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二十七章 死神镰刀 二

第二十七章 死神镰刀 二


  对于格雷普所说的话,孙放有些感触,但不尽然。
  任何一个世界,就像孙放现在所处在的世界,都有所谓的居民、统治者与被统治者,而任何一个世界遭遇危机,面临危难的、饱受迫害的,永远都是被统治的民众们。
  就像……
  就像电锯少女小蝶。
  就像欠抽的钟馗徒孙高羽。
  就像死有余辜外加灵魂破灭其所的李建仁……
  但孙放此时依然不想在这里停留。
  哪怕是永久、永恒的存在!
  “严格意义上讲,我并不是行者的一员,而实际上就是如此。”孙放看着格雷普一字一句说道,“我是一个没有被接待完毕的灵魂,是一个半灵魂体,总体来讲,我是一个废柴,而我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我是真的想回家。”
  “哪怕……”孙放加重了语气:
  “哪怕我还要再死一次,不需要去那个什么高级接待员的连接通道,哪怕要饱受地狱之火的吞噬,我的真实想法也是要回家和家人团聚的!”
  格雷普看着孙放的眼神有了些变化。
  一丝赞赏,或是怜悯?
  孙放当然看不透。
  “请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重返人间?我知道被作为命运之子召唤到这里,我是属于非正常死亡……”
  但格雷普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看到格雷普的动作,孙放感觉这个会堂里更加的阴暗了。
  画满墙壁的蝙蝠与鲜血玫瑰,昏暗而低沉的厅堂布局,似乎都在向孙放展示着同一个答案。
  放弃吧,留在这里,永远的留在这里。
  “命中注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格雷普轻轻地说着,“就算姜女能再做出同样效果的孟婆汤,你也是以转世投胎的身份去往人间,你绝对不会想这样的。”
  孙放神情黯淡。
  刚才他也只是想做最后的努力,毕竟对方可是一名具有28万灵魂力的六阶强者。
  可现在看来,似乎地狱的某种法则在限制着什么。
  或者说,是一种黑暗秩序。
  “除非……”格雷普又开口了。
  “除非什么?!”孙放也跟着激动起来,他期待格雷普能说出他想要的。
  “除非干掉阿修罗王和他的势力、扳倒玛门、将伟大的恶魔撒旦、万魔之魔、地狱主宰路西法救出来,让他将你的灵魂送回人间,还能重塑你的肉身,让你和家人团聚!”
  “或者干脆等阿修罗王将混乱裂隙打开,你也从混乱裂隙重返人间,然后还没等与家人团聚,就被生灵们称作恶魔的死灵军团以排山倒海的姿态碾压……而你的家人,还有你那自认为是家园的凡间世界,也会被黑暗吞噬!”
  孙放从最初的皱眉,转为更深沉的皱眉。
  不甘、难过、彷徨等一系列词汇都无法形容孙放的心情。
  孙放不甘心:“有地狱,也就有天堂,有恶魔也会有天使,天使天神们难道会眼睁睁地看着人间……”
  “人间的苦难还少吗!”格雷普打断了孙放的话,“在我看来,那里无时无刻不上演着人间炼狱!”
  格雷普走近了孙放,直视他的双眼,“所以请你告诉我,那些该死的天使们身在何处?”
  孙放无言以对,但他双拳却紧握着,胸口剧烈起伏。
  “作为最后一个命运之子,你得留在这里。”格雷普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哪怕是为了给抗击玛门的黑无常一个交代呢?”
  听到格雷普提起黑无常,孙放立刻就想起了那个面目略微憨厚的黑人大哥。
  此时孙放的背包里还有他的墨镜,手腕上还带着伪装成腕表的命运。
  格雷普继续道:
  “我知道你有他的命运,那是一把不错的兵器,至少在这黑暗世界,你拿着它可以与冥王一战!”
  说话的同时,格雷普的右手缓缓抬起,一阵耀眼的光华闪过之后,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银色镰刀。
  “死神。”格雷普轻轻地说着:
  “这是死神镰刀,是我的师尊奥里西斯遗留给我的,也是可以与冥王抗衡的兵器!为了给坚守极乐幽都抗击玛门军团而牺牲的奥里西斯复仇,也为了给地狱深处各个层次被无辜破灭的死灵复仇,我组建了复仇之镰,如今有能力加入的成员已经有十万之多!”
  孙放看着一脸严肃的格雷普,深呼吸一口气,左手伸出来触碰了一下右手手腕上的那块腕表。
  腕表立刻变成了一把刺刀步枪,被孙放拿在手里。
  “果然是命运!”格雷普眼神闪过一丝没落,“虽然黑无常为行者办事,但我很钦佩他,他召集了那么多的命运之子去对抗玛门,如今却被暗算……”
  “留在这里吧!孙放,我会派手下帮你提升灵魂力,等到你有一定的实力之后,可以选择去行者,或者留在复仇之镰,但无论如何,我也会帮你铲除隐藏在暗处的奸细!”格雷普表明真意。
  孙放也诚恳道:
  “我相信你说的每一句,我会尽全力去对付阿修罗王。”
  孙放知道,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
  那就是先干掉阿修罗王,阻止混乱裂隙的产*******细的事,不能声张。”格雷普声音压低了一些,“以免打草惊蛇!”
  孙放点点头,接着说:
  “阿灰和我说过,我们要先去找贝多芬,因为这把命运与贝多芬有直接的关系……”
  格雷普嗯了一声,“我知道贝多芬与行者领袖司空的交情不浅,他始终在死亡大剧院演出,我会带你和阿灰过去,就算是护送你们,毕竟现在极乐幽都也不太平。”
  “那咱们现在就去!”孙放是觉得既然贝多芬能与行者领袖有联系的话,那自己把神荼交代的事情告诉他就好了。
  可偏偏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复仇之镰成员。
  这个成员穿着一身古中原的铠甲,手里还拎着一杆长枪。
  “格雷普大人,碎骨街的成员发现了黄泉国的灵魂。”
  “是谁?”格雷普一听到黄泉国的灵魂,立刻追问。
  “应该是桥姬!”
  格雷普双眼一眯:“呼延,你去告诉高羽,让他一起随我行动,他不是一直想复仇么?黄泉国度的奸细来了!”
  “是!”被叫做呼延的中原武将灵魂立刻转身而去。
  格雷普又对孙放说:
  “我去处理一点事情,等我回来之后再带你和阿灰去死亡大剧院,那里不算非常安全,我一定要照顾好你这最后一个命运之子,明白吗?”
  孙放点点头。
  “我会让小蝶和莉莉丝来照看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和她们说。”
  格雷普迅速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