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二十八章 血月!

第二十八章 血月!


  几番挣扎,孙放才决定暂时找个偏僻的角落扎营。今天这一路上虽然没怎么战斗,但层出不穷的变化还是让他感觉心力憔悴,甚至隐隐地升起过厌烦的感觉。
  对于一个志在不停提升自己的战职者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借着休息,孙放也该好好思考一下最近让他很多时候都猝不及防的变化了!一味的随波逐流或者静观其变,只能把命运交给冥冥之中的东西裁决!
  比如,规则。
  “孙大哥,我发现,你还真有些传奇的资质呢!”
  一边正埋头生火,准备烤制食物的爱丽丝,突然冒出的话让孙放又一阵错愕。怎么自己刚刚想到最近接踵而至的各种异变,小丫头就如此开口了?
  “我倒是希望,我真是一个传说中的传奇。”
  自嘲地笑笑,孙放低声回答道。自从黑暗潮汐开始,自己就好象时刻地被安排,被左右。就算意念无数次提到这些离奇甚至荒诞的遭遇,是传奇战职者必不可少的经历,但他也时常从心里感觉难受,尤其厌恶这种被人操纵,被人随意摆布的感觉。
  力量之余,战职者最终的梦想是什么?
  孙放会告诉你,是自由!是隐藏在心底,真正无拘无束的自由!
  “嘻嘻,别摆着那样呆呆的样子了!我哥就是成天一副苦瓜脸,才会变得那么老的。”
  孙放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终究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啊!根本不明白像汉克斯那样的人,在这个世界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和怎样的努力,才会寻找到一丝生存的空间!那一副副时而卑躬屈膝,时而老实忠厚,时而装聋作哑,时而强作笑颜的表情,又岂是单单一个“老”字就能轻易诠释的?
  自己,如果没有鬼使神差的觉醒,应该也和现在的汉克斯,相差无几罢?
  “小五,能看懂么?”
  孙放一边演示着自己领悟的身法,一边向旁边直直盯着的小五问道。虽然大多时候根本得不到回答,但他一直坚持着和小五的交流。特别是在自己演练身法的时候,只需要几个动作,一直紧跟身后的小五便会停下脚步,仿佛在仔细观看,又仿佛感触到了什么。
  而以往一成不变的呆滞眼神,时不时也会有一些带给孙放惊喜的变化。
  只是,自从进入邪恶洞窟以后,小五的眸子,就始终是一片骇人的血红。
  孙放曾经在休息的时候仔细观察过这双有些诡异的眸子,试图找到一些端倪。可惜的是,除了颜色,根本发现不了一点别的异常。
  到底,是什么刺激了小五眼睛的变化?怪物,还是环境?
  由于连续两天,小五都没有出现孙放担心的彻底癫狂的现象,也让他打消了离开邪恶洞窟在作观察的念想。随着清理怪物的慢慢移动,三人已经接近地图上标识的一个尸体发火可能的刷新点。不管怎样,完成任务还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而孙放,也在放倒一只巨大野兽后,成功升到了6级。
  7点属性点,一个技能点并没有带给孙放多少喜悦。因为,爱丽丝依旧是可怜的2级!
  邪恶洞窟里的怪物等级,在1到5级之间,按理说,这样的等级分布应该最利于爱丽丝获得经验值。但多了一个随时都要抢怪的小五,尽管孙放已经把经验分配调到了最大的40%比60%,可加上小五杀死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刺客获得的海量经验值,他还是无可避免地先爱丽丝升级!
  “孙大哥,你别自责了,小五总会好起来的。到时候,再提升我的等级也不迟呀!”
  爱丽丝温言安慰,丝毫没有自己等级落下太多的郁闷和焦急。
  孙放沉默,自责倒不怎么厉害,可是眼下自己确实该考虑考虑以后了!同在一个团队,而且同是刚刚觉醒的新人,等级差太大,团队将极度不平衡。
  “走吧!幸运女神保佑,咱们的目标没有别的战职者蹲守,而且能很快刷出尸体先生!”
  孙放提及许久未曾提到的幸运女神,希望能活跃活跃当前有些沉闷的气氛。可是话说出口,却是异常的苦涩。
  “小弟弟,你要加油好起来哦!看看孙大哥,眉头都快合在一起了。”
  爱丽丝很给面子的微笑,对着小五说道,并伸手为他仔细理了理披散的长发。
  谁知道,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却换来小五异常激烈的反应!他的眼睛猛然爆出强烈的光彩,然后右手一动,长矛已经朝着爱丽丝扫去!
