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容少以貌娶人 > 第522章:代理总裁

第522章:代理总裁


  
      秦歌冷冷一笑:“你不会。”
  
      顾晏司的目光急剧的收缩,
  
      “先是大楼倒塌,紧接着是海底溺亡,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你的地盘上,别告诉我,你丝毫不知情。”
  
      顾晏司突然伸手掐住了秦歌的脖子,用力将她抵在后面的墙壁上,秦歌被迫往后退的时候碰倒了台灯,台灯倒地,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爸爸。”一个稚气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丝恐慌,“你在干什么?”
  
      顾晏司听到这个声音,急忙收回了掐着秦歌脖子的手,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秦歌,弯着腰剧烈的咳嗽。
  
      小逗跑过来,大大的眼睛里有惊恐的情绪,他抱住顾晏司的腿,慌张的问:“爸爸,你在做什么,你和阿姨在吵架吗?”
  
      顾晏司回来的时候把小逗也带了过来,虽然他告诉小逗秦歌是他的妈妈,但小逗毕竟是个小孩儿,一时还无法接受,所以看到秦歌,他只是喊阿姨。
  
      “不是,我们在疯闹呢。”顾晏司把小逗抱起来,“就像你和你同学之间那样,打打闹闹。”
  
      “是这样啊。”小逗像是松了一口气,“可是爸爸,你是男生,你力气大,和女孩疯闹的时候要控制力气,你看,阿姨一直在咳嗽。”
  
      秦歌听了,立刻按住胸口止了咳声,抬起头,脸上已经有了笑容:“小逗别怕,阿姨没事。”
  
      小逗笑着说:“爸爸,听说容叔叔也来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找他玩。”
  
      “爸爸最近在忙,一有时间,我就带你去找他。”顾晏司说:“爸爸不在的日子,你跟妈妈一起,要听话。”
  
      小逗虽然没叫秦歌妈妈,但他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生下他的人,而且她长得这么漂亮,看着就很亲切,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总是柔声细语。
  
      如果他的妈妈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不是汐姐姐,但他也能接受。
  
      “这么晚了,你带小逗去休息。”顾晏司十分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并用眼神冲着秦歌暗示了一下。
  
      就算吵,也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吵。
  
      秦歌无视了他的眼神,因为她也不会选择在小逗面前和他的爸爸吵架,大人的事情复杂难懂,何必还让小孩子跟着担忧惶恐。
  
      秦歌带着小逗离开后,顾晏司叫来一个手下:“把夫人和小少爷安置好,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他们出门半步。”
  
      秦歌自从来了塞而加岛就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没有了手机,与外界接触仅限于每天的电视节目,而且电视里关于华国的报道并不多。
  
      她有段时间甚至以为自己可能自闭了,因为她能关心的事情,能知道的事情简直少得可怜。
  
      她不知道脱离了娱乐圈这么久,是不是还会有人记得她,那个地方,她还能回去吗?
  
      ~
  
      锦都连续下了两天的雨,哪里都是潮湿的。
  
      上午,容氏大楼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本来是由容熙川来主持的,不过因为他出差在外地,会议临时由副总裁薜阳晖主持。
  
      会议进行到一半儿,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
  
      大家看到来人,都是吃了一惊。
  
      自从容熙川接任容家家主,容老爷子就退出了董事会,在家安养天年,不过知情人都知道,容老爷子并没有就此退休,而是一直蛰伏在后辅佐他的大孙子容寻。
  
      容老爷子最喜欢的就是大儿子,对于大儿子留下的唯一血脉自然也是宠爱有加。
  
      此时这个容寻就站在容老爷子的身侧,长相和身高都继承了容家人的特长,俊美,高大。
  
      “容老爷子?”薜阳晖一脸吃惊的站了起来,“老爷子,您怎么来了?”
  
      容老爷子也没看他,而是直接走到会议室的主位上坐下来,那个位置是容熙川的,大概除了容老爷子,也没人敢往那里坐。
  
      随着容老爷子坐下,容寻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各位,我来是想向大家宣布一件事。”容老爷子清了清嗓子,“容氏的总裁,也就是我的儿子容熙川于五日前在塞而加岛失踪,杳无音信,根据现场情况来看,能生存下来的希望几乎为零。”
  
      此言一出,会议室里就像炸开了锅,众人不免面面相觑,连议论的声音都无法控制音量了。
  
      “总裁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总裁不是去出差了吗,怎么就会出事故。”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薜阳晖出声问:“老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总裁到底是遭遇了什么事故?”
  
