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三十九章 拧弦技巧

第三十九章 拧弦技巧


  整个石壁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的间隙和凹陷,很显然出自远古土系魔法之手笔!
  又无劳地探测了大半个小时,孙放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颓然准备放弃。有句话说得不错,不该是自己拥有的,再怎么强求也得不到!
  “嘿嘿,小子!你就这么点能耐啊?”
  意念打趣道。其实在刚才,他也一直出着各样稀奇古怪的主意,只是在孙放耐心一一试探下,才知道都没有任何作用。
  “不如,直接念动咒语得了!我记得,很多机关都是由咒语引动的!”
  咒语?
  孙放抬头望天,双眼泛白。这么荒唐的事情,也真亏意念这家伙能想得出来!
  “嘿嘿,比如‘芝麻开门’什么的!或者再干脆点,直接唱那啥‘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也成!”
  “来劲了是吧?”
  孙放没好气反驳,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看向旁边一直沉默的小五。
  小五倒感觉不怎么关心这里是否有二层,他虽然见着怪物就有如见仇人的爆发冲动,但很多时候,只要孙放一提醒,还是能够果断地压制住。所以孙放时常猜想,要做到小五这样,其实也是件蛮困难的事情。一般来说,光是训练是绝对不行的!
  欲望,是人类最大的毛病,但同时也是最大的动力之一。
  休息片刻,孙放准备彻底放弃。他和小五把临时营地选择在距离血乌刷新点不远的一个角落,顺便也可以监视墓地和大陵寝的动静。蹲守boos是需要耐心的,并不是每次都有在邪恶洞窟遭遇尸体发火那样的好运!
  很显然,孙放已经作好了长期监守的准备。
  草草检查了一下补给,孙放心里稍稍有些安慰。爱丽丝虽然带走了一些食物,但大多属于孙放眼中的奢侈品。大部分的补给都在他的包裹,长期蹲守也有了一定的保证。
  “对了,你刚才说那什么‘芝麻开门’,听着还蛮熟悉的,有什么典故么?”
  实在无聊,孙放朝着小五示意离开,同时开始和意念的闲扯。
  “不熟悉才怪了!”
  意念嘿嘿一笑:“暗金装备里,有一把剑类武器,叫阿里巴巴之刃,听说过吧?”
  孙放点头,那件装备可是名声不小。
  “那句咒语,就是一个叫阿里巴巴的家伙,鼓捣出来的。”
  “就是那什么‘芝麻开门’?有啥……”
  还没说完问题,孙放就惊讶的发现,旁边那幅自己检查过无数遍的壁画,竟然开始慢慢地一块一块脱落!
  这tmd,还真是什么咒语的缘故?
  就连意念,也惊得直接失声!
  孙放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因为自己无意念叨了一句那什么“芝麻开门”,就真的出现反应了,真的找到可能的入口了?
  太扯淡了吧!
  目瞪口呆之下,孙放却并未发现,一旁的小五,额头已经布满密集的汗珠!甚至,还有着难得一见的微微喘息!
  后退两步,孙放直直地看着逐渐剥落的壁画,隐约间,已经可以见到壁画后,露出的灰白色岩石。
  这,是有着纹路的天然岩石!
  岩石背后,就是入口了么?
  孙放有些期待,又有些疑惑。在远古魔法盛行的时代,很少有放弃魔法而选择天然材料来建筑的。费时费力不说,其质地和耐久,也远远跟不上几乎没有差异,通体均匀的魔法产物。
  就在这时,旁边的小五,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哼!
  孙放疑惑着转头,才发现小五身体已经明显的颤抖,细密的汗珠也几乎遍及整张隐隐苍白的脸庞!
  “小五,你怎么了?”
  孙放上前两步,急切问道。
  一直关注着壁画的变化,孙放根本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小五出了什么问题。自从邪恶洞窟以后,小五的状态已经越来越稳定,观其言表,记忆应该也在逐渐恢复。虽然意念时常念叨孙放拿小五当苦力或者干脆当随从使唤,但孙放心底,却从没有过类似的想法。
  他,拿小五当真正的兄弟。
  小五似乎有些难受,面上却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听到孙放的询问,也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小子,刚才的动静,应该是小五搞出来的。”
  意念叹一口气,继续道:“老子还以为,这破世界还真tm有咒语机关来着……”
  孙放沉默,到了现在,他当然不会再傻到以为是自己的“咒语”生效的原因。可是,小五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就因为自己表现出来的对里面怪物的浓烈兴趣,或者那毫无遮拦的贪婪?