  “啊――!”
  距离实在太近,爱丽丝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黄金长矛扫中腰部,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人也横身飞起,朝着近在咫尺的石壁砸落!
  “小五!”
  因为一句“小弟弟”转过视线的孙放,在小五刚有异动的时候便有所反应,也正是他奋力的一扯,才让小五的重心稍稍偏移,发出的力多少也有了一些减弱!
  怒吼一声,孙放一拳击向小五的小腹!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里和爱丽丝相处还算融洽的小五,竟然会悍然向爱丽丝出手!
  小五没有抵挡,甚至没有闪避。孙放的力量虽然不及小五,但含怒的一拳还是直接让他弯下了腰,开始不住咳嗽!
  一拳过后,孙放也没有继续下去。旁边的爱丽丝一直没有声息,若是就这样生生被小五杀死,让自己如何处之?
  迅速取出腰带里的一凭生命药剂,孙放俯身抱起爱丽丝,强行翘开她满是鲜血的嘴角灌了进去!
  还好!还有心跳!
  顾不上男女有别,孙放快速检查了一番,发现爱丽丝只是昏迷以后,才松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
  战职者只要还有一点生命值,就可以用生命药剂强行挽救回来!除非,所受的伤害是强烈的类似毒素的持续伤害,而且药剂的回复速度远远跟不上伤害的数值!
  很显然,小五的攻击,不在此列!
  想起小五,孙放又是一阵无名的火气!慢慢放下依旧未醒的爱丽丝,缓缓起身,并慢慢转过身体。
  一双像是完全由鲜血凝结而成的眼眸,近在咫尺!
  孙放到嘴的怒骂,也嘎然而止!
  伤不起的分类榜,咱胡汉三又偷偷回来了!
  亲爱的刷子,这又是您的功劳么?
  那就继续吧!让弈子再次领教您无与伦比的速度于基情!
  弈子,会用每天的三更9000+来回报您的厚爱!!!
  血红的眸子,依然是先前那样的眸子。
  可是眸子里,却明显多了一些叫做情感的东西。
  “小五?”
  孙放轻呼,刚才满腔的怒火,在面对如此的眼眸下,瞬间消失无踪!
  “我叫小五。小五的小,小五的五。”
  小五应声道,却不像之前那样的几乎没有一丝波澜。眼角,也有泪水滑落。
  “是么?”
  孙放正待开口,却没想小五在短暂的停顿下,又加了一句。
  是么?是么??是么???……
  一瞬间,孙放被这样轻声的一个疑问又或是自言自语,生生定住!
  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激动,孙放问道:“小五,你能听懂我的话了,是不是?”
  话出口,孙放才感觉到自己声音隐隐的颤抖,以及牙齿的碰撞声。
  小五深深望了一眼孙放,转过头,仰天大吼:“我是小五?我是小五?我是谁?……”
  狂吼一阵,小五回头看着孙放:“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你是小五。”
  孙放回答,尽力让自己的心情和语气平复下来。
  小五用力抓住自己的头发,满面痛苦的蹲下。孙放却没有住口,径自说道:“你是小五。你刚才还因为我同伴的一句话,一击之下,差点杀了她。”
  没有理会小五痛苦的表情和生生扯下的几缕长发,孙放继续道:“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你就说你叫小五。所以你现在就是小五,以后也还会是小五。”
  “永远,也不会改变。”
  孙放声音平静,像是在诉说一件毫不关己的事情,心里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就在刚才,意念出声让他如此而为,理由只有两个字。
  猛药!
  事实证明,意念这家伙,在有些关键时刻,还是比较靠谱的!
  小五明显处于莫名的挣扎之中,全身都不住地颤抖!但从偶尔抬头的动作,孙放能看到那一闪而过的血红眼眸,似乎有了消退的征兆!
  虽然,不太明显;虽然,也许只是一时的眼花。
  稍稍放心后短短几分钟,小五却在孙放眼睁睁的目光下,狂吼一声倒地!
  孙放瞬间呆滞。
  望着一左一右两个尽皆昏迷的人,孙放哀叹!
  如此情形,让自己情何以堪?
  幸好这里,是孙放特意寻找的比较偏僻,用来扎营的地方。
  将爱丽丝和小五分别安置在帐篷,孙放好一会才稍稍静下心来,也有时间琢磨琢磨意念鼓捣的身法。
  嗯,确切的说,是这个叫“暗黑之凌波微步”的东东!
