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十五章 绝对免疫

第十五章 绝对免疫


  几天的修炼,爱丽丝也基本熟悉了战职者的生活基调。一开始当然是极不适应的,尤其是孙放为了快速获取经验值和对她稍微的磨练,根本没有放慢寻找怪物的速度,很是让爱丽丝吃了一些苦头。
  只是小丫头也是非常要强的性格。更何况战斗的时候几乎没她什么事,几天下来,倒也咬牙坚持住了。
  “没什么。”爱丽丝微笑着回答。她心中毕竟还是有些歉疚的,所以这两天一直坚持着揽下了诸如做饭等修炼之余的琐事。
  “对了。你的天赋真不错呢!当初,我第一次升级的时候,自由属性点也是6点。”
  闲来无事,孙放便和爱丽丝谈起先前升级的事情。由于尚在战斗之中,当时孙放也没能分心和爱丽丝好好说说这些。望眼四周都没有怪物的影子,倒也可以边走边说,两不误事。
  “真的么?孙大哥,你别骗我!”
  爱丽丝有些雀跃,毕竟年岁还小,当然希望得到别人的赞扬。
  尤其是心里有着重要地位的孙放!可是,小的时候,这个和哥哥一样讨厌的家伙可没少骗自己来着,也常常把自己刚刚逗笑,又再次弄哭。
  “真的,比金币还真。”
  孙放的心情不错,爱丽丝升到2级,自己的计划又近了一步,确实值得欣喜。
  “对了孙大哥,属性点该怎么加呢?还有技能点,是留着还是现在就用?”
  孙放想了想,没有直接回答:“那要看你准备走什么路子了。如果决定走暴力路线,那属性点就加在精神上,既增加法力值又增加伤害;如果是走辅助路线,那最好是先加在体力上。低级的时候,生命值是个问题,也是迟早都要增加的属性。现在你使用治疗的时候也不太多,那点法力也将就够用了。”
  孙放却没想,自己就根本没有加上一点体力。为了追求杀伤除了装备腰带加了几点力量外,全部一股脑投在敏捷上了。
  “对了,差点忘记了。”
  孙放掏出一件蓝色皮甲,正是他收获的第一件魔法装备。在和汉克斯采购时清理包裹才翻出来,当时就买了一张辨视卷轴直接鉴定了。但是属性却差强人意,这件有着“精神”后缀的皮甲,只是增加了8点法力,便一直给爱丽丝留着。自己几乎没有使用技能的时候,所以法力也一直处于满值。
  爱丽丝高兴地接过,乐滋滋装备上。
  “至于技能方面大体也差不多,都是根据职业路线所决定的。战职者的基础技能很重要,通常都会加满到10级。因为大凡基础技能,除了适用外,法力消耗少是另一个特点。比如你的圣光弹,1级的时候耗费3点法力,升到10级也只消耗同样的法力。至于小回春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升上2级,应该就不用再耗费20点法力了吧?”
  孙放结合着以前学习自己所知,尽量给爱丽丝比较正确的建议。职业之路可是不能回头的,一旦在属性和技能上加错,那么很可能追悔莫及!
  “那么,我适合走什么路线呢?孙大哥!”
  爱丽丝像个好奇宝宝,非有不问到底不罢休的气势。这也难免,没有经过正统的训练,心里多少还是没底的。
  孙放正待回答,却蓦然发现了一些情况。
  有人!而且,应该是战职者!
  现在的两人,已经离开祭坛有了不短的距离。孙放也没想到会遭遇到别的战职者,这里偏僻无比,难道又是以前遇见的金币小队?
  很快,两人便被不远的三人发现。让孙放有些戒备的是,那三人径直朝着他们走来。
  克洛斯?
  附近空旷无比,孙放两人想要躲避已是不及。只是让孙放奇怪的是,克洛斯这个佣兵团的大团长,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大叔,咱们又见面了。”
  孙放率先行礼,在没有弄清克洛斯来意之前,那种憨憨的老实的面容,很自然地在他脸上浮现!
  “呵呵!小家伙,你可让大叔一路好找!”
  克洛斯依旧爽朗地大笑。
  找我?还是专门来找?
  孙放可是满脑子雾水。虽然因为老巴克的缘故,两人算是认识,但也绝对谈不上熟悉。现在克洛斯居然说是专门来找他?
