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艾泽拉斯布武 > 第296章 大势之下

第296章 大势之下


      <content>
  
      伊利丹的兴趣就是凯尔萨斯等人的大难,瓦斯琪按照伊利丹的指令,观察了血精灵与洛丹伦联军的关系,准备了好几套方案来坑血精灵。
  
      瓦斯琪设计好方案计划,但是她发现,自己仅仅在凯尔萨斯落难的时候给了他一点小小的帮助,然后又恰好得让人类看到,凯尔萨斯和他的血精灵子民便自被大量逮捕,这让她都有点意料未及,我这都还没有用力,你们怎么就这样了?
  
      瓦斯琪之所以连力都还没用,血精灵便自被人类逮捕,除了人类与精灵盟谊的本质是塑料的外,最大的一个原因还是因为她有个好队友,既是洛丹伦残军的现时首领是加里瑟斯。
  
      凯尔萨斯被投入到达拉然的禁魔监狱里关押,达拉然那些号称睿智的法师全程完全漠视,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说,瓦斯琪按照计划,救出了被关的凯尔萨斯,获得了血精灵的友谊。
  
      堂堂奎尔萨拉斯的王子,说是国王也不为过,跑到这边来帮忙,说帮忙也不算错,但是却连被洛丹伦冷遇、刁难,最终还受到牢狱之冤,凯尔萨斯的内心,用一百二十头神兽恐怕都难以形容。
  
      凯尔萨斯从禁魔监狱中走出来那一刻,血精灵与联盟的关系便算完了,这个骄傲的王子唾弃联盟和达拉然,内心更产生了一定的扭曲,跟随瓦斯琪投奔了逃至外域的伊利丹,其他血精灵不是跟随王子,便是离开达拉然。
  
      在外域的伊利丹策划了一起对诺森德天灾的进攻计划,没有办法,因为基尔加丹并没有放过他,他不能不怂,接着试图完成军团交给自己的任务。
  
      为了配合伊利丹的计划,凯尔萨斯调动了奎尔萨拉斯的军队,甚至向祖阿曼请求协助,但是却被主事的断齿硬邦邦的拒绝了,能在这段时间内持续给辛多雷帮助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也看在外面天灾一度那么狂暴的份儿上。
  
      不说伊利丹对诺森德的进攻计划,光是他在东部大陆所造成的影响,大量血精灵离开达拉然,使得原本被阿克蒙德摧毁的达拉然雪上加霜。
  
      洛丹伦的残军在加里瑟斯的带领下,曾经一度与被遣忘者合作,攻下了被天灾所占据的洛丹伦城,但是他的军队也随后被翻脸的被遣忘者屠杀,而在这种情况下,达拉然在亡灵围困下越发无助。
  
      越发无助的达拉然人民不但要面对天灾亡灵,还需要应对来自辛迪加刺客,那些来自重建奥特兰克王国的特工们,将目光盯在达拉然宝贵的魔法财富上。
  
      大笔的魔法物资和宝贵书藉,被辛迪加刺客使用各种手段弄走,而达拉然的那些法师面对这些情况完全无能为力,除了那些被封锁的财富,整个城市几乎被掏空,甚至一些法师迫于生计,还投诚到敦霍尔德去了。
  
      在无形之中,辛迪加刺客们也算是扬眉吐气得了一把,因为二次大战后,奥特兰克背叛联盟被毁于一旦,动手的就是达拉然的法师,但是那时以魔法称雄的达拉然现在已经没有了。
  
      达拉然的情形每况愈下,拿奥特兰克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是情况维持到今年出现变化,因为库尔提拉斯已经与达拉然接触了。
  
      为了与部落决一死战,戴林启动了重组联盟的计划,尽管现在联盟一团糟糕,但是总要行动起来,吉安娜认为父亲会将目光第一时间放在暴风城上,因此派出了自己的朋友温德尔,但是戴林却将目光第一时间投向达拉然。
  
      戴林给予了达拉然帮助,而后在吉安娜的朋友温德尔·火花从暴风城无功而返后,才派人到暴风城与瓦里安接触,激流堡会是他的第三接触对象,至于吉尔尼斯则暂时被搁置,那个地方他的船现在进不去。
  
      库尔提拉斯与达拉然、暴风城的接触,祖阿曼方面并无知晓,但是奥特兰克方面却能轻松得到消息,亲王法库雷斯特可被吓得不轻。
  
      联盟的重新组建,第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奥特兰克,法库雷斯特亲自到辛萨罗求见了断齿,跟她进行了一些交谈。
  
      断齿对于人类同样很瞧不起,所以她将这件事情记录在了信件里,通过信鹰递送到隔洋的桑拉手中,请求他的决定。
  
      桑拉给断齿回复了信件,让她无论如何要罩住奥特兰克,这张牌无论对不对付联盟,对于部落都是有大用处的,绝对不容有失。
  
      另一方面,桑拉跟萨尔谈好了情况,现在部落在卡利姆多的形势一片大好,部落唯一要做的就是休养生息,与暗夜精灵必须保持善意和平。
  
      相比起卡利姆多的一片好形势,东部大陆就不太妙了,等联盟缓过气来,拉上鹰巢山、诺莫瑞根和铁炉堡,他的祖阿曼可吃不了好,桑拉必须要尽快回去,等慕冬节一过他就走。
  
      桑拉把计划都打好,慕冬节他打算去灰谷过,不过在去灰谷之前,一伙到奥格瑞玛来的特别访客让他不由停住脚步。
  
      说这伙访客特别,那是因为他们都是亡灵,铁青至灰色的皮肤,身上的一些疮口中甚至露出白骨,碎裂的头颅手腕被包铁焗接在一起,光是这些卖相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我叫作寇兹文,来自被遗忘者,我代表我的女王而来,向您致敬,大酋长。”脸色铁青,右颊上打着一个补丁,浑身充斥着莫名气味,双眼冒着幽蓝火焰的女性亡灵向石椅行礼。
  
      “告知我你的来意。”萨尔端坐在石椅上,望了一眼寇兹文身后进来的桑拉,而后注视着女亡灵。
  
      “我代表女王,来向部落递交一样东西。”寇兹文的声音沙哑突气,仿佛是寒风从天空吹过。
  
      “我认识你们的女王?”萨尔沉声问道,他不记得自己和亡灵有过交情,嗯,海加尔山之战里似乎解决掉过不少,但是怎么也摸不着边。
  
      “虽然素未谋面,但是您的大名已经久为人们所传讼。”寇兹文的目光冷冰冰的,她想努力保持一些诚意与温和,但是却做不到。
  
      “有话就直说,否则下一次和你对话的,就是我的锤子。”萨尔的蓝眸变冷,右手探过石质扶手,他的椅子旁边,漆黑的毁灭之锤正立在那里。
  
      “我们遇到了困境,希望部落能够帮助我们,女王认为,我们现在就和部落曾经的人民一样,遭遇着人们的敌视,女王希望部落能够理解,并且接受我们。”寇兹文看着不怒自威的大酋长,连忙低下了头,但她的声音依旧冰冷,她无法保持诚意与温暖,同样也没有害怕。
  
      “女王让我献上的东西,是忠诚。”</content>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