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黑暗秩序I地狱行者 > 第四十二章 秩序之章是个什么玩意儿?

第四十二章 秩序之章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是一件有着职业限制的专用装备,在粗略一扫之下,孙放直接丢进了包裹。这样的东西,除了愿意耐心地守侯交换,只能当作垃圾出卖了。
  战职者职业比例中,德鲁依可是堪比牧师一般的稀少。专用装备虽然通常属性都不错,但要寻求交易,却是无比蛋疼的事情。就算运气够好遇见低级的德鲁依,能不能换到上眼的装备,还是难说。
  接下来,是一件还将就能凑合的装备。
  “圆盾(黄金)
  防御:7。
  格挡几率:25%。
  耐久度:10/12。
  需要的力量点数:12。”
  想了想,孙放还是先掏出了几件没有鉴定的装备和物品,思考着来之不易的三张卷轴,用在哪件物品上最合适。
  首先排除的,是暗金重靴。这件名叫血脚的装备,等级需求应该是9级。
  其次,就是暗金戒指了。孙放记得,最低级的拿各戒指,刚好是需要7级。但既然这个戒指连同30级的终极技能以及18号符文一起出现,是拿各的几率应该不大!
  剩下的,一双绿色手套,一个小护身符,连同刚刚血乌掉落的圆盾,应该都是现在能够使用的。
  相继使用辨视卷轴,两件装备和一个小护身符的属性,都一一在孙放眼前呈现。
  首先,是绿色手套。
  “克雷得劳之钳(绿)
  锁链手套。
  防御:9。
  耐久度:13/16。
  需要的力量点数:25。
  需要等级:4。
  使目标减慢25%。
  击退。
  克雷得劳的支柱套装。
  部件之一:手部。”
  低级装备里的减速手套,就是它了!
  孙放直接换下原来的蓝色手套,这件绿色装备虽然只有可怜的两个属性,但却都有着极高的价值!尤其是最后的击退,对于力求以控制为主的孙放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一般的存在!
  接下来,是一件只能算是一般的黄金盾牌。
  “恐惧之翼(黄金)
  防御:8。
  格挡几率:35%。
  耐久度:7/12。
  需要的力量点数:12。
  需要等级:3。
  +10%快速打击恢复。
  +15%快速格挡速度。
  10%增加格挡几率。
  +17%增强防御。
  抗闪电+7%。
  攻击者受到伤害1。”
  依旧换上,孙放看向最后一个值得关注的小护身符。
  “赤蝎之耐久的小护身符(紫)
  需要等级:8。
  +8生命。
  抗火+6%。”
  需要8级?
  孙放有些傻眼,怎么也想不到先前一个低级的头目怪,竟然掉落出相差自身等级如此大的物品。不过,这个小护身符的属性还是相当不错,既增加了孙放急需的生命值,还锦上添花地增加了6%的火抗!
  小心地放在摆放贵重物品的角落,孙放便打算将这个不消耗耐久,也不用装备的小家伙就永远留在包裹了。只要他升上8级,小护身符的魔法属性,自然便可以加持到他的属性里。
  换上新装备,孙放感觉一阵舒坦,刚才由血乌看似华丽,实则吝啬的大爆引发的微微郁闷也一扫而空。虽然属性上并没有多少增加,但只是绿色手套的两个极品属性,便让他的自信心再次稍稍提升!
  高命中的保证下,击退可是相当可怕的属性之一!虽然在面对高力量,高抗性(物理)的怪物或战职者会出现响应的削弱,但短暂的停顿还是能够做到的!
  击退,可是100%的逆天几率!
  陶醉片刻,孙放却有些疑惑地发现,那个明显是来打探情况的弓手,依然木然地待在原地!
  什么情况?
  天色已经接近傍晚,孙放也没有立即返回圣地的打算。若不是包裹里的补给已经不多,他甚至想趁着小五还没离开,直接去黑色荒地,将女伯爵杀了再说!
  一旦小五离开,狐假虎威的日子当然宣布终结。孙放,也将真正地再次孤身一人!
  …………
  收起弓,孙放朝着那个弓手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微笑慢慢靠近。
  现在的心情不错,既然这个弓手没有表现出抢怪的意图,孙放倒不介意和他聊聊!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同职业的战职者,心中也隐隐有些想要探讨一番的想法。
  弓手同样点头示意,显然接受了孙放的善意。
  “你好!认识一下,孙放,7级弓手!”
  “7级?”
  弓手明显一愣,随即脸上瞬间布满灿烂的笑容:“老大,你收我做小弟好不好?只有7级,就敢独自挑战血乌?”
