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之超神大机甲 > 42

  “姑娘怕是话里有话吧?”今羽暂时是不想招惹司徒家,却也是没办法,这门亲事,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莫要说是为了郭睿竹,便是那玄虎在他要暗杀的目标这一点,他便不能和司徒家扯上任何关系,否则日后出现了女婿杀岳父的奇闻,那可当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公子言重了,这绣球落到了你手中,那便是你与我有缘,缘分本是天注定,公子应该顺应天意才是。”那女子淡雅一笑,道。
  “这么说,姑娘今日是不肯放我走了?”今羽不想再跟那女子继续纠缠,脸沉了下去,冷声道。
  “绣球到了公子手上,你如何能走?”那女子绣眉突然挑起,樱桃小口微动,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她的声音极为动听,寻常人听了仿佛是在听仙乐一般,只是此时到了今羽耳中,却是如同钢针一般刺痛着他的耳膜。
  这话音里,竟是夹杂着无形的波动。
  能够不借助任何法宝,便轻松驾驭这等奇异力量的人,修为,绝然不会低,今羽几乎是在一瞬间便是断定,这女子的修为,应该是在太虚境六七层左右,总之,绝对比他强便是。
  “姑娘真是好手段啊。”今羽面色铁青,轻声道。
  “公子莫要生气,我也不想如此,现在可以答应跟我到府上了?”那女子小声道。
  今羽冷哼,懒的回答那女子,这司徒府,他是必须要走上一趟了。
  众人并未听见今羽和那女子说些什么,只是看见他们交头接耳,相谈甚欢,皆是认为他们这刚一见面,便能够聊的如此投缘,不禁羡慕不已,他们却是不知,今羽和那女子并非是他们所想的那般。
  很快,人群便很是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来,今羽唤上了宇文决后,和那女子一同以及随从一起,到了一处位于城中心,颇为豪华的大毫院前。
  那女子上前很是熟悉的叫开了大门,领着今羽和宇文决到了客厅前,此时客厅内,正自端座着一位中年男子。
  只见他身着雕花绫罗锦缎袍,腰佩金黄翡玉青环佩,头束青丝镂空宝金带,虎目生威,方脸含煞,乍一看去,竟是和那女子极为相像,便是连穿着,也十分的相似。
  这中年男子的身边,站着一位身着麻布灰衣,长发披肩的年轻男子,此男子面色橙黄,目光却是如同刀子一般锋利。
  那女子到了客厅前,遣散了随从后,率先进了客厅内,冲着那男子一笑,道:“爹,我回来了。”
  那男子目光先是在女子身上停顿了片刻,随后打量了今羽和宇文决一番,道:“想不到会这么快,这二位哪位是你的如意郎君?”
  那女子俏脸一红,嗔道:“父亲已经看到了,何必还问我。”
  那男子放声大笑,看着今羽道:“看来便是这位小兄弟了,不知这位小兄弟尊姓大名?”
  今羽面色平淡,冷哼了一声,并未回答那男子。
  那男子面色微变,已然是将今羽的表情收进了眼中,暗自道,难道是这丫头招待不周?转头看向了那女子,问道:“丫头,你难道没问问这位小兄弟姓名?”
  那女子腼腆一笑,道:“时间仓促,我还没问他的姓名。”
  “这便是你的不对了。”那男子面色一沉,道,随即他伸出了左手,指向了那女子,继续道:“我来介绍一番,这是我的女儿司徒玉,我名为司徒玄,我身边的这位是我的手下,丐文斗,不知二位小兄弟该如何称呼?”
  “今羽。”
  “宇文决。”
  今羽和宇文决先后说道,那司徒玄如此热情,他们若是继续冷眼相对,并不好。
  言罢,今羽不禁打量了一番司徒玄,后又是看向了那丐文斗,只觉得他有些眼熟,却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宇文决也是如此,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突然啊的一声,看着丐文斗,惊道:“你,你是在客栈门口那个乞丐?”
