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四十五章 百花丛中过,片片都沾身

第四十五章 百花丛中过,片片都沾身


  “当然,你们是奥里西斯的继承人,也是极乐幽都的执掌者,该怎么决定,由你们说了算。”格雷普不想再和三个法老过多地纠缠这个问题,“总之,极乐幽都很有可能成为与阿修罗王之间的第二战场,在这里出现的混乱裂隙就是最好的说明,你们好自为之吧。”
  格雷普挥手示意一众复仇之镰成员返回车队,准备离开。
  “等等,格雷普。”美尼斯的声音响起,格雷普停下脚步转身。
  “还是请你慎重考虑一下,带着复仇之镰加入我们,这样我们的力量才会更强大。”美尼斯露出诚恳的表情。
  格雷普摇摇头,同时看向克利奥帕特拉,眼神充满复杂的意味:
  “我不会献出师尊交给我的‘死神镰刀’,也不会拜倒在一个充满狭隘感的极端激进女权主义的石榴裙下。”
  “复仇之镰有自己的路要走,奥里西斯的仇,一定要由复仇之镰来报!”
  扔下最后一句话,格雷普坐上了敞篷老爷车,率领车队离开了永夜大道。
  看着远去的车队,美尼斯叹了一口气:
  “回去召集所有法老,开启法老会议……克利奥帕特拉,你干什么去?”
  克利奥帕特拉已经向来时相反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的答道:
  “我去恶灵角斗场观看比赛,顺便看看能不能招募一些有志之士。”
  拉美西斯也道:
  “美尼斯,格雷普说的话我们不能不考虑,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
  美尼斯点点头:“我想好了,召集所有法老开会就是要开启另一样重要的东西。”
  “荷鲁斯之眼?”拉美西斯惊道,“你确定要这样做?”
  美尼斯再次点头,却没有再说话,只是率领部下原路返回。
  …………
  一袭白衣的贞子,仓皇流窜于极乐幽都阴暗的建筑群中。
  她的一只左眼露出一个洞来,那是被孙放一枪命中所致,身上还插着莉莉丝送给她的三支黑色弩箭。
  几个追击贞子的复仇之镰成员实力不弱,贞子不敢独自作战,只能依靠自身的敏捷躲避逃离。
  穿过热闹的血债市场、嘈杂的审判公园,贞子终于在一处僻静的巷道里甩掉了身后的追兵。
  “快看,有一个迷路的美女。”
  巷道尽头一簇黑暗荆棘花丛中,一个鼻音很重的声音响起。
  “鬼头大人,她长得一点也不好看,很吓人,我生前看过她的电影,长得一模一样!”搭腔的声音来自贺鹏。
  “胡说,你难道没有发现她有一种另类的凄美吗?我甚至感觉到她有悲惨的身世,不能诉说的秘密,难以回首的往事……”鬼头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觉得……鬼头大人说得对!”艾顿也发出了声音。
  “艾顿,你终于肤浅地了解本大人了,看来以后要重点培养你!”黑暗荆棘花丛中传来鬼头得意的轻笑。
  “鬼头大人英明!”
  “来,把胳膊伸过来。”
  嗞嗞……
  一股青烟冒起。
  “啊!鬼头大人,你为什么要烧我的胳膊!”艾顿低声惨呼,却立刻被贺鹏捂住了嘴。
  “笨蛋,我要是不假冒烟烟罗的障眼法,这个美女能过来让我们解决吗?”鬼头不满地说道,“你赶紧给我闭嘴,刚夸完你就掉链子!”
  远处的贞子一眼看见巷道尽头处,黑暗荆棘花丛里冒出一股青烟。
  “烟烟罗大人?”
  贞子急速向那一簇高大延伸的花丛飘去。
  距离花丛已经很近了,可贞子并没有见到烟烟罗的出现。
  她感到不妙。
  刚想返身逃离,一个骷髅头便从花丛中飘了出来。
  “百花丛中过,片片都沾身。”抖了抖扎满在自己骷髅头上的荆棘花刺,鬼头径直飘向贞子。
  贞子惊呼一声:“鬼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呼!
  鬼头两只空洞眼眶里的火苗忽然暴涨蔓延至整个头骨,头上扎满的荆棘花刺瞬间被烧成灰烬,鬼头的速度陡然加快。
  “不!”
  贞子的灵魂受创,根本来不及逃离。
  冒火的骷髅头张大了嘴,一口咬在贞子的脖子上。
  “不……”
  贞子浑身上下都开始着火,她的灵魂最终被地狱之火烧尽。
  鬼头漂浮在空中,仰头看着燃烧的天空:
  “可怜的女子跟错了主子,就像当初的我一样选错了职业……”
  “我为什么要帮复仇之镰呢,这帮臭屁,还有自以为是的格雷普!”
  “不,我这不是在帮复仇之镰,我是在对付玛门和阿修罗王的爪牙!”
  “格雷普这个家伙敢把我当球踢,日后我一定会咬掉他身上的某个部位!以解我心头之恨!”
  艾顿与贺鹏从黑暗荆棘花丛中闪出身来,两人的身上也扎满了荆棘花刺。
  “鬼头大人……”艾顿与贺鹏相互拔着身上的刺。
  “又怎么了?”鬼头收回自己的仰头感慨,不满地问着。
  “痒……”贺鹏捂着刚刚被艾顿拔出荆棘花刺的脸部。
  “疼……”艾顿下垂着一条胳膊,胳膊上还在冒烟。
  “撤!”鬼头率先向远处飘去,巷道的另一头已经出现几个复仇之镰的身影。
  …………
  孙放与阿灰挑选的马车被河童摧毁,他们只能乘坐另一辆看上去比较廉价的马车返回流浪者之家。
  小蝶、高羽、莉莉丝都在这个车厢里,很拥挤。
  之所以挤在一起,按照小蝶的话说是要保护孙放。
  “你的身份暴露了,烟烟罗和贞子都逃走了,你手里的‘命运’以及你的特殊能力,他们都会把这些汇报给伊邪那美。”高羽冷言冷语,“孙放,你现在最好把‘命运’交给我保管。”
  “凭什么?!”阿灰已经重新戴上了墨镜,是孙放亲手给他戴上去的。
  “就凭孙放没有自保能力,没有保护灵器‘命运’的能力。”高羽的语气充满了不屑,“你被秒杀的次数越多,距离灵魂真正破灭的时候也就越近。”
  “高羽,你之前怎么不把孙放从车厢里救出来,你有那个能力。”莉莉丝问道。
  “我要是救了他,不更说明他的重要性了吗?可谁会知道这个菜鸟能从坑里爬出来,简直辜负了我给他的掩护。”高羽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