  呃……
  孙放瞬间呆滞,眼前这个明显不超过20岁的年轻战职者,也是一个活宝来着?
  “来迟了哇!”
  弓手没有注意到孙放的表情,仍旧如连珠箭一般地快速感叹:“真后悔啊!没能好好看看老大独自战斗的风采,想偷师也晚了呀!……”
  伴随着一串“哇!”“啊!”“呀!”,孙放的脸色,越加地精彩!
  “兄弟,你是?”
  实在忍受不住弓手神情激昂的赞扬和恭维,孙放终于出声问道。暗地里,也悄悄抹了一把额头冒出的虚汗!
  “啊?嘿嘿,一时激动……,一时激动……。老大,我叫戈登!在家里排行老五!所以大家都叫我小五,如果您愿意的话……”
  小五?
  孙放又是一阵哭笑不得,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小五,甚至没有听清戈登接下来的话语。
  小五耸耸肩,有些无奈地笑笑。很显然,虽然远在百码之外,可是以他敏锐的感觉和超乎寻常的耳力,听清楚弓手本就大声的话绝对是轻而易举。
  “戈登是吧?”
  孙放的微笑已经有些不太自然:“你的团队,应该离这里不远吧?”
  一提到团队,戈登脸上灿烂的笑容瞬间凝结。半晌后,丢下孙放拔腿就跑,只留下一句让孙放更加哭笑不得的话语!
  “老大,等着我!您可是俺的偶像,千万别走啊!”
  小五慢慢走近,微笑着道:“很有趣的小子。”
  “是啊!”
  孙放赞同地点点头:“可惜,原本还以为能掏出点弓手方面的东西。”
  ※※※※※※※※※※
  夜。
  很难得地,在埋骨之地这个小地图里,竟然飘起了小片的雪花。
  这里虽然和冰冷之原接壤,但温度却比冰冷之原上要高很多。孙放和小五在这里待了接近一个月,今天还是第一次遇见下雪!
  围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孙放和小五两人各自品尝着小酒。
  两人都不是话多的性格,若不是偶尔有着意念出言调剂,气氛往往会更加沉闷!
  就像现在,意念一沉默,孙放两人便如同喝闷酒一般!
  自从爱丽丝离开,孙放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喝酒的习惯。修炼是枯燥的,而每当停止修炼的时候,那种深深的孤寂感便能轻易侵袭人的心灵。
  小boos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但接下来的女伯爵和铁匠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不仅等级高上许多,最重要的,是孙放很可能只有独自面对了!
  小五的感觉向来靠谱,他一般也不会无的放矢。而伴随着最近明显的变化,孙放也能清晰地感觉分别的临近。
  意念说,孙放是一个几乎不会讲“不”的性格!
  孙放知道。他并非没有努力。并非没有尝试。
  可现实就是现实,往往都充满着各种无奈!
  “屁话!”
  意念突然又出声反驳:“知道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么?顾头顾尾,畏手畏脚,能成什么大事?”
  对于意念的教训,孙放虽然心里往往不能苟同,但一直却找不到反驳的言辞。
  真正的战士,是什么样的,孙放不知道。他只是个小人物,只是一个时刻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小人物,而已。
  有着不甘,但孙放却只能沉默!
  喝下一口酒,孙放的脸色已经基本泛红。
  “那你说,以后,老子该怎么做?”
  “老子怎么知道?”
  意念忿忿回答,沉默了片刻,又道:“该强硬的时候,就不能丝毫软弱;该退让的时候,就不能强自出头!这种尺度,都需要自己斟酌把握!靠别人?那算什么?”
  干!
  孙放一声暗骂!意念这家伙,非得像以前那样,随时打击打击自己才会感到舒心?
  “你自己想吧!我说得再多,你听不进去又能怎么样?”
  孙放沉默,兀自再喝一口酒。
  一片飞舞的雪花缓缓贴上脸庞,有着些微透心的冰凉。
  暗黑世界的夜,真的很黑!
  冀望城。
  不大的城池北面,隐隐绰绰地坐落着无数类似帐篷包一般的圆形建筑。除了正中稍大的几顶,其余四散的几乎都是一般大小,错落有秩地拱卫其间。
  这个和行军营地差不多的明显区别于城市其他建筑的所在,有一个响亮无比的名字,圣殿骑士团!
  圣殿骑士团,直属于教会管辖的一股让其他职业公会无法忽视的势力,也是教会明面上最大的力量!是坚决执行教会意志的不二之选!