  换了自己,自己会做么?
  孙放不知道,也不想骗自己。
  意念以为小五够傻,但孙放知道,真正傻的,其实的自己。
  从壁画开始,整面墙都像是被人做了一层隐蔽的伪装。现在,在小五*不知道什么方法引动之下,开始逐渐显露出它本来的面目!
  依旧是一面墙,但很明显,这面墙绝对是由大小不一的石条堆砌而成。
  而在墙的正中显眼处,赫然出现一个框形的单扇房门大小的印痕。
  缝隙太小,而且又没有任何门环和开把,才让孙放一时间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扇真正的门。
  唯一能肯定的,如果是门,绝对不会是靠推或者拉能直接开启的。刚才壁画的脱落,也只是薄薄的一层,而这面墙壁的厚度,孙放可是亲自试探过的。
  不过,孙放现在也没有了寻找开启方法的欲望。
  因为旁边的小五,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一般,几近虚脱般盘膝坐在了地上。
  孙放有些不知所措。小五*不开口,他根本无计可施。甚至连意念也不出声,显然也摸不着头脑。
  徘徊。彷徨。担心。焦虑。
  孙放从不知道,时间是这样的难熬。
  好在,大约十多分钟后,小五一直苍白的脸庞,隐隐有了一丝血色。
  孙放松一口气,暗暗决定等小五恢复后,一定要好好警告一番。这样不声不响的折腾,不是明显折磨人的神经么?
  “这是一个有着精神封印的空间。”
  小五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让孙放一愣。早已计划好的言辞,也在瞬间自脑海遗失。
  精神封印?还是存在了近万年的精神封印?
  那么,布下封印的人,是何等的存在?
  孙放总是充满着好奇的,虽然自己也十分明白这个时常让他咬牙切齿的缺点。
  “里面,应该有比较强大的怪物。你最好别进去。”
  第二句话,小五慢慢起身。
  “你要进去?”
  孙放看着慢慢靠近墙壁的小五,出声问道。
  小五点头。
  “为什么?”
  孙放是声音开始加重,一直以来,都没见到过小五有自主行事的时候。但就是现在唯一的一次,却让他感到心里一阵阵发紧,而且有着难言的恐慌。
  第一次,孙放对小五的安全有了担心。
  “我告诉过你了,我会离开。”
  小五回头,微微一笑道:“走之前,当然得为你做些事情。”
  “狗屁!”
  只一瞬间,孙放怒了!
  “老子一大男人,什么时候需要你来可怜了?你小子平时的样子不是好好的么?就是走,也得给老子安安全全地走!”
  孙放直接暴出粗口,心里却一阵刺痛。他知道,小五决定的事情,没有转圜余地的可能。
  “记得,你对我说过,我叫小五,不管愿不愿意,我都叫小五。我现在回答你,这一辈子,我就叫小五了。”
  果然,小五的笑容越发灿烂,在这个被黑暗笼罩的墓地里,格外明目。
  “搞什么飞机,弄得生离死别似的。小子,没把握的话,就别进去了。这也就是一个低级地域的小地图,能有什么好的收获?”
  意念有些闷闷的声音传出,似劝解,更像是牢骚。
  小五*不置可否,只是转身面向了墙壁,双手挥舞,似乎在探询着什么。
  孙放只有无言的沉默。这一刻,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小五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目光中毫无杂质的小五;也不再是那个傻傻跟在自己身后,任凭路人指指点点,甚至高声嘲笑而一气不吭的小五了。
  现在的小五,距离自己也似乎越来越远。
  半晌之后,小五的探察,好象有了一点眉目。
  缓缓转身,小五对着木然站立的孙放道:“忘记告诉你了。我大概记起,我已经有接近200岁。”
  微微一笑,小五继续道:“但是,我依旧不能算成年。暗夜精灵,至少也要260岁以上,才算真正的成年。”
  “你的话,真多。”
  孙放有些清冷的回答,面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这时候,他突然对自己的现状,有了一点厌倦。
  “以后不会了。”
  小五继续微笑,然后递来一个放心的眼神:“待在这里,等我出来。”
  话落,转身,小五双手突然升起一阵淡青色光芒,在孙放平淡无神的目光中,慢慢印上石质门形墙壁。
  一瞬间,孙放就感觉自己的眼睛一阵恍惚,眼前那实实在在的石质墙壁,也突然间被液化了一般,竟然泛起一阵阵如水的波纹!
  而小五,宛若遁形穿梭一般,直接迈步踏进了墙壁!
