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短跑天才 > 702.你,来晚了!!

702.你,来晚了!!


  702.你,来晚了!!
  费利克斯·卡哈尔,来到这个体育馆内部的时候,赛事结束。
  时间上,对于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无疑是来晚了。是的,来晚了。那份不一样的赛事,对于不同地人们来说,是一样子的。赛事,所展现出来的那份状态,无论是从那个方面上来说,都是非常不一样的。选手,赛事结束后,就可以休息了。
  作为观众,在这个赛事结束后,早早地就可以离去了。在这个赛场上,没有了看点的时候,韦布丽丝就离开了。
  伦敦附属初中,英文老师的韦布丽丝,今天来到这个白城,更多的,就是散心。没有想到的是,看到了一场比赛。这个事儿,对于韦布丽丝来说,倒是一件让人心中,感到舒服的事儿。是的,是这样子的。生活的当中,对于不同地人们来说,所感受到的事儿,在某种情形下,是不一样的。这个韦布丽丝,所展现出来的那份情感,无论是从那个方面上来说,都是一份淡然地模样地。
  当费利克斯·卡哈尔看到这个卢克的时候,他的脸上多了一份平静地表情。是的,对于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自己没有看到这个赛事,自然是心中多了一份平淡。
  “Youcomeofthistime,itcanbesaid,verygood!“Lukesaid.
  “你来的这个时间,可谓是,真好!”卢克,说道。
  这个时候,来到赛场上,可以为选手锦上添花。是的,赛事结束后,那些成绩好的孩子们,应该是收到表扬地。对于这个卢克来说,这个事儿,费利克斯·卡哈尔来到的时间,是非常好的。
  “Isthatso?No,no,thistournamentisover?“Felixcajalsaid.
  “是吗?不是,不是这个赛事,已经结束了?”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在说着话的时候,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所展现出来的那份情感,是一脸的淡然模样。尽管是这个心中的表情,是淡然地,但是心底的那份情感,却是显得有着一些不平凡!
  是的,是这个样子的。对于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此刻地他,心情还是不错的。生活的当中,人们所感受到的那份情感,在某种情形下,是不一样的。对于不同地人们来说,心境当中的事儿,是一份平淡。
  “This,thetournament,isover...“SaidLuke.
  “这个,赛事,是结束了……”卢克,说道。
  在这个卢克说着话的时候,拉布响起了声音。是的这个时候,喇叭响起了声音。
  不同地情形下,人们所感受到的事儿,是不一样子的。
  “Thenhesaid.Thenhesaid...''saidfelixcajal.
  “接着,说道。接着,说道……”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倒是,这个卢克比较淡定。卢克,没说话,而是耐心地听着喇叭的声音。是的,是这个样地。不同地情形下,人们所感受到的事儿,在不同地情形下,是不一样的。
  “Inthis200mfinal,thetopthree...Firstplace,wangbingfromaffiliatedprimaryschool...Secondplace,fromcentralprimaryschool,Adamswen...Thirdplace,ravenson...“
  “本次200米决赛,前三名的选手……第一名,来自附属小学的王兵……第二名,来自于中心小学的,亚当斯文……第三名,来自于附属小学的选手,拉文小森……”
  这个喇叭里的声音,一连着发了三遍。
  卢克和亚当斯文在看台处,仔细地听着那些话语。
  喇叭里的话语,对于这个选手来说,所感受到的那份情感,是一份鼓励和肯定。这个喇叭里的话语,对于这个观众们来说,则更多的,是一种结果呈现。
  费利克斯·卡哈尔听到这个王兵的成绩,一脸的微笑。是的,这个王兵的成绩,是非常了不起的。对于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选手所展现出来的那份成绩,无论是从那个方面上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选手,在奔跑地时候,所展现出来的一份成绩,无论是从那个方面上来说,都是值得鼓励的。发令枪响,各个选手,拼命地向前奔跑着。每一个选手,在奔驰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那份成绩,是不一样的。第一名,值得表扬!最后一名,也是值得鼓励的!
  “Wangbingisagoodboy...''saidfelixcajal.
  “王兵这个少年,还是不错的……”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在说着话的时候,费利克斯·卡哈尔的脸上,多了一份激动地表情。是的,对于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王兵的这个成绩,是非常不错的。
  选手,在赛道上,奔驰着,费利克斯·卡哈尔没有看到。但是,当和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听到了赛事结果的是,心中还是非常激动地。是的,是这个样子地。
  不同地情形下,人们所感受到的事儿,是不一样的。对于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也是如此低。选手,在不停地奔驰着,所展现出来的那份状态,无论是从那个方面上来说,都是了不起地。
  “Yes,thiswangbing,whenrunning,isnotonlyfullofstrength,butalsohasaverygood...Tactics!Tactical!“Lukesaid.
  “是的,这个王兵,在奔跑的时候,不仅是力量充沛,而且还有着一个非常好的……战术!战术!”卢克,说道。
  对于一般人来说,说道了这个战术的时候,估计人家都不相信。但是,给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话的时候,他却是非常自信地。是的,是这个样子的。这个卢克在说着话的时候,一脸地淡然模样。
  “Tactics?‘’Felixcajal,puzzled.
  “战术?”费利克斯·卡哈尔,一脸地费解。
  不同的人们,对于不同事儿,理解不一样的。
  对于和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亦是如此。生活的当中,对于不同地人们来说,所感受到事儿,在某种情形下,是不一样的。淡然之中的事儿,无路是从那个方面上来说,都是有着许多不一样的地方的。
  此刻的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看着卢克,期待着卢克说道的那个战术。王兵获得了喝过了这个第一名,这个事儿是真实地。广播里,也已经是播放了这个成绩。对于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来说,此刻的他,所感受到的事儿,在某种情形下,是不一样的。
  生活当中,对于不同地人们来说,所感受到的事儿,在某种情形下,是不一样的。是的,是这个样子的。不同地情形下,费利克斯·卡哈尔心情就是不一样的。此刻的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看着远方,一脸的淡然模样。不过,费利克斯·卡哈尔的心情,却是有着一些激动地!
  “Inthefirsthalfoftherace,wangbingkeptalowprofile...Thechild,itseems,isconsciouslydoingso!“Lukesaid.
  “在前半程的时候,王兵一直保持着低调的跑姿……这个孩子,似乎是在有意识地这个样子去做着!”卢克,说道。
  “tellme,listen!Felixcajalsaid.’’
  “说来,听一听!”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Duringthe200-meterrun,wangbingwasalwaysinthethirdplaceandthefourthplace...Finally,catchup,wonthefirstplace!Thisiswangbing'sadvantageandsuperiority...“SaidLuke.
  “200米奔跑时候,王兵一直在第三名,第四名的位置处……最后,奋起直追,获得了第一名的成绩!这个,便是王兵的优势和厉害之处……”卢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