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三十五章 黄金宝箱?

第三十五章 黄金宝箱?


  孙放沉声说完,也不等待,径直返回帐篷。身后,隐隐传来刚才那个陌生的话语。
  “小家伙,还挺有意思的!呵呵!”
  一边慢慢走回帐篷,孙放一边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应对。短短几句话,他就清晰感觉到来人对自己的深深不屑,虽然暂时没有表现出敌意,但大多也应该是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的缘故。
  爱丽丝的所谓亲戚,深夜来寻,加上小五的离奇失踪,太多情形,都证明着眼下这件事,绝对是个不小的麻烦!
  关键在于,对方是什么身份?为何而来!
  神殿?
  孙放心中,突兀地升起一个念头!仔细想想,却感觉大有可能!除了汉克斯,知道自己和爱丽丝行踪的就只有当初“邀请”自己的克洛斯了。而花费这么大的工夫追到这里,克洛斯还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如此消耗!
  再说,如果汉克斯两人真还存在着什么亲戚,自己也没有不知道的道理!两兄妹前些日子举步惟艰,那时候,怎么没有所谓的亲戚出现?
  进得帐篷,孙放将里面的铺垫草草收拾了一番。这些表面的事情是必须的,虽然心情烦闷,但依旧耐着性子做完。
  接下来,就坐等那始终未露面的不速之客了!
  只要爱丽丝安全,孙放还能保持着平静。至于小五,他完全放心,如果连小五都不能应对的事情,自己对上又能如何?
  帐篷外,有脚步声渐渐临近。
  在到达帐篷门口的时候,脚步似乎停了下来。孙放一扬眉,朗声道:“进来吧!朋友,神殿的威严,小子可是亲眼见识过,难不成还在乎一个小小的帐篷?”
  帐篷外传来一声爱丽丝的惊呼,以及那个声音的一声轻咦!
  “小家伙,有时候,心里清楚就行了。就这样直说出来,对大家都没好处的。”
  帐篷的帘子掀开,两个人走了进来。孙放拿眼微微一瞄,心下却是一紧。
  一个异常年轻的男子,带着微笑慢慢走近;跟在身后的,是满脸疑惑以及挣扎的爱丽丝。
  年轻男子看着孙放微变的脸色,施施然坐下,微笑着问:“是不是,小兄弟?”
  孙放反应过来,淡然一笑:“可惜,我心里就是藏不住什么秘密,大人见笑了!”
  大人,这是最中肯的称呼,也是孙放无奈之下的唯一选择。从见到年轻男子的第一眼,孙放就发现,对方至少也是50级以上的战职者。
  50级,被称为亚传奇。50级,代表着能量精练,开始帮助战职者回复青春!
  50级,也代表着,无限逼近传奇!
  虽然很多时候,传奇并不单单指60级以上的战职者。但不可否认,越过59级的大坎,就能摆脱规则的束缚,成为和传奇强者比肩的存在!
  而50级到59级,也只是一个经验值的积累过程而已!
  至于流传的依靠等级来摆脱规则,通常都是天赋不高的战职者才有的传言,孙放直接嗤之以鼻!天赋不高,还能一路突破到亚传奇?天赋不高,能得到永葆青春,寿命大增的机会?天赋不高,能有幸窥得真正的传奇?
  葡萄不一定就真是酸的,那只是大多人吃不到的妄语而已!
  …………
  “年轻人,还是内敛一点的好。”
  男子摇头,却依旧带着和煦的微笑,一脸风清云淡!
  “受教了!”
  孙放拱手,那种不以为然却溢于言表。对面的虽然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但既然认定了来意不善,孙放也不会特意地恭维讨好。
  对于麻烦,出于自身智慧斤两的考虑,孙放通常都是直接开门见山,毫不隐晦。
  “大人这次来,应该不是想找小子坐在这谈心吧?”
  看了看老实站在男子身后的爱丽丝,孙放心里却充满疑问。小丫头虽然不如汉克斯那般嫉恶如仇,但对于直接害死自己父亲的神殿中人,应该满含怨恨才对。难不成,这年轻得有些不象样的家伙,还真是小丫头的什么亲戚不成?
  如果是那样,孙放反而有些放心了。有了这样的靠山,在冀望城那样的小地方,汉克斯两人应该能保证平平安安。
  就算,对方直接承认自己属于神殿!
  “我是为她而来。”
  男子直言,转头看了看爱丽丝,微笑着回答:“以你的脑子,应该也能想到。爱丽丝虽然不是我亲侄女,但以前怎么也算受过她父亲的大恩,既然现在能够找到,当然不愿意再看着她这样修炼。”
  顿了顿,男子接道:“你们的什么团队,根本不能保证她的安全。”
  孙放点头,丝毫没有辩解什么。他的目的,只是想知道眼前的男子,带回爱丽丝到底是为何而已!