  圣殿骑士团,就是教会想方设法拉拢的圣骑士和牧师战职者容身之所在,也是严格按照军队建制所编制的真正意思上的军团。
  外围,一个普通的营帐内。
  汉克斯一身有些别扭的骑士服,正木然地拿麻布慢慢擦拭一把巨大的双手剑。
  大剑呈青褐色,属于教会自制的制式武器之一。
  良久,汉克斯停下手中下意识的动作,叹一口气,地声开口。
  “没错,是我告诉罗伯特大叔,你们应该在圣地的。”
  转头,看着身边如雕像一般坐着的爱丽丝,汉克斯摇了摇头,再叹一口气。
  “你跟着孙大哥,不会有多大前途的。而且……”
  “哥,别在叫孙大哥了。”
  爱丽丝的声音有些冷漠,那声哥也透着隐隐的寒意。
  “呵呵!”
  汉克斯自嘲地一笑,点了点头:“行,我也感觉有些别扭。总之,你现在知道了,就是我‘出卖’了他。”
  爱丽丝沉默,今天是自己哥哥第一次正式开口。从圣地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一直打心底尊敬的哥哥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无比苍老的同时,又显得如此的陌生。
  圣殿骑士团的正式身份,如此重要么?
  教会的庇护,能抵得上数年相识,曾经信誓旦旦生死之交的友情?
  圆顶屋外,三个人影静静站立。
  过了片刻,为首一位慢慢转身,低声道:“你们继续监视,但注意保持距离。”
  “是,大人。”
  两名骑士打扮的战士躬身回答。
  被称为大人的人微微一笑,伸手依次拍了拍两名骑士的肩膀,点了点头,随即在两名骑士受宠若惊的目光中,径直离去。
  这位满脸和煦微笑的大人,赫然正是汉克斯口中的罗伯特大叔,也是从孙放身边带走爱丽丝的那个准传奇强者,那个年轻得一塌糊涂的男子。
  “如何?”
  孙放收起拳头,转头向着一边的小五问道。
  “不错了。”
  小五点点头回答:“已经基本找到一点发力的感觉。就这样熟悉下去,应该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锻炼方向。”
  从埋骨之地回到圣地后,在小五的建议下孙放并没有急着前往黑色荒地猎杀女伯爵。因为小五明确告诉孙放,自己不能和他一起去了。而趁着还有点可以指导孙放的时间,锻炼一下他的近身能力,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左臂上的血月印记,已经有了第一次的觉醒!
  这也是孙放第一见到超乎自己想象的神秘表现。小五这个一直让他感到好奇和些微心悸的血月印记,在两人返回圣地的途中突然发生变化。那一刻,天地变色!
  一直昏沉迷蒙的天空,甚至出现孙放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乌黑闪电!而且,就那样凝聚在两人上空,像是一张硕大的电网,各自纠缠着盘旋,隐而不发!
  当时的小五,突然间生生定在原地。自左臂开始,一阵充满血腥气息的猩红血雾瞬间升腾,在孙放惊绝的目光中将小五完全笼罩!
  “吼!――”
  小五的表情已经迷糊无比,但其强行压制下的闷吼还是显现出他当前的痛苦,而痛苦之中,却也隐隐有着一种畅快,如同解脱一般的畅快!
  若不是小五先前向孙放提醒过,发生类似变化的时候一定尽量远离。当时的孙放,情急之下一定会将自己搭进去。
  这猩红血雾,可是封印在血月印记里,沉淀千年的血煞之气!
  小五所讲的觉醒,第一步,便是承受血煞之气的侵蚀和考验!
  浓烈的血煞之气,如同翻滚着的一大团火焰。而孙放眼中,根本就没了小五的影子!
  …………
  “又走神了?”
  看着孙放沉默,小五摇摇头,低声问道。
  孙放尴尬一笑:“嘿嘿……,我们继续?”
  “我们,都是被命运选中的身不由己的一类人。没有所谓的自由,没有所谓的明天。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力强话自身,去接受数不清的考验,完成我们的使命。”
  小五没有直接回答,低声像是呢喃般低声说道。
  孙放沉默。这样的话,小五在经历觉醒后,已经不止一次说起。
  看着小五眼眸深处那一抹明显的血色,孙放叹一口气,第一次没有出言反驳。
  和意念一样,孙放对那些所谓命运安排和所谓的使命都不以为然。但是最近发生的种种,让他根本无从反驳。
  “万物复苏……,是真正的复苏,还是继续甚至永久的沉沦,我们这些人,首当其冲!”