      容老爷子说道:“潜水的时候发生了身体不适,紧接着就沉到了海底,塞而加岛那边已经在全力搜救,不过希望很渺茫。”
  
      “是有人亲眼看到了总裁溺水了吗?”薜阳晖仍然不想相信这个消息。
  
      “是的,他当时和一个女伴在一起,那个女伴亲眼看到他沉入水底,她想救他,但是你们也知道,一个女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容老爷子的声音带着几丝悲痛,“现在,容熙川不在了,只能由我回来继续主持容氏的工作。”
  
      容老爷子指着一边的容寻,“我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所以,我把我的代理权交给我的孙子容寻,也是未来容家的继承人,我想对于这一点,大家应该没有异议吧?”
  
      这番话激起的反应,让本就气氛凝重的会议室,空气更加僵硬。
  
      薜阳晖说:“老爷子,总裁才失踪五天而已,还不能确定他已经遇难了,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大家应该先全力搜救,其它的事情要等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再做定论。”
  
      “薜阳晖,当年我在容氏当家的时候,你不过是财务部的一个小会计,现在你被提拔到了副总裁的位置,是不是就有点目中无人了?”容老爷子不满的训斥:“容氏是我容家的,难道我还做不了容家的主?你口口声声说事情真相,难道你认为是我害死了我自己的亲儿子?”
  
      薜阳晖闷声不语。
  
      “你们其它人,有什么意见。”
  
      众董事高层中,有的人同薜阳晖一样沉默不做声,因为他们怀疑总裁的死因没有那么简单。
  
      而有的人本来就是墙头草,见总裁已经失踪了,立刻就倒戈向了容老爷子和容寻这边,纷纷支持容寻代理容氏大权。
  
      “我不同意。”薜阳晖激动的站了起来,“我还是主张先找人。”
  
      容寻冷眼看向他:“如果一个月找不到人呢,如果一年找不到人呢,如果十年找不到人呢?难道你来主持容氏,你算哪根葱。”
  
      容老爷子也在一边说道:“薜阳晖,你今年也有三十多了吧?听说你老婆刚生了孩子,你连孩子出生的时候都没有在场,这样吧,我放你一年的假,你好好陪陪老婆孩子。”
  
      众人大吃一惊,哪有放假一放放一年的,这容老爷子明显是想将薜阳晖驾空。
  
      “你没有权利放我的假。”薜阳晖有些激动,“我是这个公司的副总裁,我只听命于总裁。”
  
      “我说了,我现在就是代理总裁,所以,你放假了。”容老爷子摆摆手,“还有谁不同意容寻来接管容氏的,举个手,我也给你们放假。”
  
      话音刚落,就有一些人要有所动作,薜阳晖扫了众人一眼,轻轻晃了晃头。
  
      这些人注意到薜阳晖的动作,也都纷纷把手收了回去。
  
      如果总裁的所有亲信都放假,那么容氏才真正成了容老爷子和容寻的天下,所以现在只能以静治动,静观其变。
  
      “好,既然没有人,那么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容寻成为容氏的代理总裁,如果容熙川超过一年时间没有回来,那么容寻就升任容氏总裁,代替容熙川成为容家家主。”
  
      散会后,薜阳晖的几个亲信都偷偷找到他商量对策。
  
      “副总,怎么办,总裁是真的出事了吗?”
  
      薜阳晖说:“你们先在公司里稳定军心,观察容寻的下一步动作,切记不要跟容寻杠上。我去趟塞而加岛调查一下,看看总裁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目前来看,也只能如此了。
  
      “没想到总裁在的时候,容氏一片团结紧致,总裁一出事,那些见异思迁的人立刻纷纷倒戈,总裁对他们不薄,他们竟然这么没良心。”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很正常。”薜阳晖说:“这些年,容老爷了和容寻从来就没有放下过容氏,他们一直在找机会想要夺权,暗中在容氏里安插他们的人并不奇怪,我先去塞而加岛,接下来就辛苦各位了。”
  
      “副总一切小心。”
  
      “特别提防一下容寻,他大概也会去塞而加岛。”
  
      众人吩吩叮嘱。
  
      离开容氏后,薜阳晖给金秘书打了一个电话。
  
      金秘书那边还有风声,周围很是吵闹,薜阳晖有了不好的预感,金秘书会不会是在搜救现场。
  
      难道总裁真的出事了?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