  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再次凝聚焦点,墙壁依旧是完好无损的墙壁,只是,刚刚还对着孙放微笑的小五,已经完全没了踪迹。
  颓然一声长叹,孙放直接坐倒在地。甚至,心底根本就没了一丁点上前查看的欲望。
  闭上眼,老巴克慵懒地窝在马椅中,拿一双浑浊无神的小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看什么看,老家伙,小心老子又给你换一壶清水!”
  …………
  闭上眼,爱丽丝的一颦一笑几乎就在眼前,有些俏皮的灵动眸子,一闪一闪,配合着淡淡的微笑,竟然也怡丽万分。
  “呵呵!小妹,你可别骗我,昨天还见你用过的!对了,是昨天,炒那份鱼干的时候,加的不就是果酒么?行行好吧!大哥总不能在小五那小子面前丢脸,是不是?”
  …………
  闭上眼,小老虎眨着几乎让孙放以为是掠夺人类而来的一双硕大的虎眼,带着撒娇,带着依恋,带着让人不忍多看的无辜,委屈地望着他。
  “小家伙,回去吧!以后,可别轻易相信人了。”
  “人类,可就没几个好东西。”
  “我,也是一样。”
  …………
  有人说,人的一生,总是会遭遇数不清的过客。
  还有人说,其实人的一生,本就是这个世界里的一介过客,留名也好,驻姓也罢……
  孙放想说,自己的生命里,究竟还会有多少过客?
  那自己,算的谁的过客?
  豁然起身,孙放仰天大吼!
  “贼老天,告诉我,老子!该是谁的过客?”
  空当的墓地里,无尽的黑暗中,孙放歇斯底里的嘶吼,传出老远,竟然也有了无休无止的回音。
  过客……,过客……,过客……
  仿佛整整一个世纪,墓地里归于平静,只留下一个孤单的身影,如雕塑般伫立。
  连绝对腹黑,以打击玩笑为乐的意念,这一刻,也诡异的没了任何声息。
  不是夜,空气中却有着只属于夜的凄凉,以及寒冷。
  从来,孙放就不是个能多愁善感的人。
  面对着这个满目苍夷,似是而非的世界,他所求的,不过是可怜的一点生存空间而已。
  一如脑海里的意念,一如冀望城里,那个卑躬屈膝的汉克斯。
  至于命运,孙放不相信,也不敢信。
  如果,真的存在着命运,那自己就只能像现在这样,傻傻地作着几乎逼近绝望边缘的等待?
  “你小子,真该学学我们那个世界的曹操。”
  意念道:“别说一定要做到‘宁可我负天下人’的境界,至少,也要像个男人一样有所担待。小五就能淡然地面对一切,你呢?”
  孙放沉默。
  “很多男人,能做到对自己狠,这是事实。可在这样的世界,光是对自己狠一点就能有所作为了?老是抱怨别人是你的狗屁过客,你自己呢?你有过努力么?试着说过‘不’么?”
  “老实说,小子,我对你很失望。”
  失望?
  孙放苦笑,自己又何尝不对自己失望?
  可是,那一个“不”字,是容易出口的么?
  短短的两个小时里,孙放明白了什么叫作煎熬。
  等到那面几乎被他看了个通透的墙壁再次泛起水一样的波纹,小五的虚影像是幻化一般慢慢在眼前凝实,孙放感觉,时间似乎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
  小五依旧是刚进入时的那种和煦的微笑,虽然浑身上下都透着深深的疲惫,以及经过一番大战后明显的痕迹。
  孙放望着小五,一时间,却感觉有些说不出话来。
  “里面,只有一个怪物。”
  小五率先开口,微微解释。
  孙放摇头,想了想从包裹里掏出一瓶体力药剂,直接丢给了小五。
  小五有些明显的郁闷,把玩着这个纯白色的小瓶子:“你知道,这东西对我没什么用的。”
  “我知道。”
  孙放转身,当先朝外走去。
  “可是,它应该没毒。”
  小五耸耸肩,苦笑了一下,还是打开瓶塞仰头灌了下去,也轻微地皱了下眉头。
  孙放的心情,在见到小五平安归来后,已经逐渐趋于平静。不是放心,更不是欣慰,隐隐的,竟然感觉一阵莫名的悲哀。
  他也根本不知道,这悲哀是源于小五,还是自己。
  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只是燃起一堆有着无穷热量的篝火,然后对着篝火,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
  除了100多个金币,小五一共带回了五件东西。
  首先,是一瓶紫色的有着绚目光彩的药剂。
  全面回复活力药剂!