  小五继续道,言语中,也是有着明显的迷茫和落寞。
  狠狠挥出一拳,孙放决定不再纠结于这些自己始终感觉遥不可及的事情。
  恍惚间,挥出的拳头,竟然带着点微不可察的破空之声……
  “大人,您休息了么?”
  房门外,传来一声敲门声,以及几乎同时响起的尊敬的问询声。
  和以往一样,孙放同小五依然选择了当初第一次来圣地的那家小旅馆。清静是一个原因,另一方面,则是有些怀旧的意思了。
  孙放有些疑惑的打开房门,记得自己曾经吩咐,没有要事尽量别来打扰。可是现在,那明显是已经熟悉了自己几人的侍者,为何在这个并不是就餐时间的时刻前来敲门?
  确实是那个总是带着职业性笑容的年轻侍者,只是,身后赫然跟随着两个战职者。
  “有事么?”
  对于这个态度一直恭敬,服务也找不到一点瑕疵的侍者,孙放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就算现在的心情有些烦闷,但依然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是这样的,大人。”侍者明显有些为难:“这两位大人,指名要见您一面。小人也不好阻拦……”
  “没事。”
  孙放摆摆手,自己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混迹于最底层,这样的情形自然非常熟悉。
  “请进吧!两位大人。”
  孙放依然微笑,但“大人”二字却明显有些讽刺的意味了。
  两名一直沉默的战职者点点头,仿佛并没发现孙放表情下的深深不屑,看也没看侍者一眼,先后昂着头走进孙放的房间。
  关上房门,孙放还没来得及招呼请坐之类,当先一人已经转身,直接问道:“你就是孙放,战职者孙放?”
  孙放微微错愕,虽然一开始就猜到应该是来找麻烦的,但根本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而且,还是如同审讯一般的令人打心底厌恶的语气!
  孙放点头,径直穿过两人,悠然坐在了沙发上。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们是秩序之章的成员,前来打扰是奉命来调查一件战职者恶意冲突甚至杀人的事情。这是我们的徽章,也是我们身份的最好证明。”
  另一位战职者大约是看到气氛有些不对,插口解释,语气也稍稍有些平缓。
  “秩序之章?”
  孙放重复了一句,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小五,眼中尽是茫然。
  小五耸耸肩,一副同样不解的表情。
  其实,对于秩序之章,孙放当然是非常清楚的。在战职者这个圈子里,秩序之章可说的赫赫有名!
  这可是除却教会之外,几大职业公会唯一的联合组织,是战职者圈子里鼎鼎大名的裁决者一般的存在!
  战职者中的所谓“内部通缉”,便大多是由这些秩序之章的成员完成的!
  “你!……”
  当先发话的战职者脾气明显不怎么样,在看到孙放一脸无辜的表情后,愤然怒声道!
  “呵呵!咱哥俩可是才从乡下赶来圣地的,见识短,人也不怎么懂礼貌。两位大人,还请多担待担待啊!能不能,给咱两兄弟讲解讲解,秩序之章是个什么玩意儿?”
  孙放的话越加尖刻,虽然依旧是满面笑容,但那种不屑之意,更加明显。
  向来,孙放就是个“敬我一尺,还你一丈”的性格。而且,天生的嫉世心理让他十分反感这些自我感觉良好,木空一切的家伙!
  说起插浑装傻,孙放还真没怎么怵过!
  “行了,大家都冷静点吧!”
  另一名战职者有些无奈地劝解,并作势挡了挡已经明显发怒的同伴。
  孙放倒也没再继续讽刺,只是冷眼看着两个人有些蹩脚的表演。既然唱红脸的人已经出现,孙放倒也想看看对方到底还有些什么招数。
  秩序之章,虽然名义上几大职业公会共同监督,绝对公平公正的一个执法机构。可只要是由人类组成的组织,就一定不会如初衷那样的纯粹,甚至很可能更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就像,意念口中,那个叫地球的世界里的警察!
  “我们的来意,你应该清楚,大家也不用拐弯抹角。有战职者团队向秩序之章投诉,说你们在没有任何原因之下,悍然出手杀害他们的一个队员,请问,有这回事么?”
  孙放点头。
  一旁的小五也是微笑着回答:“确切的说,是我出手的。”
  见到孙放两人坦然承认,两名秩序之章的战职者显然有些诧异,这和刚才孙放的态度可是相差的太远了!
  两人对望一眼,还是唱红脸的战职者开口:“那么,两位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
  孙放微笑着反问:“为什么要解释?那个团队不是已经把过程清楚地向你们描述过了么?不会只是说我们见到他们就直接动手的吧?”