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三章 死蟹

第三章 死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孙放一直接受老李的训练。
  不得不说,老李的训练方式让孙放很是受用。
  无论是战术理论,还是出招方式,孙放甚至有一种学了高深莫测的武功的感觉!
  这个老李的确不一般!
  在老李的训练下,孙放的战斗技巧真可谓突飞猛进,短短的十天,孙放接连干掉了一个灵魂力为9000的角斗士,以及两个灵魂力超过一万的角斗士。
  本来应该每天都上场厮杀的,可角斗场方面给孙放挑选的角斗士多是比较出名的狠角色,因此才给孙放三天上一次场的机会。
  十天之后,孙放的灵魂力已经超过了两万。
  与孙放一起的陈东,他的灵魂力也接近了两万,一方面是因为陈东每天都要上场厮杀,虽然对手不如孙放的厉害,可他能有这么多的灵魂力,完全是因为上场的次数多,而对手又轻视陈东,这才让陈东在短短的十天之内,得到了15000点灵魂力。
  加上陈东自己的3000点灵魂力,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拥有18000灵魂力的资深角斗士了。
  而孙放所厮杀的三名角斗士中,本应让孙放获得更多的灵魂力,可那三个角斗士无论在战斗经验和出手狠辣方面都极其强硬,这让孙放本身损失了不少灵魂力,当孙放干掉对方的时候,对方那残破的灵魂力也没有让孙放吸收太多,每次都是三四千左右,而不像陈东那样,一次可以吸收对方一半以上的灵魂力。
  正因为这样他们两个的灵魂力差距才没那么大。
  孙放所在的牢房里,除了陈东以外,其他几个角斗士在前几天上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现在的牢房只有孙放和陈东两个灵魂,而此刻陈东又被派出去厮杀,只留孙放一个在牢房里待着。
  “迷路者”老李从牢房外走了进来。
  “怎么没去训练场?”老李进来就问。
  这十天的时间,孙放和老李之间还是产生了一定的信任的。
  从最开始,老李就先注意到了孙放耳朵上的三颗耳钉。
  那分别是三日月宗近、数珠丸恒次以及十握剑三把灵器,尤其是十握剑所幻化成的耳钉,格外的耀眼。
  但老李并没有履行一个角斗场工作人员的职责,没有把孙放身上携带灵器的事情汇报给巴蒂塔斯。
  他只是让孙放注意一点,不要让其他的灵魂发现。
  “三颗耳钉的事情昨天被对手发现了,那个角斗士有探查灵器的能力。”孙放如实回答。
  “昨天的厮杀我没有去看,巴蒂塔斯叫齐了所有的资深训练师开会。”老李说道。
  “昨天的对手给管理员做出了提示,我认为那个管理员在我灭杀对手之前,读懂了那个对手的意思。”孙放继续道,“今天如果我去训练场,我想那个管理员一定会带着更多的管理员来搜查我,我想我有危险了。”
  老李捏了捏自己的胡子,“那你在牢房里就是安全的了吗?他不会进来搜查你?”
  “至少现在还没有,或许他是在等着我出现在地牢广场中。”孙放认真地道。
  “来,给我看看你的三把灵器。”老李伸出手。
  孙放也不避讳,直接把三颗耳钉拿下来,抛给了老李。
  三把太刀显现,老李啧啧两声:
  “天下五剑其二,竟然还有伊邪那岐的十握剑?!”
  孙放呵了一声,“老李,你的见识还挺广的嘛!”
  老李摇摇头:“倭国的灵魂和灵器,也就那么回事吧,这三把灵器,也就十握剑能入了我的眼。”
  “伊邪那美是你杀的?”老李直接问。
  孙放点点头,没有说话。
  “死蟹啊,果然不同凡响。”老李呵呵一笑,“这几把灵器,包括你脚趾上戴的戒指,还有脚踝上戴的手环,长此以往都不安全的。”
  孙放一愣,“你怎么知道我脚上还有两把灵器?”
  “要不然我怎么能成为死灵角斗场资历最高的训练师?”老李反问。
  “你的身份还真是不一般!”