  规则之下,是不存在身法类技能的。那些有着几率的闪避技能,也是最令战职者蛋疼的存在。所以,掌握一种行之有效的身法,将大大提升战斗的灵活性和战职者的生存几率!一直以来,近战乏力是孙放的硬伤,综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虽然有着高敏捷的属性,却无法转换为有效的闪避!
  至于近身的攻击力,则根本不在孙放的考虑范围!作为一个纯输出的远程职业,无聊的时候练练身法可以,想要像战士一样提着力量需求天高的近战武器玩格斗,那是不是有些蛋疼的表现?
  一步一步慢慢练习着身法,孙放也有着些许的无奈。自从第一次彻底进入锻炼状态而有所领悟,这几天一直都毫无寸进。固然有修炼时候面对怪物的试验,但总的来说收效甚微,因为,总是有个不知疲倦的身影,手起矛落之下,孙放也就只有瞪眼叹气的份!
  “你小子,也就知足吧!能在短短的三次画面下彻底记住所有要点和步骤,绝对是幸运中的幸运了!想当初,我可是花了整整两天,才让动作稍稍有了点飘逸的感觉!”
  飘逸?
  孙放正感叹一个人的时候还有着意念的唠叨,可听到飘逸的时候忍不住一怔。这家伙,莫非演算的时候,尽注意动作的外表了?
  “那是当然!”意念毫不避讳地承认:“你要知道,什么叫凌波微步!没点飘逸潇洒的感觉,我敢安上这样一个名字?凌波凌波,那种意境是你小子能体会的么?”
  “那实用性呢?”
  孙放弱弱问出自己关心的问题。
  “呃……,应该不算怎么差吧?那小子不是使得像模像样的么?自己用心点琢磨,应该……”
  “停!”
  当听到第二个应该的时候,孙放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怎么说自己老感觉这身法有些不对劲的地方,还一直认为是自己理解不够,领悟不够,却没想原来还有如此一着!
  “nnd,这到底是身法还是舞步?老子学习了是要面对天杀的怪物,而不是一个一个舞池里的美女!”
  直接暴出粗口,孙放还不甚解气,径自咆哮:“你家伙,是成天闲得蛋疼是吧?还是感觉老子还不够心烦,故意开刷来着?”
  “蛋定。蛋定。”
  意念没有丝毫受到影响的平静开口:“看来,哥有必要对你小子讲讲‘凌波微步’的来历了!原来的出处倒没什么可说的,那只是一位历史人物诗词里的东西。主要得说说金庸先生对于‘凌波微步’的诠释。而其中,‘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则是这种身法的精髓所在。这种身法,也是最注重意境,最讲究领悟和运用的身法!”
  孙放听得可是十分艰辛,却没想意念根本就还没完:“知道你小子对这些东西不太了解,我就通俗点讲。不过那十六字的真言,就算死记硬背你也得记牢了,免得丢了金庸老先生的脸面!”
  “主要的意思,就是说学习这样的身法主要在于‘神’的锻炼,而不用死板地追求‘形’。想要成功的迷惑敌人而做到有效闪避,就得出乎对方的意料,在对方反应之前先一步有所动作。至于‘若危若安’也就不作解释了,那只是形容这种身法看似惊险,却往往在毫厘之间转危为安的风韵。你小子现在连入门也算不上,就别想什么飘逸和韵律了,老老实实练好基本功就好!”
  大概发现孙放没有什么反应,意念追问一句:“话说,你小子到底明白了么?”
  孙放半天才回过神,张口就问:“你们的语言,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我听了半天,感觉像是在听天书?还有,那个什么金庸先生是做什么的?是他创造出这个什么‘凌波微步’么?”
  “华夏的儿女,当然都是使用母语中文!那可是五千年传承下来的精髓!至于金庸先生,说他创造出‘凌波微步’也未尝不可!因为他就是个作家,而且是亿万人顶礼膜拜的超越‘神’的存在!是开创了一种文学先河、并将之发扬光大的奠基者!明白了么?”
  作家?
  那不是纯粹杜撰,骗人骗己的存在么?
  “狗屁!咱们中国的文化,可不像你们这里的垃圾骑士小说!你小子也最好趁早打消这个想法!nnd,要是到了有着华夏儿女的地方,不拉你小子去点天灯、浸猪笼算是客气的了!你以为,老子口中的作家,是你印象中什么狗屁咏游诗人一般的存在么?”
  孙放咋咋舌,自己不就随意感慨了一句,至于如此激动么?