  爱丽丝跟着自己,的确看不到什么未来。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这不是妄自菲薄,也不是孙放不想挽留。一切,都是以她的安全为基础,当然,还得她自己愿意才行。
  “然后呢?”
  孙放问道。
  正在这时,帐篷的帘子再一次无声而起,小五浑身血迹,却依旧平静地提着黄金长矛慢慢走了进来。
  看了看孙放,小五举矛,直直对着男子。
  “拔出你的武器。”
  男子微微一笑,还没起身,孙放就摇头阻止:“小五,先休息。”
  看着小五满身的伤痕,孙放心里隐隐生痛,却还要尽量压制,使得语气能平缓自然。
  再次看一眼孙放,小五却不为所动,矛尖平稳指着男子,丝毫没有一丝颤抖!
  “小家伙,别以为能战胜我的随从,你就有了挑战我的资格。”
  男子在孙放阻止后似乎就断了起身的念头,背对着小五,依然面带着微笑回答。
  小五*不语。孙放只能再次出声提醒。
  “小五,先休息吧!我和这位大人有事商量。”
  略带疑惑的,小五面上有着些微挣扎。良久,才慢慢放下长矛。
  孙放松一口气。小五现在的状态很不乐观,就算和眼前这位有得一拼,他也会尽可能阻止。
  转过头,孙放对着男子道:“大人,有什么事,就直说了吧!我这人脑子苯,也会经常误解别人的意思。如果因此触怒大人,叫小子如何能够承受大人的怒火?”
  抬眼看看爱丽丝,孙放慢慢坐下:“如果只是为了小妹,相信大人也没那个工夫理会小子吧?”
  男子微微抬头,双眼第一次正视孙放的眼睛,须臾,忽然放声大笑!
  “有趣的小子!对了,有酒么?”
  孙放意念一动,翻手,手里出现一个酒瓶,单手递给男子。
  男子打开酒塞,微微嗅了嗅,然后仰头灌下一口。
  “这么多年,还真没遇见几个能让我有喝酒欲望的小家伙!怎么?不陪我一起喝喝?”
  孙放摇头:“大人能赏面,小子自然高兴。可惜小子酒量有限,要是那东西下肚,当场丢丑,不也让大人扫兴么?”
  “也罢!我也不怎么喜欢强迫人。”
  男子再喝一口:“你小子快人快语,我也不好藏着掖着。直说了吧!一个还算认识的人,找我来问你要件东西。”
  “克洛斯?”
  孙放没有惊慌,沉声问道。
  男子微微一愣,随即大笑:“你小子!果然是个鬼精灵!当初我还有些怀疑,现在发现,确实是小瞧你了!”
  “大人这话,让小子实在汗颜呐!”
  孙放有些郁闷的摇摇头:“说实在的,小子来来去去,也就和那么几个人有过交集。而上一次九死一生才堪堪逃得一命,对那位克洛斯大叔自然记忆深刻。”
  男子点头,随即问道:“既然你心里清楚,也应该知道那家伙指的是什么东西吧?说真的,看你小子人还不错,勉强也算保护爱丽丝这么久,我还真不想怎么为难你。”
  孙放再度摇头:“这点大人可猜错了,就算大人直接动手,小子也无话可说。”
  “克洛斯大叔猜测的,是小子在那个神秘*洞穴里得到了什么宝物吧?可惜,大人你就算杀了小子,我也交不出什么宝物呀!”
  “哦?”
  男子喝一口酒,转头看了看爱丽丝。
  爱丽丝重重点头。
  孙放暗自松一口气,虽然一副淡然看着爱丽丝的样子,但心里却是无比忐忑。要知道,小丫头哪怕有一点小小的犹豫,他的所有伪装都将成为泡影。
  宝石,关系到规则的支线任务,也是孙放目前唯一可仰仗提升实力的存在了。
  “行!丫头说没有,那就没有!再问下去,可就显得我太小气了!”
  男子一笑:“小子,克洛斯那家伙,对你可是十分怨念呀!若不是欠他个人情,我也不好直接对一个小辈开口。你叫孙放对吧?好好修炼,希望有一天,在地狱能再次见到你!”
  孙放微微苦笑,挠了挠头道:“大人,您也太抬举小子了。地狱,实在太遥远,小子如今,在这里都寸步难行呢!”
  “我相信你!”