  “大叔,找我有什么事么?巴克爷爷的脾气您是知道的,哪里是我能劝动的?后来……”
  克洛斯挥手打断了孙放的话,脸色也回复下来:“今天来,不是说你巴克爷爷的事。老头子的顽固我们都知道,既然不能挽回,就让他好好安息吧!我今天来,是正式邀请你加入风雨佣兵团的!你小子,觉醒了,也不来找大叔,看不起大叔的佣兵团么?”
  孙放心里一咯噔,难道,真让老巴克的乌鸦嘴说中了?还有先前自己不曾理会的预感,真有成真的一刻?
  “大叔,看你说的。晚辈哪里有那意思啊!您是个大忙人,小子才觉醒不久,哪里能劳烦您呢!”
  孙放心里暗暗提防。克洛斯从哪里知道自己觉醒之事的?而且能准确地在这里找到自己两人?知道这些事的,只有汉克斯,可孙放可以肯定,那家伙除非脑子坏了,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能觉醒的,还是自我觉醒的,都是人才啊!你小子不知道么?大叔一向是求才若渴的!怎么样?考虑下,大叔的佣兵团规模虽然小,但对你小子绝对会有帮助!怎么说,团里上下也有接近50号战职者,至少也能给你些经验,少走许多弯路的!”
  孙放略作沉吟后,抬头为难地道:“大叔,不是我不愿意啊!只是您也看到了,我这位同伴也是刚刚觉醒,而且我们也组了团。加入你们佣兵团是不是有些不方便?”
  “有啥不方便的?”
  克洛斯大手一挥,大声说道:“今天在这里我就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干涉你的修炼!至于这位小姑娘,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应该是汉克斯的后人吧?几年没见,都成大姑娘了!如果你愿意,大叔双手欢迎你和孙放一起加入风雨佣兵团!”
  顿了顿,克洛斯加了一句:“正好,团里什么职业都有,就是缺少一个真正的牧师!……”
  孙放的脑子,在听到“牧师”的时候,“轰”一声炸开,甚至没有听清克洛斯后面的话!
  自己几人感觉如此隐秘的事情,在这个克洛斯面前,竟然完全没有一丝余地的暴露了?
  既然连一个小佣兵团都知道了,那么冀望城的教会呢?
  还有,克洛斯如此说,到底是邀请,还是要挟?
  一时间,孙放的脑子全速转动,思考着应对的办法。
  首先,不能扯破脸皮!
  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现在克洛斯多少还有念点旧情的意思。而一旦孙放很干脆地拒绝或者表现出不耐烦,那么事情就有朝着自己不敢想象的地步发展的趋势。
  孙放可不相信,一个经验老到的佣兵团团长,会如此好说话!如果真的撕破脸皮,自己还有别的路可走!
  “大叔,容我们考虑考虑怎么样?您也知道,团队对一个战职者来说有多么重要!再说,我们现在也没什么经验,也需要磨练不是?”
  孙放依旧是那副自然、憨厚的面容,有些随意地回答到。可是心里却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好便让场面恶化!
  “行!”克洛斯爽快答应,转头对着身边的一个年轻人道:“小七,你就陪着这两个小家伙一起修炼罢!注意了,他们可是真正的宝贝!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就不用回团里了,直接卷被子回家吧!”
  叫小七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应承下来。
  转过头,克洛斯对着孙放道:“这小子可是16级战职者,虽然能力一般,但在这附近保护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等你们考虑好了,就让小七带你们回团里,大叔给你们准备接风酒!”
  孙放爽快一笑:“那就谢谢大叔了!”
  其实,面对如此赤裸裸的要挟和监视,孙放心里已经骂了无数次娘!可是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表现出不愉,那等待自己的,可绝对不是什么好果子!
  克洛斯两人很快便告辞离去。只留下始终带着微笑的小七,不紧不慢地跟着两人,也保持着让人感觉不到什么压力的距离。看得出来,这家伙一定没少干这些事!
  孙放可就苦了。
  虽然没有规定什么期限,但临走时克洛斯的话还仿佛回响在耳边。为什么告诉自己小七有16级?那不是明显让自己知道,最好断了逃走的念头么?看小七的装备,虽然没亮出武器,但绝对是敏捷型的职业!
  这样处心积虑地算计,难道只是为了自己猜想的拧弦技法?
  估计没那么简单罢!
  老巴克,你这乌鸦嘴,可真够让人讨厌的!