  宇文决这么一说,今羽登时便是想了起来,这丐文斗,的确是和他之前在客栈门口见到的那个乞丐模样极为相似,只是当时那乞丐满脸的污秽,今羽看的并不是很清楚,此时他并不能确定,这丐文斗便是那个乞丐,再者说,司徒家,明显是显赫世家,便是下人,也不可能沦落到做乞丐的地步。
  “宇文兄好眼力,那乞丐便是我了。”谁知,那丐文斗承认的十分干脆。
  “你,你为何要扮作乞丐?”宇文决不解,问道。
  “看来司徒前辈早就盯上我们了啊。”不等那丐文斗开口,今羽便是冷冷的道。
  “并非是我们盯上你们,而是你们盯上了我们。”司徒玉突然看向了今羽,冷声道。
  今羽心中一惊,眉头不动声色的轻轻一皱,难道暗杀的事已经暴露了?想不到这司徒家竟然有这等本事,他和宇文决还在准备阶段时,他们的目的便被司徒家给发现了,怪不得司徒玉执意要自己到司徒府上来,看来是没打算让他们两个活着离开,此时,今羽已然是产生了退意,淡淡一笑,冲着司徒玄抱拳,他右手上的绣球却是十分碍事,今羽的动作显得十分滑稽,他想要取下绣球,却依旧是无济于事,只得道:“司徒前辈,若是没什么事,我们便先告辞了,这绣球,还请收回去,我并不适合做玉小姐的夫君。”
  “既然来了,我司徒玄自然是要好生招待你们一番,你说是不是?今羽兄弟?”司徒玄神秘一笑,脸上看不出喜怒,故意加重了今羽二字,直盯着今羽道。
  司徒玄那颇有深意的目光看的今羽尽头一寒,暗叫不好,却是不能表现出来任何的惊慌,强行镇定道:“司徒前辈客气了,我们两个只不过是市井小民,如何能让司徒前辈这般热情,我们还有事在身,便不叨扰了,告辞。”
  此时今羽和宇文决若是不赶快离开,怕是过一会再也没有机会了,今羽话音落下时,便是一把拉过了宇文决,转身朝着客厅外走去。
  “今羽小兄弟,你如今都成了我司徒家的乘龙快婿了,岂能说走便走?你还是先留下来陪玉儿好好聊聊才是。”今羽只觉得背后刮起了一道劲风,眼前一花,司徒玄便是挡在了面前,看着他淡笑道。
  从座位到客厅门口,虽说只不过是不到三丈的距离,便是今羽和宇文决,也是能够轻松在眨眼的功夫跨越这段距离,只不过,若是让他们二人做到不仅速度快的出奇,又能骗的过太虚境强者的眼睛这等地步,他们二人决然是做不到的,依此来猜测,这司徒玄的修为,应该是远远超过今羽和宇文决的,至少也应该是在啸天境,想想便知,那司徒玉的修为都能轻松超过今羽,更何况是她的父亲?
  见到了司徒玄神鬼莫测的身法后,今羽和宇文决二人的心已然是凉了半截,想要暗杀司徒玄,他们二个人再加上凌千雪和厉宇伦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司徒玄还有个太虚境的女儿,还有那丐文斗,这两人只是司徒家表面上看起来的实力,暗地里,司徒家还有多少高手,今羽和宇文决无法想象。
  邱正,可真是给他们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这玄虎,要如何去暗杀?便是把他们两个人全赔上,也不一定能碰到司徒玄一根汗毛吧?
  而此刻,今羽和宇文决所要担心的问题,不是他们要如何想办法暗杀玄虎,而是他们要怎样才能脱身,司徒玄就在今羽面前,压力如山扣在了他身上。
  “司徒前辈,你做为长辈,这样为难小辈,是不是太过分了?”今羽紧攥着拳头,手心冒汗,精神紧绷间,做好了随时召唤出混元剑的准备,直视司徒玄,不曾有丝毫的回避,沉声道。
  司徒玄大笑,道:“小兄弟此言差矣,我何时为难过你们了?你做为我司徒家的女婿,难道不应该和岳父畅饮几杯?”