  男子摆摆手,喝完最后一口酒,走到孙放身旁,轻轻拍拍孙放肩膀,小声说道:“就凭你身上另一个意识,我就相信你能有那么一天。”
  没有理会愣住的孙放,男子放下酒瓶,舒服地伸个懒腰:“行了,天也快亮了!两个小家伙,有什么话就快说!免得以后抱怨我不近人情。”
  低头钻出帐篷,男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只留下相对无言的三人。
  就在男子离开帐篷的瞬间,孙放一把抓住小五,摇了摇头。
  “别去了!就算你能胜他,现在也不能对他出手。”
  小五一怔,看了看孙放,再看看爱丽丝,点了点头。
  孙放松手,对爱丽丝道:“小妹,他真是你们亲戚?没逼你么?”
  爱丽丝点头,一双大眼睛全是挣扎:“孙大哥,他说是父亲的朋友。而且,还带来了哥哥的书信。”
  孙放一惊:“你哥哥?他怎么样了?”
  “哥哥说他很好,还说神殿方面已经澄清了父亲佣兵团的事。他劝我……,劝我……”
  “呵呵!傻丫头,这样不是很好么?去神殿修炼,可比跟着你孙大哥四处奔波舒服多了!那里也安全,我和你哥也都能放心。”
  “可是……”
  爱丽丝有些焦急,刚一开口就被孙放轻声打断:“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孙大哥,更舍不得离开彩虹战队,可是丫头,这又不是生离死别,用不着这么难过的,知道么?孙大哥向你保证,等到任务一完成,马上去找你,行不行?”
  爱丽丝微微点头,眼角有泪落下。
  伸手,在短暂的一个停顿后,孙放还是没能做出帮爱丽丝擦泪的动作。只是顺势拍了拍她微微耸动的肩膀,轻声安慰。
  “行了,这就走吧!别让大人等急了。”
  孙放催促着,声音淡然无比,但额头已经隐隐有汗珠冒出。
  只是爱丽丝正处于惶恐和挣扎当中,一贯细心的她,也没察觉到孙放些微的异样。
  等到爱丽丝万分不舍的离开,孙放再也忍受不住,一下软倒在帐篷的坐垫上。
  小五没有说话,只是拿眼冷冷地看着他。
  孙放苦笑,无力地摇摇头:“她终究是我小妹,我能让她走得提心吊胆么?再说,那家伙也就是稍微展现一下他强者的威严罢了,既然已经出手惩戒,就不会再有什么夭蛾子了。”
  “不想她走,杀了他。”
  “杀?”
  孙放缓缓躺直身体,微微闭眼,几近呢喃道:“我有那份实力么?如果是你去,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了?”
  发现小五沉默,孙放再次自嘲一笑:“你也快离开了吧?其实,我倒感觉这样还好些。”
  自从来到圣地,孙放虽然一直在忙碌奔波于规则任务,但仔细一想,却赫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稍稍迷失了修炼的方向。除开小五的突然出现,基本上,他已经开始走上为了任务而任务的道路上。修炼,已经沦为了附庸。
  无庸置疑,规则赋予的支线任务是无比重要的。但对于孙放来说,直到如今爱丽丝离开,他才明白那句“需独立完成”的真正意义!
  “你怎么样了?”
  良久,小五问道。
  孙放睁开眼,满是自嘲的苦笑:“没什么,那位大人手段高明呐!只是随意拍拍肩膀,就生生拍掉了我5点全属性。”
  就在男子刚出帐篷的时候,孙放就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耐着性子将爱丽丝劝走,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废人。
  5点所有属性的下降,直接的后果,便是生命值一下降到了可怜的36点!因为力量不足,连绿色腰带的属性也不再能够附加!
  孙放不知道这种属性的下降是暂时还是永久性的,不过此刻的他也不怎么关心了。有的,只是深深的疲惫,以及随时都想发笑的自嘲。虽然明白以自己的等级,在至少有50级以上的男子手中绝对没有还手之力,可这种憋屈,这种深深的无力感,不是谁都能轻易承受的!
  孙放不会一蹶不振,但同样,也会自怨自艾。
  他不是圣人,更不是没心没肺的傻子。
  “对了,你杀了他那个随从?”
  身体的疲乏稍稍缓解,孙放也慢慢从地上爬起。男子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法,不仅生生抹掉属性,还让他全身酸软,尤其是在劝说爱丽丝的时候,只能咬牙承受着算不上痛苦却无比折磨人的感觉。
  小五点头。
  “受伤重么?”
  小五摇头。
  孙放嘿嘿一笑:“那老子就放心了,怎么说,5点全属性换一个准传奇强者的随从,值!”
  “那家伙,很弱。”
  小五摇头道:“要是我的封印解开,轻易就可以杀了他。”
  孙放一愣,小五可从来没这样解释过。还有,封印?
  看到孙放以后,小五指了指自己的左臂。
  “快离开了吧?”