  “除了巴蒂塔斯,谁也无法约束我,这是我作为资深训练师在死灵角斗场的权力。”
  孙放摇摇头:“不,我指的是你真实的身份,你是谁?”
  老李似乎很不想提及这个话题,“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训练师就够了。”
  “十天了,每一次你都是这样说。”孙放有些无奈。
  “我训练你打倒斯巴达克斯,这就足够了。”老李回道。
  “可斯巴达克斯问过你什么事情,你回绝了?”孙放不依不挠,继续发问。
  “他想联合我干掉巴蒂塔斯,开玩笑,我和巴蒂塔斯可是签了合约的,单方面毁约的话,我是要赔很多冥币的!”老李一本正经地回答。
  “黑暗秩序都已经崩塌了,还谈什么毁约不毁约的?”孙放没好气地说。
  “好了,先不要谈这个,你把脚上那两件灵器来出来让我看看吧。”老李笑呵呵地说道,“让我看看是不是很稀有的灵器,让我开开眼。”
  孙放也不避讳,他知道只有自己和老李掏心掏肺,才能让对方对自己坦诚相待。
  这十天的时间里,斯巴达克斯不止一次地对孙放说,让自己努力和老李沟通,因为从斯巴达克斯那里得知,整个死灵角斗场里,除了巴蒂塔斯之外,似乎、可能、也许只有老李可以打开斯巴达克斯身上的锁灵链条了。
  于是,孙放先拿出了戴在脚趾上的戒指。
  戒指转化成灵器。
  “死神!”老李看着出现在孙放手中的镰刀,眼中竟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完全没有料到,孙放竟然能拿出死神镰刀来。
  “看来格雷普那小子还挺器重你的。”老李从短暂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死神”可是鬼妃苦苦找了很久的灵器,这把灵器最大的能力就是可以让持有者瞬移,这是很变态的一个能力,如果是冥王级的强者拥有了这把灵器,面对同级别对手的时候,一定非常占优势。
  孙放呵呵一笑,“没有想到吧?老李头,我再让你更吃惊一下!”
  手环被孙放拿在手里,变幻成“命运”。
  “这是……黑无常的命运???”老李的嘴里张成O型,“你是……最后有一个……”
  孙放压低了声音,“没错,就是我。”
  老李定定地看着孙放手里的命运之刃,过了一会才缓缓开口道:“怪不得斯巴达克斯总让你来烦我,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你的身份?”
  孙放嗯了一声,“你知道他有荷鲁斯的右眼,对吧?”
  老李回答:“当然,我也有探查灵器的能力,这种能力的拥有者很少,可偏偏我有。你的左眼也与众不同,我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荷鲁斯真正强大的左眼。”
  孙放将荷鲁斯之眼显露出来,“没错,就是荷鲁斯之眼。”
  “你身上还真是有很多宝贝啊。”老李啧啧称奇。
  孙放却说:“你知道斯巴达克斯有荷鲁斯的右眼,可你却没有汇报给巴蒂塔斯,你知道我有灵器,也为我瞒住了,现在你知道我持有‘死神’和‘命运’,我知道你也一定不会往外说,这是为什么?”
  老李呵呵笑了起来。
  “我是真的想知道。”孙放强调道。
  “因为我并不想让巴蒂塔斯迫害斯巴达克斯,或者是你,因为我也曾向往黑色沙漠苦海基地的行者组织。”老李如实道。
  “也曾向往?”孙放很容易就抓住了关键词。
  “是啊,也曾向往。”老李重复着,“可世事难料,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想加入行者了。”
  “行者不是由命运之子组成的么?是最近三年黑无常在人间招募的战士。”孙放又道。
  “可这三年以来,三千万命运之子几乎损失殆尽,行者组织必须在地狱中找自愿加入的灵魂,命运之子早已经供不应求,你作为最后一个命运之子,却只是一个半灵魂体,这不得不说造化弄人,却也是黑无常的命运,他是为了招募你而被暗杀的,难道不是吗?”