  孙放恨恨地想。要他这个并不怎么灵光的脑袋,去思考如此棘手的问题,确实有些稍闲为难了。
  “很简单,甩掉那家伙,直接开溜呗!”
  脑海中,意念懒懒的声音传来。
  “你倒说得简单,怎么逃?”
  孙放不屑道,自己一个人还好办点,加上爱丽丝可就困难了。
  “那想个法子,直接干掉!”意念反应有够快,可说的都不怎么靠谱。
  先不说面对16级的存在,怎么才能成功干掉;就是为了冀望城里的汉克斯,也不能轻易就说杀就杀掉的。
  “那就逃吧!反正不是要去罗格营地么?”意念道,在他看来,多么简单的事情,还用得着如此苦恼么?
  “怎么逃?”
  孙放可不知道意念的想法,还在兀自烦恼。
  “说你苯,你还真是苯到家了。他一个人,能同时监视你们两个人么?前几天先稳住,然后找个机会,分开不就可以成功摆脱了?”
  “你说得倒轻松。”孙放不屑道:“知不知道,逃跑的机会很可能只有一次?要是一次不能成功,还能有目前还算比较乐观的状况么?”
  再说,分开?怎么分?爱丽丝怎么办?这些,都是难题。
  想到爱丽丝,孙放偏过头看了看。才发现小丫头也是紧紧抿着嘴唇,一双好看的眉头也是微微蹙起,显然已经大体知道两人目前的困境。
  孙放暗中叹了口气,由于时刻被监视,他也不好和爱丽丝多说些什么。一旦引起小七注意,那可就不怎么妙了!
  先修炼吧!也好期望过些日子能稍稍减轻小七的戒备心。
  “照我说,你们最好的机会,就在今天晚上。”
  意念的声音有些凝重,这可很少见,孙放也有了些兴趣。
  “现在可以确定,只有这个小七一个人监视你们,那么过几天呢?那个什么团长就不会感觉不放心,再找几个人来?你这小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就是身边这个小丫头,也足够引起随便什么佣兵团的重视了。”
  孙放了然的点头。不得不说,平时的意念虽然有些无理取闹的嫌疑,但关键时刻的分析还是比较透彻,看问题的眼光也至少比自己高。
  “还有,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出其不意’,意思就是在他还没准备的时候突然发力!你要知道,附近的环境你可算是了若指掌,但他现在却不一定熟悉。那么过上几天呢?那家伙,一看就知道是斥候出身,如果等他熟悉了环境,就算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你们也别想成功逃掉!”
  “所以,今天晚上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提醒你一句,精灵祭坛可是个非常重要的地方,能不能利用,就看你的发挥了。”
  说到这里,意念就没了声息。
  孙放顿时感觉头大!哥们,不带这样的啊!好不容易有点意思了,就这么噶然而止,其中的难受可不足为外人道也!
  “怎么?想到哥的好处了?”
  意念的声音带着得意,也带着几分揶揄。
  孙放瘪嘴:“你不说你也是孙放么?就这样看着自己陷入困境而不理睬?你要知道,我倒霉了,你一样脱不了干系!”
  “激将,对于哥来说,是绝对免疫的!”
  意念嘿嘿一笑,慢条斯理地道:“谁叫你小子,一直把哥当成累赘,甚至是威胁来着?哥有句座右铭:人敬我一分,我回敬三尺;人迫我一尺,哥回敬万丈!小子,自己开动你那榆木大脑吧!人总得不停地锻炼不是?这一次我帮了你,那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下下下……”
  “停!”
  孙放在心中大叫,不带这么教训人的吧!这家伙,说着说着就不象话了,不就是不肯帮忙么?直接一句话就清楚明白,非得长篇大论,还要整出个什么座右铭出来?
  脑海中,意念愤愤反驳道:“这是做人的经验,做人的道理,你小子懂不懂?可惜老子努力了那么多年,你这榆木疙瘩,始终是榆木疙瘩,真是没救了!”
  “行!您老人家是圣人!是先知!是传说中最接近神的存在!好不好?”
  孙放没好气大吼。也幸好和意念的交流在精神层面,要不然,就孙放现在的状态,不被吊在后面的小七发现才怪!
  孙放只是感觉烦躁。本来自己就够苦恼的了,意念这家伙还非得加点火候!你说你正正经经提出意见,并暂时解决眼前的问题,哥就算不感动涕零,也不至于发火是不是?
  难道非要弄得大家都不爽,才是你最终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