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二十九章 复仇之镰与行者

第二十九章 复仇之镰与行者


  走出流浪者之家的大门,已经有一辆马车停在门口。
  漆黑的马车在孙放看来就好像一副巨大的棺材,而拉着这副棺材的马匹,也是浑身腐烂、白骨尽显的两头骸骨之马。
  在马车的四周,还有数名身穿骑士铠甲的复仇之镰整装待发,为首的正是之前在会堂里,向格雷普汇报情况的那个古中原武将。
  “呼延将军,我们可以走了。”莉莉丝没有随同小蝶和孙放进入车厢,而是站在了车厢的前面,与驾车的成员在一起。
  车厢内,阿灰一屁股坐在座椅上,接着惊呼一声:
  “这座椅真硬!你们复仇之镰难道买不起豪华一点的马车吗?”
  “有的坐就不错了。”小蝶瞥了一眼阿灰,然后又探出头对莉莉丝说:
  “你也进来坐吧,有呼延将军他们护卫着,咱们可以放心。”
  莉莉丝略微想了想,点头也进入了车厢。
  “我怎么感觉周围的环境有些不寻常?”莉莉丝靠着阿灰坐下的同时,说出了自己发现的异常。
  小蝶嗯了一声,“我也觉得,湿气很重,就好像要下雨一样,这可是很久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尤其是在极乐幽都,这里从来就没有变过天气,总是阴沉沉的。”
  “最近有些不太平,之前就有一些实力低弱的成员相继失踪,现在看来一定是那些地狱犬和血肉兽干的!”莉莉丝说话的同时看了一眼孙放。
  “要不然黑无常也不会继续召集命运之子了。”
  阿灰不想让莉莉丝靠着自己,于是扭动肥大的臀部往旁边挪了挪,然后继续道:
  “其实在我看来,召集这么多命运之子作用也不大。你们看我,虽然是一只高贵的灰天鹅,可是从我来到地狱,就把神荼大人给救下了,还发现了行者组织里有奸细这种震惊世界的事情,现在又要肩负着护送最后一个命运之子的任务,我觉得吧……我就是那传说中的主角,绝对没错了!”
  “根据我的观察,有猫成为主角的,更有兔子成为主角的,而现在,就让我这个高贵的天鹅成为主角吧,哈哈哈……呃!”
  阿灰正得意忘形的时候,被莉莉丝一把抱起来,放在怀里使劲揉着,它那小脑袋被莉莉丝使劲按在胸前,几乎被埋没,如果地狱像人间那样需要呼吸的话,阿灰现在恐怕已经被闷死了。
  看着莉莉丝调戏、或者玩弄着阿灰,孙放又想到了行者和复仇之镰之间的问题。
  “能不能告诉我,复仇之镰和行者为什么不和?之前在幽灵列车里的贺鹏还有艾顿,他们又是怎么回事?”孙放看向小蝶和莉莉丝,给出了疑问。
  “去到死亡大剧院还需要一些时间,小蝶你就告诉他吧,我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宠物,可没有时间给他讲这些。”莉莉丝一边说一边抚摸着阿灰柔顺的羽毛。
  “我不是宠物……唔唔……你放开……”阿灰极力挣扎,但无济于事。
  小蝶一挑眉,随意打了个响指,然后她的装束就变成一身黑色的制服,看上去就像一个文静的美女老师。
  “行者他们啊……与玛门的战争导致减员严重,上千万命运之子最后只剩下几千名,所以他们需要补充兵源,可命运之子又不是随便能找几个死人灵魂就可以补充的,于是他们把目标定在了极乐幽都里的其他灵魂身上。”
  “在我之前,有近三千万命运之子,如今就剩下几千?”孙放不由得一惊,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减员方式。
  “据我估计,现在也就不到五千了吧?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来我们复仇之镰挖墙脚。”小蝶理所当然的说着。
  “挖墙脚?”
  小蝶点头回答:
  “对,就是挖墙脚,行者的领袖司空,为了补充行者的战斗力,他们不仅在极乐幽都展开全方面的招聘并许以好处,还在我们组织内部挖人,贺鹏和艾顿就是最近脱离复仇之镰去行者那里报到的。”
  “看样子,去的人还挺多?”孙放从小蝶的神情和言语中,看得出极乐幽都这边应该是去了不少报名的。
  “去的没有挂的多,往往召集了数百名成员,结果与沙漠之神的一场较量下来,至少要挂掉一千个行者成员吧。”
  孙放又问:“不是说现在暂时不开战了吗?双方陷入了僵持?”
  小蝶摆弄着自己的马尾辫子,一脸鄙夷的说:
  “那所谓暂时停战的名义,只是个幌子而已,双方都是为了补充兵源……其实玛门那边损失的更大,那些冥王麾下的军队,恐怕早已经被行者给灭掉过亿了。”
  “这场战争的规模还真是比世界大战要残酷啊……”孙放自语道。
  “所以格雷普大人恨极了行者,但依然陆续有成员脱离复仇之镰,因为去了行者大本营,在短时间内接受的训练,就能让他们的灵魂力翻一倍!甚至更多!”
  小蝶略有不满地叉着腰,“其实我们复仇之镰也经常会出动部队去往下层作战,只是我们的整体实力和资源没有行者那么强大而已,虽然我们有十万之众,可大部分还是二阶和三阶的灵魂,在我们这里,灵魂力比我低的恐怕有六七万之多……”
  孙放点点头道:
  “我明白了,看来复仇之镰拥有的高手并不多。”
  “灵魂力在一千以上的,也就是四阶以上的灵魂,还不到一千个,整个极乐幽都四阶以上的灵魂加起来也没多少,这里只是灵魂的安居地,强力的灵魂大部分都在地狱深处……”
  随着两人的谈话,马车和卫队渐渐远去,很快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而在街道的另一边,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布衣的女鬼灵魂孤零零地站在一处隐蔽角落里,冷冷地看着消失而去的马车和卫队。
  她周身的环境潮湿无比,甚至能用肉眼看见周围雾蒙蒙的水汽!
  她脚下的地面也是一滩水渍,一双布鞋早已经被浸透,可这个女鬼灵魂竟好似浑然不觉,亦或十分享受。
  另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在她的耳畔响起:
  “雨女,桥姬在死亡大剧院附近被格雷普带手下灭掉了,伊邪那美陛下让咱们小心行事。”
  被称作雨女的女人,身侧泛起零星的雪花,雪花越来越多,最终凝聚成了一个人形。
  一个浑身上下都带着霜气的白衣女子,同样的披头散发,不同的是,这个女子的脸上也结着雪花。
  “我知道了,雪女,咱们就在这里监视他们,随时等候伊邪那美陛下的命令!”
  雨女的身形渐渐消散,最终与周边的潮气融为一体,雪女也再次幻化成一片片雪花,朝着另一个方向飘去隐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