  孙放没有回答老李的问题,只是端详着手里的两把极品灵器,“所以你是不会帮我和斯巴达克斯了,对么?”
  “帮还是会帮的,只不过是保持中立的帮忙,我不会主动说出你们的秘密,也不会帮你们对抗死灵角斗场。”老李认真地说。
  “可这是为什么?你明知道死灵角斗场抓了很多无辜的灵魂厮杀,这比他们在人间去死的时候还要惨!”孙放大声申饬着,此刻他已经完全不在乎牢房外是否会有管理员听到。
  “训练灵魂,是我来到地狱之后的爱好,我在人间的时候,也想过,如果不带兵打仗的话,我也许会是一个武林高手,会收下很多徒弟名扬四海。”老李淡定回答。
  “而且,在这地狱之中,无辜的灵魂太多了,你难道要我像地藏王那样,超度灵魂?”
  “死灵角斗场,也只不过是极乐幽都的角斗场而已,像这种迫害灵魂的机构或场所,如果你有机会去到下层界域,你就知道,这里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尤其是玛门带领阿修罗王等众冥王和堕落天使叛乱之后,这种情况更甚。”
  孙放眼神流动,似乎又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华夏古代,汉服装扮,带兵打仗。
  将军?
  姓李的将军?
  孙放不由得想起这十天里,老李给孙放展示了很多次的弓射,他心里正在急速盘算着,有哪几个出名的李姓将军。
  “你到底是谁?”孙放紧盯着老李。
  老李还是摇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几把灵器,我可以给你合成一个,然后变成印记印在你那可怜的半灵魂体上,这样一来,除非是堕落天使以上的实力强者,否则谁也发现不了你随身携带的灵器。”
  “合成一个?”孙放直皱眉头,“灵器这玩意还可以合成?”
  “当然,要不然你再多出三只手,拿着这五把灵器来个五刀流?”
  “合成……对这些灵器会有什么影响?”孙放忽然觉得,合成之后的灵器应该更厉害了才对。
  “有一定的几率保留几把灵器所拥有的能力,但还是以最强的灵器能力为主,无论是坚固性还是其他,都有很可观的提升,五合一,你觉得呢?”
  “你竟然还有这种能力?”
  “整个地狱,除了干将莫邪,也只有我会了,或许路西法会也说不定,但干将莫邪加入行者之后因战争而消逝,路西法现在也不见踪影,你很幸运,遇上了我。”老李又开始呵呵笑了起来。
  孙放知道这几把灵器带在自己的身上,早晚会被发现,还真是个麻烦,可孙放又不敢把这几把灵气藏在牢房里或其他地方,那样更不安全。
  “好!那就请你帮我这个忙,把它们五合一,变成印记!”孙放下定决心。
  老李也没有再和孙放搭腔,他直接从孙放的手里拿过“死神”和“命运”。
  五把灵器在老李周身飞舞旋转。
  整个牢房内忽然光芒大盛,五把灵器发出耀眼的光芒集中在了一起。
  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之后,光芒消散,五把灵器变成了一把。
  孙放看得眼睛都直了!
  在老李手中的,是一把全新的兵器。
  兵器还是镰刀的模样,镰刀也还是银色的镰刀,可镰刀却有三把刀刃,刀柄也变长了一些,孙放知道那三把刀刃应该分别是“死神”、“命运”以及十握剑。
  “就这么简单?”孙放算着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这五把竟然就合成了一把。
  “想学吗?我教你啊?”老李笑道,“不过现在你应该给这把灵器起个新的名字了,总不能叫死神命运十握剑并天下五剑之二吧?”
  孙放接过老李递过来的新式镰刀,忽然一个名字掠过心头。
  “就叫它‘死蟹’!”
  “死蟹?”老李重复了一句,“也好,这名字还真……挺有个性的……”
  “以此来纪念覆灭的法老卫队,还有复仇之镰,以及我被困在这里的时间。”孙放一字一句道。
  握着“死蟹”,孙放从中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
  杀戮,嗜血,寒冰,便是这把新式死神镰刀所散发出来的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