  “看来司徒前辈是不打算放我们走了?”今羽此时已然是确定,这司徒玄,是成心要留下他和宇文决了,想要走,就必须要出手了,只是,面对一位啸天境强者,他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安危离开司徒府。
  然而,他却并不想这般坐以待毙,趁着司徒玄不注意,双脚点地,向后疾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客厅外,伸手轻召,混元剑剑鸣刺耳,豁然出鞘,化作了一道闪亮的毫光落到了今羽手上。
  紧紧的握住剑柄,遥遥的指向了司徒玄,混元剑上突然泛起了一道火红色闪电,闪电迅速扩大,片刻的间,便是将剑身尽数包裹,此时,混元剑看上去,如同是在熔炉中煅烧过一般,高温自剑身蒸腾而上,将周围的空气炙烤的剧烈扭曲了起来。
  “师弟,你快……”今羽刚欲传音给宇文决,让他寻找机会逃走,他话才说了一半,司徒玄便是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身前,面带微笑,抬起右手,双指并拢,轻轻弹在了混元剑上。
  混元剑如同遭到了重击一般一阵哀鸣,其上的火红色闪电迅速消散,最后完全消失,只剩下了剑身颤抖不已。
  今羽心疼的抽回了混元剑,意念检查了一番混元剑后,发现它只是遭到了一击,除了元力有些衰退之外,并无任何裂痕,便是放下了心来,这司徒玄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出手并未毁了他的法宝。
  然而,今羽想要借此一击让宇文决脱身之计,却是轻易的被司徒玄化解,此时今羽已然是明白,他再施展任何手段,在司徒玄面前,都是无用。
  只是,他并不想这般放弃,脑子转的飞快,迅速想着办法,他和宇文决二人,能走一个也是好的。
  “你可是在想,稍候凝聚出全力一击,好让你那位同门脱身?”便是在今羽焦急的想着办法时,司徒玄突然看着他淡淡一笑,道。
  今羽心中一惊,思绪瞬间被打乱,想不到这司徒玄,不仅修为极高,心思也是缜密到了可怕的程度,连今羽这小小的动作都能看穿,今羽心中冷哼,面上却是依旧保持着镇定的状态,没有答话。
  司徒玄见今羽不说话,并未感到惊讶,他锐利的目光扫了今羽右手一眼,淡淡道:“你右手紧握长剑,暗中运气,试图催动麒麟本魂之力,可是想要施展出负隅一击?你那位同门在我身后凝聚出三月法阵,想要借此一击让你寻机会脱身,我说的对不对?你们这一对师兄弟,还真是感情深厚,竟然都没有退却的意思,不错,不错。”
  司徒玄这两个不错,如同两颗巨石一般,在今羽心境中激起了巨大的浪花,他的心,如同落入水中的巨石一般,一下子沉到了湖底,他原本是想让宇文决先走,却是没想到这小子的想法竟然和自己一样,都想让对方先逃走,叹气间,今羽不禁有些感动,他和宇文决这才认识多久?他便可以为了他做到这等地步,或许,他已经把今羽当成了生死兄弟,他或许认为,今羽的命,比自己的命重要。
  大敌当前,却是容不得今羽继续感动,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笑,松开了右手,混元剑脱手而出,当的一声插进了地面中,今羽瞧了混元剑一眼,随即冲着司徒玄摊起了手。
  司徒玄一怔,旋即恍然,今羽这是要打算放弃了,他的目光直盯着今羽,脸上的微笑逐渐收敛,化作了一抹嘲讽挂在了脸上,刚才他还有些佩服今羽,面对他这等强者时,不畏不惧,不曾有丝毫的退却,此时,他却是突然放弃,司徒玄不禁有些失望。
  看来,他是看错人了啊!
  “师兄!你做什么?不要放弃!”宇文决见今羽扔掉了混元剑,顿时大急道。
  今羽淡淡一笑,道:“师弟,我们便是再如何顽抗,也抗衡不了司徒前辈,与其这样,还不如早些放弃。”今羽这般说着,一直注视着司徒玄,只见他脸上的失望与嘲讽之色越来越浓。
  然而,今羽却是表现出了一副完全不在乎的神态,他嘴角依旧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只不过,他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寒光,右手上突然亮起了一抹刺目的火红色光芒,那光芒迅速蔓延到了整条手臂,闪烁间,化为了一只全身燃烧着火红色火焰的麒麟附在了今羽胳膊上。
  “吼!”
  麒麟一声惊天怒吼,今羽的拳头上夹杂着无匹的力量,一拳打向了司徒玄胸口,此时,那大红色的绣球依旧粘在今羽的手上,只不过,被今羽五指上的力道捏成了一团,半边都是凹陷了下去,大红色与火红色交织在了一起,两抹光芒看上去极为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