  想到最近小五老是提起血月印记,孙放也能感觉到真正分别的时候,绝对不远了。
  小五沉默。
  “小子,你怎么了?”
  蓦然,意念的声音出现在孙放脑海。
  “嘿嘿!被虐了。你也白白隐匿了一场。那家伙,早就发现你了。”
  孙放嘿嘿一笑,回答道。
  “我草!”
  意念直接暴出粗口,忿忿骂道。
  “小丫头呢?就那样被带走了?可惜啊……”
  提起爱丽丝,孙放有些黯然:“怎么说,比跟着我好过吧!小丫头担心他哥,怎么能不乖乖地回去?”
  其实,孙放认为神殿完全不用拿汉克斯作要挟的。像今天男子这样的人物,随便来上几个,什么事情摆不平的?自己这些人,终究只是低级的处于最底层的小角色而已。
  “小子,这你就不懂了吧?神殿千方百计想要得到小丫头,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她全心意归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如此大费周章,应该格外看重小丫头了!”
  “那不是很好么?”
  孙放道:“至少,小妹能过得舒服点,而汉克斯那家伙,也能跟着沾点光罢?”
  “你小子……”
  意念叹一口气,不再出声。
  那一丝期盼良久的微光,终于艰难地从无尽的黑暗中慢慢探出身子。
  尽管没有阳光,但是,天依然亮了。
  这无比漫长的一夜,在孙放和小五相对无言的对饮中,也终于宣告过去。
  “呼!――”
  长出了一口气,孙放心中也赫然开朗。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就算失去了5点所有属性,始终也得看向明天,而自己的修炼之路,也得继续走下去。
  “爱丽丝,早餐……”
  习惯性地问询,出口之后却感觉一阵怅然。
  少了爱丽丝,似乎连说话的人,都没了呢!
  “走吧!”
  草草吃了点味道都没品尝出来的熟食,孙放和沉默的小五收拾好帐篷,继续踏上前往埋骨之地的道路。
  任务,还是需要去完成的。
  十天以后。
  离别的感觉已经淡淡逝去,等到到达埋骨之地的时候,孙放也已经慢慢适应过来。
  失去的5点全属性,在第三天的时候毫无征兆地恢复。孙放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只是一路以来,越加的沉默,来年意念数次的玩笑,也只是淡然回应。
  将一切装在心底,是无奈,更是必然。
  人,这一生终究是要慢慢尝试,慢慢成熟的。没有经历磨难,没有经历痛苦,是不会理解,将那种无名的痛,狠狠压在心里的感觉,那种逼迫着自己慢慢化解,慢慢适应的感觉。
  孙放的一生,其实的单调的,贫乏的。所接触的知识,所理解的世界,除了老巴克,没人会有所认同。
  …………
  埋骨之地其实是修炼的绝好地方,当然,你得作好放弃战利品的打算。
  这里的饥饿死者,通常都是这里的boos血乌的小弟。它们虽然只是普通的2级怪物,但却可以被血乌无限复活。和恶心的沉沦巫师复活沉沦魔不同,这些饥饿死者,是有着不菲的经验值的。
  当然,无休止地重复复活之下,想依靠这些类似喽罗的家伙掉落装备,无疑是很不现实的。就算金币,也将少得可怜。
  血乌,没有刷新。但同样的,附近也没有其他战职者的身影。
  “去大陵寝吧!”
  干等当然极不现实,由于不知道血乌的具体刷新时间,孙放也只能计划着先去旁边的大陵寝杀怪修炼。资料上,大陵寝和对面遥相呼应的墓地一样,都是有着头目怪物刷新的。如果运气够好,说不定还能碰上精英怪物。
  “小子,这里面,有没有黄金宝箱?”
  意念突然出声,让孙放一愣。
  黄金宝箱?
  那种传说中的东西,现在应该早就没了吧?
  “怎么,你也不知道?看看地图啊!”
  孙放摇头,地图上只是标出了大陵寝和墓地的方位,而陵寝里面的小地图可就没有了。也许,那需要更高级的地图。
  就算有黄金宝箱的存在,还轮得到自己去捡便宜么?
  黄金宝箱和暗金级的boos一样,其刷新时间至少也是一个月。虽然时间算不上太遥远,可一对比如今战职者的数量,碰到的几率可就微乎其微了。
  孙放只希望,这两个地方至少有一处还存在着怪物,最好是刷新的头目和精英还在。
  刚踏进大陵寝类似传送点的入口,眼前的黑暗还没有完全消失,一声兵器的破空声带着些许寒风当面袭到!
  你妹!
  孙放暗骂一句,不迭的闪避。一般来说,大多地图的入口都有着一个不会刷新怪物的特点。像这样的情况,很多时候是其他战职者故意设置的“怪物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