强壮的士伍抬着竹束,硬顶着铁炮和弓箭的射击,往前慢慢推进。
  铁炮噼里啪啦打在厚实的竹束上,一时之间还真的拿他没办法。
  小平太即刻传令让两侧的铁炮足轻开火,可不会惯着他们。又一轮三段击,侧面毫无保护的土屋军立刻躺下去三四人。
  其他人见势不妙,也不哭也不叫,拖着同袍的遗体就往回跑,但却故意把竹束丢在原地,阻碍山内军的射界。
  不过二三百人的军队,短时间内死了十个最勇敢的,不用说了,今天这仗没法打了。这个伤亡率已经够高了,再死人的话,土屋昌次就要压不住了。
  ……
  “三段击,起码有五十支铁炮,速度很快,应该就是川中岛时秭小路弹正麾下那支转战多年的铁炮众。”
  灰头土脸的土屋昌次退回了武田军本队,什么战果都没有,丢了十条人命。这回算是吃了一个不小的暗亏,有些生气。
  “无妨,秭小路弹正也就是仗着铁炮犀利,若我军也能有五六十支铁炮,哪里用得着怕他。”
  山本堪助听到死了十个兵的消息一点也不急,统帅三千多人的大军,他对于这点伤亡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得意的是果然预料的不错,小平太铁炮有四五十,甚至五六十。
  这点铁炮的话完全是不足为虑的,铁炮发射一次起码要一分钟,这是人都知道的东西。即使三段击,那也不过是略微提高了一下射速。
  以竹束抵进至壕沟三十米外,分三四处一道发起冲锋,最多吃上一轮到两轮铁炮就了不起了。顶天死个二三十人,就能到矮墙边肉搏。
  那时候还不是好狠斗勇的甲军占据优势?
  按照山本堪助的了解,小平太有一千三百贯的知行,三百五十贯的职俸。这样略略一算,小平太本队起码要二百人。
  同时还能看到几面其他武士的旗帜,这些都是配合小平太的旗本。最后山本堪助估计小平太的人数大约为五百左右,铁炮总有五十支,弓估计也有近百张,剩下的就是持缱和持物差的徒步足轻,没有骑兵。
  自以为得计的山本堪助看了看日头,五月末天黑的晚。加上没有下雨,天色还很亮敞,他还有时间给小平太来一个猛的。
  很快,法螺就开始呜呜呜的吹了起来,武田军中令旗飞扬。三只各约二百人的队伍从大队人马中脱离了出来,这回的准备更加充足,用大楠竹扎成竹排。看来是准备一举突破,晚上到饭田城外宿营了。
  小平太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今天的试探结束了,山本堪助要来硬的了。
  “明五郎你去左翼,主马介你去右翼,我亲自守中阵,将铁炮众分做三拨。这时候就不用为我节省弹药了,使劲招呼武田军。”
  小平太说完就把订做的南蛮兜往脑壳上系紧,两人也应命而去,匆匆分划铁炮足轻和弓足轻,准备给武田军一个迎头痛击。
  “七规,你举旗就在此处坚守,不要移动,免得扰乱军心。辰三你帮我把两只铁炮的火绳都点着,预备好。”
  “还有阿吉,你带上二三十人,随时准备移开栅栏应付突破的武田军。”
  几个人也跟着小平太南北转战很多年了,各自的任务心里都有数。
  对面的武田军这次换了套路,缓慢移动到水沟前五六十米,随后整队。武士奉公人们大声的鼓舞着,并分配好每个竹排后面的士兵。
  一声令下,武田军纷纷大喊出声。竹排用草绳系好,挂在八名足轻肩上,到了沟前只要往前一送,那就是一条再牢固不过的小桥。等闲过上百十个兵毫无问题,撑得住。
  小平太倚在矮墙上,默默的估算着距离,看对面武田军士兵的眉眼越来越清晰,等武田军冲到三十多米时,大喊一声。
  “射击!”
  左中右三个面上的铁炮猛的齐射,剧烈的火药炸裂声震耳欲聋。但根本没人管,没几秒钟,第二轮轰鸣的铁炮声继续炸响。
  随后是第三轮,第四轮,一共二百发弹丸向武田军倾泻而下。
  原本还义气昂昂,勇猛冲锋的武田军一个又一个随着排枪扑倒。雄壮的身躯,一个又一个消逝在弥漫的硝烟中!
  小平太示敌以弱的计策终于奏效,取得了远超预期的巨大战果。
  “不好!”
  “好!”
  相隔数百米的两个人心有灵犀,同时脱口而出,只不过说的完全不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