  “你不懂的。”
  意念长出一口气,缓缓道:“华夏,是一个为文化、为文明而存在的地方,是因为五千年沉淀而骄傲的地方。虽然历经了无数朝代、无数沉浮,但其中的底蕴,却是越来越深厚。十多亿人都为了同一种文明而勤奋耕耘的情形,你能想象么?”
  孙放沉默。
  他根本没有去亵渎一种文明,还是一种古老悠久文明的念头。在听到意念的讲诉后却暗自感叹,暗黑世界存在了数十万年,到现在,留下了什么?
  除了满目的疮痍,四处横行的怪物以及万年都不曾消退的黑暗,还有什么?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只是游戏里才有的世界。甚至,在莫名其妙穿越到这里后,依然会不时有这种想法。可是现在……”
  意念感叹道。
  世间之奇事,无穷无尽。可生生来到一个自己从游戏才有所熟悉的世界,怎不让他莫名的感慨甚至惊慌?规则,怪物,装备,战职者……,这些仿若梦中的种种,活生生出现在眼前,又让他一个标准的宅男,情何以堪?
  …………
  “那小家伙好象醒了。”
  场面沉寂良久,意念突然提醒道。而孙放,也听到自己帐篷传来的轻微声响!
  这小子还真是个怪物,不是战职者,却比战职者还要厉害!自己,是不是有必要从他身上,再挖掘出点什么来?
  孙放嘀咕道。先前几次检查爱丽丝的情况,发现只是昏迷后才有了出来练练技巧的想法和心情。
  “挖掘?”
  意念跟着嘀咕一声:“不错的想法,要是再有什么如同‘凌波微步’一般的存在,也不枉哥看好他小子一场!”
  小五身上,神秘点实在太多。
  只是孙放所说的挖掘,也不过是稍有感慨而已。
  这个明显有着好转,恢复也指日可待的小家伙,一旦想起自己的事,记起自己的过去,还会这么呆呆地跟在孙放身后么?
  就像意念所说,小五,是个有故事的人。
  孙放站在帐篷外默默等待,心里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小五复原后继续留在自己身边,还是走他以前还没走完的路好。如果小五是个战职者,就凭他那份身手以及强悍的攻击力,孙放就有足够的理由挽留,而彩虹战队要是多了这么个可怕的攻击手,实力无疑将会得巨大的提升!
  小五慢慢走出帐篷,看到孙放后,顿时止住脚步。
  两人无言对望,孙放却有些欣喜地发现,小五眼里那可怕的血红,已经消退了不少,只是没有完全消散而已。
  “醒了?”
  良久,孙放出声问道。两个大男人如此深情地对望,确实让他在一小会后便感到不自在。
  小五好象倒是并没这种感觉,还似乎想要从孙放眼里看出些自己想要的东西。听见孙放有些不自然地发问,一双眼睛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没有回答,小五只是点了点头。
  场面再一次沉寂。
  孙放有些无奈,先前一肚子的疑惑,在面对小五那双眼睛的时候,却有无从说起,无从问起的感觉。他猜测,小五就算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但应该已经回复正常,对于是什么刺激到他,而导致悍然出手应该也有点印象吧?
  可是,孙放却有些不敢问。
  “我,真叫小五么?”
  小五当先问道,眼里的疑惑显露无疑。
  孙放摇头:“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你觉得自己是小五,那叫小五又何妨?”
  小五点点头,撸起右手的袖子,露出自己雪白的右臂,指着一个标志问:“那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孙放的眼光瞬间收缩,那是什么!
  一把血红的几欲脱体而出的弯刀,仿佛沾满了鲜艳血迹,而它的上方,赫然是一轮同样血红的弯月!
  血月!
  “你是卓尔?”
  孙放失声问道。有限的知识里,血月这种诡异的标志一直是和黑暗精灵一族紧紧联系的。可是眼前的小五,又哪里有半分黑暗精灵的样子?
  黑暗精灵,也叫暗精灵。传说中,这个精灵族的分支,是被神抛弃的种族,是精灵族亿万年以来的最大叛逆!
  “卓尔是什么?”
  很显然,小五听到卓尔的时候虽然有些疑惑,但绝对没有孙放意想中的震惊或者触动,这也让他更加怀疑小五手臂上那个印记的来历!
  “一个精灵族的分支,一个传说中被神抛弃,只能生存在地底或者阴暗之地的种族。”孙放回答,这也只是他以前从书本上获悉的一些常识性知识。而那个显眼的印记,让他的语气有了一些犹豫和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