  相对于抗性值95以上的普通药剂,这种能瞬间补满战职者生命值和法力值的药剂,才是真正的神药!而且,是绝对能救命的神药!
  虽然抗性值只有47,但也丝毫不能掩盖它的价值。对于这种一次性消耗品,估计也没几个战职者奢侈到压着cd时间使用!除非,他拥有着意念经常念叨的赫拉迪克方块!
  小心地放在腰带里有着城市传送卷轴的第一排空间,小五已经递过来第二件物品。
  技能书!
  这,已经是这一次外出修炼,孙放“收获”的第二本技能。
  技能:影子大师!
  孙放有些迷离的眼光,在看到技能名的瞬间,紧紧收缩!
  影子大师!竟然是影子大师!
  影子大师,刺客影子训练类,终极技能!
  需要等级,30!
  狠狠地灌一口酒,孙放几乎是呻吟着问:“小五,那个怪物,到底是多少级的?”
  小五摇头:“不知道。总之,它很强。”
  奶奶的!
  孙放暗骂一句,也不知道是诅咒那该死的怪物,还是叹息这本价值逆天的技能书。
  下一件,一个暗金戒指。
  孙放已经基本麻木,木然的接过,收进包裹。
  第四件,赫然是一块毫不起眼,灰白色如岩石一般的符文!
  18号符文,科!
  照样收进包裹,孙放看向了小五手中最后一件物品。
  这是外型最大的一件,一双没有鉴定的暗金靴子。
  “重靴(暗金)
  防御:7。
  耐久度:13/14。
  需要的力量点数:18。
  需要等级:9。
  (未辨视)。”
  血脚!
  只一眼,孙放和意念都知道了这件装备的真正名称,甚至,连属性也是清楚无比。若是有辨视卷轴,孙放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鉴定,就算,明知道它需要9级才能装备!
  无他,只是为了亲眼看看,那条+20%高速跑步/行走的传说中的加速属性!
  对于战职者来说,速度无疑是最重要的无法依靠属性提升的能力,没有之一!
  就算身为敏捷型的弓手,孙放的速度其实大多来自于觉醒之前的锻炼。敏捷,除了明面上的攻击力和防御力的提升,隐藏的也只有灵巧而已。
  而对于一个单飞的弓手来说,移动速度无疑是越快越好!
  细细抚摩着这件珍贵的低级暗金装备,孙放甚至隐隐有了冲级的念头!
  不知不觉,自己好象已经拥有了四件暗金了呢!虽然除了小五使用的血红新月,现在他的等级,连一件也装备不上。
  看看经验值,才发现几乎已经满条,所差的,不过是寥寥上百点而已!
  在邪恶洞窟的时候,孙放的经验值就已经逼近7级。只是这一路以来,根本没有好好的杀怪修炼,才迟迟没有进入7级。
  现在一想,自己好象马上就可以装备上薄幕外观了呢!
  从接到规则的任务以来,孙放就一直刻意地压着自己的等级,以防止意外之下对任务有所影响或者和爱丽丝的等级越拉越大。现在看来,这努力很像是白白的徒劳。
  不得不说,小五此次的收获绝对丰厚,甚至远远超出孙放的想象。装备自不用说,两件就算的低级的暗金(戒指还没鉴定)装备,对目前的孙放也绝对是个非比寻常的补充。
  至于18号符文和30级刺客的终极技能书,其价值,无法想象。
  还有不得不提到的那瓶全面回复活力药剂,直接就是让贫血的孙放生生多出一条命来!
  除非,他遭遇到猝不及防的秒杀!
  喝着几乎如淡水般无味的高度麦酒,孙放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在第三七的时候,墓地里终于刷新了怪物。
  这几天,孙放可是闲得发慌。也曾经不止一次地想离开埋骨之地寻找怪物修炼。可基于任务的打算,还是悻悻压制住这个念头。
  例行查看下,看到怪物那熟悉的身影,孙放感觉自己似乎见到了失散已久的亲人!
  冰箭!
  几乎没有思考,孙放直接射出一记冰箭,这还是他学到这个技能后,第一次正式使用!
  箭矢在技能引动的时候,空气中瞬间升腾起一圈淡淡的白色雾气,快速朝着箭矢凝结。孙放带着手套的手指,甚至能感觉到一丝清晰的冰凉!
  箭矢带着朦胧的冰蓝雾气直接飞向瞄准的骷髅,而孙放,心里也升起难掩的兴奋!
  竟然,在技能中也可以正常使用拧弦技巧!
  这可是个绝对惊喜的发现,就在刚才,孙放也只是下意识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